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夫纲不振!何以纵横天下

第四章 夫纲不振!何以纵横天下

        “嗯……”

        林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纹龙的床梁,他左右看了看,自己现在是在一个房间之中,从躺的雕床来看,自己现在住的地方,应该不会太简陋。

        事实也是如此,房间内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个造型精美的茶壶。

        他又躺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是穿越了,然后穿越没多久就和一群人打了一架。

        想起之前自己那副发狂的样子,他掀起被子,盖住脑袋不住地左右打滚。

        “我怎么这么中二,我怎么这么蠢!我为什么要和他们打架!”

        “不对诶,仔细想想,应该是他们先挑衅的我们,然后他们又来报仇的!”

        “所以说,错不在我!我只是正当防卫!”

        说服了自己之后,林渊开始思考起了现在的事情。

        “我为什么会在这?这是哪?”

        “这是我刚买的府邸,以后也是你的府邸。”林渊刚说完就听到了凌天澜的声音,下一刻,林渊眼前一花,凌天澜便出现在了他的床前。

        “不灭神魔躯修行得还可以,这功法挺适合你的。”只是扫了一眼,凌天澜便对林渊的状态了若指掌。

        “啊?你怎么知道我修行的是这个?”林渊有些奇怪的问道,他还想把这个当做底牌,到时候反抗凌天澜是用,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能瞒过凌天澜的,不对,有一点,自己是穿越者的这件事,凌天澜应该不知道。

        但是,这就是个身份设定,有个毛线用啊!

        难道自己可以和对方说:“妞,我是穿越的,爱上我吧。”他估计自己刚这么说,下一刻就被对方一巴掌拍死了。

        “这功法是我给你的,我为什么不知道?”凌天澜若无其事的说道,“现在看来,除了让你脑子出了点问题外,这功法没什么别的问题。”

        什么?功法是凌天澜给我的?

        林渊感觉自己有点蒙,他现在开始好奇,自己和凌天澜到底是什么关系,对方为什么会白给自己。

        或许,自己是穿越的这件事,对方也知道,只是对方没有直说,自己也装傻就行了。

        “早餐吃什么?我现在好饿啊!”林渊深知多说多错这个道理,所以他不打算和对方叙旧,对方已经装作不知道自己穿越了,还给自己编了个理由,自己借坡下驴就好了,没必要一直秀自己那可怜的智商。

        “吃?哦,也对,现在的你的确需要吃东西。”凌天澜愣了一下,随后她坐到了桌子前,优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你去做饭吧,正巧我也饿了。”

        “嗯?什么意思?你指望我这个一家之主来做饭!”林渊前世身为社畜,做饭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但是这里可是异世界,还是封建古代的异世界。

        他堂堂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可能自己去做饭!

        片刻后,厨房。

        “咳咳……这烟怎么这么大?灶坑是什么玩意,为什么会冒这么多烟?这里就没有电磁炉燃气灶吗?”

        一边咳着,林渊一边抱怨着做饭。

        没办法,在他发现自己诡异的从床上飞起来,衣服自动穿好后,他就知道,自己现在是没能力反抗凌天澜了。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呸,他热血真男儿,铁血纯汉子!怎么可能享受!

        “噔!”

        一柄菜刀从虚空飞来,直直地插入案板。

        “林渊,厨房的那把菜刀太钝了,给你换了一把锋利的。”凌天澜那从容而优雅的声音,落在林渊耳中,根本不是善意的提醒,而是血淋淋的威胁。

        要是敢不听话,菜刀就会砍在他身上。

        拿起那把泛着幽幽寒光的菜刀,林渊面无表情的切着菜,这把菜刀很锋利,从切菜的角度来讲。

        不管是案板上的肉菜,还是他这个小趴菜,都可以轻松切掉。

        “我爱做饭!我爱切菜!我爱做饭!我爱天澜!”

        一边说着意味不明的话,林渊一边做饭,熟悉了灶坑的使用,他终于成功地做出了在异世界的第一顿饭。

        有没有毒的,他也不知道,不过既然都是能轻易买到的菜,应该不会有毒。

        “天澜天澜,出来吃饭了!”

        将自己做的菜端出来后,林渊开始招呼凌天澜吃饭。

        和之前一样,林渊只是一花眼,凌天澜便已经到了饭桌前。

        “你这神出鬼没的能力真厉害,能不能教我一下下?”给凌天澜盛好饭,林渊楚楚可怜地问道。

        “你……”凌天澜看了林渊一会,默默地叹了口气,“想学?我教你啊!”

        “天澜天澜,我爱你哦!”林渊高兴地说道,下一刻,他身前的桌子直接化作灰烬,不过转瞬之间,桌子便再次复原。

        “……”林渊闭上了嘴,没有再说废话。

        他不瞎,也不傻,对方只是心神一个波动,便能把桌子化为灰烬,也是一个波动,灰烬便能直接变回桌子。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对方想弄死自己,心神一动就行。

        “从食物的角度来讲,你做的东西,不算太好吃,勉强可以入口。”凌天澜吃着饭,幽幽说道。

        “哦,没事,我能吃下去就……”林渊刚说完,就发现凌天澜在看自己,虽然对方没什么表情,但是他很清楚,这个女人,比老虎还恐怖。“就代表着,我之后会好好总结这次做的菜的缺点,然后做出能让你觉得好吃的食物。”

        “……”凌天澜直接被林渊给搞沉默了,她吃了一会后,幽幽说道,“我是说,你做的东西,味道还可以。”

        啊嘞嘞?这个女人,是在夸我吗?呵,女人,你总是那么口是心非……

        “我刚学会做饭没多久,放心,之后我会做得比现在好吃的。”林渊笑了笑,拍着胸脯说道,“你就等着吧,好日子在后头呢!”

        虽然觉得对方说的不像什么好话,但是凌天澜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吃完饭后就坐在那里盯着林渊。

        林渊虽然脸皮比较厚,但是被这么盯着,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几口吃完饭,他正要去洗碗的时候,诡异地发现面前的这些碗碟全都化作飞灰,消失不见了。

        凌天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不是说要学我的身法吗?过来学啊!”

        “……”林渊没有说什么,纯爷们,在有老婆的情况下,是不会主动去刷碗的!

        你看,他老婆这不是已经帮他把碗都刷完了吗!

        凌天澜买的府邸院子很大,林渊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自己傍上了一个富婆。

        “在我教你闪步之前,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站在院子中,凌天澜衣衫如雪,飘然若仙。

        “什么问题?”林渊看着凌天澜,眼中满是欣赏,如果不考虑性格和实力,对方真的是个完美的配偶。

        可惜……

        凌天澜问道:“你为什么修行?”

        “为了变强啊!”林渊很是轻松地说道,他还以为对方会问什么奇怪的问题,不过看到凌天澜严肃的表情后,他又补充了几句,“你看,就像之前在酒楼那次,如果我足够强,那几个人我就可以先你一步出手,将他们直接打倒,然后再稍微威胁一下,他们以后就不敢再招惹你了!”

        “招惹我?”凌天澜疑惑地看着林渊,“你打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

        “嗯……”林渊无语地看着凌天澜,“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是你问我要不要娶你的,我之前回答的应该是要娶你吧!所以啊,身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什么问题吗?”

        凌天澜摇了摇头道:“此世于我已无对手,我用不着你保护。”

        “你强大或弱小,那是你的事情,保护你,让你开心地生活,这是我的事。”林渊很是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让我娶你,但是我这个人的确是有点毛病,你可以不需要我保护,但是我却必须要保护你,不是因为你强大或弱小,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讲什么道理的。”

        讲道理,到了现在,林渊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害怕还是见色起意了,或许,对他来说,他只是单身久了,突然有了对象,所以想把自己这些年对另一半的期待套到对方身上。

        “真是个霸道的男人。”凌天澜沉默了许久,突然笑了起来,“可惜,你太弱了。”

        林渊信誓旦旦地说道:“弱就变强,知道不足就努力改正,我还活着,一切都还有机会。”

        “有意思。”凌天澜笑着打量了一下林渊,不得不说,林渊相貌的确不凡,“如果你一会能不哭出来,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哭?我辈热血男儿,铁血真汉子,怎么可能……”

        片刻后。

        “疼疼疼疼啊!!!”

        闪步是一门很高深的身法,而这种身法一般需要腿部的修炼。

        换做蓝星,大概就是在健身房,在私教的指导下练腿。

        那种疼痛,痛彻心扉。

        闪步,修炼一上午,疼痛一整天。

        不过好在林渊还修炼着前身留给他的《不灭神魔躯》,晚上他还能撑着半残的身躯去做饭。

        “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在餐桌前,看着厨房投影的凌天澜想起之前练闪步的林渊,哪怕疼得满头大汗,还是没有哭出来,不由得笑了起来。

        “看来下次得让他更痛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