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不客气,妹夫

第九章 不客气,妹夫

        刚刚和护院的战斗中,林渊一直没有用凌天澜教他的东西,不是因为他多有武德,只是因为他更喜欢这种拳拳到肉的战斗。

        对他来说,战斗是一种可以享受的过程,至于结果,只要自己不被打死,那就没什么重要的。

        可是现在……

        慕萦怜的腿的确好看,但是对方可是奔着要他命来的啊!

        这个时候还在那里装逼,那就真的是死了都属于活该了。

        凌天澜教了他两个东西,闪步和阳关三叠,闪步是身法,而阳关三叠则是一种发力方式,属于大力出奇迹的类型。

        林渊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揪下一根头发,束起自己的长发,刚刚被慕萦怜的两条大长腿甩飞,他的发型已经乱了。

        “妾身已经报了姓名,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姓名?”慕萦怜身躯微伏,做好了冲刺的准备。

        “我?我叫林渊。”林渊擦了一下额头的血液,看着手上的血,他笑了一下,“从来都是男人让女人流血,到我这竟然反了,真是耻辱啊!”

        “林渊公子是打算让妾身流血吗?”慕萦怜笑容中带着一丝厌恶,之前对林渊的一些好印象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嘴就是下流言论的男人真的很让人下头。

        “谁知道呢?”林渊轻声说道,他抬起头,对着慕萦怜喊道,“喂,看好了!”

        “什……”慕萦怜只听一声爆响,下一刻,她便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一只染血的手掌抓住了。

        什么时候,他为什么这么快!

        慕萦怜只感觉周围的场景飞快倒退,转眼间,她的身体便被甩到地上,滚了好几圈。

        “轰……”

        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林渊右手正按在墙上,而墙上,则是一个方圆一米的大洞。

        “打架是打架,把人命带走就不好了!”林渊晃了晃手掌,笑着说道,“你说是不是?慕小姐。”

        “……”慕萦怜难以置信地看着林渊的右手,就在刚刚,她的脑袋被对方的右手紧紧地抓住,如果对方没有甩飞自己,恐怕自己的脑袋会像那堵墙一样,直接破碎。

        《阳关三叠》是一门叠劲的功法,每叠一次,都能比之前强大三倍。

        一叠三倍,二叠九倍,三叠二十七倍。

        当初的林渊修炼这门功法可没少遭罪,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次,这本来只是一门攻伐之术,但是在他手里,他直接把这改成了一门爆发之术。

        将三叠的力量加持到腿上,强大的爆发力,自然可以带来超快的速度。

        也正是如此,慕萦怜才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林渊抓住。

        “呵……有趣的男人。”慕萦怜擦了擦额头上的血液,面纱已被血液浸透,她呼吸的时候难免闻到林渊的血液味道。

        “你还是不要对我产生好奇为好……”林渊笑了一下,“我可是有老婆的。”

        “呵。”慕萦怜只是不屑一笑,她扒开襦裙,露出自己引以为傲的大长腿,“尊夫人的腿,比妾身的腿还漂亮吗?”

        “那是当然的了!”林渊毫不犹豫的回答,丝毫不在意慕萦怜的脸色变得铁青。

        片刻后,慕萦怜妩媚一笑:“看来妾身得让你切身体验一下,妾身的腿的美妙之处了。”

        “噫……”林渊面露嫌弃,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言不合就开黄腔,你这样的女人可真让人下头!”

        “!!!”慕萦怜还是第一次见到林渊这么不要脸的,平和的心境直接被打破。

        不再废话,她从地上踢起一根铁棍,长腿一甩,直接踢向林渊。

        铁棍飞去时,她的身影宛若鬼魅,从侧面冲向林渊。

        “嘣……”林渊一只手弹飞铁棍,他双腿微曲,猛地向一边撞去。

        “嘭……”慕萦怜的速度很快,冲过去的速度也很快,被撞飞倒飞出去的速度更快。

        “噗!”意料中的撞墙并没有出现,林渊撞飞慕萦怜时,又一次加速,直接在墙前面接住了慕萦怜。

        浓郁的雄性气息伴随着血腥味涌入慕萦怜的鼻腔,她的身体不由得酥软起来。

        “男人不该打女人,这次是你先动手的,我只是正当防卫。”林渊将慕萦怜放了下去,自始至终,他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

        他是个色批,但是他是个有原则的色批。

        在凌天澜和他解除关系之前,他不会对任何女人做出不雅的事情。

        “你……”慕萦怜落到地上,刚刚被林渊撞了一下,她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

        “那个人是你哥是吗?”见她已经失去战斗能力,林渊没有再纠缠慕萦怜,他看向一边已经傻眼的男子,上午的时候他就已经捶了对方一顿,现在看来,似乎是可以开始第二顿了。

        “是,是我哥。他叫慕逸飞。”慕萦怜快速的说着,本能地离林渊近了一步。

        林渊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气,像是诱人犯罪的味道,他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慕姑娘请自重,我是有家室的人。”林渊说完,绕过呆立原地的慕萦怜,向着在一旁看戏的慕逸飞走去。

        “混蛋家伙,本姑娘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堪吗!”被人明目张胆的拒绝,慕萦怜心中恼火,一时上头,她直接背后偷袭,愤怒加持下,她的速度极快,林渊反应过来时,对方的腿已经踢到了他的脑袋上。

        “嘭……”慕萦怜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将平坦的土地砸出了一个大坑。

        林渊只是做了一个本能的接化发,身体侧弯,用头部接住对方的腿,借力侧翻时双手握住对方的腿,然后,发力扔下。

        他不想打女人,但是这是他的本能,他还没反应过来慕萦怜就被他摔趴了。

        速度过快,慕萦怜的面纱也落到了一旁,躺在深坑中的慕萦怜彻底露出了她的本来面貌。

        那是一张非常妖艳的面容,只是她的右半边脸满是狰狞的纹路。

        “奇了怪了,这个世界的淫纹是纹脸上的吗?怎么不是粉色的?”

        说起纹路,林渊就想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那是在他的世界很流行的东西。

        只是,慕萦怜脸上的这些纹路,看着不太像那种纹路,更像是一种封印。

        “不……不要看!”刚刚还能从容地调戏林渊的慕萦怜现在变得楚楚可怜,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右半边脸,双眼紧闭,苦苦哀求着林渊。

        林渊没说什么,只是从地上拿起慕萦怜的面纱,轻轻地放到了她紧紧捂住纹路的手上。

        “你看我这个。”林渊擦了一下脸上的血污,露出白净的脸,然后右手沾着自己的血在脸上画了一个好几层的左右对称的心型纹路,“我这个才是正版的强欲纹,你那个不正规!有空的话咱们可以交流一下淫纹的绘画技巧。”

        “?”慕萦怜迷茫的看着林渊,这一刻,林渊的脸很滑稽,眼眶是被她打紫的,脸是被她踢青的,而在那青色的皮肤上,则是一个看上去就不太纯洁的血色纹路。

        强欲纹?这是什么东西?纵观自己二十多年的阅历,她从来没听过这种纹路。

        “不过是一些纹路罢了,有纹路,没纹路,你不都是慕萦怜嘛。”林渊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对脸上的纹路反应那么大,不过从爱美之心上来讲,对方应该是觉得这个纹路对她的颜值有影响吧。

        “……”慕萦怜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戴上面纱。

        她先林渊一步走到慕逸飞身边:“哥,给钱。”

        “!!!”慕逸飞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这个性格冷淡的妹妹竟然帮外面的野男人找自己要钱,“小妹,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我才是你哥。”

        “对不起和谢谢你,你想听哪个?”林渊慢慢悠悠的走到慕逸飞身前,笑呵呵的问道。

        “我都不想听!”慕逸飞看着身边仿佛失了魂一样的妹妹,表情变得非常复杂,林渊是唯一一个看了她的真面目还没恶语相向的,从这个角度讲,自己妹妹这个状态也属正常。

        想了一下,慕逸飞叹了口气:“小妹啊,你哥我在外面的三房妾室可还没住所呢!”

        慕萦怜鄙夷的看着慕逸飞:“我保证不告诉嫂子。”

        “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说着,慕逸飞从怀里掏出了三张一千两的银票,他看着对面的林渊,“来,说句好听的。”

        “对不……”林渊揉了揉拳头,打算帮对方两个都选了。

        “银票,这是银票,我不要对不起。”慕逸飞吓得心脏直跳,一脸委屈的解释道,“不是你说让我选的吗?说句谢谢不行吗?那可是我在外面包养小妾的钱啊!”

        “哦,谢谢你。”林渊说完,一把拿过对方的三张一千两银票。

        “不客气,妹夫。”慕逸飞一脸和善,“妹夫,你看我这个妹妹,你什么时候上门提亲啊!这彩礼钱我可已经给你了啊!”

        “啊?”林渊看了看手上的三张银票,又看了一眼一脸娇羞的躲在慕逸飞身后的慕萦怜。

        “别闹,我和我妻子可是真爱。”林渊将银票递回给慕逸飞,“你知道什么是真爱吗?”

        “什么是真爱?”慕逸飞喜笑颜开的顶着身后被慕萦怜掐的剧痛接过银票,附和的问道。

        “真爱的意思是,我们之间只有彼此,没有多余的空间留给别人了。”

        真不真爱的,林渊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攻略下凌天澜,在外面招蜂引蝶只能让自己离对方越来越远。

        而离对方太远,感情淡了,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对方抹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