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十章 花前月下,这良辰美景实在诱人犯罪

第十章 花前月下,这良辰美景实在诱人犯罪

        这几天的相处,林渊很清楚一个事情,那就是,不要和凌天澜讲道理,因为自己和她根本没什么道理好讲。

        对方的拳头比自己大,所以不管对方说什么基本都是对的。

        自己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不就是因为对方玩不起,直接把自己传送走了吗?

        “时间不早了,既然林公子和家兄的误会已经解开,今日便在这里住下吧。”慕萦怜见林渊的确对自己没什么想法,有些苦涩地笑了一下,随后便邀请林渊住下。

        虽然林渊之前成功的感谢了慕逸飞并得到了对方的馈赠——三千两银票,但是对方将这个钱定义为给慕萦怜的彩礼钱,他也实在是不好意思拿走,因此,现在的他还是身无分文。

        “你明天还得参加建盟区的混战,必须得保证自己状态完好,就别推辞了。”慕萦怜见到林渊还在犹豫,便再次邀请,她今天来邀请林渊进这个陷阱之前可是跟踪林渊有一段时间了,自然对他未来的行程了若指掌。

        “那就麻烦了。”林渊没有推辞,虽然刚刚自己才在这里打了人家一堆家丁,还把人家大小姐给打趴下了,但是既然人家都不介意,自己就没必要再介意这个了。

        见林渊答应,慕萦怜脸上也多了几分喜悦:“房间就由妾身给你安排,稍等。”

        话音落下,慕萦怜便步履轻松地离开了,整个庭院中还闲着的只剩下了林渊和慕逸飞,那些护院一个个地都互相搀扶着去擦药了。

        等到慕萦怜彻底离开,慕逸飞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不管你是喜欢她,还是装喜欢她,我都希望你别伤害她。”

        林渊有些无语,他今天才第一次见到慕萦怜,怎么在这个家伙眼里自己就像是慕萦怜带回家的野男人:“我的确是心有所属,放心,我没骗你,也不会和你妹妹有什么纠缠的。”

        听到林渊的回答慕逸飞并没有多高兴,反而有些不爽:“我看你这个脑子多少有点问题,我什么意思你听不明白吗?”

        “嗯?”无缘无故被人说脑子有问题,林渊打量了一下慕逸飞,“我是不是得先说句对不起……”

        “你,你要干什么?”慕逸飞连忙闪躲,见林渊并没什么动作,他才轻舒了一口气,此刻的他看着林渊的表情有点复杂,“刚才,你看到萦怜的脸了吧。”

        林渊点了点头:“嗯,看到了。”

        “你就没有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吗?”慕逸飞思索了片刻,缓缓说道,“比如说,从内心深处出现的烦躁,想要杀了对方之类的?”

        “……”林渊一脸懵逼地看着慕逸飞,“你们有病吗?我只是看到了她的脸,怎么可能会产生这么奇怪的想法。”

        “所以说,对萦怜来说,你是特别的人。”慕逸飞长长地叹了口气,“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妒之咒吗?”

        “不知道。”

        “天妒之咒,就是……”慕逸飞正要给林渊解释时,慕萦怜已经回来了。

        “房间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林渊,你跟着我来就行。”说话间,她看了一眼一旁的慕逸飞,并没有说什么。

        慕萦怜在前面走,林渊在后面跟着,两人之间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慕府很大,走了两分多钟,他们终于到了给林渊安排的客房。

        “时间不早了,你早做休息。”将林渊引进客房后,慕萦怜便转身离去,没有给林渊任何开口的机会。

        “嗯,谢谢。”林渊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道谢。

        刚刚才大战一场,加上正好临阵突破,现在的林渊还处于兴奋状态,一点睡意都没有。

        不仅如此,似乎是突破的后遗症,他感觉自己的精力异常地旺盛,就好像是体内装了一个永动机一样。

        和他刚穿越时打了一架整个人都累到睡着完全不同。

        “这个世界是不是存在一些武技之类的东西啊……”躺在床上,林渊回忆着刚才和慕萦怜的战斗,对方打自己的时候,那动作可是相当的华丽。

        不管是一开始的飞踢,还是之后夹住自己颈部的甩飞,对方的动作都非常的老练,就像是经历过无数战斗总结出来的动作一样。

        “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应该找女魔头多学一些武技了。”

        凌天澜相处的几天里,他只学了两个东西,一个是闪步,一个是阳关三叠,这两个一个是步法,一个是爆发技法,没有一个是招式。

        因此,和人战斗的时候,他还是凭借着本能和那可怜的经验对敌人发起攻击。

        尽管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是面对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人,如果对方的战斗经验比自己丰富,那自己估计会被揍得很惨。

        “嗯……还是先总结一下今天的战斗吧。”

        一念及此,林渊开始复盘今天的战斗,一边回忆着刚才的战斗,一边分析自己当时的动作。

        他的战斗经验正在一点一点地积累着。

        ………………………………

        慕萦怜的房间就在林渊所住客房的旁边,她是故意将林渊安排到她旁边的房间的。

        现在的她正处于极度的纠结之中,她的衣服有很多,但是她却不知道穿什么衣服看起来更好看一些。

        “算了,不管了,就选这件吧!”

        闭着眼睛从衣服里挑了一件之后,慕萦怜换上衣服,走到了林渊的客房前。

        “吸……呼……”

        单手抚胸,慕萦怜深深地吸了口气,现在的她穿的是一件比较火辣的旗袍,修身的旗袍完美地展示出了她身材的美妙之处。

        旗袍的下摆处,则是她修长的大腿,联想到之前和林渊的打斗,她的腿不由得又有些灼热。

        那或许就是林渊脸上血液的温度吧……

        心情平缓之后,她轻轻地敲开了林渊的房门。

        ……

        林渊一脸迷茫的看着面纱都挡不住娇羞之意的慕萦怜,如果放在前世,他或许会有一些少儿不宜的想法,但是现在,他什么想法都没有。

        没错,对方的身材的确很火辣,这套旗袍的确很符合对方的气质,旗袍下的腿的确足够诱人……

        但是那又如何……他林渊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男人吗?

        鼻腔有些火热的林渊微微转头,不再去打量慕萦怜的身材。

        对不起,他真的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男人。

        “慕小姐半夜前来,不知有何要事?”林渊回忆了好几次凌天澜的样貌,才压下心中的火热之感,他是男人,但是不是禽兽。

        慕萦怜一直在关注着林渊,自然注意到了对方的不自然,她嫣然一笑:“妾身知道林公子要成立战盟,因此过来是有些事想要和林公子谈谈。”

        “战盟的事?”林渊问道,他其实对战盟没什么兴趣,只是因为想要找个大家的理由,才想成立个战盟玩玩,因此,看到慕萦怜那副认真的样子,他反而有些不太自在。

        “嗯,战盟的事。”慕萦怜点了点头,从林渊的身侧路过,坐到了床前的椅子上,“莫非林公子除了战盟的事,还有些别的事情想要和妾身谈吗?”

        虽然是坐在椅子上,但是对方的姿势并不老实,她双腿交叠,露出白皙的皮肤,月光下,她的皮肤越发白皙,透着诱人的光泽。

        林渊将目光转移到慕萦怜的上半身,对方一只手搭在椅子靠背,而上半身则压在那根手臂上,本就火辣的身材变得更加充满诱惑。

        “讲道理啊,如果我在八天前见到你,现在的你差不多该和我研究孩子叫什么名字了。”林渊走到床边,掀起被子,直接扔到了慕萦怜身上。“行行好,我也是男人,别整天给我看这种刺激的,我会睡不好觉的。”

        “……”被被子盖住后,慕萦怜看起来正常多了,最起码的,不会给人一种勾引人的感觉了。

        “真可惜没有早点遇到你。”看了林渊半天后,慕萦怜长长地叹息道。

        “你应该庆幸没有早点遇到我。”林渊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就算是先遇到了你,我还是会移情别恋的,毕竟,一见钟情本质上还是见色起意,我很了解我自己。”

        “妾身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公子这般……奇妙的人。”慕萦怜想了半天,都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只能用奇妙来形容。

        “还是谈谈正事吧,比如说,关于战盟,你想说什么?”林渊没纠结两人之间的那点事,他可是知道凌天澜有多强,那是超出自己认知的强大,拒绝慕萦怜最大的原因可不是他对凌天澜的爱情,而是他对凌天澜的强大以及蛮不讲理的畏惧。

        虽然很怂,但是的确是如此。

        他其实也想在外面浪一波,但是他很清楚,以凌天澜的性格,自己敢在外面浪,她就敢灭了自己。

        “或许对林公子而言,战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但是如果林公子打算在百战盟区站稳脚跟的话,你的战盟必须得有一方势力支持。”慕萦怜整了整表情,很认真的说道,“我们慕家虽然初来百战盟区,战力不算充足,但是我们有足够的钱财,只要林公子同意,我们愿意成为您的战盟的支持者。”

        “听起来很不错,但是……”林渊沉吟片刻,意味深长的看着慕萦怜,“为什么你们不自己建立个战盟,你的实力应该不比我差多少吧。”

        “因为我们失败了。”慕萦怜苦笑,“每个势力只能申请一次建立战盟,失败了,就不能在这里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