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童话里没有刀剑,现实里有

第十三章 童话里没有刀剑,现实里有

        “这家伙是什么人,为什么敢过来挑衅梁远波!”

        “他不知道今天建盟战的这些人几乎都被梁远波买通了吗?”

        “他这么跳,就不怕梁远波对他下黑手吗?”

        林渊的一通骚操作直接震惊了一众观战的人,他不清楚梁远波在百战盟区的地位,但是其他人可是很清楚梁远波在百战盟区有什么势力。

        身为百战盟区五大战盟之一千山盟盟主梁逸之的弟弟,梁远波在百战盟区几乎可以做到肆意妄为,敢惹他,他就敢去找他哥哥灭了惹他的人满门。

        而现在,建盟战才刚刚开始,林渊就直接玩了这一出戏,可以说,他基本已经预定了自己的凄惨未来。

        “现在,把他给我废了,然后带到我面前。”梁远波脸上挂着一抹残忍的笑容,不紧不慢地说道,“记住,把他四肢全都给我打断了!”

        他话刚说完,他身边的几十个战盟之人便向着林渊冲了过去。

        “???”看到梁远波只是说了句话便让几十个战盟的人过来群殴自己,林渊一时间有点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去多想了,他身边的不少战盟也对他发起了攻击。

        数把刀剑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攻向林渊,只是一瞬间,林渊便被封住了所有退路。

        “恶心。”没有冲刺距离,林渊根本没法发挥全部力量,刀剑不比棍棒,这可不是可以硬抗的。

        电光石火间,林渊的身体忽的消失不见,下一瞬间,他的身体直接出现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身后,而这个时候的林渊步伐混乱,掌握不好平衡,直接扑到了那个人身上。

        “什……”那个人感觉背后一热,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传来一股巨力,下一刻,他的身体直接飞向一侧,砸倒了数个人。

        “闪步什么的果然还是掌握不好。”林渊站稳身子,感知着腿部的酸麻,刚刚躲开那些人的围攻,他靠的就是之前练了好几天始终没成功的闪步。

        得益于刚刚打飞的那个人,现在的林渊身前多了一条可以冲刺的道路,不过看了一眼前面一群手持刀剑的人,他还是没有冲过去。

        现在的他毕竟肉体凡胎,还没法硬抗刀剑。

        “给老子死这吧!”林渊还没想好该怎么办,周围的人便已经挥舞着刀剑冲到了他的身边。

        这些人都是奔着砍死林渊来的,人还没到,他们身上的杀气已经冲到了林渊身上。

        “这……”林渊侧身躲过对方的一刀,他身体用力,直接将人撞向另外一边,还没等他继续追击,他便惊恐地发现,刚刚他撞开的那个人已经被另外一人手中的长剑贯穿了。

        “这踏马可不是打架啊……”林渊嘴角微微抽搐,鲜血的冲击对他来说多少有些过于猛烈了。

        这次参加建盟战的势力大概有四百多家,每家一到三人不等,梁远波虽然买通了不少势力,但是终究还是有些势力不是他买通的。

        因此在围攻林渊这方面,虽然有不少人过来攻击林渊,但是也有不少人在趁机清除对手。

        因为势力过多,场面变得非常混乱。

        不过不管场面多么混乱,林渊都是其中最靓的一个仔,毕竟全场八九百人,只有他一个敢在开始的时候放嘲讽。

        “我是不是也得拿点武器啊!”林渊一边躲着敌人的刀剑,一边暗自思索着。

        穿越之后的几次战斗,他碰到的对手要么是空手,要么是手持棍棒,基本没有遇到过手持刀剑的。

        所以前几次战斗他都可以放肆战斗,随心所欲,因为他知道,棍棒这种武器,他就算受伤也不会见多少血。

        他本以为这次建盟战也是一样,可是进来之后他才发现,这里的人都是手持刀剑的,这和他想象中的战斗战斗场景完全不同。

        一时间,他也有些迷茫。

        “算了,对方拿刀剑,我也跟着拿刀剑吧!”险象环生地躲过几十次斩击后,林渊还是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大刀。

        手持大刀挡住对面的斩击后,他一腿踹出,正中对面之人的胸口。

        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对方击飞出去,一连撞倒四五人才落地。

        “这玩意,不太好用啊!”刚刚抬刀挡住了对面一人的斩击,林渊感觉手腕有些疼痛。

        他没练过武器,拿了刀虽然不至于不会用,但是多少有些不太习惯。

        可是现在也没有时间去让他习惯了,因为之前对梁远波的挑衅,现在的他成了众矢之的,围攻他的人远比场内乱战的人要多很多。

        “这和我想象中的战斗完全不同啊混蛋!”即使手持大刀,林渊仍旧支架的非常困难。

        他不是圣母,但是一想到他挥刀下去就很有可能把人砍死,他挥刀的动作顿时少了几分力。

        而他对面的人则完全没有这个顾虑,他们过的本就是刀尖舔血的日子,杀人,对他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此消彼长之下,不过一刻钟,林渊身上便出现了数道刀伤。

        “做得好,继续砍他,把他给我砍成重伤,本少重重有赏。”梁远波悠哉地站在场中,看着林渊被人围攻受伤,他笑得非常猖狂。

        他身侧的两个壮汉实力不凡,那些不信邪不被他收买的人只要敢攻击他,不出三招便会被他身侧的壮汉打倒。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可以稳稳地进入前十,成功地建立战盟。

        观战席上。

        慕逸飞眉头紧皱,他知道林渊实力不凡,但是现在的场景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看着战场中站在一边看戏的梁远波,他的表情变得很是阴翳。

        半年前的他还是锻体第四境炼骨境的武者,比现在的林渊都强上两个境界,可是即使是那样的他,都没有挺过建盟战。

        倒不是因为他实力不济,只是因为他缺少一份气运。

        在那一战,他碰到了同为炼骨境的梁逸之,也就是梁远波的哥哥,对方和梁远波一样,心狠手辣,手段下作。

        那一战,尽管他打倒了数百人,但是还是在梁逸之的手下围攻下力竭,最终被对方废了丹田。

        而现在,林渊似乎要重蹈他的覆辙。

        “这是仅有的一个能无视小妹身上诅咒的人,我不能让他废在这里……”

        一念及此,慕逸飞开始在战场中左右查找,想要寻找破局之法。

        另外一侧。

        刚刚还在买药路上的慕萦怜眼前一花,便已经出现在了观战席上。

        诡异的是,周围的人就像是无视了她一样,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人,全都把目光集中在战场之中。

        “他在为你战斗,你还是不要辜负他这份心为好。”

        一个优雅中带着一丝丝醋意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让慕萦怜屁股上的疼痛又重了几分,昨天晚上,她就是被这个声音的主人抽了一夜。

        “……”慕萦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战场之内。

        见到林渊招架不住,她的心脏顿时痛了起来,这股揪心的感觉差点让她喘不过来气。

        “林渊他不会有事吧!”紧张之下,她似乎忘记了身侧的人到底有多恐怖,也忘记了昨天晚上对方对自己的施暴,“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帮帮他!”

        “我不知道。”凌天澜坐在慕萦怜的身边,看着战场中受了好几处刀伤的林渊,表情有些阴沉。“我很想帮他,但是骄傲如他,估计是不会答应的。”

        慕萦怜一脸憎恶的看着凌天澜,难掩心中愤怒:“为什么?你这么厉害,就算是帮他也可以做到让他不知道!”

        “他在为你出气。”凌天澜意念一动便扯下了慕萦怜的面纱,她的手指轻轻拂过慕萦怜脸上的纹路,那是天妒之咒在她脸上的具现化,“我就算再强,也还是个女人,我养的宠物为了别人战斗,你觉得我心情会好吗?”

        “可是……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啊!”慕萦怜一把拍下凌天澜的手,恶狠狠地看着她,“你……真是个混蛋。”

        “呵……”凌天澜不置可否,冷笑一声,“比起我,想要抢走我的宠物的你才更像是个混蛋吧。”

        “宠物宠物!我宠你m……呜呜呜……”慕萦怜话说到一半便发现自己的嘴又被堵住了,她除了看凌天澜什么都做不到。

        “看着吧,那个人的潜力远比你想象的要强很多。”凌天澜轻蔑地看了一眼慕萦怜,嘲讽地说道,“偷腥的猫。”

        “呜呜呜……”

        战场中。

        林渊再一次提刀格挡的时候,只听一声金铁撕裂的刺耳之声,下一刻,他感觉手臂一轻,身上顿时传来一股剧痛。

        他捡的那把刀承受了数千次砍击后,终究还是断了。

        “有刀都不会用,小子,下辈子别这么天真了!”林渊身前的敌人见状,狰狞地狂笑道,他手上的长刀也跟着砍了下来。

        这一刀,他要的是林渊的命。

        看着斩来的长刀,林渊想继续退,但是他的腿之前中了一刀,慢了一步。

        此刻的他已经没法再退了!

        要死了吗?

        他的心脏剧烈跳动,双目涌上一抹血色。

        “当……”

        电光石火间,一柄长枪凌空刺来,一把格开那把长刀,长枪进退之间,枪头已经刺穿了那人的额头。

        “建盟战不是游戏,没有杀人的觉悟,你还是趁早滚下去为好。”

        出招的人是一个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清秀男子,他一身劲装,看起来英姿飒爽。

        “我叫叶云,帮你是为了还慕逸飞的人情。”看了一眼还在那里站着发呆林渊,叶云叹了口气,“你还是下去吧。”

        “下去?”这个时候,林渊回过了神,他的双目已经变得赤红无比,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我凭什么下去?”

        此刻的林渊,想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