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丢掉那多余的天真

第十四章 丢掉那多余的天真

        “嗯?”

        见到林渊的状态,叶云不由得倒退一步,他可是锻体第四境炼骨境的武者,此刻竟然在林渊这个锻体第二境炼肉境的武者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一群人不讲武德,用刀,用剑,来群殴,来偷袭,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好吗?”林渊嘴里念叨着让叶云听不明白的话,此刻的林渊在叶云看来就像是个神经病,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不好!”

        林渊从地上捡起刚刚的断掉的刀身,他手掌微微用力,刀身便扭曲开来,缠到了他的手上。

        他手掌握拳,刀身锋刃割破手掌,流出了滴滴鲜血。

        “给脸不要,那我就不给你脸了。”林渊冷笑着说道,他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因为叶云的出现,他们全都后退了几步在那里观望。

        他看了一眼叶云,笑了一下说道:“谢了,战后,我请你喝酒。”

        “你能活下……”叶云话还没说完,便发现林渊的身体向箭一样的冲了出去。

        “就是你们想杀了我是吧!”阳关三叠第一叠的力量加持到腿上,三倍的爆发力让林渊的身体冲得飞快,不过眨眼间他便已经冲到了围攻他的人身前。

        他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缠着刀身的右拳猛地轰出,阳关三叠第二叠的力量加持,九倍力量的重拳打出一声音爆,重重地击到了身前之人格挡的武器上。

        “嘭!”

        那人格挡的刀身直接被林渊一拳打弯,林渊的重拳重重的轰在那人胸膛,只一拳,那个人便被林渊击飞。

        他倒在地上,口中吐着鲜血,抽搐了几下之后便不再动弹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林渊眼中血色更重,他身上也缠绕了一丝血色的杀气,他没做停留,脚下猛地爆发,冲入了人群之中,“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杀我啊!”

        缠绕着刀身的右拳可以正面硬刚敌人的武器,有了正面硬刚的底气后,林渊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战斗节奏。

        “踏马的,这邪门的小子!”围攻林渊的人被突然爆发的林渊吓了一跳,不过感知到林渊只有炼肉境的修为后,他们也狂了起来,“我就不信,他一个炼肉境的小子能撑多久!”

        说完,他们便鼓足力气,挥舞着刀剑砍向林渊。

        “撑?哈哈哈……我撑你马……”进入了战斗状态的林渊可不是什么文明的人,今天见的血多了一些,他的脾气莫名的暴躁了好多,一拳打偏了对方斩来的刀剑,林渊左手探出,抓住了刚才叫嚣之人的头发,“就踏马你叫夏洛啊!”

        “???”那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林渊缠着刀身的重拳便打在了他的脸上。

        “噫……我好坏啊!”看着那人一脸的鲜血,林渊不由得哆嗦了一下,随后他的气息变得极度嗜血,“我好喜欢!”

        发着有些变态的笑声,林渊宛若虎入羊群,对着一群手持刀剑的人扑了过去。

        看台上。

        慕逸飞看了一眼面容清秀的叶云,对方手持长枪,几枪便能打残一个对手,闲云信步的在那里收割,一派潇洒的高人风范。

        再看看一边浑身鲜血,面容狰狞的林渊,此刻的林渊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鬼,残忍,嗜杀,就算是顶着挨一刀,也要把面前的人打成重伤。

        “这小子,不像好人啊!”

        看了许久,慕逸飞咽了口唾沫做出了总结,对于让林渊当自己妹夫的事情,他觉得这个事还是得多考虑一下。

        另一边。

        “他真的好爷们啊!”慕萦怜看林渊的眼神就像是注了水一般,本就妩媚妖艳的脸更加妖冶。

        在一旁的凌天澜脸都快青了,现在的林渊表现得越耀眼,她的心里就越酸,这可是答应了她要娶她的人啊!

        即使心中不爽,凌天澜仍旧嘴硬:“为了个女的,竟然弄成这个样子,真是丢脸。”

        “呵……”看了一眼凌天澜,慕萦怜只是不屑的冷笑。

        “我看你是又想挨收拾了。”凌天澜心中莫名的烦躁,尤其是看到了慕萦怜脸上的天妒之咒,她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

        “这并不影响我感觉很高兴!”慕萦怜满眼小心心的看着战场中疯魔一般的林渊,丝毫不在意一旁恐怖的慕萦怜。

        “看来你真的是欠收拾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凌天澜还是没做什么,只是默默地加强了慕萦怜身上的痛觉。

        ………………………………

        战场内。

        “来啊!继续啊!”林渊浑身鲜血,他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条条的碎布,他全身挨了不知道多少刀,身上的刀伤不仅没有让他的体力下降,反而让他的气息强大了好几分,昨晚才刚刚踏入炼肉境的他现在已经快到炼肉境中期了。

        “这小子太邪门了,先去收拾别人,一会再来砍死他!”

        林渊的样子吓到了那群围攻他的人,见到地上一群重伤垂死的人,那些人多多少少有点怂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见到没有人再过来攻击自己,林渊不由得发出了一阵狂笑。

        “喂,那边的那个,叫什么梁远波的傻逼!”林渊闪身到一人身前,一拳打晕对方,将对方手上的刀掰断,慢慢地缠到了自己的手上,一边缠着,他一边看向战在另外一边面色阴沉的梁远波,“准备好受死了吗?”

        被林渊如此挑衅,梁远波面色阴沉,向身边的两个人吩咐道:“我不想再看到他,把他脑袋给我揪下来。”

        “是,少爷。”两人说完,便一前一后地向着林渊冲去。

        这个时候,他们身上的气息也跟着泄露了出来,他们两个都是锻体第四境炼骨境巅峰的存在。

        “让手下的狗过来咬我吗?”林渊见到扑来的两人,身上的血气猛地爆发出来,阳关三叠第三叠的力量加持到了他的全身,二十七倍的力量猛然爆发,只一瞬,他的皮肤便变得通红,暴涨的血气直接突破皮膜,猛地爆发出来,他的身体直接撞出音爆,在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冲到了其中一人身前。

        对方反应速度极快,在看到林渊动身的一瞬间已经出剑,然而,他终究低估了现在林渊的疯狂。

        “噗。”“轰!”

        他的剑直接刺穿了林渊的身体,而林渊则直接一拳轰在了他未做丝毫格挡的胸膛。

        林渊的拳头上缠着刀身,一拳下去,力透金铁,狂猛的拳力在阳关三叠第三叠的二十七倍加持下达到了恐怖的状态,只是一拳,被击中的那个人胸膛便传来了一阵阵骨裂之声。

        只一拳,他的身体便被林渊打了回去,在地上趟出一道深沟,他的胸膛凹陷,口吐鲜血,眼神涣散。

        纵使已达炼骨境,他终究难逃一死。

        “老子被砍了那么多刀,还差你捅我一剑?”林渊不屑地嘲讽道,他的拳头缠着刀身,没法握持,所以他只能用手臂格住长剑,手臂猛一用力,长剑便从他身上倒飞出去。

        长剑离体,他的身上顿时流出了更多的鲜血。

        流血过多,林渊的意识不由得出现了一丝恍惚,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而有些发冷。

        “我是不是玩大了?”他这般想着,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得益于刚刚的阳关三叠爆发,他本就褴褛的衣服直接碎了,现在的他差不多是裸奔的状态。

        什么都不穿,能不冷吗!

        观战席上。

        “好……好大……”

        慕萦怜张着嘴,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渊。

        “把眼睛给我闭上!你不能看啊!”凌天澜一把捂住了慕萦怜的眼睛,但是自己却一直在那里盯着林渊。

        ……

        战场中。

        林渊站在原地,风吹只因儿凉。

        “呵呵……踏马的,看来今天得灭口了。”他崩坏地笑着,来自文明社会的他可不喜欢裸奔,但是刚刚发狂的他,可是不知道露着只因儿裸奔了多久。

        “这……怎么可能!”刚刚还冲向林渊的另一个男子飞也似的倒退而回,他看着地上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男子,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炼骨境巅峰的武者,竟然被一个炼肉境的武者一拳秒了。

        此刻的众人全都被林渊给震住了,至于穿没穿衣服?这重要吗?

        “你刚才砍过我对吧!”阳关三叠第三叠的力量加持全身,林渊的速度快到骇人,只是一个眨眼间,他便冲到了一个人身前,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他一拳将对方打飞,“知不知道打架不能砍衣服啊!”

        “我……”那个人身受重创,还想说什么,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还有你!”林渊脚步一闪,到了另外一人身边,“你踏马拿的是剑,刺人不行吗?为什么要砍我衣服!”

        “大哥饶……”那个人直接跪了,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林渊一记膝击直接将对方撞晕。

        “别发疯了,不就是衣服没了吗。”就在林渊红着眼复仇的时候,叶云从一边扔给了林渊一套衣服,“你随便抢一件就能穿,至于搞成这样吗?”

        “……”林渊接过衣服,看了看手上缠着的刀身,又看了看衣服。

        现在的他两只手都缠着刀身,手指头动不了。

        就在他打算解开手上刀身的时候,衣服无风自动,自己穿到了林渊身上。

        他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帮我把手上的刀解下去。”他轻声说道,下一刻,他手上的刀身自动解开。

        林渊双手张握几次,刚刚缠着刀身的手上多了很多伤痕:“天澜天澜,对面那个孙子对你们这种染上天妒之咒的人很不友好,为了防止他恶心你惹你不高兴,我做的过分一点没问题吧。”

        “放手去做。”

        听到耳中凌天澜那优雅的声音,林渊顿时笑了起来,他眼中的血色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的他,又回到了正常的打架状态。

        解开阳关三叠第三叠的加持,他跳了几下,抖了抖手臂,活动了一下身子,指着对面表情僵硬的梁远波,笑着说道:“孙贼,我老婆说了,就你这逼样的,我怎么捶你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