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你知不知道我哥是谁?

第十五章 你知不知道我哥是谁?

        “你们别怕,他不过是个炼肉境的武者!”梁远波发现自己这边的人气势有些弱,立刻开始鼓舞士气,“他现在看起来很强,其实是动用了秘法,他撑不了多久,你们一起上,耗也能把他耗死!”

        梁远波说的没错,林渊现在看起来很强是动用了阳关三叠的第三叠的加持,强大的力量自然会带来强大的压迫,正常人在这种压迫下根本撑不了多久。

        林渊最初修炼阳关三叠的时候,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次,足以见到这门武技对身体的压迫。

        可是梁远波哪里都猜到了,唯独没猜到林渊的恢复能力以及成长能力。

        “我撑不了多久?”林渊面带嘲讽地笑道,“你知不知道,男人最重要的就是坚挺啊!”

        修炼了《不灭神魔躯》这种离谱功法的林渊最不怕的就是无法把身体弄出实质性伤害的压迫,只要他不骨折,他就可以一直加持着阳关三叠的第三叠,除了身体感觉到的压迫感强,很不舒服以外,基本没有什么别的缺点。

        面对对面一群手持刀剑对着自己的敌人,林渊没有直接冲过去,而是闲庭信步般的向对面走去,习惯了第三叠的加持之后,林渊发现自己爆发时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对面那些人的速度虽然快,但是和他比却慢了许多。

        “砍死他!上啊!”梁远波大吼一声,他身前那些战盟的人全身一颤,从林渊的压迫感中回过神来,一个个的手持刀剑向林渊砍去。

        林渊没有加速,而是沉下心神,仔细地观察着攻来的那些人:“你应该庆幸,我现在战斗经验不够。”

        在他仔细地观察下,对面的人就像是开了慢动作一样,速度慢得可怜。

        刀剑的锋利是肉身无法抗衡的,林渊深知这一点,但是与此同时,他还明白更重要的一点,刀剑之利,只在于砍到人的时候。

        只要不被砍到,那所谓刀剑,还有什么意义?

        在对方震惊的眼神中,林渊突然出手,左手一拍便将砍向自己的大刀拍到一边,而他的右拳也沛然轰出。

        “噗……”“嘭……”

        一拳命中对方胸膛,刚刚还在砍林渊的壮汉直接倒飞而出,一路上撞倒不知多少人。

        “噗……”“嘭……”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林渊之后的动作越来越快,如果不是怕被砍导致身上衣服破碎,再次在众人面前溜只因儿,谁愿意这么墨迹地打人。

        冲上来的人几乎都是锻体第三境到第四境的武者,每个人的境界都比林渊高,但是爆发的力量和速度却比林渊低了很多。

        因此,现在的战场内几乎是林渊一个人的无双割草。

        此刻,观战的人已经快被林渊给震惊得麻木了。

        “那小子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猛!”

        “以前建盟战的时候也有人这么强过,但是那个人是炼髓境的极限武者,这个人怎么看都只是炼肉境啊!”

        “我一开始以为他挑衅梁远波是因为脑残,现在看来,这个人的实力是真的配得上他的狂傲!”

        能参加建盟战的基本上都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些自信的人,可是就是这种人,竟然被人成批地打趴下,能打趴下他们的人自然会引起众人的关注。

        “干得漂亮!真不愧是我妹夫。”

        在看台上的慕逸飞现在非常兴奋,林渊越强,他心里越高兴,毕竟这是他妹妹看中的男人。

        只是,看着离林渊越来越远的梁远波,他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甘。

        看台的另一侧。

        “林渊……”

        轻声念着林渊的名字,慕萦怜双眼中的小心心快要蹦出来了,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陷入爱河的小女孩。

        “那是我家的宠物,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觊觎我的东西!”

        凌天澜一脸不爽地看着慕萦怜,虽然一开始林渊是为慕萦怜出气才惹上的梁远波,但是经过林渊后来那求生般的补救之后,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高兴。

        因此就算是慕萦怜在觊觎林渊,她还是没有发火。

        因为她很清楚,慕萦怜从一开始就输了,在那场雨开始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获取了最终的胜利。

        “对你这种恶毒的人,我有责任把林渊从你的毒手里救出来!”

        尽管屁股莫名其妙地很疼,但是慕萦怜仍旧嘴硬,即使知道凌天澜很强,她仍然和对方硬刚。

        凌天澜差点被气笑,区区一个还没上位的小三,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我怎么恶毒了?你说说,我看看我要不要在你身上恶毒一下。”

        慕萦怜打了个哆嗦,不过看到战场中仍旧一拳一脚的对付敌人的林渊,她变得坚定了起来:“你总说林渊是你的人,那你这么强,你为什么不教他一些武技,你看看现在的林渊,他的战斗能力就像是街头斗殴,也就是他速度快了一些,要是他速度慢点,现在的他早就已经重伤垂死了。”

        “……”凌天澜沉默了一会,看着战场中战斗技巧拙劣的林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似乎忘记了,现在的林渊已经不是那个和世人一样对她满是仇恨的林渊了。

        对她来说,那个林渊是条狼狗,不服管教的话可以揍几顿,但是这个林渊可是条小奶狗……

        沉默了好一会,凌天澜才开口解释道:“武技不过是一些被归纳整理出来的战斗技巧罢了,对他来说,只有他自己的才是最适合他的。”

        对此,慕萦怜不屑的冷笑:“呵……女人……你不过是在口是心非!”

        “看来你真的需要被收拾一顿了!”凌天澜冷笑一声,手里又拿出了那条小皮鞭。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对凌天澜来说,抽慕萦怜总是能让她得到一种很奇怪的快感,这是她在过往几万年的岁月里都没有感受过的感觉。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

        慕萦怜的屁股再次遭殃了。

        战场中。

        林渊的战斗经验积累得飞快,一开始他还得思考一下做出对策,到了现在,他已经熟能生巧,只要看到对方的攻击,他就可以轻松地找到方式打飞对方的武器,随后再一击重创对方。

        就在林渊已经掌握了节奏,打算大杀特杀的时候,一柄长枪凌空刺来,震飞了林渊身前的几个敌人。

        林渊试着去打偏长枪,但是长枪却宛若游蛇,灵动异常,只是一瞬间,长枪便拍到了他的脑门。

        “醒醒,别在这里刷杂兵了,你看看现在场里还剩下几个势力?”

        将进入战斗状态的林渊唤醒的是之前救了他一次的叶云,如他所说,现在战场内还剩下的战盟已经不足二十。

        如果林渊继续这么刷着杂兵,估计还没等他到梁远波面前,这场建盟战便已经完事了。

        “额……打架有点上头。”林渊回过神来,看着还剩下的十几家战盟,神情有些恍惚。

        他往旁边看了看,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数百人,从那些人身上的伤势来看,都是自己造成的。

        “果然,我还是不能太沉迷战斗,这样对敌人太不友好了。”

        “……”叶云沉默不语,刚刚他是一路看着林渊刷了几百个杂兵的,那些人虽然是杂兵,但是一旦数量上了几百,就算是他也得累上一些。

        可是看到现在的林渊,对方连喘都不带喘的,身上气息反而推到了炼肉境后期。

        打架的确可以升级,但是再快也没有这么快的啊!

        “你现在别盯着林渊了,去旁边,赶紧打倒几个战盟,让这场建盟战结束!”梁远波见到叶云唤醒林渊,他的表情变得更加阴翳起来,与此同时,他吩咐着自己身边仅存的一个护卫去收拾其他的战盟。

        他现在已经清楚自己不是林渊的对手了,可是这是建盟战,又不是生死战,没必要和林渊死磕。

        只要自己能撑到建盟战结束,那自己就是绝对安全的了。

        因为,自己的哥哥,可是百战盟区仅有的五位巅峰武者之一,林渊再强也不可能是自己哥哥的对手。

        “你们几个,撑住,不要让林渊过来!”梁远波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这么麻烦,因此他一时间也慌了起来。

        “需要我帮忙吗?”叶云看了一眼那些准备赴死的战盟之人,问向一旁的林渊。

        林渊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上面的刀痕已经痊愈了,之前用闪步导致有些酸麻的腿也恢复了正常,听到叶云的提议,他想了一下:“刚才你能叫醒我,我已经很感谢了,之后的,就让我来吧!”

        叶云能看出来林渊没有在说谎,对方似乎有充足的自信,所以他抱着长枪,退后了一步:“那……下手狠点。”

        闻言,林渊笑了起来:“那当然!”

        下一刻,林渊的身形一闪,宛若鬼魅,不过瞬间便穿越了他身前的数个战盟的人,当他再次现身时,他已经出现在了梁远波身前。

        “你好啊,靓仔!”林渊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下一刻,在梁远波惊恐的目光中,他一把捏住了对方的脖子,将梁远波提了起来。

        梁远波在半空挣扎着,他的拳脚落到林渊身上,就像是在帮林渊按摩,没有一点杀伤力,见状,他只能放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牌:“你,你知不知道我哥是谁!敢动我,我哥不会放过你的!”

        “哦哦哦!出现了,这经典的场景终于出现了!”穿越这么久,林渊终于遇到了穿越的传统桥段,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你哥是不是超级厉害,超级牛逼!”

        “知道我哥的厉害,你还不……”

        “轰!”

        他的话还没说完,林渊便猛地一下将他摔到了地上。

        这一击很重,只一下,梁远波便感觉浑身骨头都断了,他的口中也不断地吐着鲜血。

        “抱歉,我还真不知道你哥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