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巅峰武者的实力

第十六章 巅峰武者的实力

        “抱歉啊,因为我不知道这场建盟战什么时候就结束了,所以我只能先揍你一顿了。”

        林渊有些不好意思的狠踢了梁远波十几脚,一边踢着一边给对方道歉。

        “那个,你说你哥很厉害,是不是真的啊!”

        “……”梁远波想说话,但是林渊踢得他很疼,疼到他根本没法说话。

        “哦,对不起,我好像打你打得太用力了。”似乎意识到了梁远波的痛苦,林渊再一次捏着梁远波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咳……咳咳……”被揍了一顿的梁远波在半空痛苦地咳着,他的血就像是不要钱地从嘴里流着。

        “你们,快退出,结束这场建盟战!”面对林渊的戏弄,梁远波没有愚蠢的和对方较劲,而是在寻求着唯一的一条生路。

        这是建盟战,只要场内最后只剩下十个战盟,这场战斗就能结束。

        而经过这么一段时间,自己的护卫已经打倒了三个战盟,现在场内剩下的,只有十几家战盟,只要自己这边的战盟全都放弃,这场建盟战就能立刻结束。

        “你……看不出来,还挺狠的。”林渊有些惊讶的看着梁远波,他没想到梁远波竟然没给自己放狠话,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对策,他回头扫了一眼那些帮梁远波的战盟成员,“我记住了你们的脸,你们现在敢放弃,建盟战结束的时候,我会杀上你们家,灭你们满门。”

        林渊只是在吹牛。

        但是没有人觉得他是在吹牛。

        刚刚还准备放弃的那些战盟,一个个的全都沉默了下来,场内重伤的人多,但是死掉的人更多。

        那些尸体有不少都是林渊造就的,面对一个刚刚大开杀戒的凶残之人的威胁,他们不敢赌自己全家的性命。

        “林渊,你确定要做到不死不休吗!”梁远波双目之中满是怨毒,林渊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羞辱他,他不可能忍下去。

        “不死不休?”林渊歪了歪头,一脸疑惑地问道,“从一开始,我只是看你不爽,想要揍你一顿而已,是你在那里又是说要废了我,又是说要杀了我,大哥,咱们两个到底是谁在那里不死不休啊!”

        事实正如林渊所说,他从一开始就只是想教训一下梁远波,谁知道这孙子竟然玩得这么脏,叫一群人过来搞自己。

        要不是自己实力还行,这次怕是已经交代在这了,而现在,对方竟然有脸说自己要和对方不死不休。

        听到林渊的话,梁远波也懵了,他有点迷糊:“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

        “啪……”

        林渊没等对方说完,一巴掌扇到了对方的脸上。

        他目光冰冷地看着梁远波:“慕萦怜是我朋友。”

        他的这巴掌力气很大,直接抽掉了梁远波几颗牙齿。

        “那个丑八怪!长成她那……”

        “啪!”

        林渊的气息变得更加冰冷:“我再重申一次,慕萦怜是我朋友!”

        梁远波无视了林渊的话,言语中满是怨恨:“我说的有错吗!慕萦怜就是个丑……”

        “啪!”

        “我建议你想清楚再说话!”尽管清楚这是天妒之咒的原因,但是林渊心中还是很不舒服,“我下一次可不一定能控制好我的力道!”

        “……”梁远波没有再说话,他只是恶狠狠地看着林渊,想要靠目光杀了林渊。

        “你们现在就选择退出,我保证,没有人能伤你们家人。”

        就在林渊和梁远波对峙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林渊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看到一个相貌俊朗,气度非凡的男子。

        对方只是站在观众席,便给林渊带来了一股强大的压力,这个人,是高手。

        “哥!”

        看到男子出现,梁远波的声音中顿时充满了兴奋。

        那个人就是他哥,百战盟区五大战盟之一——千山盟盟主梁逸之,修为,锻体第五境,炼髓境巅峰,是百战盟区五大巅峰武者之一。

        有了梁逸之做担保,在场的人心中大定,一个个的接连放弃。

        “我,我退出!”

        “我也退出!”

        林渊看了一眼梁远波,没再废话,将他的身体扔到半空,猛地一腿踢出,正中对方腹部。

        “轰……”

        梁远波的身体猛地撞到地面,趟出一道深深的鸿沟。

        他的呼吸变得微弱无比,口中也不断地吐着鲜血,一副马上要完的样子。

        “建盟战,结束!”

        随着一个个战盟放弃,这次建盟战也彻底结束。

        “你叫林渊?”

        建盟战方一结束,林渊便感觉到了一股强横的气息出现在自己身边,那股气息强横无比,即使自己阳关三叠开到了第三叠,达到了二十七倍加成,仍旧没有达到对方的强度。

        “对,我就是林渊。”林渊没有解开第三叠的加成,强硬地对抗着对方的气息。

        说话的人正是梁逸之,梁远波的哥哥,炼髓境巅峰武者,也是百战盟区最强的五人之一。

        “你要给慕萦怜出气,我没有意见,男人,给自己的女人出头是理所当然的。”出乎林渊的意料,梁逸之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在和他讲道理,“可是,就像你在给你的女人出气一样,我也是在给我弟弟出气。”

        “什么?”林渊被梁远波一句“自己的女人”搞得有点后怕,还没等他解释,梁逸之已经出手了。

        对方只是轻飘飘地出了一掌,然而林渊却感觉到了一股骇人的气息,随着对方一掌挥出,林渊身前的空气变得粘稠无比,让他的动作都变得迟缓了许多。

        强忍腿部酸痛,林渊再次发动闪步,他的身体片刻间便出现在了一边,而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则是出现了一个方圆五米的巨大坑洞。

        “这……就是武者吗?”林渊咽了口唾沫,他现在全力一击最多也就打出个两米左右的坑洞,而对方,只是轻飘飘的一掌。

        这份差距也让他彻底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强大之处。

        毕竟,凌天澜虽然强,但是那是强到他无法理解的境界,而梁逸之,则是他能理解的强大。

        正是因为理解,他才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差距有多大。

        “身法不错,但,也就这样了!”梁逸之面露惊讶,随后他身形一动,凌空而起,再次对着林渊一掌挥下。

        巨大的掌力从天而降,让林渊根本无法闪躲。

        “给我……破!”

        感受着巨大的压力,林渊右手猛地握拳,用尽全身力气,向上猛地一击。

        “轰……”

        梁逸之的身体倒飞而回,轻飘飘地落地,他右手虚握背在身后,一派潇洒的看着对面狼狈站立的林渊。

        现在的林渊很狼狈,他的右臂软软的垂在一侧,看样子是断了,而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液浸透,梁逸之刚刚的一掌,直接重创了林渊。

        林渊很强,但是他的境界终究还是太低,面对梁逸之这种巅峰武者,还是差上一个等级。

        “还行,有点东西。”梁逸之看着身受重伤仍站立不倒的林渊,微微颔首,“剩下的事,我弟弟会来向你找回场子。”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他的右手掌心一片青紫,骨头处也有多处断裂。

        “他来一次,我揍他一次!”林渊看着梁逸之的背影,眼中战意呼之欲出,“还有你!给我等着!”

        “好啊!我等着你!”梁逸之说完,看了一眼在观众席上的慕逸飞,嘴角冷笑。

        “这混蛋!”慕逸飞注意到了梁逸之的冷笑,气得他差点从观众席上下去攻击对方。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需要看一下自己妹夫的伤势。

        就在他看向林渊方向时,林渊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与之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林渊所属战盟的旗帜。

        “那个疯女人,简直就是个神经病!神经病!”慕逸飞疑惑时,慕萦怜揉着屁股气呼呼的走了过来,“看什么看啊,林渊被那个疯女人带走了!”

        慕逸飞一脸疑惑,他完全搞不明白慕萦怜在说什么:“啊?什么疯女人?”

        慕萦怜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表情有些复杂:“和你没什么关系,咱们回去吧。”

        走到一半,她取出了一个白玉药瓶,扔给了慕逸飞:“吃点药,对你的伤有帮助。”

        “嗯?丹田破损不是无药可救吗?怎么可能有效。”看着手中的白玉药瓶,慕逸飞用力捏下,瓶身完好无比,只一下,他便知道,这个药瓶不是凡物。

        如此药瓶,自然不是百战盟区这个属于末灵域最荒凉的地方的产物。

        “告诉你有效就是有效,你吃就是了。”药是凌天澜给她的,代价是让她以后离林渊远点。

        凌天澜活了很久,被人孤立了很久,所以她对别人的感情看的很透彻,慕萦怜和她哥感情不错,所以如果是她哥的话,慕萦怜一定会接受。

        事实也正是如此。

        “算了,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反正我有我小妹罩着,谁敢惹我,我小妹会帮我报仇。”慕逸飞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不知道慕萦怜付出了什么得到的这份药物,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如果自己吃了这个药,自己的小妹恐怕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说话间,他把药瓶扔给了慕萦怜:“我挺看好林渊当我妹夫的,刚才他受了不轻的伤,把这药给他吃吧。”

        “……”慕萦怜看着手中的药瓶,心中暖暖的。

        而在某个不知名深山的府邸中。

        林渊像是树袋熊一样的抱住凌天澜的大腿:“天澜天澜,快救救我,我快要不行了,没有亲亲我就要死了!”

        “……”凌天澜无语的看着撒泼打滚的林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