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我这个未婚妻实在是过于厉害了

第十八章 我这个未婚妻实在是过于厉害了

        “啊……这样啊……”

        心中的疑惑被解开,林渊现在的心情非常好,看着离自己很近的凌天澜,他难得的有点害羞。

        “嗯,就这样。”

        收回手,凌天澜坐回了椅子上,留下怅然若失的林渊在那里迷茫。

        “我……就是说……我出去以后,要是想回来,应该怎么办?”

        迷茫了半天之后,林渊目光扫过凌天澜带回来的战盟旗帜,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不管是凌天澜还是别人,自己都需要提升实力应对。

        他很想整天和凌天澜在一起混,但是那样的话他的修为增长速度太慢,他只是出去了一天,修为就从炼皮境巅峰到了现在的炼肉境后期。

        由此可见,对他来说,想要变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战斗。

        而战斗,就需要出去。

        可是,自己不知道家的位置,出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出去……回来……”凌天澜意味深长的笑道,“你修炼的这个功法的确需要战斗提升实力,只是你这个提升实力后的想法,多少有点……”

        只是看着对方调笑的眼神,林渊便知道对方又开读心了,不过这个有什么值得害羞的。

        “所以说啊,你长得这么漂亮,还和我有婚姻约定,咱们两个完全是合法的未婚夫妻。”林渊叹了口气,发挥自己不要脸的特质,“身为夫妻,培育后代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不好意思说,我出去变强就是为了重振夫纲!”

        “重振夫纲?”凌天澜歪着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林渊,“你觉得,你在我这里可能找到什么叫做夫纲的东西吗?”

        说话间,凌天澜轻微的释放了一些气息威压。

        只是一瞬间,林渊的意识便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那是一种面对强大生物产生的本能反应。

        凌天澜默默地叹了口气:“你看,这就是现实,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她释放的威压不如她正常实力的万分之一,即使这样,林渊仍旧无法承受。

        “弱就变强,不足就补足,怕了就变得勇敢!”在无尽的恐惧之中,林渊挣扎着说道,“我现在弱小,不代表我一直弱小,我现在承受不住,不代表我一直承受不住!”

        在凌天澜震惊的眼神中,林渊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再强,我也会变得比你更强,终有一日,我要让你知道,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

        “……”凌天澜沉默了。

        纵观她的一生,她见过很多绝世高手,天之骄子,这些人都有自己的信念,什么守护家人,护佑苍生,贯彻自己的正义……

        这种信念数不胜数,一个比一个远大。

        可是像林渊这种,想要变强只是为了超越自己,在家里获得话语权,她不由得感觉一阵好笑。

        沉默了一会后,凌天澜收起威压,笑着问道:“那……要是你变得比我强了,我要吃炒饭,你会去帮我做吗?”

        “哼……”林渊不由的冷哼一声,“你不说清自己想要吃什么味道的炒饭,我绝对不会帮你做!”

        “真没出息。”凌天澜看了一会林渊,发出了自己的感慨,不过片刻后,她又几不可闻地补充了一句,“搞得我还挺喜欢的。”

        林渊没听到后面一句,他也无所谓,反正现在凌天澜强得离谱,但是早晚有一天,一切都能反过来。

        他受过的这些委屈,他早晚要全都找回来。

        “咱们现在在的地方是一个秘境,不在末灵域。”凌天澜手上光芒流转,出现了一枚玉符,“这是这个秘境的出入秘钥,只要你将血气注入,它就会把你传送到这里,当然,出去也是一样,你在哪传送进来的,传送回去以后就会出现在哪。”

        说着,她手上的玉符飞到了林渊身前,算是给了林渊一个府邸的钥匙。

        林渊拿过玉符,继续着自己的口花花:“天澜天澜,我爱你!”

        反正这个妹子对自己有好感,那不赶紧刷好感度,还在这里装什么感情迟钝,正人君子。

        “……”凌天澜被林渊撩得有点无语,她单手扶额,一脸无奈:“你这人怎么这么肉麻,你这样让我感觉有点对不起你啊!”

        “啊?什么对不起?”林渊懵了,他只是进行日常的瞎撩而已,对方是什么意思?

        “你看……”凌天澜拿出了一个核桃,在林渊铁青的脸色中,从地上凝聚了一根泥土圆柱……

        有一说一,这次的圆柱,莫名地带了一丝和谐的形状。

        林渊伸手阻止了凌天澜的演示:“停!不要演示,我知道什么情况!”

        “不就是说我实力弱吗?不就是说我不……你等着的!”

        男人,不能说不行,林渊才不会说自己不行。

        “嗯嗯,我等着。”每次捉弄完林渊,凌天澜心中都会感觉一阵舒爽,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她知道的是,这种感觉,只有在林渊身上才能感觉到。

        林渊催眠着自己,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不需要女人:“武道之路,当秉承赤子之心,童子之身,抵御诱惑,一路前行。”

        看着林渊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凌天澜又来扎他的心了:“那个……林渊,我得提醒你一下,孤阴不长,孤阳不生,阴阳调和乃是大道,武道之路破身也没什么事。”

        林渊轻蔑地看了凌天澜一眼:“呵……不过是个理论党,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凌天澜:“……”

        被林渊说中了,凌天澜的确是个理论党。

        “你能读到我的记忆,那你应该知道我以前看了不少小说吧。”林渊看着凌天澜,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他现在很认真,认真的凌天澜都收起了自己的玩笑,“就是说,一般来说,像我这种一开局就碰到了你这种满级大佬的情况,大部分的剧情发展,都是不到中途,你就会遇到意外。”

        “……”凌天澜一阵无语,她知道,林渊说的是真的,虽然都是一些小说,但是这个发展,的确有很多地方相似。

        “我想问一下,你……不会出什么事吧。”林渊自顾自的说道,“就是,怎么说呢,你看,你实力强到离谱,但我呢,和你相比,实力弱得可怜,你能看上我,我是觉得很荣幸啦,但是呢……你不会是有什么……那个……”

        林渊的话说得吞吞吐吐的,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他本能的觉得这一切有些不对劲。

        凌天澜似乎过于洒脱了一些,洒脱到……她好像没什么需要在意的事情了一样。

        “你就是想问,我会不会死掉是吗?”凌天澜捂着脑袋,一脸无语。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渊:“和你说点会让你绝望的事情,虽然我实力掉了一个等级,但是我现在的境界叫做永恒,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永恒?”

        “不知道。”林渊很诚实的说道。

        “……”凌天澜叹了口气,对方根本没有对应的认知,她白装了一个逼。

        在林渊的记忆里翻了一会,她找到了一个形容方式:“以你以前玩的某个叫阴阳师的游戏来做对比,你现在大概是一星式神,大概是6级左右,而我呢,算了一下,大概是九星满级,你明白你和我之间的差距了吗?”

        林渊翻了个白眼:“阴阳师最低二星,最高也就六星,你别乱举例子。”

        凌天澜笑着说道:“不不不,你就是一星,其他人或许是二星,但是你真的是一星。”

        “……”林渊无语,对方拳头大,自然对方说什么是什么了。

        “至于你害怕的我可能会死掉之类的事情,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凌天澜笑着说道,“我啊,是死不了的。”

        林渊很奇怪的从凌天澜脸上发现了一丝落寞,虽然不理解,但是他还是没说什么:“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吧。”

        “唉……实力,果然限制了你的眼界。”凌天澜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她看向林渊,“你,要不要和我学一下武技?”

        “什么武技?”林渊愣了一下,实在想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今天你在建盟战的表现是真的拉胯,虽然阳关三叠这门拳法让你改成了爆发秘法看着还有点意思,但是你的战斗技巧真的是……太幼稚了。”想起之前建盟战上林渊的表现,凌天澜不由得一阵捂脸,“你知不知道,就你这技巧,随便碰到个同属性的宗门弟子,你都会被打成狗。”

        “……”林渊沉默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战斗技巧很稚嫩,但是……

        他才穿越几天啊!

        “所以说,你之前不是和那个叫什么梁逸之的人结仇了吗?”凌天澜叹了口气,“对方现在正在安排人手对付你,你现在到百战盟区那边就会有人过来对付你,所以说,你要不要和我学一下武技。”

        “要!绝对要!”林渊赶忙同意,笑话,凌天澜何许人也,人家可是超级大佬,愿意教自己,自己怎么可能会不同意。

        “嗯,那好……”凌天澜的笑容中多了一丝戏谑,“我会负责引导出你的专属武技。”

        “等……等等……什么叫我的专属武技?”听到凌天澜的话,林渊心中顿起一丝不妙,在他印象中,凌天澜好像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放心,你尽情的去战斗吧,一切都是幻觉,你死不了的。”

        凌天澜说完,打了个响指,下一刻,林渊便软趴趴的倒在了桌子上。

        至于他的意识,已经被凌天澜拖入了幻境。

        幻境中,出现在林渊面前的,是一个又一个气息和他差不多的武者。

        而在那些武者的身上,遍布着满满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