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风波盟,作死的前奏

第二十章 风波盟,作死的前奏

        “千万不要出事。”

        林渊心中莫名有些慌,他之前光顾着和凌天澜腻乎,完全忘了自己惹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对方虽然不会对他出手,但是对方却会对他的朋友下手,而他的朋友,毫无疑问,就是慕萦怜。

        而慕萦怜是慕府的人,理所当然的,找不到自己的梁逸之会派人对付慕府。

        一路走去,林渊看到的是一地重伤的护院,这些护院前天晚上刚和自己打过一场,当时的他们身上受的多半是一些拳脚伤,而现在,他们身上满是刀剑创伤。

        “千万不要出事啊!”

        他真的慌了,脚下步伐快了许多,穿过一个个破败不堪的庭院后,他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只是这场景让他差点失控。

        此刻的慕家内院,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浑身鲜血的护院,而在内院正中,立着一根柱子,之前被林渊揍过一次的慕逸飞正被吊在柱子上。

        他的手腕和脚腕处各有一道刀伤,不出意外,他的手脚算是全废了。

        他身下有一滩鲜血,那是他被吊着流出来的血。

        而在慕逸飞那根柱子旁边,则摆着一个躺椅,上面躺着一个身躯瘦小的武者,对方手上拿着几把飞刀,看到慕逸飞手上的伤口有愈合趋势后便射出飞刀,将他的伤口再次划开,继续流血。

        “林渊?”看到过来的林渊,躺椅上的人站了起来,从林渊身上,他感觉到了一丝压迫感。

        看了一眼被吊在柱子上生死未卜的慕逸飞,林渊身上杀气腾腾:“我不管你是谁,今天,你得死在这。”

        “呵呵,杀我?就你也配?”躺椅上的人扔着手上的飞刀,戏谑的说道,“你不觉得,这个慕府少了什么人吗?”

        “告诉我慕萦怜在哪,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林渊知道这个世界很危险,但是当他看到真的有人做出这种把人吊起来放血的事情后,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男子长叹口气:“唉,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随即他看向林渊:“也罢,废了你,把你带到我们盟主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废话真多!”林渊不再废话,阳关三叠第三叠的力量瞬间爆发,只一瞬,他的气息便已经达到巅峰,他脚下用力,身躯炮弹一般的冲向对方。

        “我吴强的飞刀,可是……”自称吴强的人手指一动,他手上的飞刀便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斩向林渊。

        只是,他的飞刀还没碰到林渊,林渊便已经捏住了他的脖子。

        “轰!”

        林渊没有停下来,捏着对方的脖子直接将对方撞到了墙上,只一下,吴强便口吐鲜血,险些丧命。

        而这时,吴强的飞刀才射到林渊刚才的站位。

        “你……怎么会……这么强!”吴强之前看过林渊在建盟战的表现,对他来说,当时的林渊虽然强,但是躲不过他的飞刀,可是现在,对方竟然一招就控住了自己。

        “慕萦怜在哪?说!”林渊手臂一抖,本就身受重伤的吴强顿时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又是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林渊一夜的修行可不是白修的,他见过了一百个强得离谱的对手,在那些对手的磨炼下,现在的他今非昔比,不过是简单的逼问而已,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你以为我会说……啊啊啊!!!”吴强本想嘲讽林渊,然而林渊根本不废话,直接对着他的手臂一抖,他顿时感觉自己的骨头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我喜欢坚强的对手,因为这会让我更心安理得地对你施暴!”林渊只是冷笑,他手指在吴强身上点了几下,下一刻,吴强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哀嚎。

        这种让疼痛加倍的方式,是林渊亲身体验了几十次学会的,幻境中就有一个擅长折磨人的对手,为了打倒对方,林渊是受尽了折磨。

        不过他受折磨的成果就是,他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对方的那些技巧。

        “我说!我说!”吴强终究是高估了自己,只是一下,他便哀嚎着求饶。

        “慕萦怜在哪!”林渊盯着吴强,一字一句地问道。

        吴强痛苦的说道:“在风波盟的总部,我们是风波盟的人。”

        风波盟?林渊没听过这个战盟的名字,在他印象中,能做出这种事的应该是千山盟的梁逸之才对,他继续问道:“风波盟是什么东西?你们不是千山盟的人吗?”

        吴强不敢有所隐瞒,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是风波盟的人,我们盟主是梁远波!我们总部在……”

        “梁远波……原来如此。”林渊点了点头,确认了信息后,随后看着手掌中的吴强,“那你就去死吧。”

        下一刻,他手掌微一用力,吴强便断了气息。

        看着吴强的尸体,林渊自嘲地叹了口气:“看来我真的是太圣母了!在这个世道,圣母就是傻逼啊!”

        他一把打断那根柱子,将柱子上的慕逸飞放了下来。

        还好,他来得及时,慕逸飞还有气,得益于幻境中的一些知识,他封住了慕逸飞的几处要穴,暂缓了他的出血速度。

        经过他的一番治疗,慕逸飞也苏醒了过来。

        林渊见他苏醒,连忙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朋友,现在我把你放这,你伤得这么重,很有可能会死在这。”

        “别管我,去救萦怜,快去!”慕逸飞醒了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让林渊去救慕萦怜,他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是最起码的,是个好哥哥。

        林渊叹了口气道:“我会去救她,救了她之后要是你死了,我没法向她交代。”

        “我会通知叶云,你快去救萦怜。”慕逸飞失血过多,皮肤已经开始泛白,“我告诉你,要是萦怜出了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保重。”林渊也不再废话,将慕逸飞放到一边便起身向房顶跳去。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林渊刚一离开慕府,慕逸飞的位置便升起了一团烟花,这是他和叶云的暗号。

        风波盟里慕府很远,纵使林渊开满了阳关三叠第三叠的加持,他仍旧花了一刻钟才到风波盟的总部。

        而此刻,风波盟的总部门外也立着一根柱子。

        只是和慕府的柱子不同,这顶上挂着的是慕萦怜。

        或许是因为慕萦怜是女流之身,她除了身上有一些刀剑伤痕外,手腕脚腕并没有伤痕,此刻的她已经昏迷,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杀了她!快杀了她!”

        “这是个祸害,留着她只会带来不幸!”

        “天妒之咒啊!不禁快杀了她,她身上的天妒之咒就会爆发!让更多的人染上天妒之咒!”

        梁远波并没有多好心,挂在外面的慕萦怜被扯下了面纱,此刻她脸上的纹路没有一点遮挡的显示在了众人眼前。

        这是她一直想遮掩的东西,也是一直困扰着她的东西。

        一群人围在风波盟的门口,恶意满满的看着被挂在半空中的慕萦怜。

        因为天妒之咒的原因,慕萦怜在众人眼中丑陋无比,自然没有人会去想一些不和谐的事情。

        见到场中一幕,林渊轻声说道:“我真的想杀人了。”

        刚穿越时,他其实很不理解为什么凌天澜会直接干掉那三个过来找茬的人,但是现在他理解了。

        天妒之咒这种东西本身就会让人对感染者产生恶感,对感染者来说,自己已经够倒霉了,没必要再被人恶心一次。

        而对那些没有感染天妒之咒的人来说,天妒之咒其实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去敌视感染天妒之咒的人。

        可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愿意主动过来找茬,那……

        就怨不得别人灭了他们了。

        林渊从房顶一跃而起,向慕萦怜跳去,就在他即将接触到慕萦怜时,两柄长枪从侧面刺出,挡住了林渊前进的道路。

        “你就是林渊?”

        左侧持枪的人是个中年人,两缕胡须潇洒飘逸,身上的气息强横无比,丝毫不下于林渊。

        “我是。”林渊看了一眼对方,从气息上看,对方应该是炼骨境的武者,至于到没到炼髓境,他其实也不知道,但是这影响他救慕萦怜吗?

        不影响啊!

        “是你就好办了,请吧!”

        对方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而让林渊进去的地方,正是风波盟的府邸。

        林渊没有动,声音冰冷的说道:“把慕萦怜放下来。”

        “抱歉,这不在我的职责之内。”中年人笑着说道,“不过是一个被天妒之咒感染的婊子,你何必在意她呢?”

        “你说什么?”林渊身上的气息无比冰冷,他冷漠的盯着对面的男人,“不管你是谁,侮辱我的朋友,我会让你死的很痛苦!”

        “不过是炼肉境,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中年人轻蔑一笑,手中长枪一抖,对着林渊,“还请林公子识时务些,否则,我不介意废了你,让你爬着进入府邸。”

        “呵……呵呵……”林渊笑了,对方,似乎真的以为他是什么文明人。

        “你笑什么?”中年人心底发毛,手上长枪不做停留,直接刺向林渊。

        “我笑你……”林渊的笑容中多了几丝残忍,“不知死活!”

        下一刻,林渊身形微动,直接躲过对方的长枪,而这时,他也逼近了对方,到了对方身前。

        “这一击,崩山!”

        他的手肘猛地推出,重重的砸在对方胸膛,只一下,对方的身体便宛若破布沙包,直接被林渊击飞。

        中年人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墙上,爆开一滩深深的血痕。

        只一下,尸骨无存。

        林渊看了一眼旁边那些看热闹的人,笑着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