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怀中抱妹,战力翻倍!

第二十一章 怀中抱妹,战力翻倍!

        杀伐果断,林渊以前以为这是个贬义词。

        没事就杀人,这是个不好的习惯。

        但是直到事情落到自己身上以后,他才知道,杀伐果断是保护自己最有效的方式。

        你仁慈,你去感化对手,得到的可不一定是对手对你的尊重,更可能的,是对手的忘恩负义,卷土重来,再次伤害你的亲友。

        上一次,他因一念之仁,没有直接了结了梁远波,结果就导致慕府上下被血洗一遍,慕萦怜直接被拉出来吊着。

        “呵……讲真的,我真的不想大开杀戒,真的。”

        林渊是个有记性的人,后悔的事情,他只会做一次,不会重蹈覆辙。

        这一次,他不会再留手,敢招惹他,敢伤他亲友的人,他不会让对方活着。

        “这个人身上可是有天妒之咒,你不杀了她,竟然还想救她,我看你也是……”

        见林渊没有对自己动手,这些路人也叫嚷起来,似乎在他们认知中,林渊根本不会对他们动手。

        “我是什么?”

        林渊身形一动,直接到了那人身前,与此同时,他的手掌也捏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你……你……”

        被林渊捏住脖子,刚刚还叫嚣得很厉害的男人顿时闭上了嘴,他知道,林渊是真的可以杀了自己,而且,林渊也是真的动了杀心。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林渊,之后,百战盟区会多一个林盟,而我,就是林盟盟主。”

        林渊注视着对方,声音平淡得没有一丝波澜。

        然而,就是这样的平静,却让对方的身体不断颤抖,片刻后,他的裤子中出现了一抹湿痕。

        “你们可以对天妒之咒不爽,可以诅咒身怀天妒之咒的人。”林渊提着男子,目光扫过男子身后的那些人,得益于林渊现在的杀气,那些人全都战战兢兢,不敢说一句话,“但是,在我面前,如果让我听到你们说什么天妒之咒感染者的事情,我不介意当个恶人,灭你们全家。”

        林渊再次看向对面的男子,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所以说,你知道我刚才是什么意思吗?”

        男子浑身颤抖,声音结巴:“知……知道了……”

        “嗯,乖!”林渊将男子放到地上,男子却站立不稳,直接坐倒在地上,“唉,真是真实啊!”

        林渊本想宰了这个叫嚣得最厉害的男子,但是看到对方这副熊样,他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他走到挂着慕萦怜的柱子边,一拳打碎柱子,轻轻地接住慕萦怜那重伤的身体。

        离远了看还不算太明显,此刻靠近了之后,林渊才发现慕萦怜身上的刀伤竟然多达三十多处。

        “天……”他本想呼叫凌天澜,将慕萦怜交给对方照顾,但是他想了一下之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现在很生气,很愤怒,愤怒到,他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暴虐情绪了。

        除此以外,他更清楚,现在是他的事情,不是凌天澜的事情,让自己的女人为了和自己有关系的另外一个女人出手,他做不出这么渣的事情。

        “喂,醒醒,别睡了,该起床了。”林渊给慕萦怜治了一下伤,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脸。

        身体恢复一些后,慕萦怜的意识也渐渐地苏醒了过来,她睁开迷茫的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近在咫尺的林渊。

        “妾身……是在做梦吗?”

        她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敌人戏耍般砍了几十刀,最终流血过多晕倒的那一刻,完全想象不到自己被救下的场景。

        “既然是梦,那就让妾身最后再放纵一次吧!”林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慕萦怜便做出了自己很久以前就想做但是却无法做的事情。

        “你的梦多少有点不健康。”林渊一只手搂着慕萦怜,一只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这次我就当你是睡迷糊了,下次,算了,不要有下次了。”

        “……”慕萦怜被真实的感觉震惊到了,她没想到,自己想了那么久的事情竟然这么简单就成功了。

        只是,心愿得偿的慕萦怜现在却感到很害羞,不管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没经历过恋爱的女人啊!

        “抱紧我,一会,我让你看一场好戏。”

        初吻给了凌天澜,所以林渊的反应并没有多大,对慕萦怜,他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当对方是朋友。

        或许对方现在对自己的感情有些不对劲,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会纠正对方那错误的思想的。

        至于现在……

        是给自己的朋友出气的时间了。

        “抱……抱紧……”慕萦怜本就通红的脸变得更红了,不过看到林渊那平静的表情后,她心中的羞耻顿时消了许多。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感觉自己的心莫名地有些失落。

        或许,喜欢一个喜欢别人的人,看着自己的心意得不到回复就是这种状态吧。

        林渊明白一些慕萦怜的想法,他笑着说道:“你的朋友可是经历了一场地狱般的试炼啊!你也不想你的朋友就那么白白被折磨了那么多次吧!”

        “嗯,我知道了。”慕萦怜听着林渊重点强调了两次的朋友,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是很快便被另外一种温暖填满了。

        她靠在林渊的怀里,手臂紧紧地抱着他,反正是朋友,就算是有些肢体接触也是没什么的。

        “虽然我这样很狡猾,但是,作为朋友,能让我再放肆一会吗?”

        在林渊的怀里,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心,可是她很清楚,这个怀抱终究是别人的,她只是一个外来者……

        林渊感受着怀里女子身体的颤抖,他终究没有狠下心肠:“别占我便宜,我可不想咱们之间的友情发生变质。”

        “嗯。”

        说话间,慕萦怜又抱紧了林渊。

        “林公子,该立的威,你也立了,不该杀的人,你也杀了……”此时,之前阻挡林渊的另外一人手持长枪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而对方请林渊去的,正是风波盟的驻地。

        “你叫什么名字?”林渊没有离开,而是向着风波盟的驻地走了进去,路过那个人的时候,林渊侧头问了一下对方。

        “在下,张成平。”持枪男子很礼貌,没有一丝失礼。

        他虽然实力还可以,但是也就和刚刚被林渊一击秒杀的中年人差不多,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在林渊手下活命,故此,他对林渊可谓是恭敬之至。

        林渊扫了对方一眼,直接路过对方的身侧:“如果你找死,我会成全你。”

        说罢,林渊一步踏入了风波盟的驻地。

        此刻的林渊一手抱着慕萦怜,一手放在袖子中,姿势很是怪异,在场众人全都被天妒之咒影响,故而在他们眼中,林渊身上的慕萦怜面目可憎,顺带地,进来的林渊也一样的面目可憎。

        “梁远波,慕家……可真是承你照顾了!”

        林渊扫了一眼府邸大院,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位的梁远波,而主位上不仅仅只有一人,除了梁远波,还有一个气质沉稳,贵色外露的男子。

        “谁让他们得罪我了呢?”梁远波看着站在门口处的林渊,表情变得很是狰狞,“小子,您今天既然来了这里,那就别想着走了。”

        “嗯嗯,不想着走。”林渊似笑非笑地附和着说道,“你放心,一会,就算你们跪着求我,我也不会走的!”

        “呵……跪着求你……”梁远波戏谑地看了一眼林渊,冷笑道,“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会,我一定会让你跪下来求我。”

        “傻逼。”林渊不想再和对方打嘴炮了,虽然骂人很爽,但是被人恶心却很不爽。

        如果嘴炮有用,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暴力什么事了。

        “我知道你很擅长战斗,这次我们不会群殴你。”梁远波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旁边的人微微点头,于是梁远波高声喊道:“张九凌,去,试试这位林公子的实力。”

        梁远波话音刚落,周围便走出了一个手持长剑的男子,对方对着梁远波施了一礼后便脚下加速向着林渊冲去。

        面对林渊,他没有保留实力,刚一上来便爆发出了全部实力,而他的修为则达到了锻体第四境,炼骨境后期,比林远高出了整整两个境界。

        旺盛的血气加持下,他的速度很快,不过瞬间便已经到了林渊身前,除了奔跑的速度,他拔剑的速度更快。

        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他手中的长剑便划出了一个玄妙的痕迹,刁钻地斩向林渊……怀中的慕萦怜。

        “叮。”

        他的剑很快,但是准度一般,只听一声金铁交织的声音,他便感觉手中的长剑不受控制般的划向一旁。

        “手指!怎么可能!”

        张九凌惊骇万分的看着林渊的手指,刚刚就是那根手指,弹歪了自己的长剑。

        “少见多怪……”林渊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对方,随后他脚步一晃,走到了对方身前,看着对方惊骇万分的眼神,他右手探出,一把捏住了对方的脖子,“所以说,现在和你对战的是我,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朋友呢?”

        “饶……”张九凌张着嘴,苦苦求饶。

        可是,林渊微微摇了摇头:“下辈子,长点记性。”

        下一刻,他手臂一甩,张九凌的脖子便弯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摔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林渊看着坐在主位双手握拳,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梁远波,轻蔑的笑了一下:“梁远波,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梁远波面色阴沉的说道:“什么话?”

        “怀中抱妹,战力翻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