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极限武者

第二十二章 极限武者

        此刻的林渊很霸气,纵使他只有一人,但是场内的气氛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而在林渊的怀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慕萦怜只感觉到一阵难以置信,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前天还被自己打得那么狼狈的林渊,怎么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变得这么强。

        那个人可是炼骨境后期啊!

        “于苏,上。”

        梁远波被林渊的气势震慑到了,不过想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的贵人,他的心中顿时又充满了自信。

        这次出场的是一个手持大刀的壮汉,对方刚一出列便鼓足血气向着林渊砍去。

        而在对方挥刀之时,他的刀身突然裂开,从里面飞出了一柄小刀,大刀挥舞的速度很快,因此小刀飞射的速度更快。

        只一瞬间,对方的小刀便到了林渊的……手指间。

        “暗器玩得这么烂,你有什么资格活着。”

        经过那一百多个高手的幻境,林渊的战斗经验堪称恐怖,什么阴招损招他没见过,死的几千次可不是白死的。

        区区兵器内的暗器,他被这种东西杀了十来次,怎么可能还被这种东西暗算。

        只是随便一伸手,他便接住了这枚飞刀,在和对方交手的时候,他只是轻轻的一拍,对方手上的大刀便失去了方向,下一刻,他的手臂一晃,手指间的小刀便灵巧地划过了于苏的脖子。

        “噗……”

        于苏捂着脖子,却止不住喷射的血液,只是一会,他便扑倒在地,和张九凌一起共赴黄泉。

        扫了一眼周围,林渊冷笑道:“哪怕怀中抱妹,身负一人之限,我林渊照样无敌此间!”

        “狂妄的家伙!”虽然很气,但是梁远波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林渊的确有无敌之姿。

        林渊打量着手上的飞刀,刚刚划了于苏的脖子,现在的刀上还带着一丝血液。

        他不禁发出赞叹:“这刀,还挺不错的。”

        随后,他看向坐在主位,面色更加铁青的梁远波,“不欣赏一下这把刀将会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言语间,他手腕一动,飞刀便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向着梁远波射去。

        “给我挡……”梁远波吓了一跳,连忙寻求帮助,然而,飞刀的速度很快,周围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飞刀便已经刺到了他的手臂上。

        见到梁远波的惨状,林渊轻蔑一笑:“放心,慕家受的苦,我还没有让你体验一遍,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掉的。”

        “你……”手臂还在流血,梁远波疼得表情都扭曲了,他指着林渊,想放狠话,但是怕自己再被刺一刀,他又有点怂了。

        “问个问题,昨天,是谁伤了我的这位朋友,请他自己站出来好吗?”林渊扫视了一周,虽然他没有爆发血气,但是在场众人无不被他的眼神吓了一大跳,“讲真的,我真不想大开杀戒。”

        “如果那个人不自己站出来,那我只能认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和伤害我的朋友有关。”林渊笑着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只能……杀了在场的所有人了。”

        他虽然是笑着说的这句话,但是他却没有说笑话。

        他很愤怒,愤怒到他想把在场的人全都干掉,但是因为慕萦怜还在身边,他得克制一些,所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发狂。

        就算是下杀手,他也做得非常优雅,不是为了装逼,只是他不想让慕萦怜看到他很疯狂的那一面。

        虽然这一面慕萦怜早在群殴他时就见过了……

        在林渊的怀里,慕萦怜感到的是无比的安心,听到林渊的话,她微微抬起头,看向府邸中的那些人。

        此刻,因为林渊的一句话,那些人的表情都变得很是凝重,经过张九凌和于苏两个人的以身殉道,他们已经清楚了林渊不是在开玩笑。

        可是……

        昨天攻击慕萦怜的人是吴强啊!那个人还在慕府看着慕逸飞,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

        看到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出来的,林渊长长地叹了口气:“唉……梁远波,这里的这些人,我全杀了,可以吗?”

        在他的语气中,在场的这些似乎不是人,只是一些随时都可以宰杀的牲畜。

        “你!”梁远波指着林渊,他的手臂还插着飞刀,动作稍微大了一点,又疼得他表情扭曲起来。

        “实力不错,只是这份心性,差了一些。”就在梁远波打算继续和林渊互怼时,坐在梁远波身侧的男子说话了,他的声音浑厚沉稳,言语时,不经意的泄露一丝气息。

        林渊表情微变,对方的气息,似乎不是炼骨境巅峰,而是炼髓境。

        被称作极限武者的炼髓境。

        炼骨境和炼髓境虽然只差着一个境界,但是两者的实力却远不是1+1这么简单,两者之间隔了不知道多少个一。

        炼骨境到炼髓境又叫跃龙门,即蜕去凡身,化身为龙,中间提升的实力堪称恐怖。

        虽然对对方的实力有所忌惮,但是林渊却也没有感到畏惧:“心性?你只是见我一面,在这里和我扯心性,你觉得,我会理你吗?”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那个男子微微摇头,随后挥了一下手,“李福,出来和这个没礼貌的小子过上几招。”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魁梧的精壮男子手提一根狼牙棒从屋顶跳了下来。

        “极限武者!”对方身上血气喷发,气息骇人,一看便是炼髓境的修为。

        面对如此对手,林渊也不敢再小看对手,他轻轻地拍了一下慕萦怜的后背,小声的说道:“对手多少有点强,你先下来,我陪对方玩玩。”

        “嗯,我相信你一定会赢的!”

        慕萦怜从林渊的怀抱中走出,身体虚弱的她险些无法站稳,就在这时,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张椅子,巧之又巧的落在慕萦怜身后。

        “……”

        林渊看着这把椅子,表情很是凝重。

        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我只是抱了一下她,是她主动的,不是我亲她的,初吻是你的还不行吗?我真的没出轨!我真的不想进坟墓!你埋我的时候温柔点!我们来生再见!

        只是一瞬间,林渊的思绪便过完了自己的一生。

        “你的事,回家再说,我看对面的那个人很不舒服,你要是输了,我就真的把你埋了!”

        林渊惊恐间,耳边传来了凌天澜的声音,很奇怪的,对方似乎并没有多少生气的意思。

        有凌天澜在,慕萦怜的安全算是可以保证了,自己也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他看着对面的精壮男子李福,抖了抖手臂,跳了几下,活动了一下身体:“我!可是有着不能输的理由!”

        “死!”李福一直在看着林渊,看到对方已经准备动手了,他也不停留,身躯宛若炮弹一般轰然撞向林渊,他手上的狼牙棒在他的挥舞下直接撞出音爆,还没击中林渊,狼牙棒前的风压便已到了林渊脸上。

        林渊没有硬顶,他侧身一步,躲开了对方狼牙棒的攻击,然而,对方也是战斗经验丰富,狼牙棒在落空的一瞬间突然变换方向,直接打了林元一个措手不及。

        “嘭……”

        千钧一发之际,林渊只得紧急握住狼牙棒的尖刺,借力倒飞出去。

        他的手臂传来阵阵疼痛,那是刚刚被对方一狼牙棒击飞带来的疼痛。

        “就这?”李福看着手臂微微颤抖的林渊,面无表情的嘲讽道,“既如此,请受死!”

        在李福眼中,他只是随便一击,林渊便已经受了伤,因此,他完全没必要重视林渊这个对手。

        “嗯?”林渊总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嘲讽的话语,看着对方冲过来的身体,他没有再闪躲,而是向着对方冲去。

        李福手上的狼牙棒向着林渊挥去,炼髓境的体魄让他的随手一击都带着音爆效果,久经战场的他自然不会让林渊轻易近身。

        在李福的印象中,林渊应该会躲开他的这一击,而他则会趁着这个机会会直接打爆林渊的脑袋,然而,真实情况却出乎他的预料。

        林渊右手握拳,对着挥下的狼牙棒一拳轰出。

        李福本想挥棒打断林渊的手,但是林渊的拳头却巧之又巧的击打在了狼牙棒的几个尖刺间,狼牙棒上的尖刺对林渊没有造成一点伤害。

        “不过是侥幸而已,看我……”他手上用力,打算改变狼牙棒的方向,但是他刚一动手,便发现狼牙棒上传来一股巨力,他根本无法操控狼牙棒。

        “嘭!”

        也就在这时,林渊一记鞭腿扫出,直接命中李福胸口,直接将李福踢飞出去。

        “轰……”

        李福的身子撞到墙壁,直接将墙壁撞出一个大洞。

        “我看你什么?看你怎么头破血流?”林渊嘲讽着对面,刚刚他的确是被对方灵活的棒法阴了一下,但是论阴人,他可不比对方差。

        借力打力,然后再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他对这套流程很熟悉。

        “我要杀了你!”李福头破血流的从一堆墙壁碎块中站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盯着林渊,身上的气息轰然爆发,比之前还要强上好几成。

        这就是炼髓境吗?这实力果然不是吹的!

        林渊暗自吃惊,对方现在爆发出来的气息,可是比开着阳关三叠第三叠的自己还要强上一个层次。

        自己,似乎遇到对手了。

        “杀我?你刚才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我现在还站在这呢。”林渊一边思索对策,一边嘲讽着对方,“你不是极限武者吗?来啊,让我看看你都极限在哪?”

        他的挑衅很有效果,李福直接赤手空拳的向他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