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一剑荡群敌

第二十四章 一剑荡群敌

        场面变得十分诡异。

        倒飞而出的林渊重重地砸在地上,尽管他口吐鲜血,全身上下被血液浸透,但是他的笑容却无比狂妄。

        而站在原地的张青却只是站在原地,虽然他身上血气依旧旺盛,但是他就像是个雕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咳咳……”

        林渊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看着手上的血液,他的手臂抖动几下,空中顿时出现数道音爆之声。

        相比之前他全力才能打出音爆,现在的他只是随手一下便能打出音爆。

        “喂,那边那个看起来挺有钱的,你叫什么名字?”林渊在原地舒展着身体,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同时他也不忘记向对面的苏公子搭话。

        “苏千山,苏醒的苏,千山万水的千山。”苏公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渊,报上了家门。

        “苏千山,我记住你了。”林渊笑了一下,活动了半天身体,他慢慢的走到了张青身边。

        刚刚还狂暴的张青,现在没有一点动作,全身上下,除了眼睛还能晃一下以外,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动。

        “说实话,我挺感谢你的。”林渊笑着对苏千山说道,他拍了拍张青的脑袋,对方没有一点反应,“如果不是你,我也找不到这么好的陪练。”

        “不用谢,如果需要陪练,我这里还有十几个人,他们保证会让你很满意的。”苏千山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还不满意,我亲自下场陪你玩玩也不是不可以。”

        “你?”林渊看了一眼苏千山,只是笑了一下。

        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从苏千山身上感受到的只有巨大的威胁感,现在的他,和对方还有一些差距,真的打起来,如果自己不暴露点底牌,恐怕败多胜少。

        苏公子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张青,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借用我的人锤炼肉身,甚至不惜使用《过五关》这种有伤天和的秘术,林渊,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林渊指着自己的脑袋,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为朋友出气的路人罢了,至于用你的人帮我锤炼肉身……”

        林渊看了一眼张青,手臂一拍,直接将张青拍飞。

        张青的身体像是炮弹一样地撞向墙壁,只一下,他的身体便爆碎一片,死无全尸。

        “我已经为了感谢他,送他去往生极乐了!”林渊看着对面笑容凝滞的苏千山,“怎么了?你也需要我感谢一下吗?”

        从一进门,林渊就从苏千山的身上感觉到了极大的压迫感,他很清楚,即使他开了阳关三叠第三叠也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这不是技巧上的差距,是单纯的境界上的差距。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定下了一个方案,临战突破。

        在对战李福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但是当他逼得李福放弃使用武器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和李福战斗的时候,自己身上的血气疯狂地上涨,他的身体就像是突然开了经验挂一样,只要他给身体一点震荡,他的身体就会被压榨出一点修为。

        所以他才会放弃大部分技巧,和李福缠斗起来,那一场战斗,林渊虽然受了很多伤,但是他的修为却上涨了很多。隐隐到了炼肉境的后期。

        而当张青上场的时候,他和用剑的张青缠斗并不是为了回复体力,而是为了适应自己刚刚暴涨的实力。

        只是他的谋划似乎被苏千山发现了一丝痕迹,在对方的示意下,张青直接放弃了武器,和自己进行缠斗。

        不过林渊毕竟是从那一百个高手的地狱中走出来的,他很快就适应了自身暴涨的实力,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用出了《过五关》的秘法。

        激发五脏的生命力,将一辈子的生命力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可以说,被用了这招的人,此生基本也就到了尽头。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激发了一生潜能的张青和林渊对拳时,每一拳都将林渊的身体打出伤势,如果不是林渊身体特殊,恢复速度极快,这一战,只到中途,林渊便会被活活打死。

        而到最后,感知自己体内生命力所剩无几,张青也爆发出了自己所有的能量,打了林渊最后一拳。

        也正是那一拳,重创了林渊,将林渊打飞。

        同样的,也正是那一拳,直接将林渊的修为推到了炼筋境。

        “我承认你的实力不错,但是,也只是这样而已,你能打败一个炼髓境,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如果是一群炼髓境的极限武者呢?”苏千山拍了拍手,房顶顿时跳出十三个炼髓境的极限武者。

        十三人手持兵刃,笔直地站成一排,身上血气迸发,竟无一人比李福弱。

        “那……”林渊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长剑,就是之前张青放下的那把长剑。

        他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苏千山:“我只能用兵刃了。”

        “兵刃?”苏千山看着林渊那生疏的握剑姿势,表情变得很是诧异,“你确定,兵刃在手的你能对付这么多极限武者吗?”

        “哈哈哈……林渊啊林渊,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根本不会使用兵刃!”梁远波在一旁狂笑道,“昨天的建盟战我又不是不在场,就你那用刀的手法,完全是个新手,兵刃在手,除了让你能招架一下刀剑,还有什么用?”

        “呵……”林渊只是冷笑,没有解释。

        他怎么解释?昨天建盟战的时候,他拿刀那段时间,几乎都是在被人砍,要不是叶云出手救了他一下,他恐怕已经被砍死了。

        至于现在……

        那一百个人的幻境可不是开玩笑的,他没吃过猪肉,但是他见过猪跑,还跟猪一起狂飙过。

        所以用兵器的技巧,他其实也有不少,虽然不如掌握了法则之道的拳法,但是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嘲讽他的。

        “林渊,我是个惜才的人。”苏千山扫了一眼梁远波,对方顿时收住了笑声,随后他看向林渊,认真地说道,“跟我混,我保证,当我一统百战盟区时,我会让你成为一方霸主。”

        “……”林渊一阵无语,这哥们脑子是不是有点瓦特了,玩命呢,竟然还想搞什么收服。

        林渊没有说拒绝还是同意,而是闲聊一般的说道:“我这个人呢,缺点一大堆,但是我有一个优点。”

        苏千山问道:“什么优点?”

        “我不喜欢让我的朋友受委屈。”林渊看了一眼在场的人,晃动了一下手上的长剑,剑身颤抖,响起阵阵嗡鸣。

        杀气,属于林渊的杀气,纵横全场。

        苏千山难掩心中惋惜:“那就是没得谈了?”

        “我本来就不是来和你们谈判的。”林渊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一刻,他不再伪装,将自己的愤怒——慕府被屠杀的愤怒,慕逸飞被吊起来放血的愤怒,慕萦怜被重伤后吊起来被人羞辱的愤怒,毫无保留的发泄了出来。

        “我,是来杀人的!”

        杀气爆发,身上的血气也跟着爆发。

        林渊手上长剑提起,对着对面的十三个极限武者。

        “林渊,你也不看看你什么……”梁远波似乎没有意识到危险,还想放嘲讽,但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一巴掌打断了。

        “闭嘴!”抽梁远波的正是苏千山,此刻的苏千山面色凝重,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来自林渊的威胁。

        “我欣赏有血性的年轻人,林渊,你可以带着那个女的走了!”苏千山压下心中不安,故作大度的说道,“梁远波和你的仇,就此一笔勾销。”

        梁远波闻得此言,还想说话,但是他的话直接被苏千山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呵……呵呵……”林渊笑了起来。“刚才你们占优势的时候可从来没说过要放我,怎么稍稍感觉到一丝威胁,就要放过我了呢?”

        看着面带愠怒的苏千山,林渊说道:“还记得我进来的时候说的话吗?”

        “我说过,就算你们跪着求我,我也不会走的!”

        再一次重复着自己说过的话,林渊握着长剑,摆出了一个拔剑姿势。

        “退,快退!”苏千山心中警铃大响,让自己的手下快跑。

        然而……

        晚了。

        “珵……”

        金铁相交的声音响起,下一刻,林渊的身影已化作白虹,飞快的在府内转过一圈。

        当他的身影再次出现时,他手上的长剑已经收回了剑鞘之中。

        “我们走吧。”剑归鞘,林渊转头看向瘫软在椅子上的慕萦怜,那里只有慕萦怜。

        他伸出手,示意慕萦怜自己靠过来。

        慕萦怜探出手,抓住林渊的衣袖,借力将自己拉向林渊的身体,当她感受到林渊伸出手臂环住她的腰肢时,她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抱紧我,该走了。”林渊将手上的长剑扔下,双手抱着慕萦怜走出了风波盟的驻地。

        今天之后,这里或许也就没有了什么风波盟。

        林渊走出风波盟驻地时,风波盟内部的人员身上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丝滋滋声。

        如果一个人的剑够快,那么被他斩断颈部的人会听到一阵风声,那是血液从颈部伤口喷涌时的声音。

        这天,风波盟驻地的风声……

        很大。

        “林渊……”

        看着自己带来的十三个极限武者一个接一个身首异处,苏千山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刚刚的一瞬间,多年的本能反应让他拔剑挡在了自己面前,自己削铁如泥的宝剑被一柄剑斩到,只是瞬间便斩掉了那柄剑的剑尖。

        也正是因为没了剑尖,那柄剑才没有抹了自己的脖子。

        而在场的其他人则没有这么好运。

        只是一剑,他们的生命便到了终点。

        他身边的梁远波还维持着嘲讽的笑容,只是,当他的脑袋撞到地面,滚动几圈之后,他的笑容,终究还是变得惨白起来。

        林渊说过要杀了他。

        林渊没有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