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清幽盟主,李泰南

第二十六章 清幽盟主,李泰南

        慕府。

        林渊的身体轻飘飘地从半空落下,他神色凝重的看着对面之人,从对方身上,他没有感觉到危险,却感觉到了一阵阵属于强者的霸气。

        幻境中的那一百人,随便一人身上的霸气都不弱,但是和对面之人相比,他们的霸气却弱了好几个层次。

        林渊将慕萦怜放下,抱拳行礼道:“在下林渊,还没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李泰南,清幽盟盟主。”霸气十足的男人回着身份,他笑着看向林渊,“昨天你打架怕是打疯了吧,我和你在一场你不知道吗?”

        “嗯?”林渊迷茫地看着李泰南,“咱们是一场的吗?抱歉,那天我有点上头了!”

        “就算你不认识我,你好歹也得认识叶云啊!”李泰南比林渊想象的还要好相处,他啪啪啪地拍打着叶云的肩膀,“你忘了昨天你差点被人砍死,是叶云出手救了你吗?”

        “这个我没忘!”林渊连忙说道,“救命之恩,我怎么可能忘掉,抱歉,昨天我真的有点上头,一会我请你们出去喝酒,算是我给你们道个歉!”

        “还可以,不过在那之前,你还有不少事得做一下。”见到林渊如此敞亮,李泰南点了点头,随后他说道。“昨天得到建盟资格的人里有你一个,请我们吃饭这件事不着急,你还是先把你建盟的事情处理一下为好。”

        “什么事?”对建立战盟,林渊两眼一抹黑,他印象中,只要能撑过建盟战就行,至于之后的事情,他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立旗,这个事我们慕家会帮你处理,到时候你带着战盟旗帜出场就行。”林渊不懂,不代表慕萦怜不懂,恢复了一些体力的她站在一边帮林渊解释着建立战盟的事情。

        看到站在一边的慕萦怜,李泰南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这就是天妒之咒吗?果然是够离谱的,我竟然会对一个刚见到的女子产生如此杀意,真是离谱!”

        “要动手吗?”听到对方提起慕萦怜,再看看对方那满是厌恶的表情,林渊踏前一步挡住了慕萦怜的身体,虽然李泰南和他没仇,但是他是不会让对方对慕萦怜出手的。

        “好奇怪啊,我明明很欣赏你的,但是为什么我现在对你也感觉到了一丝厌恶?”李泰南脸上满是厌恶,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却非常奇怪,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哦,又是天妒之咒!”

        “那你……”林渊一时间也搞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这是友军,还是敌军?

        “要是连一点情绪都控制不住,我也就没必要出来混了。”李泰南笑了一下,“咱们讲咱们的事就行,你也知道那是天妒之咒,我的语气可能会差点,但是你放心,咱们各论各的,我要是压制不住天妒之咒,就和你打一架。”

        “……”林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

        很明显,李泰南也无法抵挡天妒之咒的侵蚀,但是即使这样,对方也能控制住自己的思想,这份定力,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毕竟是天妒之咒,我们都有点不太正常,你习惯就好了!”这个时候,叶云在一边开口了,“天妒之咒无药可解,但是我们都是武者,我们的思想我们多少还是能控制一些的。”

        李泰南附和道:“叶云说得对,所以你放宽心就好了,我们轻易不会对你出手的。”

        “多谢。”林渊抱拳致谢,随后他看了一眼慕府,这里之前满是伤员和尸体,可是现在,这里只剩下了李泰南战盟的人,“其他人呢?慕逸飞去哪了?”

        “他啊,他伤得有点重,我把他送到他爹那里去养伤了。”叶云解释道,“他说了,他妹妹回来后,慕府便由他妹妹负责。”

        “他爹是谁?”林渊感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尤其是叶云和慕逸飞的关系,他完全想不明白两人有什么交集。叶云行事潇洒,修为出众,可是慕逸飞……那就是个欠揍的货啊!

        “我爹是朝廷的人,和你关系不算太大,你没必要了解。”慕萦怜再次开口替林渊解释道,“至于叶云,我哥和他是从小玩到大的,关系还算可以。”

        “哦,知道了。”林渊点了点头,表示知晓。

        “听说你去了风波盟,结果怎么样?看你这样子,似乎是从那里杀出来的……”李泰南疑惑地看着林渊,“苏千山那货这次可是带了不少精锐,怎么样,你们有没有打过一场?”

        “什么?你知道苏千山?”林渊疑惑地看着李泰南,他感觉现在只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为什么不知道啊,那家伙不是大乾的旭光卫首领吗,我怎么会不知道他。”李泰南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他这次来这里是为了统一百战盟区,他们家的那个老头子,想把这里变成他们的封地,所以那货就来这里搞事了。”

        “……”林渊一脸无语,这些事对他来说多少有点复杂。

        片刻后,理清了一点关系的林渊说道:“和他手下的那些极限武者打了两架,还行,他手下都挺强的。”

        “极限武者啊,还行,他手下的实力勉强还算可以吧。”李泰南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然后结果呢?你赢了还是……”

        看着林园一身的血,他没有说下去,怕伤林渊的自尊。

        “结果啊……当时有点上头,一个没留神……”林渊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他挠着脑袋,有些尴尬的说道,“把他们全杀了!”

        “艹!全杀了!”李泰南和叶云震惊的看着林渊,他们可是知道苏千山有几斤几两的,对苏千山手下的实力,他们也是很清楚的。

        可是,那么多的极限武者,竟然被面前这个区区炼肉境的小子给杀了!

        “没,没全杀……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把所有人都杀了呢!”见两人反应如此之大,林渊也渐渐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做了多么吊炸天的事情,他连忙解释道。“我本来是想杀了苏千山的,但是我的剑被他砍断了,所以我还留了一个活口。”

        “苏千山可是号称大乾第一剑的巅峰武者,你能杀了他才有鬼……”李泰南点了点头,一脸的原来如此的表情,“不过也可以了,能在出剑的苏千山手下全身而退,你实力的确挺不错的。”

        林渊没有再说下去,事实上,他没杀苏千山并不是因为他心慈手软,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杀不了对方。

        那一剑他爆发了自己所有的速度,甚至用上了一点自己感知到的法则之道,可是即使那样,对方都能挡住,如果真的打起来,自己想赢,恐怕只能弃剑用拳,可是如果真的用了拳,他又不确定自己能打破对方的防御。

        毕竟,对方可是有神兵在手的。

        他可不觉得自己的拳头能比对方的剑要强。

        杀不了,还不一定打得过,装个逼就跑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慕家小妹身上有天妒之咒,不方便整天在外面抛头露脸……”李泰南看了一眼慕萦怜,脸上又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在她找到新的掩天纱之前,还是让她在家里……”

        “没事,不过是天妒之咒罢了。”林渊阻止了李泰南的话,“我现在想通了,就像你们可以靠自己的意志告诉自己慕萦怜并不该杀一样,我也有办法让其他人放弃对她的敌意。”

        “什么方法?”李泰南好奇地问向林渊,不仅是他,叶云和慕萦怜也一起好奇的看着林渊。

        “生死之前,应该没有人会选择死,所以……”林渊看着自己的手,仿佛看到了无数的鲜血,“我想给这里的人立个规矩!”

        “什么规矩?”

        “敢歧视天妒之咒感染者的人,敢在明面上嘲讽天妒之咒感染者的人,敢对天妒之咒感染者出手的人……”林渊手掌握拳,明明是虚空,众人却感觉看到了无尽的血海泛起波澜,“我会亲自出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解脱!”

        李泰南也是被天妒之咒影响的人之一,他有些迟疑地问向林渊:“不过是个天妒之咒,值得吗?”

        “值得不值得,主要看是为了谁。”想起刚穿越和凌天澜吃饭时的场景,林渊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温情,“人都是亲疏有别的,为了亲近的人,我不介意做一些蛮横不讲理的事情。”

        “让人们用恐惧压制住天妒之咒产生的怨恨,你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李泰南笑着说道,他很欣赏林渊那句亲疏有别的话,“我和你不一样,我还有点形象,所以这件事你自己做就行,我不会帮你,同样的,我也不会阻止你。”

        “嗯,谢谢。”林渊点了点头,感激地向李泰南说道:“慕府就麻烦你们的人照顾了,我这就和萦怜去立旗,立完我就请你们吃饭。”

        “和她一起去……”李泰南眉头微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想起刚刚林渊说过的话,他的表情变得很是奇怪,“我们立旗是为了招人,你立旗,不会是为了打架吧?”

        “谁知道呢?”林渊带着慕萦怜向慕府外走去,“其实我真的很喜欢打架,如果可以开心地打上一场,我会很高兴的!”

        看着林渊和慕萦怜的身影走得越来越远,李泰南长长地叹了口气:“苏千山这眼光,怎么就找了梁远波那个傻逼啊!”

        叶云闻言,似乎猜到了李泰南想做什么:“老大,你的意思是?”

        “慕逸飞那小子怎么说也是和咱们一起玩到大的,林渊说不定以后会是他妹夫,所以,咱们怎么能看着这个妹夫就这么被阴。”李泰南摸了摸身后的大刀,“正巧,我最近手痒,想找人练练刀。”

        他笑了一下:“我看苏千山那家伙就挺适合我练刀的,你怎么看?”

        叶云笑了:“老大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