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唯死以解脱

第二十八章 唯死以解脱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很多人在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时,都会感到害怕,恐惧。

        可是如果上头了,觉得死的很容易,那这种生死间的恐怖就会变成一种豪迈之情。

        因为林渊说要帮天妒之咒感染者出头,这帮人对天妒之咒感染者的恶意自然而然地转移到了林渊身上,在他们眼中,对付林渊就是在惩恶扬善,所以他们心中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种豪迈之情。

        在这种情绪的感染下,他们一个个的全都忘记了生死,他们的眼中除了打倒林渊,什么都不剩了。

        而林渊自然也知道这种情况,面对一个个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却异常难缠的对手,他一个没留神,身上就中了好几招。

        不过还好,他们的实力不算太强,就算他不开阳关三叠也没什么危险。

        至于中招……他权当做这是对方在帮他锤炼体魄。

        林渊曾经也这么悍不畏死过,在昨晚的幻境中,知道自己死不了之后,林渊一直和对手做着以命换命的事情。

        只是可惜的是,他只换了一条命就不得不停下这种愚蠢的想法,因为他碰到了一个擅长折磨人的对手。

        他可以顶着对方的招式攻击对方,但是代价是他自己生不如死,而对方只是单纯地受伤。

        那一战,林渊从对手身上学会了好多东西,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林渊知道了,战斗并不仅仅是给敌人身上加伤。

        让对手崩溃其实也是战斗的一种技巧。

        而他现在做的,正是让对手自己崩溃!

        默默催动阳关三叠第一叠的加持,林渊的速度和力量顿时暴涨一大截,面对众人的围攻,林渊不慌不忙,从容应对。

        在他的眼中,那些人的身上满是节点,每一个都是能让对方疼得生不如死的节点。

        “我再说最后一遍,以后,天妒之咒感染者的事,我林渊接下了!”

        猛地一拳打出一条血路,林渊傲视一众对手,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们现在,如果认同我说的话,转身就走,我保证不会对你们动手。”

        “但是,如果你们敢继续动手,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这是林渊最后的仁慈,也是他最后的底线。

        这些人说到底其实和他无冤无仇,双方最大的矛盾就是对待天妒之咒感染者的态度,林渊深知自己其实也不占理,只是因为凌天澜是天妒之咒感染者,慕萦怜也是天妒之咒感染者,比起其他人,这两人与他更为亲近,所以他才选择帮助天妒之咒的感染者。

        知道自己现在很双标,所以林渊才会给那些人最后一个机会,因为他深知,自己之后要做的事情,很残忍。

        “哼,老子死都不怕,还怕你什么生不如死!”

        “只要能灭了天妒之咒感染者,老子纵死何妨!”

        “就你这样的还想立战盟!赶紧滚吧!”

        围攻林渊的人一个比一个豪迈,个个都是不怕死的好汉,和林渊打了半天,他们对林渊的恶意已经到了要杀了他了。

        “那……别怪我了!”

        林渊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后,他一拳打向身侧一人,对方虽然及时格挡,但是林渊的拳头就像是一条灵蛇,巧妙地躲开了他的防御,打到了他的胸前。

        这一拳力气不大,正当对方自得,以为林渊不过如此时,他的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就像是被人用迟钝的刀片凌迟一般,一波接一波的剧痛传遍全身,纵使他再豪迈,他再不怕死,终究还是没有抗住这一波波的痛苦。

        只是挨了一拳,他便痛苦地倒在地上打滚,一声声凄惨的哀嚎响彻天际。

        对此,林渊只是不屑的一笑:“真厉害,都疼成这样了,还不认错!”

        他可是很清楚这种痛楚的,当时和幻境中的人对战时,他被对方花式折磨了几十次,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他可太熟悉了。

        “你这是什么妖法!他怎么会这么痛苦!”

        有了一个打样的,后面的人也知道了害怕,不过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晚了。

        林渊戏谑笑道:“妖法?呵……我这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妖法!”

        他将阳关三叠开到第二叠,九倍的力量加持让他的速度快了好几倍,在众人眼花缭乱间,每个人都被他打了一拳。

        片刻后,林渊优哉游哉的站到了战盟旗帜旁,而他的对面,则是一群躺在地上打滚,不住哀嚎的敌人。

        “各位真的是太厉害了,明明都疼的这么厉害了,还没有一个服软的!”

        林渊故作惊讶的在那里阴阳怪气,谁让对方之前那么嘲讽他,现在他也要嘲讽回来。

        “啧啧啧,不怕死的人可真厉害,真的,我都佩服你们了。”

        “林渊!!!”

        倒在地上的其中一人大声喊着林渊的名字,他的语气中满是憎恶,他很想恶狠狠地瞪林渊,但是悲剧的是,他身上的疼痛已经让他无法保持瞪人的姿势了。

        “嗨嗨嗨!”林渊笑着举起手,“我在这呢,你有什么事?”

        “我c……”对方张口便是国粹,林渊自然不会让对方说完,他身形一闪,在对方身上补了一脚。

        只是一下,对方的哀嚎便又高了几个分贝。

        林渊蹲下身子,毫无防备的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别闹,骂人是不好的,以后这种不好的事情交给我做就行。”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人身上的痛苦,他们不是不想求饶,而是没法求饶。

        疼痛已经占据了他们大部分的感知,他们现在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而唯一一个能挺着说话的人,也在刚刚被林渊补了一脚,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因为这些人的痛苦哀嚎,林渊的林盟驻地前聚集了一大堆围观的吃瓜群众。

        “咳咳……”林渊清了清嗓子,运足血气,大声的喊道:“我叫林渊,今天成立了林盟!”

        运足血气的他声音远比那些哀嚎还要大,在那些哀嚎声的衬托下,他的声音莫名的多了一丝残忍,一众围观之人本来还想去凑个热闹和林渊过上几招,但是看到地上那打滚的几十人之后,他们都收起了那不该有的想法。

        “我们林盟的宗旨,就是保护被天妒之咒感染的人。”

        林渊的一句话顿时引起轩然大波,一众围观者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恶意,只是他们的恶意刚生成,便听到了一阵阵痛彻心扉的哀嚎声。

        在哀嚎声的压迫下,他们的恶意顿时被压了下去。

        “除此以外,在我们林盟势力范围内,谁要是敢对天妒之咒感染者恶言相向,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们……林盟……”

        “会让他知道,怎么哀嚎,才能更护嗓子!”

        因为是喊话,林渊的话一顿一顿的,如果没有林盟驻地前那些人的哀嚎声,林渊的话只会被众人当成笑话。

        毕竟那可是天妒之咒感染者,一生都注定了会被人孤立敌视的存在,正常人根本不会对那些人有一丝一毫的好感,就算有人说要保护天妒之咒感染者,那也只是他们开的玩笑。

        可是现在,在地上一群人痛苦的哀嚎声中,林渊那看似可笑的话,却变得无比实在。

        “还有半柱香的时间,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有谁觉得我说的不对,想和我切磋一下的,现在就可以出来!”

        林渊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立威,顺便给众人一个自己很恐怖的印象。

        他深知人都是会权衡利弊的,在寻常,讨厌天妒之咒感染者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噬,不管他们做什么,都不会被人阻止,所以那个时候的他们不管对天妒之咒感染者做什么都心安理得。

        可是现在,林渊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对天妒之咒感染者的恶意可以收收了,如果不收,那么地上的那些人就是他们的下场。

        权衡利弊之下,没有人会选择逞一时意气接受如此痛苦的折磨,所以只要林渊的威胁还在一天,还有效一天,他们就会压制自己对天妒之咒感染者的恶念一天。

        不对天妒之咒感染者展露恶念。

        百战盟区本来没有这条规则,但是在林渊的威慑下,百战盟区多了这条规则。

        地上的人大声的哀嚎着,好不容易晕倒了,结果没一会又被疼醒了继续哀嚎,这幅可怜的样子彻底震慑住了一众围观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燃香也一点点的燃烧消散,距离一个时辰越来越近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自空中缓缓落下,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地上那些哀嚎着的人顿时被击退到一旁,给来者让出了一条道路。

        来者看向林渊,轻声道:“林渊。”

        林渊看着来者,谨慎的说除了对方的名字:“梁逸之。”

        来者正是百战盟区五大战盟之一千山盟的盟主梁逸之,也是林渊早上击杀的梁远波的哥哥。

        “我家弟弟,再怎么不堪,那也是我的弟弟。”梁逸之神色冰冷,没有一丝感情,他看着林渊,难掩身上杀气,“你,不该对他动手!”

        “你竟然比我还霸道。”林渊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嘲讽,“与我交过手,与我留过伤,却想求个美满收场,你,是否想的太多。”

        “或许吧!”梁逸之没有和林渊计较这些,他看向林渊,“今日是你立旗之日,燃香燃尽之前,你若不死,我便留你一命。”

        “上次我不是你的对手,被你重伤,这次……”林渊笑着看向梁逸之,“我要把我丢掉的场子,找回来!”

        “呵!”梁逸之不置可否,他手臂一挥,劈出一道强劲的掌风。

        只一下,地面便出现了一道深深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