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李泰南:你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第三十章 李泰南:你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场面变得很寂静。

        梁逸之刚刚遭受了什么样的攻击,围观的人都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可是,就是挨了这么强的攻击,竟然还能如此云淡风轻。

        只能说,梁逸之的巅峰武者实力不是假的。

        “吸……呼……”

        林渊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他已经没了气力,也就是说,他现在只是一个强壮一点的普通人。

        论战斗,顶多能打趴下几十个同样体魄的壮汉。

        可是,对面的那个可是巅峰武者啊!硬抗了自己全力一击的巅峰武者!

        打?的确可以打!

        拿命打就行!

        他摆出了一个格斗的架势,梁逸之很强,真的很强,强到自己全力以赴都打不过。

        但是这不是自己认输的理由。

        “为了让你理解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巅峰武者!”

        梁逸之右臂提起,一股强横的血气凝聚在他的手边,与此同时,他的手边也出现了一道道狂风。

        即使离他很远,周围围观的人还是感觉有风将自己向梁逸之的手边拉去。

        “梁盟主这是……”

        “这是梁盟主的绝技!”

        “一世成空!”

        他们见过梁逸之出手,自然知道梁逸之这是什么招式,在以前,梁逸之曾凭借这一招,一招击杀炼髓境的极限武者三十余人。

        而对面的林渊,不过是炼筋境,如何能抵挡。

        围观的人已经预料到了林渊的陨落。

        “林渊!”

        慕萦怜看到梁逸之的动作,心中升起无尽的恐惧,她想上去阻拦梁逸之的一世成空,但是她刚动便被梁逸之的气息压制住了。

        “疯婆娘!林渊快死了!你出手啊!”

        病急乱投医,她已经不打算再躲着凌天澜了,在她的认知中,现在能救林渊的,只有凌天澜一人。

        可是,不管她怎么呼叫,凌天澜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似乎,对方并不在这里。

        “我要挂了吗?”

        见到梁逸之出招前的架势,那拉风的特效,都快闪瞎了林渊的双眼。

        这么炫酷的特效,想来打到自己身上一定会很痛吧!

        踏马的,自己可是才被鲨鱼咬死没几天啊!刚穿越这才几天啊!还没把泥土塞进核桃里,怎么能这么憋屈的死在这!

        可是,这场面……自己怕是真的……

        挺不过去了!

        唉……后悔啊!明明男女之间能做的事有那么多……

        自己前世的硬盘里那么多的学习资料,自己都学了个什么啊!

        退,是不可能退的!

        逃,是不可能逃的!

        死,是不可能……焯,这个真的很可能!

        林渊运足自己的全力,等待对方的一击。

        他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对方好受!

        “不就是互相伤害吗!我怕你?”

        “和你的人生说再见吧!”

        梁逸之的右手处出现一道纯白的光球,下一刻,他手掌握着光球挥向林渊。

        强大的风压冲击着林渊的全身,将他的衣服吹得呼呼作响,林渊运足全身力道,挥出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拳。

        “噗……”“轰……”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冲天而起,林渊身前的土地直接被冲击波撕裂,砖石铺就的道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四溢的冲击席卷全场,慕萦怜离得最近直接被掀飞出去,重重地砸在墙上,只一下,她便口吐鲜血,几欲晕厥。

        而其他的围观者纵使离得很远,仍旧有不少人被冲击波击倒,倒在了地上。

        冲击波后,灰尘漫天,战场内的场景变得很是模糊。

        “这冲击,那个叫林渊的小子应该死了吧!”

        “不是应该,是一定会死!”

        “那可是巅峰武者的全力一击啊!那个小子只是炼筋境,怎么可能活下去!”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他们看着被烟尘弥漫的战场中,等待着理所当然的结果。

        他们知道林渊很强,但是那也只是寻常武者的强大,梁逸之是谁?那可是巅峰武者,百战盟区至强五人之一。

        两人根本没法对比。

        不出意外的话,林渊死定了。

        就在众人等待结果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全场。

        “哎呦,老子的腰子啊!”

        一声惨叫叫蒙了围观的众人,也惊醒了战场中的林渊,他迷茫地看着自己的拳头,此刻,他的拳头正打在身前之人的后腰处。

        是……谁?

        林渊抬头看去,正看到刚刚见过一面的李泰南持刀挡在自己身前。

        “踏马的,老子好心救你,结果你就这么偷袭老子!老子腰子要是出了问题,你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把你的腰子掏出来烤了!”

        李泰南手臂一阵,纹着花鸟龙凤的刀身顿时发出一股巨力,将手掌按在刀身的梁逸之击退。

        “啊,对不起,我帮你揉揉?”

        林渊不好意思的收起拳头,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伤害到帮自己的人。

        不过他更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帮助自己,还是那种只见了自己一面的人。

        “一个臭老爷们,揉我干什么?那边那个丑……娘们才更应该揉!你去揉她去!”

        李泰南没好气的说道,他还是没有抗住天妒之咒的影响,不自觉地用了比较恶毒的词语,不过好在他心里有数,强行收了一半。

        “还有你,你看看那香,都踏马地烧完了,你是不是瞎!”

        被人重拳打中腰子,李泰南的态度差到离谱,文明的词语一个接一个地飚了出来。

        林渊和梁逸之看向燃香,正看到趴在燃香旁边吹着香的叶云,见到自己被人发现,叶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微微挑头,示意众人看他的身前。

        而在叶云身前,燃香的确是烧光了。

        见到对方如此臭不要脸,梁逸之声音低沉的说道:“李泰南,你这是要帮他出头?”

        “我帮他出头怎么了?不服?”李泰南扛着大刀,一脸挑衅地看着梁逸之,“咱就说了,你踏马的要是不服,直接动手,你就看老子能不能砍死你就行!”

        “……”梁逸之被李泰南当头辱骂,整个人都快麻了。

        随后他看向在一旁懵逼的林渊,轻轻地叹了口气:“今天算你命大,我弟弟的仇,我不会就这么放下。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林渊见此,刚要回话,李泰南就直接帮他把话说了:“你滚不滚?整天在那里哔哔狠话很有意思吗?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砍死你!”

        “吸……呼……”梁逸之深吸了一口气,调整情绪,但是当他看到李泰南的时候,心情突然变得很差:“你就不能文明点吗!你知不知道我忍你很久了!”

        李泰南用空着的手挖了挖鼻屎:“那你就继续忍着呗!不服你就看老子砍不砍死你吧!”

        “粗鲁!粗鄙!嗬!忒!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恶狠狠地看了李泰南许久,梁逸之一口唾沫吐到了李泰南身前,在对方还没动手之前直接跃上房顶跑了。

        “……”李泰南一脸嫌弃地看着地上的口水,“都踏马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吐口水,幼不幼稚啊!”

        “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赢,拼家室又拼不过,他不吐你口水还能干吗?”就在这时,叶云从另外一侧拿出了另外一根燃香,那根燃香正烧到最后一点,他看向战盟建立相关工作人员,“你看到了,你们的香都烧完了,林渊的旗子还在那里,他的战盟这次就算是成了!”

        工作人员一脸无语,看着地上那根早就被吹灭了的香,又看看叶云手上那根自己点燃的香,微微点头:“经过我们一致裁定,林盟立旗成功,林盟成立!”

        “呼……”听到成立,林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虽然出了不少插曲,自己也差点被干掉,但是结果还不错,自己撑住了,战盟也算是成立了。

        看着如释重负的林渊,李泰南一拍脑袋:“对了,为了庆祝你们战盟成立,你请我们去吃东西吧!”

        “好,今日百战盟区最好的酒楼,你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林渊也没有推辞,对方刚刚才救了自己一命,这种恩情,怎么是一顿饭就能还清的。

        “好!走!”

        李泰南啪啪啪的拍着林渊的肩膀,将本就有点力竭的林渊拍得差点趴下。

        他一脸无语地看着林渊:“不是我说,你这体质是不是有点太虚了,你不行啊!”

        “……”林渊无语地看着李泰南,“我刚刚和一个巅峰武者打了一架,我体力都耗尽了!能站起来已经不错了,你就别再说我虚了。”

        “不就是一个梁逸之嘛,那小子有什么……”李泰南看了一眼林渊,想了一下,“哦,我想起来了,弱成你这样,打不过的确正常。”

        “……”虽然知道李泰南说的都是实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渊总感觉自己似乎受到了什么精神攻击。

        “这个东西好像叫掩天纱,给慕家的那个女的戴上。”李泰南从衣袖里取出了一块布料,递给了林渊,“我给不了,我过去容易控制不住自己,毕竟那是逸飞的妹妹,你也不想她出什么事吧。”

        “嗯,谢谢。”林渊接过李泰南手上的掩天纱,这块掩天纱不管是布料还是颜色,都和之前的那一块完全不同,看的出来,这块掩天纱是新的。

        李泰南一脸无所谓:“谢什么谢啊!那是逸飞给她妹妹的东西。”

        “那帮我谢谢慕逸飞。”林渊真没想到,掩天纱竟然是慕逸飞送的,在他印象中,慕逸飞好像一直是那个被他当街揍了一顿的小混混,完全不是这么靠谱的人啊!

        “那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妹妹,用的着你去谢吗?”李泰南翻了个白眼,“你是她什么人?是慕家那女的的丈夫吗?你帮人谢什么啊!”

        “我是她朋友。”

        林渊如是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