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林渊:你们身份好多啊

第三十二章 林渊:你们身份好多啊

        “你是皇朝的皇子?那他……”林渊指着一边的叶云,李泰南都是皇子了,那叶云的身份也不会简单……

        叶云耸了耸肩:“我是圣唐皇朝兵马大元帅的嫡子,叶府未来的继承人,圣唐皇朝未来的将军。”

        “……”林渊咽了口唾沫,他没想到,这几个人的来头竟然这么大。

        不过自己也没差到哪去,自己可是穿越者,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看到林渊震惊的样子,李泰南挑了挑眉看向一旁的慕萦怜:“她是慕府的人,她爹是圣唐皇朝的宰相,论身份,不比叶云差。”

        “所以说,你们几个从小就认识是吗?”这个时候,林渊也反应过来了,自己碰到的这些人都是来自同一个皇朝的人,也就是说,他们的家族都有关系的。

        李泰南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林渊:“我是皇子,未来要继承整个圣唐皇朝,他们都是家里的嫡子嫡女,自然从小就和我玩在一起了。”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旁边的慕家小妹除外,她身上有天妒之咒,她爹从小就把她养在家里,要不是来了百战盟区,我估计我这辈子都见不到她。”

        “……”林渊无语了许久,他不知道李泰南在解释什么,他和慕萦怜只是很纯粹的友谊啊!

        “我和她哥玩的挺不错,我,她哥慕逸飞,叶云,我们三个从小到大都是一起混的。”李泰南回忆着小时候的事,露出一抹不厚道的笑容,“我们几个在长安可是被称作长安三杰,受无数人爱戴的。”

        “……”林渊一脸难以置信,他见过慕逸飞,骄横跋扈,被自己揍了一顿;也见过李泰南,被自己打了腰子一拳后口吐莲花,句句不离妈,就这,还什么长安三杰,还什么受无数人爱戴。

        他看向一旁的叶云,叶云发现他的视线后顿时把脸转向一旁,看着贵宾间的装修。

        慕萦怜看着口若悬河的李泰南,幽幽说道:“家兄早年浪荡无形,和几个狐朋狗友做了不少蠢事,有幸跻身长安三害之一。”

        “你说谁狐朋狗友呢!你有证据吗!”李泰南一拍桌子,就要维护自己的声誉。

        林渊看着一脸淡然地饮茶,仿若事不关己的慕萦怜,再看看一旁气呼呼像个小孩子的李泰南,连忙打着圆场:“行了行了,说说别的吧,管你是什么三杰还是三害,你现在在百战盟区,就是最强的几人之一。”

        “那当然,不说别的,整个百战盟区,能干趴下我的,也就那两个家伙。至于其他的……”李泰南面部不屑道,“土鸡瓦狗罢了。”

        “梁逸之呢?他算什么势力的?”

        林渊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事情,今天的事,他已经和梁逸之结仇,对方不可能就这么放了自己。

        李泰南想了想说道:“梁逸之啊……那家伙本来叫慕逸之,当年也是和我们一起混的,后来出了点事,他就去了大乾,现在是大乾梁家的人。”

        “什么意思?出了什么事?”听到有八卦,林渊顿时来了兴致。

        “其实也没什么……”说完,李泰南看了看一旁静坐喝茶的慕萦怜,试探性地问道:“慕家小妹,这事你家做得不算光彩,我可以说吗?”

        慕萦怜点了点头道:“无所谓,林渊想知道你就说吧。”

        得到了许可,李泰南就说起了当年的事情。

        “其实就是当年慕家家主风流成性,正好遇到了离家出走的大乾梁家大小姐,然后把人家肚子搞大了,生了孩子后,梁家大小姐被家里人带走了。”

        “然后又过了几年,家里人发现梁家大小姐有孩子,就派人把孩子抢走了。”

        “那个人,就是慕逸之,回去之后,因为他是梁家的人,被逼着改了名字,所以现在他叫梁逸之。”

        “……”林渊单手扶头,“这关系的确是有点乱。”

        “是啊,挺乱的。”李泰南跟着感慨道,“你今天早上去风波盟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梁远波,就是梁逸之的弟弟,不过他们俩没什么太大的血缘关系,梁远波是梁家另外一脉的人,按理说梁逸之应该不会对你下那么重的手,真是奇怪。”

        “对了,你说梁远波我才想起来,那个叫苏千山的人是什么身份?”林渊本来以为就算自己干不过苏千山也能和对方打个鱼死网破,但是经过今天和梁逸之一战,他发现自己似乎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如果苏千山和梁逸之一样是巅峰武者,自己恐怕真的会被干掉。

        “你说苏千山?那个啊……”李泰南笑了一下,“他挺厉害的,是大乾第一剑客,全力出手的话,就算是我也得避其锋芒。”

        “……”林渊顿时感觉压力山大,李泰南的实力如何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梁逸之什么实力,对方可是差点干掉自己的存在,而那么强的梁逸之,却打不过李泰南,由此可见李泰南的强大,然后,就是这么强的李泰南,却亲口承认苏千山的实力会让他避其锋芒,那自己……

        见到林渊表情变得呆滞,李泰南笑了一下,他啪啪啪的拍着林渊的肩膀:“你想什么呢?苏千山是挺强的,但是他也就那样,我今天和他打了一架。”

        “???”林渊疑惑地看着李泰南,“你不是说全力的他就算是你也得避其锋芒吗?”

        “对啊,我躲了他十七剑,然后一刀重伤了他。”李泰南很认真的说道,“我跟你讲,人家大乾第一剑的名字可不是吹出来的,那实力,那剑法,强得爆炸啊!”

        “……”林渊看着对面口若悬河的李泰南,“你直接说你比他强不就行了,用得着这么绕吗?”

        “嘿嘿嘿……”李泰南不厚道的笑了,“总之你放心,三个月之内,苏千山应该不会找你麻烦,至于三个月之后……”

        看到林渊看向自己,李泰南随口说道:“那就三个月后再打他一顿!”

        “厉害厉害!”林渊嘴角微微抽动,他算是看明白了,李泰南这就是在逗他。

        “逸飞人其实挺不错的,虽然看着混了点,但是他本性不坏。”李泰南看着坐在一旁的慕萦怜,“他跟我说过,让我帮他照顾好他妹妹,你和慕家小妹不清不楚的,自然也在我的照顾范围内。”

        慕萦怜闻言嫣然一笑道:“多谢李大哥。”

        李泰南笑着说道:“没必要谢,都是出来混的,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林渊,你立旗的时候说了要帮天妒之咒感染者站台对吧。”

        林渊闻言点了点头:“没错,我的确是打算让众人不要再伤害天妒之咒感染者。”

        “天妒之咒这个事水很深,你……”李泰南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我能说的就是,在你能力足够庇护他们之前,你最好不要太招摇。”

        “不是所有人都是我们这样可以控制自己情绪的,而且就算是我们,那也是因为有逸飞的关系在那里,如果没有,我和外面的人应该差不多。”

        “所以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渊自然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李泰南是在告诉他,他可以庇护天妒之咒感染者,但是不要庇护太多人,因为他扛不住。

        帮助天妒之咒感染者的难度和与这个世界作对的难度是相当的。

        他要面对的是无数的敌人,只要他能看到的人,基本都是他潜在的敌人。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有些事,为了某些人,我必须得做,或者说,我很想去做。”

        说起天妒之咒,虽然很对不起慕萦怜,但是林渊第一个想到的仍然是凌天澜,那是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对方可以开心地走在阳光下,而不是被所有人厌恶地在外面行走。

        “你……她……”李泰南看了看林渊,又看了看脸色通红的慕萦怜,一副我懂的样子。“我帮不了你太多事,不过我好歹也是圣唐皇朝的皇子,给你弄点掩天纱是没问题的。”

        “嗯?”说起掩天纱,林渊看向一旁的慕萦怜,想起之前她被扯下掩天纱的惨状,他顿时有了打算,“那就多谢李兄了。”

        李泰南只是挥了挥手:“早晚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对方不知道凌天澜的存在,林渊很清楚,就算自己再怎么解释,对方也不会相信,所以他索性让对方误会下去。

        一顿饭在聊天中愉快地结束了。

        散席后,林渊和慕萦怜走在回战盟驻地的路上。

        “林渊,妾身决定了!”慕萦怜深吸了一口气,抓住林渊的手,很坚定的说道,“妾身早晚要让咱们间的感情发生变质!”

        林渊想要挣脱慕萦怜的手,但是可惜的是,之前和梁逸之一战,他的身体被掏空,力量所剩无几,面对慕萦怜的手,他根本无法挣脱。

        既然挣脱不了,那就索性不挣脱了,林渊看向慕萦怜,却发现对方红透了的脸很认真:“为什么?咱们之前不是当朋友当的挺不错的吗?”

        慕萦怜目光坚定,气息也很坚定:“妾身想了很久,到最后,妾身还是觉得,不能把你交给那个不靠谱的女人!”

        林渊笑着说道:“我觉得天澜挺好的,除了偶尔玩不起,喜欢恶作剧,没什么不靠谱的……”

        “今天你明明危在旦夕,但是那个女的竟然不出手帮你,她实力那么强,但是在你须要她的时候她却不能出现,她……”

        慕萦怜斩钉截铁的说道:“不配当你的女人。”

        “偷腥猫!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就在林渊想解释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凌天澜的声音。

        与之一起出现的,还有变换的府邸……

        他们被凌天澜带到家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