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林渊:你是不是有病!

第三十三章 林渊:你是不是有病!

        问题:有一个修为爆表,各种能力都有的女朋友有什么好处?

        答案1:可以让自己心安理得地吃软饭。

        答案2:自己上不了王者,但是自己可以上王者。

        答案3:随时随地都可以被对方拉到家里玩贴贴。

        答案4:和异性朋友出门游玩时不用和女朋友解释自己的行为。

        这个问题和林渊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他在听到凌天澜说话的那一刻就知道了结局。

        果然,如他所料,凌天澜自始至终都没有把目光远离过他。

        “慕萦怜是我朋友,给我个面子,不要为难她可以吗?”

        自己的房间里,林渊乖巧地坐在床上,看着坐在椅子上沉思的凌天澜,帮慕萦怜求着情。

        虽然凌天澜就坐在自己面前,但是自己这个妻子?未婚妻?是什么修为?他不知道啊,他知道的是,对方哪怕就在自己面前,也不能确定对方有没有分身在慕萦怜那边。

        凌天澜结束沉思,伸手制止了林渊的话:“我知道她是你朋友,你不用解释,我很清楚中间的事情。”

        林渊没有理会凌天澜的制止,继续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把她放了吧,毕竟是朋友,你这么弄大家都不好看。”

        “这是家事,不是外人的事。”凌天澜看了一眼林渊,表情很是复杂,“我既然已经动手了,你安静地等着就行,不用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

        林渊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词语,这是家事?这特么是我家!可是慕萦怜根本不是我家的人啊!

        “你不要说话,让我冷静一下可以吗?”凌天澜说完,林渊便感觉自己的嘴被堵上了,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是,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大姨妈来了吗?怎么做事古古怪怪的?

        “你要是能保证不乱想,晚上我可以和你实践一下你硬盘里的知识。”许久之后,凌天澜没有看林渊,而是盯着地面,说着让林渊兽血沸腾的话。

        “!!!”

        林渊震惊了!

        他知道凌天澜能读心,对于对方知道自己硬盘里有什么东西这件事,林渊很清楚,但是对方说的话让他很迷糊。

        什么意思?

        咱就是说,你说的实践是什么意思?

        你确定你说的是我硬盘里的东西吗?

        那个东西你确定要和我去实践吗?

        一时间,林渊的脑子里蹦出了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那都是他硬盘里的学习资料,曾经陪伴他过了数千个不眠之夜的学习资料。

        “林渊……”凌天澜走到林渊身前,伸手挑起了林渊的脸。

        她的表情很复杂,即使林渊不是什么读心专家,他仍然能看出凌天澜脸上的纠结。

        所以说,她到底在想什么?

        林渊看着凌天澜的脸,回忆着今天的事情,今天早上,自己被凌天澜夺走初吻,然后被对方扔到了慕府门前,和梁远波干了一架,杀了他们一群人,然后认识了李泰南,之后立旗又和梁逸之干了一架,差点被干死,还好有李泰南出手,自己才没有挂掉。

        然后就是和李泰南他们吃了个饭,和慕萦怜走在回战盟的路上。

        再然后,自己就到这了,这中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胡思乱想的事情了?

        “我……好像……”凌天澜看着林渊,脸上表情变得越来越复杂,片刻后,复杂的表情全都变成了纠结,“喜欢上你了。”

        “???”

        林渊被凌天澜的话搞得一脸懵逼,要不是嘴被封上了他高低给对面来上几个灵魂拷问。

        你不喜欢我能对我进行逼婚?早上强吻我的时候你是在开玩笑吗?难道你以前一直对我没感觉吗?难道随便一个男的你都可以把对方领回家吗?你是这么随便的女人吗?

        凌天澜的表情慢慢地变得很奇怪,声音也有些颤抖:“就……就是说……妾……我……真的喜欢……”

        “emmmmmmm”

        林渊看着面前的凌天澜,隐隐发现一丝不对劲。

        自己认识的凌天澜虽然看着像是有病,喜欢搞恶作剧,但是对方好像真的没有这么玩得起过。

        凌天澜是什么个性,这几天的相处林渊了解得非常透彻。

        总结起来,凌天澜就是个玩不起的家伙。

        只要对方意识到喜欢自己,她就会把自己扔出府邸,然后她一个人在府邸里冷静。

        所以说,就这种玩不起的家伙,怎么可能说得出喜欢自己的话。

        虽然说不了话,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林渊站了起来,一只手抓住凌天澜的手,稍一用力,直接将对方拉到了自己身前。

        他看着凌天澜的表情,对方就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林渊眉头微皱,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这个凌天澜,真的很反常。

        他将凌天澜拉到床上,自己则一只手撑在对方的耳边,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他本以为自己会再次被凌天澜一挥手扔飞,或者对方会再次给自己演示一下什么叫做泥柱撞核桃,自取灭亡,可是,凌天澜只是把眼睛闭上,将头转到了一边。

        “……”

        这是默认的意思吗?

        这特么是默认的意思吗?

        这特么是默认可以让我为所欲为的意思吗?

        “是你个头啊!”震惊之下,林渊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他嘴上的封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话刚说完,他便一脚踹开房门走了出去。

        果然,他刚一出门就看到了另外一个趴在窗户边偷看的凌天澜。

        “你是不是有病?”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

        那特么可是凌天澜,会飞天,会遁地,会带人瞬移,会进人梦里拿刀砍人,就连弗莱迪来了都得挨两巴掌的凌天澜。

        怎么可能只是拉个小手就脸红成那样!

        自己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只认识两个女的,一个是凌天澜,另一个就是慕萦怜,而里面的那个凌天澜,虽然有着凌天澜的外形,有着凌天澜的气息,但是,她那习惯的自称还是不经意地暴露了身份。

        那哪里是什么凌天澜,那分明是慕萦怜啊!

        而这个趴在窗户边偷窥的才是真的凌天澜。

        “啊?啊哈哈哈……”

        见林渊表情不善地看着自己,凌天澜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随后她定住林渊。

        “靠!又被对方主动了!”

        感受着对方来过又走开的气息,林渊想动,但是身体被定得死死的,根本动不了。

        “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真的!”

        说着,凌天澜一挥手,林渊便感觉眼前一花,直接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没错,还是刚才的房间,只是这一次,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了那个有着凌天澜面容的慕萦怜。

        而现在的林渊则是穿着睡衣的状态,他迷茫地看着四周,回忆着刚才的事情,似乎,自己的记忆少了一段。

        “所以说,刚才那个是梦?”

        想起自己把凌天澜拉床上时对方娇羞的表情,林渊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说实话,别人娇羞,他只会感觉对方赏心悦目,但是凌天澜娇羞……

        他能感觉一阵阵违和。

        就那种强的离谱的人还能娇羞?

        他宁愿相信自己是绝世大佬转世重修也不相信凌天澜会娇羞。

        “嗯,是梦。”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天澜出现在了林渊身边,她坐到林渊床榻上,背对着林渊,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个梦是你搞的鬼吧!”林渊坐了起来,看着凌天澜的后背,询问着对方。

        他不得不承认,凌天澜是他见过的人里长得最漂亮的一个,即使只是背影,他仍旧觉得赏心悦目。

        “嗯,是我。”凌天澜毫不迟疑地承认了下来。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林渊不解的看着凌天澜,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让别人扮成自己的模样去勾引自己的未婚夫,他更想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还要趴在窗户外面偷看自己的未婚夫和扮成自己的人激情互动。

        林渊有些不爽地问道:“你是觉得自己脑袋有点凉,想戴个绿色的帽子保暖吗?”

        “……”凌天澜沉默了,她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是你的外形,是谁我都可以?”林渊叹了口气,不过想起对方刚才在梦里的操作,他怒气又上来了,“你能不能对我多点信任!我喜欢你的外形不假,但是你的内在,我也喜欢!”

        “我没有不信任你。”凌天澜轻声说道,“只是,我是真的有点感觉对不起你。”

        “???”林渊顿时感觉脑袋上有点沉,眼前有点发绿,那好像是一顶绿色的帽子,“告诉我,你为什么感觉对不起我,那个人是谁?我这就去做了他!”

        林渊现在情绪很暴躁,他已经将凌天澜默认成了自己的女人,现在自己的女人说对不起自己,呵呵……这是当他林某人提不起刀了吗?

        敢动我的女人,就算是你是九天之上的大佬,老子也要亲手把你砍下地狱!

        “今天我本来应该救你的,但是因为我想看看你会不会求我,然后我就没出手……”

        凌天澜的一句话直接把林渊弄得没了一点火气。

        “就这?你……诶……你……唉……”林渊看着凌天澜,脸上表情很是无语,怎么说呢?就感觉,自己的那么多情绪全都白出来了。

        “你嘲讽我泥土柱子撞不开核桃你不觉得对不起我,你在梦里拿着大砍刀追我几条街你不觉得对不起我,见我第一面就威胁我不娶你就干掉我你不觉得对不起我,就这,对方要杀我,你没出手你就觉得对不起我了?”

        林渊看着凌天澜,表情严肃的说道:“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