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你有病吧!

第三十四章 你有病吧!

        “你不觉得有问题吗?”凌天澜疑惑的看着林渊,“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厉害的,你明明知道我可以轻松帮你碾压梁逸之,可是我却没有出手。”

        此刻的凌天澜如释重负,她的确会读心,也从林渊的思绪中读出了对方并没有责怪自己。

        只是……

        慕萦怜之前对她发脾气的时候说的话很难听,尽管难听,但是听起来却都在情理之中,她很怕,很怕林渊伪装了他的思绪。

        所以她真的有点害怕,包括让慕萦怜装成自己的样子去勾引林渊,自己过来道歉,都是为了让林渊消气。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林渊是真的没有责备她,哪怕是现在,对方仍然没有责备她。

        可是,这是为什么?

        “我不会和你说男人的事,女人少管这种话,因为你实力比我强,从来都是你说什么,我做什么。”

        说着让凌天澜不明所以的话,林渊的态度变得认真起来:“我从来不觉得你今天不出手有什么错,因为你得知道,我今天的一切是你给我的,包括从梁远波那里救下慕萦怜,包括今天成立战盟,包括能和梁逸之打个侥幸存活,我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

        “和梁逸之结仇,和梁远波结仇,杀了梁远波,这些事本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自己招惹的事。”林渊一直和慕萦怜强调他们两人只是朋友,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喜欢凌天澜,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凌天澜给的,他没资格去喜欢别人,“我自己的事,我会自己承担,这是我的问题,而且,说实话,我其实一直坚信,你不会让我彻底死去的。”

        “我见过你施展起死回生的手段,所以我当时其实一直都知道,哪怕我真的不幸被梁逸之杀了,还有你能复活我。”

        “所以说,在我这里,你不必有任何内疚,而我,也是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怨恨的。”

        林渊的话说得很乱,但是他想表达的意思凌天澜很清楚。

        自始至终,林渊对凌天澜都是一种感恩的心态,所以可以接受她的一些恐吓和恶作剧。

        至于今天凌天澜见死不救,林渊更是没有一点怨言,因为林渊很清楚,这是他自己的事,不是凌天澜的事。

        让自己的一个女人为了另一个女人出手,林渊还做不出这么人渣的事情。

        “林渊……”

        能读心的人可以省去很多的判断,凌天澜自然知道林渊说的都是真心话,本来还有点放不下的心,现在彻底放下了。

        心结解开,她脸上又挂起了那种无所顾忌,肆意妄为的笑容。

        “……”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林渊不由得感到一阵无语,他认识凌天澜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对方这表情意味着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其实可以再内疚一会,我今天刚和一个巅峰武者打了一架,我现在身体特别虚!”

        意识到不妙,林渊连忙求放过,他可不知道这个女人会搞出什么奇葩的花活,毕竟这可是一个可以把自己未婚夫推到别人床上的狠人。

        “你难道不知道我可以让你的身体瞬间痊愈吗?”凌天澜歪着头看向林渊,只是一瞬间,林渊便感觉一股能量从他的体外涌入,灌冲四肢百骸,只是一瞬间,他身体的疲惫感和虚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看,这么简单的事情,只要你和我说一句就行了。”凌天澜摊了摊手,笑着看向林渊,“所以说,你刚才是不是说我神经病了?”

        “……”

        林渊抬头望天,房顶的存在,遮住了这朗朗乾坤,青天白日。

        呵……你不是神经病谁是?我吗?

        “好了,不和你闹了,家里有客人,一起去招待一下吧。”凌天澜最终还是没有欺负林渊,而是帮林渊穿好衣服将他带到了客厅。

        慕萦怜现在正坐在那里发呆。

        “哦!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林渊看到两人相见,脑子都快要转出火星子了,虽然自己和对方没啥关系,虽然自己早就知道凌天澜知道自己和慕萦怜的关系,但是,毕竟这些事还没有摆到明面上,他只能装作第一次知道,“这位是……”

        “她叫慕萦怜,你别装了,我们早就见过了。”凌天澜笑了一下,很自然地坐到了慕萦怜身边,她看了眼想坐自己身边的林渊,手指着对面的座位,“你坐那边去,不要到我这里来!”

        “哈哈哈……你们早就认识啊,真是巧了呢!”林渊干巴巴地笑着,看着凌天澜那带着点威胁的表情,他还是乖乖的坐到了凌天澜的对面,“你看,客人都来了,家里还没准备饭菜,我这就去做饭!”

        说着,林渊就要起身去厨房,但是他刚动便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定在了原地,哪里都去不了。

        “你既然知道我们认识了,那你们之间的那点事,我自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凌天澜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渊,“先和你说一个事情,这里的法律,不禁止一夫多妻,所以,你明白我一会要说什么了吗?”

        “……”林渊眨了眨眼,然后伸出手指扣了扣耳朵。

        他看了眼手指,上面很干净,没有一点耳屎,然后他伸出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腰。

        他用力的捏了一下,修炼了《不灭神魔躯》之后,这点力道一点都不疼。

        嗯,掐自己不疼,我果然是在做梦。

        林渊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慕萦怜还有一旁笑得很开心的凌天澜,淡淡的笑了起来:“我睡着了,一会醒了咱们再说。”

        “你要疼是吗?这够不够疼!”凌天澜手指对着虚空一捏,下一刻,林渊直接疼的喊了出来。

        果然,凌天澜还是那个暴力的女人,一点都不懂得心疼丈夫。

        “我们之间有些事情,算是隐私,这个不能对你说。”凌天澜拉着慕萦怜的手,看着对面疼得揉腰的林渊,“我能说的就是,我希望你能接受萦怜。”

        “???”林渊看着对面表情复杂,虽然有些欣喜,但是更多的则是迷茫的慕萦怜,完全想不明白凌天澜在想什么。

        现在的慕萦怜和凌天澜都很不对劲,凌天澜常年不对劲,可以先不管,但是慕萦怜这就很离谱了,对方可是一直都想让自己和她的友谊变质的啊,为什么到了现在,她反而没有任何反应?

        林渊连忙摆手道:“不是,先等等,你会读心对吧。”

        凌天澜点了点头。

        “那你应该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吧!”林渊再次问道,他没有欺骗自己,他的确是喜欢凌天澜,一开始是外表,后来是内在,现在是全部,“我喜欢谁,为什么喜欢,你应该一清二楚吧!”

        凌天澜再次点头:“嗯,我都清楚。”

        “吸……呼……”林渊深呼吸几次,即使这样,他仍旧难以压制心中波澜,“你都清楚,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凌天澜点了点头:“我知道。”

        “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林渊面色阴沉,他的声音也低沉了许多,“凌天澜,我这次没对你开玩笑,你想清楚你要说什么!”

        林渊感情上没有洁癖,也不是什么非纯爱无法接受的人,他只是觉得自己对凌天澜的感情有点被浪费了。

        自己全心全意对凌天澜,结果对方竟然接受自己有别的女人,自己应该高兴的,但是自己真的高兴不起来。

        他喜欢凌天澜,自然不希望别人接近凌天澜,换种更为极端的说法,那就是他甚至希望自己可以独占凌天澜的一切。

        可是在凌天澜那里,她却可以接受自己有其他女人,接受和别人一起与自己在一起,就好像自己在她那里没有那么重要。

        一时间,林渊心情很乱。

        “我知道你没有开玩笑,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也没有开玩笑。”凌天澜收起脸上的笑容,认真地说道:“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和你直说,但是,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接受萦怜,毕竟,对你来说,你没有任何吃亏的地方。”

        “你既然知道我读过你的心,那你就更应该知道,你自己其实也期待着开后宫的事情。”

        见林渊要反驳,凌天澜一个眼神震慑住了林渊。

        “我现在做的,只是将你想的事情,付诸现实罢了,你!应该感谢我,而不是在这里指责我的问题!”

        林渊有些气愤地说道:“想法一定要付诸实际吗?我还想过和你做一些不和谐的事情呢!这些事你也可以付诸现实吗!”

        “可以啊!”凌天澜笑着说道,“你想的那些东西,我都可以帮你实现,或者说,我其实也想体验一下你脑海里的事情。”

        “???”林渊眉头紧皱,看了眼凌天澜,又看了眼慕萦怜。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这次用力了,他疼得差点叫出来。

        那就是说,现在的他没有做梦,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你有病吧!”

        下一刻,林渊取出凌天澜给他的传送玉符,就要离开这里,但是,任由他怎么驱动,玉符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你拿着我给你的东西逃跑,你觉得我会同意吗?”凌天澜静静的看着林渊,声音冰冷的说道,“我很高兴你这么喜欢我,但是有些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萦怜很可怜的,不仅仅是萦怜,其他人也是,如果有其他感染天妒之咒的女人喜欢上你,我不会阻止她们的,同时我也希望,你也能接受她们。”

        “……”林渊无语了,一个不够,还要再多几个!

        林渊深吸了一口气,疑惑地看着凌天澜:“能告诉我原因吗?就因为你也感染了天妒之咒?”

        “我从未感染过天妒之咒。”凌天澜失落的说道,“因为……”

        “我就是天妒之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