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深刻的疼痛(笑)

第三十六章 深刻的疼痛(笑)

        凌天澜的府邸中。

        “对了,之前忘记说了。”凌天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渊,眼神中的笑意让林渊的身体不由得打了几个冷战。

        林渊警惕地问道:“你忘记了说什么?”

        凌天澜看着林渊,笑了一下说道:“我,其实独占欲很强的。”

        “呵……呵呵……”

        林渊翻了个白眼,还没等他笑完,便感觉眼前一花,凌天澜的气息再次扑入他的鼻腔。

        看着近在咫尺的凌天澜的面容,林渊最终还是没有反抗。

        反正自己是男的,被女的强吻不吃亏。

        “嗯,我完事了。”凌天澜看着有些懵的林渊,擦了擦樱唇,牵着慕萦怜的手离开了。

        “你要是独占欲强,就不会把我往别的女人身边推了。”林渊叹了口气,“真是的,这个世界怎么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不过,能开后宫,还是那种正宫帮自己张罗后宫,我是不是做梦还没醒啊!”

        “不会是有糖尿病的人在滋醒我吧!”

        很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的林渊现在还感觉晕乎乎的,说到底,能对一个极度凶残的漂亮妹子一见钟情,足以证明他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说白了,他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开后宫什么的,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不太想这么干罢了。

        然而,既然自己正宫把自己卖了,那就这样吧。

        反正,自己不吃亏。

        慕萦怜和凌天澜离开了,林渊这里只有一个人,他想去找凌天澜聊天,但是刚走到凌天澜的门口,就听到凌天澜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粗重的呼吸声。

        “额……”

        从呼吸的频率来看,对方应该是在压抑着什么痛苦。

        只是……

        这特么的是什么事啊!

        难道凌天澜让自己开后宫是为了她自己更方便对其他女人出手吗?自己可从来不知道她性取向有问题啊!

        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变得坚毅的他做出了决定。

        “你们开银趴为什么不叫我啊!”林渊一脚踹开房门,正看到慕萦怜衣着整齐地坐在椅子上,她双手捂着有奇异纹路的脸,痛苦地趴在桌子上。

        而凌天澜则坐在另外一边,静静的喝着茶,看着慕萦怜在那里捂脸痛苦。

        “呵,男人,你的名字叫精虫上脑。”凌天澜看了一眼踹门进来的林渊,不厚道地笑着说道,“刚刚不是还在那里信誓旦旦地说什么只爱我一个,不接受别人,怎么这么快就想大被同眠了。”

        “额,慕萦怜她怎么了?”林渊没有理会凌天澜的挖苦,拜托,是对方让他当渣男的,他只是按照凌天澜期待的路线做事罢了,“她现在的样子有点不对劲啊!”

        “没什么事,只是她觉得她脸上的纹路不太好看,让我帮她把纹路消掉。”凌天澜摊了摊手解释道,“你也知道的,美容嘛,有点痛苦很正常。”

        “……”

        林渊看了看凌天澜,又看了看一旁趴着捂脸的慕萦怜,对方发出的声音是真的容易让人误解。

        “时间不早了,你该去睡觉了。”凌天澜笑着说道,不过,说完之后,她看着林渊,眼珠转了转,“晚上我去你梦里找你。”

        “……”林渊沉默了许久,他看着凌天澜,看了许久。

        自己这个未婚妻,多少是有点离谱了。

        会飞天,会遁地,会瞬移,还能入梦拿着砍刀追你几条街。

        他林渊何德何能,能接触到这种离谱的女人。

        “你,正常点。”

        许久之后,林渊缓缓说道。

        说完,在夕阳的余晖下,他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换好睡衣,安静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等待睡眠。

        他,是个爱早睡的男人。

        才不是期待在梦里和凌天澜实践什么硬盘里的姿势。

        凌天澜的房间。

        “哈哈哈……真是个心口不一的家伙。”见林渊乖巧地躺到床上睡觉,凌天澜开心的笑了起来,“晚上的时间还很长,可以陪他玩很多东西。”

        “比如……让他练练身法?”

        说话间,凌天澜分出一缕神识,迷晕林渊后,进入了林渊的梦境。

        “所以说,我特么为什么会进到奥特曼大战小怪兽的梦里啊!”

        梦境中,林渊一脸麻木的看着两个巨大的身影在那里战斗,一个是奥特曼,一个是小怪兽。

        而他,则在两人战场中央,稍不留神,就会被奥特曼或者小怪兽踩死。

        “放心,林渊,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放着斯卑修姆光线的奥特曼里传来了凌天澜的声音,一瞬间,林渊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硬盘里可不仅仅只有奥特曼啊!

        你见过谁的女朋友是奥特曼的人间体啊!

        “让我清醒!我不睡了!凌天澜,快把我放出去!”

        林渊在梦里大声地嘶吼着,然而只顾着打小怪兽的凌天澜根本不理他,一时不察,林渊便被奥特曼踢了一脚,巨大的体型带来的是绝对的力量。

        只一下,林渊便感觉浑身都碎了一般,虽然是梦,但是那是真的疼!

        “凌天澜,我恨你!”

        一边哭诉着,一边闪躲着奥特曼和小怪兽的无意攻击,一整晚的时间,林渊一直在两个庞然巨物之间闪转腾挪。

        在这种剧痛的压迫下,林渊的身法得到了飞快的提升。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天澜变得奥特曼和小怪兽全都不见了,林渊的梦境也变成了一片虚无。

        现在的林渊,正双手抱膝,把脸埋在大腿内部……

        他被气得自闭了。

        “呼……打得真舒服!”活动着筋骨,凌天澜从不远处飘到了林渊身边,看着一脸残念的林渊,她不由得笑了起来,“林渊,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累啊!我今天学的姿势是不是非常标准!”

        “你……呵呵……”林渊抬头看了一眼凌天澜,无奈地苦笑几声,“嗯,标准,非常标准!”

        “生气了?”凌天澜飘到自闭的林渊身体下方,看着无奈的对方,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

        “没生气,只是感觉自己有点废物。”林渊抬头看着凌天澜,对方飘在半空,就像个小幽灵,莫名的有点可爱,一瞬间,林渊的心情也好了一些,“这里明明是我的梦,但是却被你搞得一塌糊涂。”

        “呵呵……”凌天澜不好意思的笑笑,随后有些生气的说道,“谁让你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就算是我,也是会害羞的啊!”

        “你……”林渊看着生气的凌天澜,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感觉自己的怒气全都消失了。

        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他突然发现凌天澜很可爱吧。

        毕竟,一个会飞天,会遁地,会入梦,会变身奥特曼的女朋友,谁不喜欢。

        “我的心有点乱,让我抱一会行吗?”林渊站了起来,伸出双手,不好意思的问道,“当然了,你不……”

        林渊话还没有说完,凌天澜便扑到了他的怀抱里。

        “什么时候平静了,什么时候再松手就行。”倾听着林渊的心跳,感受着林渊的气息,久违地感受到平静的凌天澜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如果是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平静。”林渊感受着怀里的凌天澜,虽然对方很喜欢恶作剧,脑子有坑,但是,他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凌天澜伸出双手,抱住了林渊:“放心,这个梦,你想做多久,我就可以让他延长多久。”

        “嗯。”

        这一刻,林渊忘记了自己的欲望,也忘记了自己的不良想法,抱着凌天澜,他也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心。

        这几天,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打架,斗殴,建盟战,立旗……

        一场场架打下来,他的神经紧绷,早就已经累了。

        现在,他索性什么都不想,安心地休息。

        一夜安眠。

        晨,旭日东升。

        林渊告别梦里的凌天澜,醒了过来。

        怀中抱妹,精神翻倍。

        一夜的时间,林渊感觉自己的精气神全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现在的他,分分钟吊打梁……远波。

        梁逸之毕竟有点强,现在的他还打不过。

        纯爷们的一天,从进入厨房做饭开始。

        做完了一桌的饭菜后,林渊坐在大厅里等着凌天澜和慕萦怜的到来,昨天的事对他的冲击比较大,现在的他还有点难以置信。

        “妾身之前曾很好奇你在慕府做菜是干什么?原来是给天澜姐姐做的!”林渊整理思绪时,被慕萦怜活泼的话语拉回了现实,和以前相比,现在的慕萦怜活泼了很多。

        林渊抬头看去,正看到没戴面纱的慕萦怜,此刻的她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狰狞的纹路。

        这样的慕萦怜,虽然没有凌天澜漂亮,但是也不遑多让,很是引人注目。

        林渊笑着感叹道:“现在的你很漂亮,恭喜,去掉了脸上的纹路。”

        “那都是天澜姐姐的功劳,妾身可是很感激天澜姐姐的。”慕萦怜笑着说道,说起凌天澜,她语气中的讨好就像是小妾面对正宫,搞得林渊一阵不自在。

        尤其是慕萦怜对凌天澜的称呼,天澜姐姐……

        林渊一时间感觉自己似乎穿越到了某个宫斗剧中。

        “吃饭吧,你们之后还要忙战盟的事情。”凌天澜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她轻轻的拍了一下慕萦怜,对方顿时乖巧的坐了下去,她看向林渊,“你是一家之主,你想做什么事情,放手去做便是,需要实力,和我说便可,我会安排你提升实力的。”

        “……”林渊无语的看着凌天澜,这副稳重的样子,根本不像凌天澜啊!

        “萦怜还在,给我个面子,行吗?”就在林渊无语的时候,他的脑海突然出现了凌天澜的声音。

        原来,她现在也在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