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夺命之刀

第四十四章 夺命之刀

        “江秋白!”李泰南自然注意到了那道阴暗的光芒,他连忙提醒向林渊,“小心飞刀!”

        “……”林渊光顾着看戏,哪里有空去注意飞刀。

        当他注意到飞刀时,已经晚了。

        飞刀距离他不过三尺之距,电光石火间,林渊发动闪步,他的身影瞬间向旁边瞬移十余米。

        只是,飞刀就像是开了自动索敌,林渊移动,它也跟着移动,调转方向继续斩向林渊。

        到了现在,飞刀已经不再是暗器,看起来更像是明着来的武器。

        “夺命之刀!”

        李泰南见到飞刀身影,瞬间便认出了飞刀的来历。

        他之所以觉得自己打不过江秋白,不是因为江秋白有多强,而是因为江秋白的飞刀从来没有人能躲过。

        这夺命之刀就是对方必杀的一招,凡是被这一刀瞄准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给我断!”

        林渊接连施展十余次闪步,拉开距离,挥舞着手上的唐刀紫电去斩飞刀。

        但是飞刀却在空中一个翻滚直接躲开了他的一道斩击,随后,飞刀继续斩向林渊。

        “这特么还带自动瞄准的!”

        林渊无奈地看着飞刀,他有预感,自己被这一刀砍中,一定会死!

        可是,他现在根本无法躲开这道飞刀啊!

        “震天!撼地!”

        李泰南对着林渊身前的飞刀斩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刀,强大的刀罡横扫全场,轰到了飞刀之上。

        然而,飞刀只是晃了一下,穿过刀罡继续斩向林渊。

        “怎么可能!”

        李泰南震惊的看着仍在斩向林渊的飞刀,他可是知道自己的震天撼地有多强,那可是他们圣唐皇室最强的一招啊!

        可是,这么强大的一招,竟然无法斩碎一把飞刀!

        他不由得看向飞刀的主人江秋白,只是,他看向对方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现在的江秋白变得虚弱了很多,他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他迷茫地看着不断闪烁身形的林渊,欲哭无泪。

        夺命之刀的核心是必中法则,就是林渊之前学会的那种必中法则,一般来说,这种法则都需要有巨大的能量支持。

        林渊的拳需要,江秋白的飞刀也需要。

        只要江秋白的飞刀没有命中林渊,他就得一直维持着夺命之刀的法则能量支持,本来他只要放弃使用能量支持就行,但是问题就在于,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停止供应能量了。

        法则这种东西,不是锻体境的武者能随意使用的,江秋白现在遇到的就是法则反噬。

        这么下去,他早晚会被那把飞刀吸到死。

        李泰南想明白关键之后,立刻向林渊说道:“林渊,撑住,只要你撑到江秋白被耗死,这把刀就不会再追着你了。”

        只是,林渊现在已经气喘吁吁了。

        闪步他虽然用得很熟练,可以轻松连用一百多次。

        但是他也只是可以轻松连用一百多次,现在这已经是一千多次了,要不是《不灭神魔躯》加持让他耐力惊人,现在的他早就已经被吸干了。

        “和我玩必中法则是吧!你当我不会吗!”

        林渊收起唐刀,连续五个闪步拉开距离,他摆好拳架,运转自己掌握的必中法则,对着飞刀挥出了一拳。

        “噗……”

        飞刀瞬间刺穿了林渊的拳头,剧烈的疼痛直接从拳头处蔓延向整个胳膊。

        林渊的必中法则的确让他命中了飞刀,但是他命中的是飞刀的刀尖……

        高估了自己拳头的硬度,林渊很快就付出了代价。

        飞刀无坚不摧,转瞬间便刺穿林渊的臂骨,向着他的心脏刺去。

        “你给我等着!”

        自知命不久矣,林渊没事的左手一把拍向胸口传送玉符的位置,只一下,他便传送回了凌天澜的府邸。

        “天澜,救命啊!”

        下一刻,林渊身体的时间直接被静止了。

        “你说你闲着没事为什么要和飞刀硬碰硬啊……”凌天澜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痛苦的林渊,也不见她什么动作,林渊手臂里的飞刀顿时化作飞灰。

        飞刀没了之后,林渊手臂中顿时浮现一道玄妙的法则,凌天澜表情冰冷:“区区一道法则,还敢伤我的男人?”

        那道法则正要消散,回归世界,突然被一股强横的气息定格在了原位。

        “他给了你那么多,我帮他找你要点东西,没问题吧!”

        凌天澜看似是在商量,但是她的语气却没有一丝商量的意思,下一刻,一道法则顿时从虚空浮现,慢慢的融入林渊的手臂。

        “算你有点良心。”

        等到法则彻底融入林渊手臂后,凌天澜解开了林渊的时间停止。

        “天澜,救命……啊?”林渊直接扑到凌天澜身上,就在他打算趁着受伤吃点豆腐的时候,他诡异的发现自己手臂里的飞刀已经没了,不仅如此,他发现自己的手臂也痊愈了。

        “你可以继续抱一会,没事的。”

        凌天澜笑着拍了拍林渊的后背,一脸宠溺的表情。

        “(≧?≦)”虽然抱着凌天澜那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的身体感觉很不错,但是为什么莫名的总有一种夫纲不振的感觉呢?

        “我还有事,一会回来再抱。”林渊使劲揉了揉自己抱着的未婚妻,掏出传送玉符再次回到了战场。

        战场中。

        李泰南正在大杀四方,身为巅峰武者,手上还拿着圣唐镇国神兵大夏龙雀,面对那些不到巅峰武者的战盟成员,他简直是虎入羊群。

        仅有的几个能对他有威胁的巅峰武者要么重伤,要么拿钱摸鱼,根本没人能挡住他。

        “那个谁,你叫江秋白是吧!”回来的林渊砍翻几个不长眼的小喽啰,他指着那边已经头发花白,整个人的气息都衰弱无比的江秋白,放着狠话,“你捅了老子一刀,现在,老子把这一刀还给你!”

        说话间,他从旁边捡起一把刀,想也不想的直接扔向江秋白。

        “他怎么可能不死!”江秋白现在都懵了。

        夺魄飞刀砍中了李泰南,结果李泰南现在生龙活虎地在那里刷着战盟成员,屁事没有。

        夺命飞刀砍中了林渊,结果,林渊现在也没有一点事,还能扔刀砍自己……

        “聒噪!”

        梁逸之看到林渊扔来的刀,随手一掌挥出,一道掌力直冲刀身。

        然而,刀身在半空翻转一下,直接躲开了他的掌力,继续刺向江秋白。

        “这刀有问题!”

        梁逸之刚说完,吕开山便拔刀斩下,可是,他的一刀纵使威力巨大,砍中了林渊扔来的刀,仍旧没有挡住这把刀。

        刀身在空中一个翻滚,直直地插入了江秋白的身体。

        “必……中……”

        本就虚弱,再被当面捅了一刀,江秋白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识。

        “嗯?”林渊看到了那把刀的情况,他现在也有些懵,自己好像只能在拳法上用必中一击,怎么扔刀也可以了?

        “苏千山,今天的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们没有机会了,回去吧。”

        忽然间,一股霸道至极的气息横扫全场,一柄长枪从天而降,插入战场中央,强横的气息直接让大部分武者感到窒息。

        一个醉汉落到长枪旁边,他手上还提着叶云。

        “……”林渊无语地看着像小鸡仔一样被提着的叶云,“这才多久不见,你怎么这么拉了?”

        叶云生无可恋地看着林渊,恶狠狠地说道:“……闭嘴!你以为我想!”

        “赵钧……”苏千山看着站在长枪边的醉汉,口中轻声说着对方的名字。

        虽然卖相很差,但是这个醉汉,正是百战盟区巅峰武者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战盟势力的自由人,赵钧。

        对方和李泰南有交情,因此在开战之前,李泰南将叶云交给了对方照顾。

        当时的场景不是赵钧不想帮李泰南,而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法出手,就如他和李泰南有交情一样,他和苏千山也有一些交情。

        他本来是打算当和事佬的,但是那毕竟是皇朝之间的争斗,他根本没法阻止。

        “好,今天我们给你一个面子。走!”

        看着一片尸山血海,苏千山终于恢复了理智,随着他一声令下,那些战盟的人如释重负,带着自己战盟的人狼狈地离开了。

        “林渊,你的手没事吧?”

        对方离开的第一时刻,李泰南便走到了林渊身前,打量着他的右手。

        然而,令他震惊的是,林渊的拳头一片完好,没有一点伤。

        “我明明看到你的手……怎么会……”李泰南高兴地笑了出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老婆多少还是挺厉害的。”林渊没有和他们多说凌天澜的事情,毕竟凌天澜还是个天妒之咒感染者,说了只会增加不开心。

        林渊看向一边的醉汉,“他是……”

        李泰南连忙给林渊介绍道:“他叫赵钧,百战盟区巅峰武者第一人。”

        “第一……”林渊想起刚才对方的出场,那一枪对方只是刺中了大地,但是却让他都产生了一股近乎窒息的感觉,对方的实力果然不是吹的。

        他不禁感叹道:“厉害,他刚才那一下把我都吓了一大跳。”

        “我修为在这里,能做到这种事很正常,倒是你……”赵钧一脸赞赏的说道,“刚才的那两刀,威力可真是够大的,就算是我,估计也没法完好无损的挡下那一刀!”

        “你们两个别吹了,有什么事一会吃饭的时候再说。”李泰南揉了揉肚子,“我今天从早上开始就什么都没吃,我都快饿死了!”

        “好。”

        说话间,几人便去了其他的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