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霸者之路

第五十四章 霸者之路

        一战成名。

        当林渊回到林盟驻地时,他的名气已经响彻整个百战盟区。

        能只身一人灭掉一个战盟,并且能在五大战盟之一的清风盟包围下带着自己的人全身而退,这份实力足以傲视整个百战盟区。

        不仅如此,除了实力之外,林渊更是展示了自己强大的交际圈。

        百战盟区五大巅峰武者第一人赵钧为他撑腰,斩天盟盟主厉飞云帮他解围,更有刚来这里的巅峰武者李泰南与其交好。

        可以说,现在的林渊,不管是实力还是势力,都远超这里的大部分战盟。

        在这种实力和势力的加持下,林渊在百战盟区的地位直冲五大战盟……

        “收拾一下驻地,我要休息一下,没什么大事不要叫我。”

        和薛千重交代完之后,林渊便走进了驻地的休息室,身为战盟之主,他是有自己专属的房间的。

        这一次,随着林渊一句话说完,整个千重盟的人都充满了动力,一个个地都勤快的在那里收拾着驻地。

        因为林渊和赵钧的切磋,驻地的演武场现在已经是坑坑洼洼的了,收拾这里会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

        “林渊,等一下。”

        就在林渊要进休息室的时候,赵钧拦住了他。

        “对了,今天多谢赵兄帮我解围,不然我这一帮兄弟怕是回不来了。”

        见到赵钧叫住自己,林渊连忙道谢。

        “你和我没必要道谢。”赵钧愣了一下,随后洒脱地笑道,“孙庭真这个人不是坏人,只是他手下收的太多,鱼龙混杂,有些败类很正常。”

        “嗯?”林渊疑惑地看着赵钧,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什么意思?”

        赵钧笑着说道:“其实没什么,就是说,孙庭真的事,我会帮你处理掉,你现在势力终究还是太弱,过早和他对上只是以卵击石。”

        “嗯……”林渊沉吟片刻,随后点了点头,“那就麻烦赵兄了。”

        “不用客气。”

        赵钧说完便离开了林盟驻地,只剩下林渊一人在门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说实在的,林渊并没有和孙庭真交战的打算。

        他这次和战龙盟交战,虽然有立威的成分在,但是更多的,他是为了出一口气。

        刚刚建立战盟就被人敲诈收保护费,这个事放谁身上都不舒服,林渊可不是那种喜欢忍气吞声的人,所以他选择了反抗回去。

        可是,为什么在赵钧眼里,自己这就是要和孙庭真干起来了呢?

        难道是……李泰南?

        想起自己和秦战交手时看到李泰南的场景,对方和孙庭真似乎有些矛盾,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矛盾。

        自己一开始被孙庭真刁难,也是因为自己救了李泰南。

        所以说,在赵钧的眼中,自己会因为李泰南和孙庭真开战?

        “算了,管那么多干什么?李泰南和孙庭真有仇,他们要打就自己打,需要我帮忙我就上,不需要我帮忙我去凑什么热闹!”

        分析了半天都没分析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林渊直接选择了摆烂,反正自己今天已经打了两架了,该休息一下了。

        他走进休息室,刚躺下去,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禀报盟主,有人拜访。”

        过来报信的人是薛千重的心腹,对方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尊敬,很是谨慎。

        “拜访的人是谁?”

        林渊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开门问道。

        “是咱们旁边战盟的盟主。”

        心腹回话时,语气变得自豪起来,之前他们千重盟依附于梁逸之的千山盟时,可没有人正眼看他们。

        可是现在投奔了林渊,这才多久啊,他们的地位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之前还对他们爱答不理的战盟之主现在对他们说话都得低声下气,充满讨好。这种变化让他们感觉非常爽,更是让他们觉得跟着林渊混很有前途。

        “旁边战盟?他们找我干什么?”林渊疑惑地问道,“难道是让我帮他们要回他们交给战龙盟的保护费吗?”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会客厅,这个时候旁边战盟的人已经在会客厅等了很久了。

        “林盟主!真是久仰大名了!”那个人看到林渊后,立刻激动地走到了林渊身边,“林盟主成立战盟,我们竟然没有送上贺礼,真是我们的失误。”

        “额……”对方的热情搞得林渊一阵不适应,说实话,他更喜欢和人拳拳到肉的战斗,这种攀交情的事情,他非常不擅长,可是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建立战盟又不是什么大事,贺礼什么的有没有都无所谓,你们心意到了就行。”

        “林盟主客气了……”来人一脸堆笑,随后拍了拍手,门外顿时出来八个壮汉,他们两两一组,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过来,“这是我们沧海盟的一点心意,还请林盟主不要嫌弃。”

        “咚……”

        箱子落地,砸出了一阵闷响,随着来人一个眼神下去,几个壮汉将箱子打开,露出了里面排得整整齐齐的银元宝。

        四个大箱子,这些银子不下一万两。

        “这……”林渊看着这白花花的银子,深受震撼,“我是说,这里建盟给的贺礼有这么多的吗?”

        “林盟主说笑了。”来人笑了一下,“之前战龙盟称霸广安道时,我们每个战盟每个月都要上贡一万两白银,如今林盟主打败了战龙盟,成了广安道新的霸主,我们奉上这些财物属实是理所应当。”

        “……”林渊无语了,他看了眼地上的那些银子,犹豫了一会后叹了口气,“既然不是单纯的贺礼,那就都拿回去吧。”

        “什……什么?”林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对面的人吓得说话都颤抖了起来,“林盟主,这……这就是贺礼,单纯的贺礼,我们的月贡正在路上,马上就到,真的,他们已经安排人送过来了。”

        “喂!冷静一下!你冷静一下!”林渊看着有些惊慌的男子,叹了口气后双手拍住了对方的肩膀,“先别慌,我没打算要你的银子。”

        说完,见对方稍稍冷静了一些后,林渊问道:“来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范子安,是沧海盟的盟主,林盟主,您……您真的不要月贡吗?”范子安实力其实不弱,炼骨境巅峰,比林渊还要高,可是他很清楚,自己要是真的和林渊交手,怕是不出十招就会被对方击杀。

        他摸不清林渊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在百战盟区,势力之间收取月贡是常态,每个强大的势力都是由无数小势力供养起来的。

        因此,一旦某个强大的势力被打败,那么打败那个势力的新势力会变本加厉的收取月贡。

        范子安这次来林盟已经做好了被对方狮子大开口的打算,可是现在他却被林渊一句不要月供给搞懵了,不要钱?如果真的不要钱,那他为什么要去和战龙盟战斗?

        “我要那玩意干什么?”林渊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黑社会,收什么保护费。”

        “可……可是……”范子安迷茫地问道,“那战盟的发展怎么办?战盟发展可是需要很多银子的!”

        “要银子,自己从正道搞,没必要弄这些歪门邪道的。”林渊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一旁的范子安,“话说,你们不会是被战龙盟敲诈习惯了吧。”

        “……”范子安沉默了,这不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整个百战盟区都是这种风气,只有林渊这种不收保护费的才是另类。

        看着范子安的沉默,林渊心情也复杂了起来,似乎,这个世界和自己的想象有些差距。

        “薛千重,过来一下。”沉吟片刻,林渊喊来了在修整演武场的薛千重。

        薛千重连忙派了过来:“盟主你找我?”

        “嗯,我想问一下,在百战盟区,收保护费很正常吗?”

        “很正常啊,弱小的战盟需要强大的战盟庇护,给对方上贡一些银钱,不是很寻常的事情吗?”说着,薛千重看了一眼地上的四个大箱子,“沧海盟最近刚给战龙盟交了一大笔月贡,此刻能拿出这些银子已经很不错了。”

        “……”林渊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这特么是什么傻逼的规定!”

        “盟主,您……”薛千重不解的看着林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林渊认真地看着薛千重:“千重,以咱们现在的实力,能不能称霸广安道?”

        “能!盟主您今天刚横扫了战龙盟,以您今天的实力,称霸广安道简直是轻而易举!”薛千重一脸兴奋,“盟主,您是要对其他战盟动手了吗?”

        “动手倒不至于。”林渊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他拍着薛千重的肩膀,一脸认真地说道:“千重,你是一个能为了兄弟低下头的人,我可以信任你吗?”

        薛千重被林渊的认真感染,他点了点头:“能!”

        林渊捏住薛千重的肩膀:“那……帮我一把,咱们一起把这个傻逼的规定抹除,好吗?”

        “嗯?什么意思?”

        “强者保护弱者,是天经地义之事,强者剥削弱者,是天怒人怨之事。”林渊咬紧牙关说道,“我不管别的地方什么规则……”

        “凡是我林盟所在的地方,保护费,月贡,都去踏马的!谁敢要这笔钱,老子就剁了谁的手!”

        “……”薛千重沉默,他无法理解林渊的想法,只是回忆起自己初建战盟时的卑微,他心中也升起了一股豪情,“盟主,你是认真的吗?”

        “是!”林渊问道。“你帮不帮我!”

        “帮!”

        这一刻,尽管林渊只是一个炼骨境的武者,但是薛千重却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股属于霸者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