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天?我去踏马的天!

第五十五章 天?我去踏马的天!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林渊拍着薛千重的肩膀,很是欣慰,他很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么,那是要改变一个地方的习惯,断掉许多人的财路。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上辈子是社畜的林渊很清楚没钱是什么感觉,所以也很清楚自己做了这件事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过你放心,不管之后发生什么,我不会让你顶缸,有什么压力,我会先帮你顶。”林渊语气真诚,声音坚定,“你只需要跟在我身后,帮我处理一些收尾的事情就行。”

        “我……”

        薛千重想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嗓子却莫名哽咽,他在百战盟区混了十几年,投靠过不少人,林渊是唯一一个亲口说愿意为他们顶事的人。

        他在其他人手下,包括在梁逸之手下时,他充当的都是打手恶犬的角色,办事背锅的都是他们,好处都归上面的人。

        “不用激动,以后让你激动的事还有很多。”林渊轻轻拍了一下薛千重的肩膀,笑着说道,“我们林盟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人,地盘也不大,所以,我需要你帮我给其他在广安道的战盟发一个请帖。”

        薛千重疑惑道:“什么请帖?”

        “就说,我林渊刚干倒了战龙盟,现在要当广安道的老大。”林渊冷笑道,“明天,我打算邀请他们来我林盟驻地一聚。”

        听闻要把人带到林盟的驻地,薛千重担忧道:“林盟驻地……把他们引过来,是不是会……”

        林渊叹了口气:“把他们带到酒楼,打架的时候把酒楼的东西打碎了,你赔钱吗?”

        “……”

        薛千重很想说他们到时候跑掉就行了,毕竟在百战盟区,打架是没什么成本的。

        “记住,无规矩不成方圆。”林渊语重心长地说道,“一个势力强大与否,能存在多久,靠的不是盟主有多强,底下的人有多强,靠的是规矩。”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给广安道定一个规矩。”

        “……”薛千重沉默许久,最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林渊看向一旁看了半天戏的范子安,有些好奇地问道:“范子安,你怕事吗?”

        范子安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多少是有点……害怕的……”

        “没事,胆子嘛,这玩意是练出来的!”林渊不怀好意的笑道,“你的这些钱呢,我就收了。”

        看到范子安脸上露出一丝不解,随后变得释然后,林渊继续说道。

        “然后,我现在给你一万两白银,让你帮我办一件事。”

        “……”范子安愣了一下,自己给林渊的好像就是一万两白银,对方转手就还给了自己,那对方是什么意思?

        “我们林盟人手不多,送请帖这种事,只让薛千重一人负责,可能压力有点大。”林渊笑着说道,“范盟主怎么说也是一盟之主,手下也是有些人的对吧。”

        “……”

        范子安现在终于明白林渊打的是什么算盘了,对方这就是想把自己拉下水啊。

        不过……就算是自己被拉下水,自己也没有什么亏的。

        因为这件事的主角始终是林渊,自己只是一个传话的,就算是和其他战盟闹了别扭,自己也不会有什么事。

        一念及此,他顿时说道:“林盟主说的是,我们沧海盟人手众多,送个请帖绰绰有余。”

        “嗯。”林渊点了点头,“那就麻烦范盟主收下这些白银吧,我们林盟人手有限,就不帮你拿回去了。”

        “那在下就收下了。”范子安说完,手一挥,之前搬来白银的那些人就把白银又全都抬了起来。

        “请帖的事,你和薛千重联系就行。我有点乏了,有事明天再说。”

        林渊打了个哈欠,交代完了事情,他现在也有点累了。

        毕竟他今天一早就在打架,打完了还没休息多久就又打了第二场,战斗的时候,精神一直紧绷着,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一放松下来,他就感觉到了疲惫。

        在薛千重和范子安走后,林渊掏出传送玉符,稍一催动,人便已经到了凌天澜的府邸。

        “天澜天澜,我又突破了!”

        回家之后,林渊彻底放飞自我,完全没有了外面的稳重形象。

        “嗯,不错,这都炼骨境了,再加加油,十天之内应该能到炼髓境。”

        凌天澜的身影自虚无中走出,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渊,微微点头,对林渊现在的进度还算满意。

        “十天啊!感觉有点久了啊。”林渊伸了个懒腰,随后扑到了凌天澜怀里,“天澜天澜,我困了,一起睡觉好吗?”

        “……”凌天澜一脸无语地看着林渊,她能读心,但是现在她根本不用读心就知道林渊是在是自己豆腐。

        可是……看着林渊那安心地贴在自己胸口的样子,她心中莫名地柔软了起来。

        凌天澜轻轻地将林渊从自己身上拎起来,她有些无奈的说道:“时间还早,我还不想睡觉。”

        “唉……”得知不能抱着凌天澜睡觉,林渊心中顿时兴致全无,不仅如此,在他看向凌天澜时,他诡异地发现自己对凌天澜的感觉竟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好像,多了一丝疏远。

        “我是不是生病了?”林渊不明所以,他摇了摇头,再次看向凌天澜,“天澜天澜,你笑一个。”

        “……”凌天澜不明所以,她施展了读心,随后,他便发现了林渊现在的状态。

        她神情复杂地问道:“林渊,你知道天妒之咒是什么效果吗?”

        “好像是会让人觉得你很讨厌,会对你产生……”林渊说着,突然想起自己,一瞬间,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不会中招了吧。”

        “对啊。”凌天澜点了点头,“虽然这么说很不好,但是你现在的确无法彻底免疫天妒之咒了。”

        “为什么啊?是因为我修为突破了吗?”林渊一脸疑惑,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事,“不对啊,我今天看到你那么多次,都没有出事,为什么到晚上我就会中招了?”

        林渊百思不得其解,他回忆着今天发生的那些事情。

        早上,为了救李泰南,拿到了前身的唐刀,学会了前身的紫电九式,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对凌天澜产生反感,那个时候都没事,那是什么时候有事的呢……

        后来,自己和江秋白的飞刀硬碰硬,结果被飞刀刺入右臂,回来之后,右臂的伤瞬间痊愈,那个时候,自己应该也……

        不对,好像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就把凌天澜给忘掉了,哪怕是后来去战龙盟找场子,仍旧没有想到凌天澜。

        “我……我的右臂,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林渊嘴角微微抽搐,看着凌天澜,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他现在有点想哭。

        “你的右臂融合了一道法则。”凌天澜知道林渊现在的慌张,可是,天妒之咒就是天妒之咒,这是涉及到天的东西,不是林渊这种锻体期的武者能抗衡的,凌天澜说道,“上午,你回来的时候,我帮你把右臂的飞刀取出时,顺便把飞刀上的命中法则给铭刻到了你的手臂,所以现在的你可以轻松引动命中法则。”

        “天妒之咒……天……这个法则,不会就是天的一部分吧。”

        听到凌天澜的解释,林渊福至心灵,瞬间想通了原委,他今天本来还很好奇自己为什么变得奇怪,随手扔一把刀都能砍中江秋白,原来自己的右臂里被铭刻了命中法则。

        之后也是,使用自创四式时,消耗的血气明显比之前少了很多,不仅如此,威力也比之前大了许多。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手臂有问题。

        “嗯,法则本来就是天的一部分。”凌天澜可惜的叹了口气,“随着你对这份法则的理解越来越深,天妒之咒的效果也会变得越来越强,直到……”

        “你和其他人一样。”

        和其他人一样。这句话直接让林渊慌了。

        “你放心,我会想到办法的。”得知真相后,林渊心中的烦躁越来越旺盛,不仅如此,在他看向凌天澜的时候,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对凌天澜的感觉在变得越来越淡。

        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类型,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人,但是他的脑海中却出现了另外一种思想,那是一种强行出现在他脑海的东西,那个思想正在一点点的改变他的认知,告诉他,凌天澜并不漂亮,自己也不喜欢她,对凌天澜,他有的只是一点鬼迷心窍,现在他清醒了,该把那个讨人厌的东西杀了……

        杀了……

        莫名其妙的,林渊心中生出一股杀意。

        “我踏马一定是疯了。”林渊迷茫的看着凌天澜,对方的脸上满是失落,而看到对方脸的自己,更是心中充满杀意。

        别的事情不清楚,但是林渊很清楚,现在的自己,状态非常不对。

        对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产生杀意,这和人渣有什么区别。

        凌天澜失落的惨淡一笑:“我们……怕是到此为止了。”

        凌天澜的别院身处异次元,加之早上有天道降临,残留下的天道气息很浓郁,所以林渊右臂的法则在这里会成长的非常迅速。

        因此,林渊被天妒之咒的影响也会变得越来越强,从最初的没反应,到只是有点厌烦,再到现在的产生杀意,不过是几十个呼吸而已。

        “唰!”

        林渊手臂在虚空一抽,直接拔出了铭刻着“临渊”二字的唐刀紫电。

        见到如此一幕,凌天澜心中莫名痛楚,她淡然道:“如果是你的前身,还有可能伤到我,你……”

        “天?我去踏马的天!”

        怒吼中……林渊挥下唐刀……

        一道血柱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