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被打动的心

第五十六章 被打动的心

        林渊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受到如此重的伤。

        上一世,在鲨鱼口中,他清楚地体验到了身体被撕裂是什么感觉,那是一种快要让人麻木一般的痛。

        这一世,他也体会到了断肢的疼痛。

        是他手臂被砍断的疼痛。

        唐刀紫电周身缠绕紫色雷霆,刀身斩过手臂时,林渊只感觉到了一丝麻木感,直到手臂落地,血流不止,伤口处的疼痛才涌到他的脑子里。

        “嘶……哈……嘶……敷……”

        林渊满头冷汗,疼痛让他想要大声呼喊,但是这是在凌天澜面前,他不打算做这么丢脸的事情。

        手臂断掉后,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昏沉,原本感知非常清晰的法则之力现在已经无法再轻易感知了,与此同时,在他看向凌天澜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仍然是,这个妞真漂亮……

        “如果说在实力和你之间让我选一个,我一定会选择你。”林渊惨白的脸满是汗水,他强撑着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喜欢你,是我的意志,天来了,也改变不了!”

        “傻瓜……”

        凌天澜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渊,活了几万年,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难以理解的事情。

        四万年前,她是俯瞰诸天的无上女帝,她的神朝横亘诸天,霸绝此界。

        那时的她眼高于顶,不管是永恒君主还是其他强者,全都无法入她的眼。

        只是可惜,那一战她赢的太惨了,从那以后,她便身染天妒之咒,成为被这个世界孤立的存在。

        之后,几万年的封印,更是让她彻底封闭了心灵,即使是被林渊的前身救出来,她仍旧是那个被这个世界孤立的存在。

        可是,就在她彻底绝望的时候,现在的林渊出现了。

        一个能无视天妒之咒的存在,而且是那种第一眼就看上了自己的人。

        在林渊面前,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她其实也是一个生物,也是值得被爱的。

        可是,就是这样的人,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对方无法再无视天妒之咒。

        说实话,在刚刚林渊抽刀的时候,她是做好了被林渊砍一刀的准备。

        毕竟是给自己带来过一丝光明的存在,她想亲手熄灭这束光,可是,她却怎么都没想到,林渊的那一刀,砍的是他自己的手臂。

        一瞬间,她的思维有些迟钝,完全想不到林渊是在做什么。

        林渊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就是恋爱脑!我就是馋你身子!我下流!我光荣!”

        “你……天妒之咒……你……”

        凌天澜听着林渊的话,感觉不到对方语言中一丝一毫的厌恶,可是,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天妒之咒啊!

        “去踏马的天!”林渊爆着粗口,大声吼道,“敢阻止我喜欢你,就算是天,我也砍给你看!”

        “……”

        莫名的,凌天澜的心脏跳动了,那似乎是一种名为喜欢的感觉。

        和之前那种带有一丝恶作剧意味的喜欢不同,现在的凌天澜,对林渊的感觉是一种男女之间的喜欢。

        “你说过,我的右臂封印着命中法则……”林渊咬紧牙关,强行让声音平稳,“是这个法则让我无法再无视天妒之咒,那么,只要砍掉我这只手臂,扔掉这份法则,我不就和之前一样,能无视你的天妒之咒了吗!”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渊感觉自己的力量也一点点的变少,他的身体也在渐渐发冷,眼前的世界,也在逐渐变得漆黑起来。

        流血过多,视线变得模糊。

        感觉眼前的凌天澜离自己越来越远,林渊想要伸手去拉住对方,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到,因为他想伸的那只手臂已经掉在了地上。

        他自己砍的。

        “……”

        凌天澜过了很久才缓过神,看着林渊的断臂,还有摇摇欲坠的身体,她的双眼不由得湿润起来。

        这是第一次,有人能为了她牺牲到如此地步。

        她向林渊方向走去,才走了一步就被扑过来的林渊一把抱住了。

        唐刀紫电闪着紫色雷霆,在地上躺着,而它的主人,向前跑了十几步,抱住了那个他想挽留的人。

        “之前一直都是你主动,现在,也该轮到我了。”

        意识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即使抱住了凌天澜,林渊仍旧感觉怀里的人是如此的不真实。

        因为,他发现怀里的凌天澜在娇羞。

        那个能飞天,能遁地,能入梦,能变身奥特曼打小怪兽的凌天澜在娇羞!

        仅剩的一只手抱住了凌天澜,林渊趴在凌天澜身前,声音虚弱而又坚定的问道:“凌天澜,我喜欢你,嫁给我,好吗。”

        凌天澜双颊绯红的支撑着林渊的身体,轻嗅着林渊身上的血腥味,这一刻,她感觉到的是莫名的安心。

        林渊的话让她的记忆再一次回到了十几天前的醉仙楼。

        感染天妒之咒,想杀自己的林渊前身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一脸欣赏地看着自己的林渊,当时她也是因为好玩才向林渊逼婚。

        之后的相处更是不断地捉弄对方,调戏对方。

        哪怕是有了一些好感,她仍旧不敢敞开心扉,接受对方。

        可是现在,对方在身染天妒之咒的情况下,仍然抵抗着那份来自天道的侵蚀,寻找解决办法。

        哪怕是丢掉一条手臂,失去了即使是永恒强者也觊觎的法则本体,他仍旧选择了自己。

        这一刻,凌天澜的心是真的被林渊打动了。

        在林渊怀里的她这还是第一次感觉到那种安全感,这是她几万年生命中都未曾感觉到的东西。

        听到林渊的求婚,她眼中泪水涌出,在脸上划出一道晶莹的光涟……

        “好,好!”

        她大声的回应着,可是却没有收到林渊的一点回应,当她查看林渊情况时才发现,林渊已经晕过去了。

        “……”

        她看了一眼林渊的断臂,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时跳出两道紫色闪电的唐刀紫电。

        一念之间,地上的断臂便已经化作飞灰,而铭刻在上面的那道命中法则则飞入了唐刀紫电之中。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林渊为什么会无视天妒之咒了。

        因为林渊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的前身已经把一切全都带走了,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林渊就是个白板,和这个世界没有一点关系。

        因为没有关系,所以他不受天道影响,天妒之咒对他无效,再加上他修炼的功法《不灭神魔躯》是自己当年和域外永恒对战时爆出来的,不是这个世界的功法,所以对方即使修炼了,仍然可以无视天妒之咒。

        如果不是自己自作聪明,把那道命中法则铭刻到了林渊身上,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被天妒之咒影响。

        “林渊啊林渊……你怎么就……”看着昏迷的林渊,凌天澜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这么可爱呢!”

        不知道为什么,凌天澜总觉得现在的林渊看起来非常顺眼。

        一念间,林渊断臂处便止住了血……

        虽然现在实力下跌到了永恒,不再是以前的无上之境,但是她的治疗手段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退步。

        ………………………………

        “……”

        总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清醒的林渊抬头看着熟悉的床梁,熟悉的雕床,熟悉的纹龙床梁。

        梦中,他发现自己不能再无视天妒之咒,对凌天澜产生了恨意,更对对方产生了杀意。

        然后他就挥刀了。

        一刀斩断了自己的手臂。

        “我是不是傻逼啊!”林渊双手抱头,在床上打着滚,“我为什么要砍了自己的手啊!妹子就那么重要吗?为了妹子砍了只手,你以为自己是杨过吗?”

        “好羞耻啊!我后来好像还求了次婚!我的天,那么爷们的男人是我吗!”

        双手挠头半天,林渊才诡异地发现,自己是双手挠头。

        双手……

        他伸出右手,在自己的眼前晃了几下。

        “是右手,而且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区别……”林渊躺在床上,思索许久,“所以说,我是在做梦是吗?”

        “我就说嘛!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妹子就自残,我是那么脑瘫的东西吗?”

        林渊哈哈笑着,坐了起来,他侧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右臂,在右臂和肩膀连接的地方,有着一圈狰狞的伤疤。

        “哈……哈哈……”林渊干笑着,他终于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我……好像,还真是这么肤浅的男人。”

        “不过那可是凌天澜啊!超漂亮的好不好!性格还那么活泼,御姐身材大长腿,御姐身萝莉心,这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好不好!”

        “原来我竟然是你最喜欢的类型,那可真是荣幸啊!”

        就在林渊自己在房间里发疯的时候,凌天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这里。

        “啊?!”林渊的表情僵硬了起来,他缓缓转头,看向一旁一脸调笑的凌天澜,“你,你什么时候来这的?”

        “大概是你昏迷的时候吧。”说话间,凌天澜的身影忽然变得透明起来,随后便消失不见,但是她的声音却从她的位置传了出来,“怕影响你休息,我一直隐身守在你床边的。”

        “哈……哈哈……”林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我说的你岂不是全都听到了?”

        “对啊,不止听到了,我还读到了你想的东西。”凌天澜一脸无邪的说道,“像什么你是个lsp,馋我身子什么的,我都读到了。”

        “……”

        林渊沉默了,他有一个未婚妻,能飞天,能遁地,能变身奥特曼在人家梦里打小怪兽,还特么的能隐身,能读心!

        “好吧!我就是馋你身子了!”林渊索性破罐子破摔,“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和你住在一起,我怎么可能对你没有一点想法!”

        “我就是下流,我就是馋你身子!我诚实,我骄傲!”

        “……”凌天澜只是微笑,见林渊说完了,她好奇的问道,“所以说,晚上要一起睡吗?”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