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成人也有

第五十八章 成人也有

        “……”

        女方都不在意,自己一个男的介意这个干什么?犯贱吗?

        一念及此,林渊叹了口气对着凌天澜说道:“那你说吧。”

        凌天澜看着一旁双眼放光的慕萦怜,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冷笑:“以后怎么安排,这个你们自己商量,今天晚上,林渊归我了!”

        林渊:“……”

        慕萦怜:“……”

        “姐姐大人,我看您这是在为难妹妹啊!”慕萦怜撸起袖子,露出了洁白的手臂,她目光不善地看着凌天澜,“妹妹虽然弱小,但是……”

        但是什么,慕萦怜没说,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说不了。

        凌天澜只是一个念头,她便被禁言了,就算张嘴也发不出什么声音。

        “没有什么但是。”凌天澜笑了一下,“有我这个正宫在,你们终究是妾。”

        林渊:“……”

        看来自己这个所谓的后宫并不算多和平,只是奇怪的是,凌天澜到底是不是脑子有坑,为什么非得弄这种奇葩的操作呢?

        直到现在,林渊仍旧不明白凌天澜为什么要让自己接受慕萦怜。

        不过他已经不再纠结这个了,反正他不吃亏就行了。

        “然后就是最后一件事了。”凌天澜看着林渊,“我们皆身染天妒之咒,因此,若是成亲,有外人在会很影响气氛。”

        说到成亲,林渊终于想起来了,自己一开始便被凌天澜逼婚,之后便一直生活在一起,可是,直到刚才自己向对方求婚,他们两个都没有成亲。

        也就是说,他的这个老婆,其实还只是未婚妻。

        想要转正,还需要一场婚礼。

        他看向凌天澜,只看到对方有些娇羞的面容:“那你的意思是……”

        “一切都交给我吧!”看着有些迷茫的林渊,凌天澜笑着说道,“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婚礼!”

        “???”林渊怀疑自己似乎是听错了,“你,给我,婚礼?”

        凌天澜一本正经的说道:“对啊,我来举办婚礼,有什么问题吗?”

        “可……没……没什么问题。”

        林渊本来想说自己是男人,婚礼的事情应该自己来准备,但是他只是想了一下双方的修为,他便放弃了和这个多余的想法。

        他什么修为,对方什么修为,他有什么资格给对方一个让对方满意的婚礼。

        不说别的,只说一个天妒之咒,他自己都没有办法解决,他又有什么办法让其他人无视天妒之咒?

        就算婚礼的人很多,那又有什么意义,一群人都对新娘子抱有恶意,就算自己压制住了那些人,又有什么意义。

        “那就好,然后,今天的第一次家庭会议就此结束!”

        凌天澜笑着说道,随后,她看向一旁愤愤不平的看着自己的慕萦怜,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萦怜啊,不是姐姐不是人,只怪夫君太迷人,既然是姐姐打算托付终生的人,姐姐自然不会就这么让你把夫君夺走。”

        “……”慕萦怜本来还在挣扎,但是看了凌天澜一会后,她便不再挣扎,继续慵懒地趴在桌子上。

        林渊看着浑身散发着慵懒气息的慕萦怜,问向凌天澜:“她没事吧!”

        “没事,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她一定会理解我的。”凌天澜笑着摸了摸慕萦怜的脑袋,“萦怜,你说对不对?”

        “啊对对对……”慕萦怜嘴上的封印已经被解除了,她无奈地说道,“姐姐大人是才是最重要的,妹妹会认清自己的位置的。”

        林渊:“……”

        这阴阳怪气的语气,林渊险些以为对方是个阴阳师。

        “那,萦怜你就在这里找个房间休息吧。”凌天澜看了一眼慵懒的慕萦怜,笑着说道,“我们也去休息了。”

        慕萦怜一脸的生无可恋,她轻轻地挥手道:“去吧,去吧……”

        见此,凌天澜只是微笑,没有再刺激慕萦怜。

        下一刻,林渊感觉眼前一花,再次看清周围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凌天澜的房间。

        就是说,自己今天终于要成为大人了吗?

        “林渊,你……”凌天澜正准备和林渊说些事情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林渊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睡觉吧!天色不早了!”林渊“啪啪啪”地拍打着凌天澜的床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爬上了凌天澜的床,衣服也已经换成睡衣了,“早睡早起身体好,晚睡晚起精神糟!赶紧睡觉吧!”

        “……”凌天澜诧异的看着林渊,片刻之后,她突然笑了出来,“你……你这也太……”

        她不太好形容林渊,毕竟现在的林渊看上去的确很好色。

        “我下流,我光荣!我就是馋你身子!不!不仅是身子!我馋你整个人!”

        林渊双手提着凌天澜的被子,挡在自己身前,做出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和他说的话完全不配套,这幅场景即使是凌天澜也有些不自在。

        哭笑不得的凌天澜坐到床边,靠在林渊身上,轻轻地在林渊耳边吹了口气:“林渊,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好吗?”

        “好~”耳旁的那股风,吹得林渊整个人都酥了,他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有些软萌。

        “你现在是炼骨境,那你觉得,如果是炼皮境时的你给了现在的你一拳,你能挡住吗?”

        出乎林渊的意料,凌天澜问的不是什么羞羞的话题,而是一个看上去很正经的问题。

        林渊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那当然能了,我现在比炼皮境时强了近百倍,哪怕我什么都不做,当时的我都没法破掉我现在的防御。”

        凌天澜不怀好意地笑道:“那,要是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打了起来,为了维护当时的你的尊严,对方全力出拳打了你,你会怎么做?”

        “如果是为了维护对方的尊严,我大概会装作很疼,然后告诉对方他并不算弱吧。”

        林渊回答着凌天澜的问题,回答着回答着,他突然发现了哪里不太对劲,似乎,对方的问题不是什么好话啊!

        凌天澜的笑容愈发不怀好意,她问道:“那要是对方知道了你是装的,对方会觉得难受吗?”

        “大概……应该……很难受吧……”

        林渊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个,林渊,就是说……”凌天澜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修为……多多少少……比你高了……几个世界的差距。”

        “呵……呵呵……”林渊看着对面的凌天澜,已经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

        相比较之前的泥土圆柱打不开核桃,对方现在已经说得很委婉了。

        虽然凌天澜一直没有全力出手,但是就林渊对对方的了解,对方的武道修为也不弱,和自己几乎是仙凡之别。

        所以说……

        自己,大概破不了防……

        林渊:“……”

        凌天澜:“……”

        两人对视无语。

        “天澜,我的手臂突然开始疼了……”沉默许久,林渊捂着之前砍断手臂的地方,大声呼痛。

        凌天澜愣了一下:“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帮你重塑的身躯,为什么……”

        本来开了读心是打算确定林渊的伤势,结果一瞬间她就发现了林渊的想法。

        林渊见状也不装了:“没有你的抱抱,疼痛消失不了……”

        “额……”凌天澜单手扶额,一脸无奈,“林渊,你这是在跟我撒娇吗?”

        “对啊,你以为呢?”林渊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修为比我高那么多,我不撒娇,难道你会撒娇吗?”

        “……”凌天澜一阵无语,“我觉得你可以正常点。”

        “呵……”林渊自嘲一笑,“正常点?你让我怎么正常!因为你刚才的话语,我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哦……”凌天澜一脸冷漠地看着林渊,“所以没有一个爱的抱抱,你的人格就不会痊愈是吗?”

        “……”林渊沉默地看着凌天澜,他想起来了,对方会读心。

        “唉……真是的……”凌天澜叹了一口气,随后一个转身,手臂猛地一抓。

        当林渊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被凌天澜按在了床上。

        凌天澜的长发柔顺的落在枕头上,洒在林渊的脸颊旁边,她的右手抓住林渊的双手,将他的双手按在头顶。

        “林渊,你知不知道……”凌天澜说话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林渊的脸正在飞快的变红,与此同时,他的体温也变得高了起来。

        林渊的心脏剧烈地跳动,就像是随时都会爆炸一般,他咽了口唾沫,看着上方的凌天澜:“我知道什么?”

        “你表现得越是柔弱,我心里的欲望就会越强啊!”

        林渊二十多年单身,心里不良的想法一大堆,那……凌天澜几万年单身……

        会少吗?

        都是人类,不会少的!

        “额……”

        林渊还想说什么,然而,他已经无法再说话了。

        ………………………………

        慕萦怜无语地看着凌天澜房前的屏障,在那个屏障里面,就是林渊和凌天澜所在的房间。

        “真是的,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修为,造小孩这种事你们是做不了的啊!”

        她靠在屏障上,心里莫名地有些酸涩。

        “明明是……明明是妾身先喜欢上他的!”

        她说的话没有人听到,整个府邸,只有三个人。

        感受着自己身体上传来的阵阵异样感,慕萦怜的表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我……该不会……”她看着自己的手臂,那里明明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但是她却能感觉到一阵摩挲的触电感。

        慕萦怜心中的酸涩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她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室,躺在床上。

        “看来,之后我的小心一些了,不然被她给抹……抹除了记忆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