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慕萦怜的怒火

第六十二章 慕萦怜的怒火

        林渊在房顶奔跑着,脚下闪步不断,每一次闪烁,他的身体都会前进数十米。

        赵钧没事,虽然他无脑的冲到了清风盟驻地,但是不论过程,结果还是挺不错的。

        回去的路很平静,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只是,现在林盟的驻地气氛有点不太对劲,并没有林渊回来的路这么平静。

        慕萦怜现在正在大门处充当着迎宾小妹,接待着每一个拿着请柬过来的战盟之人。

        因为没有了面纱,慕萦怜那没有了天妒之咒纹路的脸露了出来,她的美貌也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中。

        而很显然,常年被天妒之咒影响的她完全不知道她长得有多漂亮。

        百战盟区身处无法地带,这里本就非常混乱,因此指望这里的人有素质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慕萦怜身边已经围了七八个没有素质的人,他们看着慕萦怜的眼神就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样,很是涩情。

        慕萦怜笑着说道:“各位既然是客人,还请各位进入林盟的府邸,在门口聚集会挡住后面人的道路。”

        自小便被天妒之咒影响的她完全没有体验过这种情况,在以往,她被人围观都是她的面纱掉了的时候,那个时候,围观她的人可没有一点好意,而现在,虽然是被围观,但是她却没有感到一点对方对她的厌恶,让她感觉还挺不错的。

        “你长得这么漂亮,在林盟这种小地方干什么啊?跟我走,以后哥哥带你去玩,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林盟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小战盟,总共就这么几个人,你在这里没前途的,跟我们盟主走,以后想要什么没有啊!”

        “小姐姐,你别听他们的,跟我走,我们战盟待遇很好,你到我们这来绝对比你在林盟强多了。”

        因为林渊昨天一人荡平了整个战龙盟,广安道的这些战盟对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畏惧,因此他们说到林盟时,说的都是林盟规模小,没有一个人敢说林盟弱小。

        “抱歉,妾身是林盟的人,多谢各位的好意了,还请各位进去吧!”

        慕萦怜礼貌地笑道,她可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的,她是谁?她可是林盟的盟主夫人!林渊不在,她就是林盟的话事人,所以哪怕被人这么说,她也只是额上青筋爆了一点,没有爆发出来。

        “唉,真是可惜,这么漂亮的姑娘,竟然进了林盟这个小战盟。”

        几个人一脸可惜的说着,随后一起进了林盟的府邸。

        “林盟算什么东西?就这么几个人还想称霸广安道,他以为我们不存在吗?”

        就在那些人都进了府邸之后,一个狂躁的声音响起,随后,几十个人从街上走了过来,领头的人手上拿着林盟发出的请帖,一脸不屑。

        走到林盟驻地前,他看了一眼在门口迎宾的慕萦怜,眼中闪过一丝惊艳,随后他将手上的请帖猛地甩到林盟驻地之前。

        “就林盟这屁大点的势力,还想称霸广安道,谁给他的胆子!”

        说话的人是极限武者的修为,他身后的一群人中也有一个极限武者,只是对方的表情很是高傲,似是有点看不上这个领头的人。

        慕萦怜看着地上的请帖,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她看向对面的那个极限武者道:“你们是什么人?”

        说话时,慕萦怜的气息变得很是冰冷,林盟对她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她和林渊共同创建的势力,她不允许有人侮辱自己的势力。

        “告诉你,老子是舞阳盟的盟主赵凤阳,手下弟兄三百多,我们都没说要统一广安道,你们林盟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个!”

        赵凤阳的话说得非常不客气,说话间,他还伸脚在林盟的请贴上踩了几脚。

        “告诉你,老子今天来这,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老子不服你们林盟!”

        “对!不服!”

        赵凤阳的话刚说完,他身后的一群小弟便跟着喊了起来,从气势上来说,对方的声音盖过了整个林盟驻地的声音。

        因此,原本进了府邸的那些战盟之人,有不少都跑了出来查看情况,门口地方太小,有不少人干脆跳到墙上,查看外面的情况。

        慕萦怜看着地上被践踏的请帖,眼神中渐渐多了一丝杀气,看了一眼身前的赵凤阳,她声音冰冷的说道:“捡起来。”

        一瞬间,围观的人顿时感觉一阵寒意传来,不少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几个冷战。

        “捡?你没长手吗?”赵凤阳完全没把慕萦怜当回事,他大言不惭地说道,“一个看门的,连捡请帖都不会吗?”

        “捡起来。”慕萦怜看了一眼赵凤阳,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那些人,声音宛若千年冰霜,冰冷异常,“或者,死。”

        慕萦怜从来不是什么善茬。

        一个从小就感染天妒之咒,在无数冷眼中长大的人,怎么可能有一个健全的人格。

        她和林渊的相遇,就是为了给她哥哥出口气,要知道,当时她和林渊的那一战,可是奔着杀了林渊去的。

        而现在,有人敢触碰她的逆鳞——她和林渊建立的势力,她怎么可能让对方全身而退。

        “呵……哈哈哈……”赵凤阳先是一阵冷笑,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慕萦怜,对着身后的小弟们说,“你们听到了吗?这个小娘们竟然说不捡就死!”

        “嗬!忒!”

        赵凤阳一口唾沫吐在请贴上,随后挑衅的看着慕萦怜。

        “老子就不捡,你能拿我怎么样?”

        慕萦怜声音冰冷:“找死!”

        话音落下,她踏前一步,修长的玉腿猛地踢出,一瞬间,一连串音爆不断响起。

        “嘭……”

        一声闷响,赵凤阳直接被慕萦怜一腿踢成滚地葫芦,他双臂档在胸前,此刻却诡异的垂向地面。

        刚刚的一瞬间,他成功的用双臂挡住了慕萦怜的腿,但是可惜的是,他的手臂挡不住慕萦怜的腿,臂骨直接断了。

        “啊!我的手!啊啊啊!!!”

        赵凤阳的惨叫响彻全场,所有围观的人都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们完全想不到赵凤阳竟然一个照面就被人放倒。

        “赵凤阳可是极限武者啊!”

        “虽然上次争霸输给了秦战,但是赵凤阳再怎么说也是广安道数一数二的高手!他怎么会这么简单的就被打倒?”

        “是不是我眼花了!这个正在惨叫的不是真的赵凤阳吧!”

        围观的人全蒙了,都是在广安道混的人,他们可是很清楚赵凤阳是谁的,那可是广安道数一数二的高手,可是,就是这么强的高手,怎么,一个照面,直接倒了?

        “你们看什么?把她给我抓住,老子今天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男人!”

        剧痛之下,赵凤阳已然气急败坏,什么虎狼之词都爆了出来。

        听到他的话,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也全都冲了上来,似乎他们完全忘了自己的老大是怎么没的。

        “妾身,可是有夫君的!”

        慕萦怜娇羞的双手捂脸,但是她的腿可没停着,面对这些冲上来的小喽啰,她一腿一个,每一个人都是重度伤残,只能躺在地上哀嚎。

        “咕……”

        赵凤阳身后的那个极限武者咽了口唾沫,他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双手捂脸,只有腿在踢人的慕萦怜,对方明显没认真,可是,就算是对方这种不认真的状态,都能轻松横扫这一众炼筋境到炼骨境的武者,那对方的实力,得有多恐怖!

        “你……也是舞阳盟的人吗?”

        就在那个极限武者懵逼的时候,慕萦怜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舞阳盟带来的人已经全都重伤躺下了,他颤颤巍巍的转过头,看着慕萦怜的脸,只感觉一阵熟悉。

        那个极限武者颤颤巍巍的说道:“我,我是千山盟的人……”

        “千山盟?梁逸之的战盟……”慕萦怜此刻已经不再娇羞,听到千山盟的名字,她的表情变得很是阴冷。

        千山盟是百战盟区五大战盟之一,梁逸之更是百战盟区五大巅峰武者之一,按理说,对方的来头很大。

        可是……

        慕萦怜可是记得梁逸之的,小的时候,她可是得管对方叫哥哥的。

        她冰冷的笑道:“他现在已经把爪子伸到广安道了吗?”

        那个极限武者解释道:“赵凤阳投靠了我们千山盟,所以我是代表我们千山盟来的,你要是动了我,我们盟主不会放过你们的。”

        似乎是五大战盟的惯性,他们的每个人在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时,总喜欢摆出势力来吓唬人。

        只是他也不想想,林渊可是连他们盟主梁逸之都砍过的人,怎么可能会怕了他们千山盟。

        慕萦怜冷笑:“不放过我们?他会亲自找上门吗?”

        感觉到了一丝希望,那个极限武者连忙说道:“你要是动了我,我们盟主一定会亲自找上门的!”

        “呵呵……”慕萦怜笑了起来,“妾身可真是想见见他了!”

        “什……什么!”

        在那个极限武者的哀嚎声中,慕萦怜一腿将对方踢成重伤。

        随后,她走到舞阳盟盟主赵凤阳身前,她隔空一腿踢出,一道气劲直接打断了对方的两条腿。

        “妾身怎么说也是快成亲的人了,总得修身养性一些。”慕萦怜一腿踢在赵凤阳胸口,将他踢到了之前被他吐了一口唾沫的请帖边,“把请帖擦干净,捡起来。”

        “……”

        赵凤阳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的双臂已经被慕萦怜一腿踢断,两腿也断了,现在的他能动的只有一个脑袋了。

        “你!”他怨毒的看着慕萦怜,却只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眼睛。

        “舔干净,捡起来。”

        慕萦怜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