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广安道之主

第六十五章 广安道之主

        李泰南的到来直接让在场众人都懵了。

        虽然林渊说过自己和李泰南关系不错,但是他们可没想到,在林渊宣布自己将称霸广安道时,李泰南竟然会亲自过来。

        他可是巅峰武者啊!

        “你……你说什么!”此刻,刚刚被李泰南一脚将刀踩掉的摧岳盟之人才反应过来,“我们盟主可是巅峰武者,怎么会败给你!”

        尽管这么说着,但是他看到李泰南身上的伤痕后,他心中其实已经相信了李泰南的话。

        因为李泰南身上的伤带着他们摧岳盟盟主吕开山的气息,很明显,他们两人是血战了一场。

        “巅峰武者?你凭什么觉得我不是巅峰武者?”

        李泰南回头看向摧岳盟的人,他身上巅峰武者的气息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一瞬间,强横霸绝的气息横扫全场,在场众人,无不震惊他的强大。

        他的实力很强,即使是在百战盟区这五位巅峰武者之中,他都是能排到前三的存在。

        第一赵钧他打不过,毕竟对方比他早入巅峰之境,第二的江秋白他并不是打不过,只是在干掉对方前,他很容易被对方先干掉罢了。

        至于排行第三的吕开山,李泰南平时和他基本上是平分秋色,两人打起来没有个几千招不会结束。

        而今天李泰南和吕开山的一战,他其实可以赢得非常简单,只是因为吕开山昨天被林渊砍的一刀紫电开天伤到了右手,所以今天李泰南过去问候对方时,为了让吕开山心服口服,他们两个用的都是另一只手。

        即使这样,李泰南最终仍是赢了吕开山,让对方放弃了林渊所在的广安道。

        “巅峰武者……”

        摧岳盟的人一脸震惊的看着李泰南,随后他看了一眼在台上云淡风轻的林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他已经清楚,自家的盟主很可能真的败了。

        从李泰南今天来这里的行为来看,对方很明显是在给林渊的林盟站台,也就是说,对方和自家盟主的战斗,很可能是为了保住林渊的广安道。

        既然这样,他也没必要再做无谓的是挣扎了,于是他收起刀,整理了一下衣服,恭敬地说道。

        “摧岳盟韩风华,代表摧岳盟,恭祝林盟盟主一统广安道!”

        韩风华的话瞬间一起轩然大波,在场众人无不震惊,李泰南到这里只是出了一招,说了两句话,结果直接让摧岳盟的人由找茬变成祝贺。

        这情况,让平时一直被五大战盟压得喘不过来气的他们都感到很难接受。

        “摧岳盟竟然同意了!”

        “他之前明明还打算联合周围的几家战盟,让他们帮摧岳盟打理广安道,结果这么快就变了!”

        “什么变了啊!分明是摧岳盟的吕盟主被打败了,他们不得不把这里让给林盟。”

        周围的人叽叽喳喳地说着,很快就说出了真相。

        不过林渊倒是没有得理不饶人,毕竟他和摧岳盟没有打过交道,双方也不算太熟。

        “嗯,谢谢。”

        他笑着点了点头,礼貌地回应着摧岳盟的韩风华。

        随后他看向台下的李泰南,对方也回头看了他一眼,两人对视一笑,没有说什么。

        李泰南慢慢悠悠的走到摧岳盟韩风华身前,只是一个眼神,韩风华身边的人便把位置给李泰南让了出来。

        李泰南坐下后,笑着看向韩风华道:“你小子还挺有眼力见的。”

        “呵……呵呵……”韩风华嘴角扯动,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多谢李盟主夸奖。”

        因为李泰南的出现,原本坐在一边打算投靠摧岳盟的那些人全都坐蜡,一个个的尴尬无比,要知道,在李泰南来之前,他们可是和韩风华说好了自己要投靠摧岳盟的,可是现在,摧岳盟的人自己怂了,他们现在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李泰南摆平了摧岳盟,林渊看向另外一桌,那桌的人明显不是广安道的,他笑着问向对方:“同样是外来的客人,摧岳盟的人已经承认了我在广安道的地位,你们千山盟,现在是什么态度?”

        在林渊上台之前,慕萦怜便已经和他说了这里的事情,今天这里总共来了两个五大战盟的人,一个是代表摧岳盟的韩风华,而另外一个,就是代表千山盟的徐青松。

        徐青松见林渊挑明了自己的身份,他索性也不装了。“说实话,林盟主的关系网的确很惊人,不过,林盟主,想要成为广安道之主,你有问过我们千山盟吗?”

        “问千山盟?”林渊被对方的霸道给逗笑了,他一脸无奈地看着对方,“你们盟主这是伤好了,打算亲自过来找麻烦了吗?”

        昨天早上救李泰南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梁逸之被自己的两招紫电开天击中,虽然对方不至于挂掉,但是对方的手臂明显受了重伤。

        而现在,对方自己不出面,而是派了一个小弟过来找麻烦……

        林渊很怀疑梁逸之现在是外强中干。

        以梁逸之前几次的行为来看,如果对方真的想要搞自己,他不可能不亲自动手。

        “哈哈哈……林盟主真是爱说笑。”千山盟的徐青松笑了起来,他的眼中满是嘲讽,“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说我们盟主!”

        “说实话,今天我本来不想动手的。”林渊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是,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在刀尖上跳舞啊!”

        林渊本来不打算动手,但是徐青松的确是太能拉仇恨了,这可是在林渊的主场,如果被徐青松如此羞辱还不反击,那他就算成了广安道之主,广安道的这些人也不会服他。

        “想动手吗?”徐青松靠在椅子上,一脸淡定,言语中带着满满的优越感,“你可得想好,我们千山盟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就凭你,也敢和我们千山盟对抗?”

        说话间,徐青松看了一眼林渊旁边的薛千重,眼中更是闪过一丝鄙夷:“别以为收服了一个背叛我们战盟的垃圾就可以和我们战盟对抗了,告诉你,你们林盟,差远了。”

        林渊:“……”

        他从未见过如此普通而又自信的人,这话即使是梁逸之都不敢轻易说,而这个在千山盟也只是一个寻常成员的人,是怎么敢说出这种话的。

        见林渊不说话,在场众人心里都在打鼓,他们现在有点怕了,毕竟,千山盟也是五大战盟之一,荡平他们一个广安道和玩似的。

        “喂,你是不……”

        见林渊被千山盟的徐青松如此羞辱,李泰南顿时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就要动手,突然发现徐青松已经被人掐着脖子拎了起来。

        “慕……慕家小妹?”

        他认识动手的人,只是这个人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动手的正是慕萦怜,今天是林渊的主场,如果随便哪个阿猫阿狗蹦出来都得林渊亲自动手解决,那他这个战盟之主当得也太窝囊了,所以还没等林渊说什么,慕萦怜便先动手了。

        “你……你是什么人!”

        被慕萦怜掐着脖子提起,徐青松不由得感觉一阵呼吸困难,他手臂挥动,打算挣脱开慕萦怜的手掌,然而慕萦怜只是随便一晃,他的全身便传来一阵阵骨裂之声。

        只一下,他全身的骨头便全都被慕萦怜弄断了。

        “啊!!!”

        这一刻,剧痛直接让徐青松痛苦地哀嚎起来。

        “妾身,慕萦怜,是林盟的人。”

        慕萦怜笑着说完,手臂一挥,直接将徐青松扔出了林盟的府邸,随后她招了招手。

        薛千重看了林渊一眼,见林渊微微点头后,他便走到了慕萦怜身边。

        慕萦怜擦了擦手,一脸寻常的说道:“派人,把徐青松送到千山盟,就说,这是妾身慕萦怜给梁逸之的礼物,过几天,妾身就会亲自去拜访他们千山盟。”

        薛千重应道:“是,夫人。”

        说着,他便吩咐手下,将徐青松安排回了千山盟。

        慕萦怜见在场众人都沉默的看着她,她笑了一下道:“各位还请随意,妾身只是随手打发了一只聒噪的虫子罢了。”

        “林盟主,您这么对千山盟的人,您就不怕千山盟打过来吗?”

        “对啊对啊!千山盟可是出了名的护短,您这么挑衅他们就不怕他们打过来吗?”

        “林盟主,要是千山盟的人打过来,你打算怎么办啊!”

        台下,一众广安道的人叽叽喳喳的问道,之前不管是清风盟还是摧岳盟,林渊都解决的很完美,可是到了千山盟,林渊竟然直接和对方对着干,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他们可不想自己前脚投奔了林渊,下一秒林渊就被千山盟灭了。

        都是出来混的,他们自然想要一个稳固一点的靠山。

        林渊看着下方的一群人,一想到自己要称霸的地方都是这种垃圾,顿时兴致变得很是萎靡:“千山盟最强的也就是他们盟主梁逸之,而就在昨天,梁逸之身受重伤,短时间动不了手。”

        下方一人问道:“林盟主你是怎么知道梁盟主动不了手的?他可是巅峰武者啊!除了巅峰武者,谁能伤的了他?”

        “我为什么知道?”林渊笑了一下,手掌从虚空一抽,唐刀紫电带着无尽紫色雷霆抽出,他轻轻催动唐刀的雷霆,一瞬间,无尽的雷霆将他覆盖其中,他的身影在这一刻变得无比伟岸,他缓缓道,“因为,梁逸之就是我砍伤的!”

        众人本来不知道林渊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看到林渊手上的唐刀,他身上的雷霆,众人顿时觉得,林渊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他们这个时候才发现,林渊身为林盟之主,虽然只是炼骨境修为,但是对方的实力,可远远不止炼骨境。

        就说他身上的雷霆,说他能砍伤梁逸之,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于是,下一刻,不知道是谁带头的,下面的人齐声道。

        “拜见广安道之主!”

        从这一刻起,广安道彻底换了个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