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暴怒的梁逸之

第六十六章 暴怒的梁逸之

        随着林渊展露实力,广安道的那群墙头草纳头便拜,共尊他为广安道之主。

        而林渊也顺势定下了新的规矩。

        一、广安道之中,不许向战盟以及个人索取保护费、

        二、广安道之中,无需上交月贡。

        三、遇外敌入侵,广安道之人应同气连枝,联手对敌。

        三条规矩前两条让下面的人感到很是感激,可是第三条却让他们都觉得很难接受。

        毕竟这里是无法地带,而且还是无法地带里最混乱的百战盟区,在这里,战盟之间发生冲突的事随处可见,如果真的同气连枝,携手对敌,那他们基本上就不用干别的了。

        整天只负责打架就行。

        不过对此,林渊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们能出手的时候尽量出手,不要在一边干看着。

        下面的人听了之后,只是敷衍的应了几声,看得出来,他们并没有把这个当真。

        林渊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他不是暴君,不打算强迫这些战盟的人干什么,说白了,他也是第一次掌握势力,并没有什么经验。

        在他看来,下面的那些人现在就是挨的打太少,等他们多挨几次打之后就知道要不要携手对敌了。

        林渊这里的聚会散去后,大部分战盟的人都打道回府,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心里打着小九九,去了江秋白的天影盟还有厉飞云的斩天盟。

        同为五大战盟,在林渊宣布称霸广安道时,这两个战盟没有一个人过来。

        所以有不少人打算探探这两个战盟的口风,看看能不能找找关系,通过他们让自己成为五大战盟的代行者,攫取广安道的利益。

        众人离开后,林渊和慕萦怜开始商量之后怎么发展战盟势力,李泰南也跟着过来凑热闹,毕竟他来百战盟区也是为了拉一个势力出来的。

        时间,就在他们商量中慢慢过去了。

        千山盟。

        “报……报告盟主,马云鹏回来了……”

        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正在运功养伤的梁逸之。

        “马云鹏?他不是跟着舞阳盟的人走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梁逸之眉头紧皱,对手下的慌张很是不满,与此同时,他也感到一阵奇怪,毕竟马云鹏这次可是去搞势力的,他不应该这么早就回来、

        “他……他身受重伤,是被千重盟的叛徒送回来的。”

        传消息的人咽了口唾沫,眼神不断地飞到梁逸之身上,他现在有点害怕,怕梁逸之怒气爆发出来。

        “身受重伤?林渊竟然能打败他?还有,千重盟?他们不是投靠了林渊吗?怎么会回来?”

        梁逸之眉头紧皱,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的感觉,他没有再养伤,穿戴整齐后便去了马云鹏所在的地方。

        千山盟的驻地也不小,他走了将近一刻钟才到马云鹏和千重盟之人所在的会客厅。

        他来的时候,千山盟的医疗人员已经开始帮助马云鹏疗伤了,而那个千重盟的人则小心翼翼地站在一边,一句话都不敢说。

        毕竟,他们曾经也是千山盟的一员,虽然是下属势力,但是对外而言,他们都是千山盟的人。

        千山盟,千重盟,两个战盟的名字只差一个字,但是两者的实力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而现在,随着薛千重投靠林渊,千重盟彻底从千山盟独立出来,他们也全都成了千山盟的叛徒,所以,当这个千重盟的人到了千山盟的时候,他心里慌极了。

        “你别慌啊,我还在这呢,放心,没事的。”

        安慰着这个千重盟的人正是跟着李泰南混的叶云,在得知慕萦怜派人将马云鹏送到千山盟的时候,他立刻向千山盟赶来,终于在千重盟之人进入千山盟的时候赶到了。

        慕萦怜虽然有点心机,但是她毕竟没有掌控势力的经验,有些事情看得不够透彻,而叶云和李泰南从小接触的就是宫廷里的尔虞我诈,自然了解其中的弯弯道道。

        身为五大战盟之主,同时也是百战盟区五大巅峰武者之一,梁逸之身上可是背负着很重的光环。

        别说是慕萦怜了,就算是百战盟区第一人赵钧或者清风盟盟主孙庭真都没法靠一个名字保下挑衅千山盟的人,因此,为了防止慕萦怜事后后悔,叶云直接和李泰南分开,亲自到了千山盟。

        “叶大哥,我真的会没事吗?”千重盟的人现在害怕极了,在千山盟混了这么久,他可是很清楚这里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他可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这里的。

        “放心,我在,没事的。”

        叶云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笑着安慰着对方。

        不久后,看着左臂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梁逸之,叶云抬起手打了个招呼:“哟呼,这不是梁盟主吗?一天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惨了?”

        “叶云……”梁逸之看着在这里的叶云,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说我来能干什么?我老大能砍死你,又不是我能砍死你。”叶云吊儿锒铛的笑着说道,“这个小家伙不知天高地厚,被战盟的人忽悠了,我这不是过来救他一命吗?”

        关于李泰南昨天被梁逸之几人围杀的事情,叶云并没有多说,所处势力不同,很多事身不由己。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了?”梁逸之皱着眉头看向叶云,随后看了一眼旁边千重盟的人,“既然已经背叛了千山盟,你为什么还要踏入千山盟的驻地?”

        “我……我……”

        被昔日的老大的老大问话,千重盟的人差点被吓哭了,他现在连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你堂堂一个巅峰武者,欺负一个炼筋境的小人物干什么?”叶云走到梁逸之和千重盟之人的中间,挡住了梁逸之的视线,他笑着说道,“我就是说,你这人做事也太不讲究了吧,林渊要称霸广安道,你干什么非得去给人家添不自在?”

        叶云和梁逸之说话非常不客气,没有一点面对巅峰武者的紧张感,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引起梁逸之的反感。

        毕竟,当年梁逸之还叫慕逸之时,他们是玩的很好的朋友。

        梁逸之淡淡的说道:“我们是敌人,他杀了我弟弟。”

        “别闹了,你装给谁看呢?你那个弟弟死了我看你比谁都高兴。”叶云翻了个白眼,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随后他指了一下一旁重伤的马云鹏,“来吧,给你讲一下情况,你的这个手下带着舞阳盟的人去林渊那捣乱,结果被人打成重伤送回来了。”

        经过叶云之前的一通胡搅蛮缠,现在的梁逸之即使知道马云鹏重伤,也没有产生多少怒意。

        “林渊动的手?”梁逸之走到马云鹏身前,看着马云鹏身上的伤,表情有些奇怪,“奇怪,这伤怎么看都不像是林渊那个只有蛮力的莽夫能造成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慕萦怜动手的时候,外面看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马云鹏身体内部已经伤的很重了。

        “你妹妹动的手。”叶云双手抱肩,一脸淡然的说道,“听说,我是听说啊,你妹妹只是踢了一脚,你这个手下就成这个熊样了。”

        “……”梁逸之没有说话,显然是被叶云的话给惊到了。

        如叶云所说,慕萦怜是梁逸之的妹妹,还是双胞胎的那种。

        当年大乾梁家过来带人的时候,因为慕萦怜身染天妒之咒,他们就没有带走慕萦怜,只带走了梁逸之。

        许久之后,梁逸之叹了口气,有些疑惑的问道:“她不过是炼筋境的修为,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谁知道呢?哦,对了,差点忘了,你妹妹还让这小子给你带句话。”

        说着,叶云捅了捅旁边站着的千重盟之人道:“你不是还带了句话吗?说吧!”

        “啊?哦……”千重盟之人快哭了,他深呼吸了许久之后,模仿着慕萦怜的语气说道,“如果千山盟的人要找你们的麻烦,你就说是圣唐慕府慕萦怜把人送来的,要是有问题,让他们盟主梁逸之亲自过来说!”

        梁逸之闻言不由一怔,随后他不有冷笑:“呵……我亲自去说?谁给她的胆子。”

        见事情办完,叶云轻吐一口浊气,他轻松地说道:“嗯,话也说完了,那你们就自己谈吧,我就先带着这个小子走了啊!”

        说着,他便要离开千山盟。

        然而,他刚准备走,便有人过来禀报:“报告盟主,又有一个千重盟的人过来,他……他还带着徐青松。”

        “……”叶云现在很想骂人,他好不容易才保下了一个千重盟的人,怎么这么快就送来了第二个。

        “盟主,盟主你可以为我做主啊!”人还没到,徐青松的声音便已经传到了会客厅。

        他哭的非常凄惨,浑身上下满是血渍,看上去很是可怜。

        看到徐青松的样子,梁逸之心中怒火顿时爆发起来,他怒视着对方:“是谁伤的你?”

        “是那个林盟的女的,长得特别放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徐青松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起慕萦怜,他言语中满是愤恨,“那种人尽可夫的烂货,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盟主,您可得替我报仇啊!”

        “区区一个女子,竟然敢如此折辱我们千山盟!”

        梁逸之才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放荡,他只知道对方是个女的,但是这和他无关,事关战盟面子,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那个,梁盟主啊,你,知不知道,林盟现在就两个人。”叶云听着徐青松的话,表情变得很是奇怪,他笑嘻嘻的说道,“那两个人呢,一个叫林渊,是盟主,还有一个,就是你妹慕萦怜。”

        “……”梁逸之看了一眼凄惨的徐青松,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伤的太重,救不了了。”

        “可是盟主……”医师过来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梁逸之那择人而噬的眼神,他顿时附和道,“徐兄弟,你这伤,唉……”

        没有了天妒之咒,梁逸之对慕萦怜的兄长之情正在茁壮生长。

        “等等!林渊那个王八蛋是不是和慕萦怜在一起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梁逸之反应过来了,一瞬间,他的怒气直冲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