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单挑梁逸之

第七十二章 单挑梁逸之

        第二记紫电开天不仅仅是卫幽冥,就连广安道这里的人都懵了。

        在这个世界的认知中,每个境界都有其杀伤力的上限,林渊的上限就算很多,能到巅峰武者,那也只是他全力一击能够做到。

        而就在刚刚的那一招紫电开天中,林渊已经爆发出了远超他境界的强大杀伤力,因此,在众人眼中,他已经无法再挥出相同的一刀了。

        可是,就在众人都觉得不可能时,林渊又挥出了第二刀。

        “轰轰轰轰轰……”

        “霹雳噼啪……”

        强横的闪电链冲击向卫幽冥,又是爆发出一连串强大的冲击波,漫天紫色的毁灭雷霆再次出现,覆盖全场。

        “您是老人家,实力强大,晚辈不敢托大!”林渊吃了第二枚补神丹,微笑着看向紫电蔓延之处,他能看到,卫幽冥只是被他逼退,并没有受多重的伤,“因此,请接晚辈第三刀!”

        “什么!”

        “第三刀!”

        “两刀不止,林盟主还能砍出第三刀!”

        广安道的人已经麻了,这一刻,他们无比庆幸自己选择了投靠林渊,不然,要是自己挨上这么一刀,怕不是自己一个战盟都会被斩杀殆尽。

        梁逸之躲在远处,喃喃自语道。“这家伙现在是越来越变态了!”

        叶云在旗杆上荡来荡去,居高临下,一切都看的很清楚,“话说,昨天林渊就是这么砍的你们吗?”

        “嗯,当时他一刀威力虽然强,但是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要是当时他那一刀就这么强,我们四个估计全都会死在那。”

        想起昨天的事,梁逸之不由得又是一阵后怕,只是,发现林渊变得更强了之后,他心里更烦了。

        自己的那个妹妹,还和林渊纠缠不清呢。

        叶云自由自在的在半空荡着,一脸调笑地问道:“一会林渊过来救我,你要不要也接上一刀?”

        “……”梁逸之沉默许久,缓缓吐出一个字,“艹!”

        战场上。

        “紫电!”林渊摆出起手式,不做停留,直接将刚刚恢复的精气神再次全部注入到一刀之中,“开天!”

        又一道强横至极的紫色闪电链斩出,本就紫电漫天的战场又一次被紫色的雷霆充斥。

        剧烈的爆炸横扫一切,将千山盟的大门处夷为平地,原本高耸的墙壁也全都化作废渣,碎落一地。

        林渊看着自己斩击中有些狼狈的卫幽冥,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叹,紫电开天这种招式寻常的巅峰武者根本挡不住,可是对方,竟然轻而易举的挡住了三刀。

        虽然对方受了一点小伤,但是这并不能妨碍对方的实力强横。

        “卫前辈剑法高超,实力雄厚,晚辈很是佩服。”林渊吃下第三枚补神丹,对着紫电深处行了一礼,“还请前辈接下晚辈第四刀!”

        “……”

        麻了……

        不止广安道的人麻了,千山盟的人也麻了。

        这种刀法,一刀一个小战盟完全不是事,而林渊,竟然可以砍出第四刀!

        梁逸之:“艹!”

        叶云:“艹!”

        两人算是和林渊打过一段时间的交道,面对林渊这种之前不如自己,现在看上去反超了自己的存在,他们心中不由得一阵难受。

        叶云当时在建盟战的时候可是救过林渊的,在他看来,林渊不过是个刚出道的武者,他怎么都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对方竟然可以砍出这么强的一刀。

        梁逸之更是难受,要知道,当时要不是李泰南突然出手,他可是一掌就把林渊拍死了。

        而现在,别说他一掌能不能拍死林渊了,林渊一刀绝对可以砍死他!

        巨大的落差让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不由得爆出了粗口。

        “紫电!”

        “开天!”

        “轰轰轰轰轰……”

        “霹雳噼啪……”

        “前辈实力冠绝天下,晚辈深感佩服。”林渊吃下第四枚补神丹,“还请前辈接下晚辈第五刀!”

        “轰轰轰轰轰……”

        “霹雳噼啪……”

        “前辈一身实力,举世罕见,晚辈佩服之至……”林渊吃下第五枚补神丹,“还请前辈……”

        “咳咳……年轻人啊!”

        就在林渊要砍出第六刀的时候,一道强横的黑色剑气爆散开来,林渊之前五刀积累的紫色雷霆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一瞬间,林渊神色不由一变,他终究是小瞧了对方。

        就在林渊再次摆出“紫电开天”起手式的时候,卫幽冥轻咳几声,开口了,“年轻一辈中,你的实力可以排的上前十,在这无法地带,你应该能排进前三。”

        “所以,前辈的意思是?”

        林渊不敢放松警惕,紫色的雷霆遍布全身,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卫幽冥手上的漆黑重剑已经变成赤红的铁剑。

        不是因为对方的什么功法,单纯是对方的重剑接触了太多的雷霆,被烧红了。

        金属是导体,卫幽冥的剑是金属,所以接触到林渊的紫电时,剑身会流过电流,然后……发热。

        只是因为对方的剑柄是木制的,所以才没有电到对方。

        即使这样,对方也不好受,现在的卫幽冥看上去很是狼狈,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举重若轻,一派淡然。

        卫幽冥很是欣慰的说道:“看到现在的年轻一辈如此优秀,老夫也是可以放心的离去了。”

        “前辈心系天下,时刻关注我等小辈,这是我等的荣幸。”林渊笑着说道,“今日能得到剑魁前辈的指点,晚辈受用不尽。”

        见到对方不打算和自己死磕下去,林渊立刻借坡下驴,他可是知道对方连挡自己五刀,只是身上衣服受了点伤,要是对方真的和自己死磕,自己这九刀砍下去,砍不死对面,自己一定会被砍死。

        两人这一套客套下来,众人都看蒙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认为林渊很牛逼。

        在林渊的笑容中,卫幽冥被林渊送走了,直到这时,林渊才注意到卫幽冥身后的一个漆黑掌印,掌印四周是一片焦黑,还带有一阵阵火烧的气味。

        这……

        林渊没有多言,他目送卫幽冥离去,随后,他转身看向刚才卫幽冥所在的地方。

        在那里,有一个浑身上下满是焦炭的人影,从气息上看,对方虽然气息微弱,但是却还活着。

        而对方的手,正单手前伸,掌心一片血红。

        这一刻,林渊终于明白卫幽冥为什么退走了。

        他不得不退,梁家三长老那个坑货在躲避林渊斩击的时候,躲在了卫幽冥身后,似乎是为了安全起见,他伸手触碰到了卫幽冥的后腰。

        也就是这个时候,三长老倒霉催的被漫天飘散的紫电电到了。

        于是……

        本来没啥事的卫幽冥腰子被做了个电疗,要不是他退的早,怕是他根本扛不住下一刀。

        “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林渊不厚道的笑了,他没有给三长老补上一刀,毕竟,伤成他那个样子,就算是活下来,这辈子也废了。

        “然后……”林渊看向退了很远的梁逸之,对方现在正摇着手上的旗杆,晃悠着上面的叶云,而看叶云,对方也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场景让林渊都有些迷惑,他叹了口气道,“梁盟主,叶云是我的朋友,你该放人了。”

        “放人?”梁逸之将旗杆插在地上,“一句话就让我放人,你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

        旗杆落下,剧烈的晃动让叶云顿时感觉有些不舒服,于是,他晃了晃,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林渊虽然奇怪叶云的行为,但是他没有在意那么多,摆出一个“紫电开天”的起手式。

        “紫电……”

        “开天!”

        商量是最愚蠢的事情,林渊从没和对方商量什么。

        他一记紫电开天斩出,瞬间将那两个之前和李泰南对抗的巅峰武者淹没。

        片刻之后,雷电消散,露出了两个原地躺尸,不停抽搐的巅峰武者。

        这一刻,原本强大的千山盟变成了弱势的一方。

        千山盟的强大,在于他们有一个巅峰武者的盟主,而现在,巅峰武者?林渊这里有两个,一个李泰南,一个慕萦怜,还有他这个可以和巅峰武者掰手腕的强者,千山盟?拿什么和他们对抗?

        人数多有用?

        这里是百战盟区,不是战场,没有那么多的铁血情怀,人被杀就会死,会死就会害怕。

        所以,哪怕只有林渊三人,千山盟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梁盟主,放人吧!”

        林渊吃了第六枚补神丹,此刻的他和巅峰状态差不多。

        “呵……哈哈哈……放人……”梁逸之看着那三个从大乾来的梁家人,三个巅峰武者全都趴了,这里就剩了他一个人,而对面,虽然只是三个,但是他却感到一阵穷途末路,这讽刺的一幕让他不由得笑了起来,“林渊,我承认你很强,想要救叶云,可以,陪我打一场!”

        “喂,梁逸之,你踏马别作死啊!”叶云看着现在有些自暴自弃的梁逸之,脸上带着一丝不舍,虽然梁逸之坑了他一波,但是对方并没有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把我放了,什么事都没……”

        叶云的话还没有说完,梁逸之便一掌拍晕了他。

        “上一次,咱们交手,因为李泰南出现,让你逃过一劫,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救你!”

        说话间,梁逸之踏步向前,走到了林渊身前。

        他梁逸之,可以败,可以输,也可以死,但是绝不能如此窝囊!

        “呵……救我?”林渊不禁冷笑,“你顾好你自己再说吧!”

        话音落下,林渊已经收起了唐刀紫电,挥拳向梁逸之轰去。

        男人,在哪里倒下,就在哪里站起来。

        他当日打不过梁逸之,不代表现在他还打不过梁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