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林渊:我好想逃

第七十八章 林渊:我好想逃

        慕萦怜不喜欢哭。

        可是,在林渊的怀里,感受到那宽阔的胸膛后,慕萦怜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流下了眼泪。

        浸湿林渊胸口的衣服后,慕萦怜抬头娇羞地看着林渊道:“林渊,你这次不会走了,是吗?”

        “我……”林渊本来想安抚玩慕萦怜就回凌天澜那里,但是看到慕萦怜那祈求的眼神后,他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放心,我今晚在这里陪着你。”

        他和他自己想的不一样,他不是一个懂得拒绝的男人。

        “谢谢……”慕萦怜低声说道,声音小的林渊都差点没有听到。

        林渊轻轻地抚摸着慕萦怜的秀发,他轻声道:“你要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说,那就说吧,放心,我不会走的。”

        “林渊……”慕萦怜扭动着身躯,双臂抱着林渊的颈部,修长的大腿一跨,坐到了林渊的腿上,现在的她和林渊已经是面对面的相见了。

        她轻声呼唤着林渊的名字,目光迷离,身上的体温也在渐渐升高。

        “……”林渊一巴掌拍到了她的脑袋上,“你干什么?说话就好好说话,别整那么多没用的?”

        真是的,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榨干到一滴都不剩了吗……

        好吧,她的确不知道!

        此刻的林渊已进入了贤者领域,对人世间的男女情爱没有一点欲望。

        “呜……真是的,你真的好没情调啊!”慕萦怜一脸哀怨地看着林渊,她能感觉到,林渊现在静如止水,没有一点波动,“妾身,刚刚去见了梁逸之。”

        前一刻,慕萦怜还在勾引林渊,下一刻,她已经开始谈正事了。

        “梁逸之,你说他是你哥?去见他不是很正常吗?”

        林渊对梁逸之没什么好印象,毕竟对方之前差点把自己干掉,但是今天的这一战,最后的时候,如果不是梁逸之发话,自己估计只能跑路,广安道的其他人怕是都得死在千山盟,因此,他对梁逸之的印象多少还是有点改观。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也比之前那种恨不得打死对方要强得多。

        至于慕萦怜说她去见了梁逸之,他其实没有什么好奇,人家家里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还是安静地吃瓜就好。

        “妾身……其实也很迷茫……”慕萦怜神色低沉,一脸失落,“按理说,妾身应该是恨梁逸之的,但是……再看到他时,妾身却对他有了一丝亲情。”

        慕萦怜说话的时候,身体在微微颤抖,这并不是激动,而是一种类似寒冷的颤抖,她的眼神中,更多的则是恐惧,面对生死的恐惧。

        “亲情这种东西,怎么说呢,你可能觉得你不在意了,但是血脉里的东西是不会骗你的。”林渊叹了口气,手臂一拉,将慕萦怜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说,梁逸之不值得你对他有亲情,但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他对你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

        林渊一边拍打着慕萦怜的背部,一边安慰着她,他能感觉到,慕萦怜身上的颤抖正在一点点的平复。

        与此同时,他也在回忆着今天梁逸之的一举一动。

        叶云为了救人,去了千山盟,结果救的人回来了,而他自己却被梁逸之留下了,中间过程林渊虽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叶云和梁逸之之间应该存在着什么肮脏的交易。

        林渊打败梁逸之后,可是亲眼看到叶云很轻易的就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也就是说,叶云虽然看上去很凄惨,但是他并没有受多少的伤,所以说,梁逸之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把叶云扣在了千山盟?

        还有一点,就是在千山盟的人和自己发生冲突时,梁逸之明明只要装死保持安静就能把自己这边的人一网打尽,可是,他为什么最后放过了自己?是为了慕萦怜还是其他的什么?

        可以说,梁逸之今天的行为满满的都是违和感,比凌天澜还要不正常。

        “你看,今天千山盟的人要和咱们血战的时候,要不是梁逸之发话,咱们是不是都得狼狈地逃回来……”

        “妾身知道他是为了妾身,但是……”慕萦怜有些痛苦的说道,“他明明为了前途放弃了慕府的一切,现在的他只是大乾梁家的梁逸之,妾身,不想和他有什么纠缠。”

        看得出来,慕萦怜现在也很纠结。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你说梁逸之和你是兄妹,那他被梁家带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带上你?”林渊有些疑惑地问道,“还有,你说他是你哥,那慕逸飞和他是什么关系?”

        “这件事说来话长……”慕萦怜叹了口气,看到林渊一副好奇的样子后,她只能把情况和林渊说一遍,“当年妾身的母亲生下妾身和梁逸之之后,便被梁家的人带回了大乾梁家,因此,妾身和梁逸之在慕府的时候一点地位都没有,随便一个家丁都能欺负我们。”

        “又因为我们是慕家家主的子女,虽然不是嫡系,但是我们每个月也能分配到一些修行资源。”

        “妾身当时因为身染天妒之咒,修行之路受阻,所以就把资源都给了梁逸之,他得到了两份资源后,修为也进步神速。”

        “不过我们毕竟只是分支,得到的资源再多也不如嫡系,慕逸飞就是慕府的嫡系成员,因此他的修行资源比我们两个的加起来还要多很多。”

        “我们当时都是孩子,梁逸之不服慕逸飞得到那么多的资源,去找父亲,结果他还没到父亲那里就被嫡系的家丁堵住了。”

        “那一次梁逸之伤的很严重,妾身本来遭受连累,也要被殴打,但是因为慕逸飞的帮助,妾身躲过一劫。”

        “再之后,我们就一直这么慢慢的修炼,梁逸之还和李泰南和叶云他们混到了一起,当时的他和慕逸飞关系虽然不算太好,但是也不算差。”

        “转折发生在梁家找上门的时候,因为那边想把妾身母亲嫁出去联姻,结果发现她已经生育过,所以梁家为了家族荣誉,找到了慕府,打算将妾身和梁逸之带回去。”

        “可是,妾身当时修炼的速度很慢,也没有什么好的资源补给,再加上身染天妒之咒,他们根本没把我算作梁家的人。”

        “所以,他们当时只打算带梁逸之走,妾身那个时候去劝梁逸之,但是……”

        “因为身上的天妒之咒,也可能是梁逸之被压抑的太久了,他当时差点杀了妾身……”

        “不过还好,当时慕逸飞也在,救了妾身之后,他和梁逸之打了一场,把梁逸之打的很惨。”

        “再然后,梁逸之就回到了大乾梁家,而妾身则留在了慕府,虽然不是嫡系,但是因为有慕逸飞的照顾,妾身的童年勉强还算正常。”

        “再之后,就是妾身和慕逸飞来百战盟区之后的事情了,我们来这里的时候,梁逸之也一起过来了,那一次建盟战,慕逸飞不是梁逸之的对手,被对方废了体魄,成了废人。”

        “再后来一段时间,妾身就遇到了你。”

        慕萦怜说的东西很多,林渊在一旁听的很认真,这个时候,他想明白了很多事。

        比如说,自己明明杀了梁远波,但是梁逸之上来报仇时,却从来没有多认真过,他的仇恨都只是挂在嘴上。

        至于叶云……

        不出意外,这两个人应该是在唱双簧,叶云被打的很惨,大概率只是装出来的。

        “那今天,你去见了梁逸之,他对你做了什么?”

        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林渊便想起了自己来时,慕萦怜正躲在墙角抽泣。

        “妾身见他时,他伤的很重,差不多是个废人了。”慕萦怜表情变得很是复杂,“而他看到妾身到来,只是给妾身道了个歉。”

        林渊疑惑道:“道歉?”

        “对,只是道歉。”慕萦怜点了点头,“妾身当时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感觉心里有口气,突然就没了,感觉这个世界都变得好看了起来。”

        “额……”林渊听着慕萦怜的话,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你都感觉心情很好了,你为什么躲墙角哭?我来的时候你不是正在哭吗?”

        “啊……这个啊……”

        说到自己在哭,慕萦怜的表情顿时变得很是尴尬……

        “那个……林渊……妾身说个秘密给你,你知道后不要声张好不好……”慕萦怜小心翼翼的说道,“真的,求求你了,不要声张出去好不好?”

        林渊疑惑的看着慕萦怜,不知道她在打什么算盘:“什么秘密?你说吧。”

        “就是说……妾身……其实……可以感觉到……姐姐大人的……感觉……”

        说话时,慕萦怜的脸红的吓人,而在一旁的林渊,本来面色如常,此刻却黑的吓人……

        “明明是妾身先喜欢上你的,但是……你却只和姐姐大人……”慕萦怜说话时,脸色通红,声音细弱蚊丝,“就是说,你和姐姐大人做的事情,妾身都知道了!”

        “……”

        凌天澜果然是脑袋有病!

        谁踏马会把这种事直播给别人啊!你以为自己是91凌先生吗?焯!自己可不是什么91林先生!

        “林渊……你说过今晚不会走对吧!”

        林渊只感觉手脚一阵紧箍,下一刻,他看向慕萦怜时,却发现对方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双手。

        这时,他才想起来,慕萦怜一开始哭的时候,就问过自己会不会离开,亏自己还以为对方是需要自己的安慰,原来,对方需要的是自己的安慰!

        焯!

        阳关三叠第三叠都爆发了,林渊还是没有从慕萦怜手上挣脱。

        “妾身,怎么说也是巅峰武者……”慕萦怜低声说道,“放心,姐姐大人会的,妾身也会。”

        林渊:……

        我踏马好想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