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突入炼髓境

第九十三章 突入炼髓境

        林渊很少把自己逼到绝境。

        而这次,虽然这么说很离谱,但是他的确是玩脱了。

        在百战盟区这么久,他遇到的都是一些和他硬碰硬的对手,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对手。

        上一个不和他硬碰硬的还是斩天盟的厉飞云,不过对方是修真的,和他不一样。

        “盟主!”

        阁楼之上,薛千重一行人看到林渊现在的状态,不由得一阵心酸,他们很想冲下去帮忙,但是清风盟高手如云,光是阁楼之上的那些侍女,便已经控制住了他们,让他们无法行动。

        此刻的事情似乎已成定局,不管阁楼上的人如何呼喊,下方的林渊注定无法再听到了。

        下方,战场中。

        败亡似乎已成定局,林渊的无脑冲锋只能让他死得更快……

        不过,事情在林渊被人攻击到以后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体力不支的林渊一拳打出,连一点音爆都没有打出来,力道很小,然而,对方的攻击却很轻易地打到了他的身上。

        就在对方打到他时,林渊诡异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多出了一点力量。

        最初,林渊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并不是错觉,自己的身体的确是挨打会增加力气。

        “这是什么情况?”

        林渊将手中握着的传送玉符放了回去,他本打算再打最后一波,打到体力消耗殆尽就回家找凌天澜回复状态,可是现在体内多出来的力气却让他内心又活泛了起来。

        尽管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自己现在有了机会,林渊索性放开手脚和对方打了起来。

        与此同时,随着林渊的战斗,他体内的神魔本源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黑色的部分变得越来越多,金色的部分渐渐消失不见。

        “用力啊废物,你没吃饭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林渊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从最初的挨打可以增加体力,到现在,他挨打不仅仅是增加体力,还会让他感觉到一阵很奇怪的舒爽感。

        对方的拳打脚踢对他来说,更像是按摩筋骨,这感觉,真的是太棒了。

        慢慢的,对方的攻击对他来说已经变得像是挠痒痒一般,他体内的舒爽感也在慢慢地消失不见。

        “抄家伙,速战速决,他身上有古怪!”

        不仅仅是林渊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清风盟的人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刚刚的林渊明明还是一副体力不支,随时可能死掉的状态,可是到了现在,林渊竟然比他们这群人还要精神,他身上分明有鬼。

        得益于那个人的提醒,在场众人都发现了不对劲,一时间,面对林渊的攻击也从拳脚变成了刀剑。

        “用兵器了……”

        林渊本想躲避一下,但是当对方的兵刃斩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对方的兵器虽然撕裂了他的皮肤,但是只要兵器上附着一点血气,他的身体就会本能的吞噬掉那份血气,并将那份血气化作疗愈能量,治疗好他的伤口。

        而对方的武器若是不附着血气,根本打不破他的皮肤……

        “我……是不是无敌了?”

        林渊愣神间,身上已经被砍出了七八十道伤痕,但是这些伤痕不过瞬间便已经痊愈如初。

        “喂,你们砍够了吗?”

        被对方打了这么久,林渊感觉自己似乎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他手掌一抓,顿时捏住了数把攻击他的兵刃。

        在清风盟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林渊手掌稍一用力,那些兵刃顿时被他捏成麻花。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清风盟这些围攻林渊的人已经傻了,他们想了很久,仍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刚刚看上去已经不行了的林渊,此刻竟然会变得这么生猛。

        “我?我是你……算了,不值。”

        本想说自己是对方的爹,但是林渊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说完会掉辈分,所以索性不再多说。

        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变得越来越多,似乎,他已经到了炼骨境的上限。

        “都给我起来吧!”

        体内的能量越来越多,林渊隐隐有种要爆炸的感觉,他不再继续挨揍,而是手臂猛地向上一托,一瞬间,他身体周围的气流轰然爆发,将他身体周围的人全都吹到了天上。

        “这是什么招式!”

        “救命啊!”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清风盟的人现在都懵了,他们是来围攻林渊的,可不是过来给林渊送菜的。

        只是,现在的场景中,他们已经彻底变成了送菜的,炼骨境在林渊面前不堪一击,极限武者虽强,但是也就是能多接林渊一两招的样子。

        此刻,随着众人都被林渊击飞,林渊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到了一个临界点。

        他看向阁楼,在那里,孙庭真正震惊地看着他,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奇怪的生物。

        而在孙庭真身侧的薛千重,则是满脸惊喜的看着他。

        “孙庭真,我承认,你的手下有很多,奇人异士不少,但是这一次……”林渊右手握拳,伸出大拇指指向自己,“是我赢了!”

        “……”孙庭真未作言语。

        他最大的底牌就是那个黑袍下的刺客,而现在,那个刺客已经被林渊重伤,变成了废人。

        他现在已经没有底牌了。

        “为了感谢你,我打算让你第一个知道,我,要突破了!”

        说话间,林渊鼓荡周身血气,原本猩红色的血气此刻颜色却在一点点的发生变化,从猩红色变成深红色,再从深红色变成黑色。

        林渊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浑厚,随着他不断地鼓荡周身气血,他身上的黑色血气也在变得越来越多。

        “黑色的血气,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孙庭真虽然修为不行,但是他出身豪门,见多识广,对很多功法都有一些了解。

        但是不管他怎么了解,他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黑色的血气。

        血气来自肉体,是由血肉诞生的能量,这种能量天生便是血液之色,而林渊身上的气血是黑色的……

        这不由得让他有些困惑。

        “盟主这是要突破了吗?”

        与孙庭真不同,薛千重此刻在意的只有林渊的修为,不出意外,林渊这就是要突破到极限武者了。

        林渊在炼骨境时便能打败身为巅峰武者的梁逸之,那要是林渊成了极限武者,那他是不是就会变成百战盟区第一人?

        “不要让他突破,趁现在,杀了他!”

        孙庭真还未说话,下方清风盟的人已经动了起来,此刻,清风盟这些人心态已经崩了,他们想的只有干掉林渊,保住清风盟的脸面。

        至于其他的,他们已经没时间想了。

        “想要来阻止我吗?”

        林渊看着冲过来的那些人,心中莫名浮现一抹杀意,与此同时,他的眼球也陡然掠过一抹黑暗,不过黑暗转瞬即逝,很快就消失不见。

        不仅仅是对面那些人,就连林渊都没有注意到。

        “晚了。”

        说话间,林渊右手指天,身上的黑色血气顿时缠绕向他的手指。

        “给我……”

        黑色的血气缠绕向手指,随后化作一条黑线,直冲云端。

        “破!”

        随着林渊一声厉喝,黑线四周顿时升起一股螺旋的气流,不过瞬间,气流便化作一道龙卷,周围的那些清风盟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龙卷风卷入其中,扔向天空。

        而这个时候,在龙卷风的中心,林渊的气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炼骨境的气息,现在已经变成了炼髓境。

        而在他的眼中,这个世界也彻底变了一个样子,漆黑的眼瞳中,这个世界处处都是锁链,每个人身上都缠绕着一条金色的锁链。

        而在锁链之外,则是无穷无尽的气流,他意念一动,这些气流便随着他的意念缓缓流动。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也多出了一种明悟。

        凡躯九转,蜕化神魔。

        一转气血,擒云纳风。

        控制气流,这就是《不灭神魔躯》第一转的特殊能力,只有当修行者到了一转的后期,这一转的能力才会慢慢出现。

        “风卷尘沙起,云化雨落地。”

        可能是前世看的娱乐媒体太多,林渊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两句话,一念及此,林渊手掌猛地握拳,原本还在疯狂旋转的龙卷风顿时爆散开来。

        成千上万的清风盟成员下饺子一般地从空中甩出,重重地砸在地上。

        “擒云纳风……风我倒是掌控了,擒云是什么?”

        林渊对着空中的云朵猛地一拉……

        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发现,自己的擒云纳风是有距离限制的,到了炼髓境,他能控制的距离只有方圆五十米。

        他转头看了一眼孙庭真的方位,那里还在煮茶,茶水沸腾,升起阵阵水雾。

        林渊手臂一招,那些水雾顿时飘向他的方向,虽然速度不快,但是最起码的,他的确可以操控水雾。

        “孙盟主。”

        闪步发动,林渊的身影顿时出现在孙庭真身前。

        而此刻的孙庭真,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渊,只是淡淡一笑,随后弯腰去地上捡起自己的折扇。

        他手指轻轻地掸了一下折扇上的灰尘,随后打开折扇,手掌微微颤抖的扇着风。

        许久之后,孙庭真说道;“这一次,我输了。”

        他终究是小看了林渊,或者说,他小看了挂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