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103章 残酷的现实

第103章 残酷的现实

        “巅峰武者!”

        孙庭真震惊地看着慕萦怜,他知道这个人身上感染过天妒之咒,但是……

        巅峰武者?这怎么可能!

        “你是在开玩笑吗?她怎么可能是巅峰武者?”

        正是因为知道慕萦怜的底细,所以孙庭真对慕萦怜的修为很是不解。

        “她明明只是炼筋境,她哥最强的时候也只是炼骨境巅峰,差一步极限武者,她修为明明不如慕逸飞,怎么可能是巅峰武者?”

        对此,林渊和慕萦怜对视一笑。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林渊笑着说道,“比如说,你吃的那颗洗髓丹。”

        “洗髓丹……”想起自己之前吃过的那颗洗髓丹,孙庭真似乎想起了什么,“你的修为进步的也很奇怪,你从出现在百战盟区到现在也不过是半个多月,可是你的修为却从寻常之人一路成长到极限武者,我要是猜得没错的话……”

        “你应该是获取了什么上古传承!没错吧!”

        其实也不怪孙庭真想歪,在末灵域,想要提升修为,要么靠绝世功法,要么靠高人传承。

        什么都不靠就成为极限武者,别说在百战盟区了,就算是在整个末灵域都是不可能的。

        而以林渊在百战盟区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没头脑的愣头青,遇事不决,先打一场,但凡用点脑子的事他都没做过。

        而就是这样的林渊,修为竟然突飞猛进,一路狂飙到极限武者,如果说他修行的功法普通,那根本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一直可以跨级战斗。

        更何况,林渊成名的一招“紫电开天”,这明显不是末灵域该有的东西。

        夜幕剑魁卫幽冥强吧?一人一剑打遍四大皇朝,罕见敌手,然而,就是这么强的传说级人物,竟然被林渊几记“紫电开天”打伤,狼狈离去。

        除了这个以外,林渊手上竟然还有可以改变他人资质的丹药,这更不是末灵域能有的东西了。

        因此,孙庭真猜测林渊得到了上古传承,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

        “上古传承?”林渊想了一下,虽然说他的一切都来自凌天澜,但是凌天澜是活了几万年的大佬,所以说,自己手上的东西,说是上古传承,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一念及此,林渊点了点头,“上古不上古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的确是获得过一些传承。”

        “你获得了什么传承?”孙庭真好奇地问向林渊,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似乎不该问这个问题,“抱歉,你若是不想说,不说就行。”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得到的传承你应该也知道。”林渊想了一下说道,“刀法,你知道吧,就是我经常用的那招‘紫电开天’,那个就是我得到的传承。”

        林渊没有说谎,他得到的传承的确是刀法,至于其他的,那不是传承,是软饭。

        不管是战斗技巧,还是战斗能力,这些都是在凌天澜给他准备的幻境中学习的,而这些,全都是因为凌天澜是他老婆,他才能得到,所以,这些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被称之为传承。

        “难怪,不过想想也很正常,末灵域根本不可能有你那把那么离谱的刀。”

        想起林渊挥刀时漫天的紫色雷霆,孙庭真不由得一阵感慨。

        虽然孙庭真非常羡慕,但是他也只是停留在羡慕,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对此,林渊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林渊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问向孙庭真:“你知道最近天影盟发生什么事了吗?他们内部好像出现了一些问题。”

        “天影盟?”孙庭真想了一下,“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不过他们盟主江秋白最近好像是正在闭关,不管外界的事情了。”

        “闭关?”林渊疑惑道,“江秋白在闭关,你是从哪得到的信息?”

        他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他可是亲眼见过江秋白,对方那副行将就木的惨状,可不像是闭关的状态。

        “……”孙庭真打量着林渊的表情,眉头微皱,“我们这些战盟,在其他战盟里总有一些眼线,关于江秋白的事,就是我安插在天影盟的眼线告诉我的。”

        “这样啊……”林渊似乎也注意到了孙庭真的不悦,他想了一下就想清了原委。

        在别人的势力里安插眼线,这种事明显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对方不想说也很正常。

        “我问江秋白,是因为昨天晚上,我看到了江秋白。”林渊说道,“因为摧岳盟的约战,昨天我去摧岳盟走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天影盟的人在追查江秋白,因为那几个人语气不太好,我就把他们灭了,之后,我就遇到了江秋白。”

        “……”孙庭真无语地看着林渊,因为语气不好,随手就把他们灭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点自己,不过他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江秋白?”

        林渊笃定地说道:“对啊,就是江秋白。”

        “如果是江秋白,那就不对了,江秋白怎么说也是巅峰武者,他怎么可能被天影盟的人追?”孙庭真疑惑地说道,“不对,林渊,你遇到江秋白时,他是什么状态?”

        林渊想了想道:“行将就木,死气缠绕,差不多马上就要挂掉的。”

        “不可能啊,江秋白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状态。”孙庭真很是不理解,他现在非常懵,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记得,他好像是参与了围杀李泰南的事,难道说……”

        说着,孙庭真看向林渊,“他是因为你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林渊一阵无语,不过他想了一会后,缓缓点头,“好像的确是因为我才导致他成这个样子的。”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按当时的情况来说,他动用法则之力杀我,但是因为我身上的传承,导致他需要一直提供能量维持法则之力,所以,他很有可能是因为提供了过多的能量,才导致自己根基受损,成了现在这个惨状的。”

        “额……”听着林渊说的话,孙庭真每一句都能听懂,但是连起来以后却感觉有点不明白了,“法则之力?”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的名词,他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一种高级点的能量,而引动这种能量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说我用紫电开天时,需要提供充足的血气一样,江秋白的飞刀用了必中法则,所以他也需要提供足够多的能量。”林渊解释道,“当时我用了一些特殊手段,让他能量消耗变得很大,所以他身体崩溃其实也很正常。”

        “……”孙庭真被林渊的解释绕得很迷,不过他大概明白了事情原委。

        他叹了口气道:“也就是说,江秋白现在是真的流落街头,凄惨无比。没错吧。”

        “嗯,而且他现在好像也不打算再活下去了。”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况,林渊也叹了口气,“昨晚他一直让我杀了他。”

        “江秋白……唉……”孙庭真又叹了口气,随后,他目光转向林渊,“林渊,我这里有一个提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听到孙庭真的话,林渊问道;“什么提议?”

        孙庭真没有直说,而是先和林渊分析形势:“你现在手下掌管的地盘是广安道,虽然你实力很强,就算在百战盟区都算得上是前几的强者,但是,你手下能用的人不多,我说得没错吧。”

        林渊想了一下,孙庭真说的的确是事实:“没错,所以呢?”

        “我不知道你掌握的传承都有什么东西,但是从你能让我改变资质这一点来看,你掌握的传承,应该有不少补充本源,改变资质的东西,没错吧。”

        “没错。”

        孙庭真闻言一笑,手中折扇打开,轻轻扇风道:“所以说,林渊,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对江秋白展示善意,然后,收他入我的麾下,帮我办事。”

        林渊被孙庭真的提议搞得有些疑惑,不过随后他笑着说道:“你这……且不说你这是趁人之危,就算我真的去帮江秋白了,也帮他恢复了,你怎么确定他会帮助我?”

        “因为他是重霄皇朝的人。”孙庭真说道,“我就这么说吧,百战盟区这里,所有重霄皇朝的人,基本上都是受不了他们皇朝那种歪风邪气才逃出来的。”

        “你手下的薛千重是,天影盟的江秋白也是。”孙庭真说道,“重霄皇朝怎么说呢?说他们是傻逼一点都不为过,他们皇朝人数最多,但是那里的规定也最为离谱,在重霄皇朝,除非你是皇朝内部一派,否则都会受到排挤,被各种势力欺压。”

        “所以呢?你要和我谈涉政的东西,然后表达什么?”林渊总觉得孙庭真的话很危险,稍不留神,会毁掉整个世界一般的危险。

        “我的意思是,江秋白之所以来百战盟区,就是因为他在他们那里被皇朝的人恶心到了,而恶心他的,就是皇朝上层的人。”孙庭真翻了个白眼,似乎是觉得自己没说明白,又说了一次,“这么说吧,在重霄皇朝,州官放火烧山,会被人说成温暖穷人,而百姓点火取暖,却会被说成毁灭皇朝。”

        “而江秋白,就是百姓中的一员。”

        “所以,只要你对他表现出足够的礼遇,他一定会帮助你的。”

        在重霄不受待见的人,在外界很可能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人才,而这种人才被压抑久了,一旦遇到善意,很可能会舍命相报。

        这听起来很魔幻,但是这就是重霄皇朝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