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111章 一刀摄敌

第111章 一刀摄敌

        李无双是林渊见过的剑客中最强的一个。

        在李无双握剑那一刻,林渊心中便有感觉,若是自己不用兵刃,怕是会被对方一剑斩杀。

        可是……

        他怎么都没想到,李无双竟然会二话不说,直接认输。

        “战斗是为了决个胜负,不是为了送死。”李无双笑着说道,“我不知道你用刀威力如何,但是我却知道,和用刀的你对战,我必死无疑。”

        “……”林渊握着唐刀紫电,无语地看着一脸坦然的李无双。

        就那种……我意大利炮都架好了,结果你竟然投降了。

        “我这次来天影盟是为了找江秋白,你们几个,把江秋白带出来吧。”

        见到对方已经服软,林渊也没有得寸进尺,直接道出来意,他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把江秋白带走,虽然中间经过了一些小插曲,但是他的目的始终没有变。

        而经过刚才和对方的战斗,林渊更是清楚,以百战盟区现在的巅峰武者,怕是很难挡住对面那些人。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有一个安逸的生活环境,林渊也不能让对方入侵百战盟区。

        因此,找到江秋白,将江秋白带回来就变得很是重要。

        赵天戈闻言神色一变,随后说道:“江秋白?我们并不……”

        “噼啪……”

        紫色的雷电从他耳边闪过,灼热的电流直接电焦了他鬓角的长发。

        林渊手中唐刀对着赵天戈,他歪着头,冷笑道:“老子现在已经拿出刀了,要是不想死,就别在那里和我玩心眼。”

        “和我玩心眼,我不介意让你多长几个心眼。”

        “……”赵天戈顿时闭上了嘴,什么都不敢再说。

        “林兄,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把江秋白带走了,那你也应该知道,江秋白现在在我们手上。”李无双挡在赵天戈身前,平静地看着林渊,“我们龙飞区不止我们四个巅峰武者,我们上面还有一个主帅,下面还有十多个巅峰武者。”

        林渊歪了歪头,笑着问道:“所以呢?你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倒说不上,我只是在和你阐述一下我们双方的战力对比而已。”被林渊用唐刀指着,即使李无双剑术高超,仍旧感到一阵压力巨大,“论单体战力,我们四人单对单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若是我们一起动手,阁下又要如何应对?”

        “紫电……”

        林渊明白了,自己的实力展露得还不够,否则,对方不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一念及此,林渊也不再多想。

        该打就打。

        一道紫色的雷电链悬浮在半空,用了唐刀紫电的林渊,紫电开天终于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獠牙。

        “不好!快挡!”

        李无双四人看到林渊动手,顿时汗毛直立,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开天!”

        雷电链化作一道刀影向对方四人斩去,林渊则趁机吃了一枚补神丹。

        即使到了炼髓境,成为了极限武者,使用完整的紫电开天仍旧需要他耗尽全身精气神。

        不过与之对应的是,林渊的紫电开天威力上升了不止十倍。

        “轰……噼啪噼啪……”

        剧烈的轰鸣声响彻全场,林渊收刀入鞘,看着不远处的几个人。

        此刻,紫色的雷霆漫天遍野,笼罩着龙飞区的四人,而在四人身后,天影盟的建筑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这几个人的实力,的确比百战盟区的那几个巅峰武者要强。

        林渊轻轻叹了口气,面无表情的看着雷电中的四人。

        他的紫电开天威力和炼筋境相比,已经强了十倍不止,但是……

        对面的四个人,只是身受重伤,无一身死。

        雷霆笼罩间,黄山石全身皮肤焦黑,稍一运动,身上便有血液迸射而出,他是伤的最重的一个,也是挡伤害最多的一个。

        赵天戈手上的长戈已然断裂,他的胸口也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焦黑刀痕。

        宋飞燕身法高超,但是此刻的她却是灰头土脸,身上不少焦黑伤痕。

        李无双在四人中实力最强,看上去没有什么伤,但是他握剑的手掌却是一片焦黑。

        金属是导体,会导电。

        而他的右臂此刻已经麻木不堪,很难再动。

        “李兄,若是我再放一招紫电开天,你又如何应对?”

        李无双的话,林渊此刻原样奉还。

        “……”

        李无双沉默不语,非是他在装高冷,实在是他身体已经麻木,连说话都很困难。

        林渊见状也不多言,只是站在原处,静静的等着对方说话。

        也就在这时,天影盟的人已经赶了过来。

        “龙飞四将,那可是龙飞区最强的几人啊,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狼狈!”

        “他们对面的那个人,那是林渊?广安道的林渊吗?”

        “我听说广安道的林渊有一招刀法,叫做紫电开天,威力无穷,看那边的漫天雷霆,难道这就是那招紫电开天吗?”

        和林渊刚来的时候不同,经过林渊不间断的自我介绍,这些人已经知道了林渊的身份。

        不仅如此,知道林渊身份的他们也去找了一下关于林渊的传闻。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直到现在,他们才知道林渊的战绩到底有多离谱,一人单挑梁逸之,战而胜之。一人对战清风盟,在对方出动隐藏的巅峰武者后仍旧横扫对方。

        这种战绩,即使说对方是传奇人物仍旧理所应当。

        此刻的他们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无知……

        所以,他们连忙赶回来要告诉龙飞四将关于林渊的信息。

        可是,他们刚一回来,就看到了这让他们震惊的一幕。

        林渊毫发无损,一派从容,但是他对面的龙飞四将却个个狼狈,唯一一个看上去没什么事的李无双还在高冷的沉默。

        “闭嘴。”

        看着过来的那些天影盟之人,林渊只是随口一句,他们便全都沉默不语,一句话都不敢说。

        “阁下实力高绝,在下佩服。”

        不知过了多久,李无双恢复了语言能力,他看着对面站立的林渊,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他不蠢,自然能啊看出来林渊根本没打算要他们性命。

        而林渊不要他们性命的原因,大概就是对方想要用他们四人的命,换江秋白一命。

        “知道佩服就赶紧把人带过来。”林渊看着对面的李无双,语气不善的说道:“要是不带,那就让你们再佩服几次。”

        “……”

        李无双身为龙飞四将之一,平日里见到的人基本都是对他们抱有敬意,哪怕是不爽也不敢表露在外面。

        可是现在,林渊对他们竟然没有一点敬意,甚至,对方还打算灭了他们,这种强大的反差让他很是无语。

        “飞燕,你带着他们两个去疗伤,我带林渊去找江秋白。”

        李无双深吸一口气,交代着剩下的事。

        宋飞燕是四人中伤的不算太重的,听到李无双的话,她的表情顿时慌了一下,她还想说什么,但是李无双只是看了她一眼,她便把所有话都憋了回去。

        李无双微笑道:“若我无法回去,帮我把我的妻儿送到圣唐。”

        “嗯。”

        宋飞燕闻言低下头,不敢再看李无双。

        “走吧,我带你去找江秋白。”

        李无双看着林渊,一脸的洒脱,仿佛将生死置之度外。

        他的这副态度搞得林渊一脸懵逼,自己不过是去找江秋白而已,对方至于这幅就义的样子吗?

        不过林渊也没多说什么,反正,这事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因为天影盟大部分建筑都被刚才的战斗毁了,现在的天影盟已经没多少完好的建筑了。

        跟在李无双的身后,林渊一边看着四周的建筑,一边暗自对这里进行比较。

        他比较的对象不是自己林盟的驻地,而是百战盟区其他几大战盟的驻地,相比较其他战盟,天影盟虽然不如清风盟那么大,建筑那么多,但是相比于摧岳盟,千山盟,却是豪华许多。

        李无双时不时地斜过眼神看林渊一眼,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后,便继续向前方走去。

        “你……是在拖时间吧?”

        走了约半个时辰,差不多一小时,林渊终于揭穿了对方,之前他一直在打量建筑,根本没有管这里的情况。

        可是现在,他竟然回到了之前看过的建筑这里,他再蠢也知道对方是在拖延时间。

        “……”李无双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随着林渊收刀入鞘,此刻天空中的乌云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则是万里晴空。

        “你要拖时间,能不能换个方式?”林渊无语的说道,“哪怕你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饮茶,都比带着我在这里瞎转有意思。”

        “……”李无双将目光从天空转到林渊脸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林渊脸上满是不耐烦。

        可是,他脸上只有不耐烦,没有杀意。

        “林兄,你知道法则吗?”

        被林渊道穿绕路之事后,李无双也不装了,他手中长剑一晃,一个房门便被打开,而在里面的,正是头发花白,身形枯槁的江秋白。

        同昨晚相比,现在的江秋白脸上多了一丝红晕。

        不过不管是林渊还是李无双,都知道这种红晕只是回光返照。

        “法则?”林渊看着房间中的江秋白,忽然间,他眼睛一痛,下一刻,在他的眼中,江秋白的周围场景变得不一样了。

        江秋白的身侧,是一条条细如蝉丝的金色丝线,而从那些丝线上,林渊隐隐能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感觉。

        “我知道。”林渊看着江秋白,缓缓说道,“你们现在正在抽取他身上的法则,对吗?”

        “……”李无双沉默片刻,洒脱一笑,“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