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114章 一无所有江秋白

第114章 一无所有江秋白

        林渊和李无双聊了很久,最终,林渊还是没有动手。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说不定会动手杀了李无双。

        但是他现在是广安道的老大,属于百战盟区的一员,所以他现在无法对李无双动手。

        因为,杀李无双简单,但是处理李无双的后事却很麻烦,龙飞区的老大可是和卫幽冥差不多的实力。

        卫幽冥是谁?

        那是连续接了林渊五记紫电开天的狠人,当日如果不是三长老拖他后腿,恐怕林渊就算是吃完了补神丹,也伤不了对方一根汗毛。

        到了现在,虽然林渊实力上升许多,但是要是和卫幽冥对上,他们之间的胜负仍是五五开。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快要落山时,吸收着江秋白法则的那颗珠子终于落了下来。

        李无双身形一闪,已然到了珠子之前,他伸手去抓珠子,本事手到擒来的一下,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这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啊。”

        林渊站在阳光下,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着珠子,对着阳光,眯起一只眼睛看着珠子。

        在他的眼中,珠子中是一条归纳的十分整齐的法则,只要稍稍引动,就能掌握这份法则的力量。

        只是,这法则,继承了在江秋白体内时的特点,会持续不断地吸收炼化者的血气。

        不出意外的话,只要炼化了这个珠子,不出三天,就会变成江秋白这个样子。

        “既然林兄觉得这里面的不是好东西,还请林兄将这个封印珠还给在下。”李无双无奈地看着林渊,他们这次来百战盟区其中一个任务就是炼化江秋白的法则,此刻,法则已经炼化完了,但是却被其他人抢走了。

        这不算气,最气的是,拿走这个珠子的人,自己这边就算四个人一起上都打不过……

        “喏,给你。”

        林渊也没有什么贪念,直接将珠子扔给了李无双。

        刚刚的一段时间,他已经看明白了为什么这段法则会一直吸收人的血气。

        因为这段法则不完整。

        之前在江秋白四人围攻李泰南时,江秋白对林渊射出的那把飞刀上加持了必中法则,而这种法则需要一直吸收血气维持功效,所以,当时江秋白的必中法则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附着在飞刀上的法则,一部分是寄存在江秋白体内,用来给飞刀上的法则提供能量的法则。

        而当日林渊被飞刀命中,无法解决时,他躲入了凌天澜的地盘,在那里,他身上的法则被凌天澜炼化,封印到了他的右臂之中。

        因此,江秋白身上的法则只剩下了不断吸收血气的那部分,而因为飞刀上的法则已经没了,所以江秋白身上的法则会不断地吸收血气,向虚无中传送,因此,当日林渊离开时,江秋白只是看上去有点惨,而当林渊再次看到江秋白时,对方已经快挂了。

        说到底,都是因为这段法则有问题。

        而李无双他们将这种法则当做宝物……

        呵呵……谁要是炼化了这段法则,谁就是下一个江秋白,不是指实力,是指下场。

        “……”李无双呆愣的接过了林渊扔过来的封印珠,他想不明白,林渊明明已经拿到了这个东西,为什么还会给自己,“林兄,你这是……”

        “你不是找我要了吗?”林渊歪了歪头道,“你找我要,我给你,这不是很正常?”

        说话间,林渊已经走到了江秋白的身前,此刻的江秋白气息虽然孱弱,还是那股行将就木的感觉,但是最起码的,他的气息已经不再恶化了。

        “喂,还活着吗?”

        林渊踢了一脚江秋白,将昏迷的江秋白踢醒了。

        “……”江秋白睁开浑浊的双眼看了一眼林渊,嘴角微微抽搐,“真特么晦气,死了都能看到你。”

        “你特么会不会说话,老子这是过来救你的。”林渊还想踢江秋白一脚,但是看到江秋白那副垂死的样子,他最终还是没有下脚,“天影盟差不多废了,先跟我去广安道吧。”

        “天影盟啊……”身受重伤时的记忆涌现脑海,江秋白嘴角不禁露出一抹苦笑,“这已经不是我的天影盟了。”

        林渊看着有些颓废的江秋白,缓缓说道:“是你的,到时候再夺回来就行,现在你需要养伤。”

        “嗯,麻烦了。”江秋白长长地叹了口气,他看着林渊,嘴角又是一阵抽搐,“明明是你把我害得这么惨,为什么最后过来救我的竟然是你。”

        “因为我打算把你拉去和母猪配种。”林渊翻了个白眼,“放心,到时候我会找上几千几万人过来看你是如何和母猪大战的!”

        “……”虽然知道林渊是在开玩笑,但是江秋白还是感到一阵无语,许久之后,他笑了起来。

        “谢谢。”

        “你说啥?大点声!”林渊背起江秋白,“说话和个没丁八的太监似的,你是不是虚到硬不起来了?”

        “滚啊你!”

        江秋白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林渊的节操,这货虽然过来救自己,但是对方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那,李兄,我们就先走了,天影盟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就行。”

        看到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林渊也就不再过多逗留,和李无双打了个招呼就要离开,不过,看在刚才和李无双聊得还算投缘,林渊还是打算再说一次。

        “那个珠子里的东西不是什么好玩意,那是一道催命符,要是不想死,最好还是别炼化。”

        “多谢林兄提醒。”

        李无双闻言,眉头微皱,随后坦然谢道。

        林渊看到对方的样子后,就知道对方并没有将自己的话当真,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李无双找死,关他林渊何事,他已经提醒过了,剩下的就是李无双的事情了。

        背着江秋白,林渊一路畅行无阻,轻松地离开了天影盟的驻地。

        而在路上,他遇到了不少天影盟的干部,对方看到林渊背上的江秋白后,表情都很奇怪,他们想要和江秋白说话,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和他说什么。

        一路无语,很快,两人就到了天影盟驻地的大门前。

        “林渊,能让我再看一下我的天影盟吗?”

        林渊打算离开时,突然听到了江秋白带着祈求的声音,他没说话,只是转过了身子,让江秋白看着他曾经的天影盟。

        此刻,因为林渊和龙飞四将的战斗,天影盟的大门已经毁了大半,里面也满是残渣。

        “我以前……”江秋白还想怀念以前,但是他张口之后,却发现自己没什么能说的,他叹了口气,“走吧,我已经看完了。”

        “忆往昔,顶风尿十丈,看今朝,顺风亦湿鞋。”林渊笑着说道,“你是这个意思吗?”

        江秋白差点被林渊的话搞破防,他无奈地说道:“你不说话,其实看起来还挺像个人的。”

        “你不说话,其实还能安逸的到广安道的。”

        江秋白毕竟不是林渊的亲友,林渊自然不会惯着他。

        还没等江秋白明白林渊是什么意思,林渊便发动闪步向广安道走去。

        此刻的天影盟之事已经告一段落,这里的情况林渊已经了如指掌,自然没有必要再纠结这里的事情。

        半个时辰后,林渊便带着江秋白到了广安道的林盟驻地。

        “呕……呕……”

        将江秋白扔到一边,江秋白顿时趴在地上吐了起来。

        “小肚鸡肠,就你这……呕……林渊,我……呕……”

        旋转,跳跃,翻滚,林渊这一路可不仅仅只是发动闪步,江秋白现在差不多功力尽失,根本无法承受林渊这种花哨的跑酷。

        在林渊背上的时候他就要吐了,只是被林渊用气流堵住了而已。

        此刻,随着江秋白落地,他自然吐得比坐了过山车还严重。

        “你也不想想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你觉得,你惹怒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林渊似笑非笑地看着江秋白,言语中的恶意,呼之欲出。

        “……”

        江秋白这时才反应过来,林渊并不是自己的朋友,他们两人甚至还算得上是敌人。

        “你……呼……你为什么救我?”江秋白不是蠢货,林渊为了救他和龙飞区的四个将领都对上了,自然是对自己有所求。

        林渊想了下说道:“说虚的,百战盟区需要巅峰武者这种顶级战力。”

        江秋白笑了一下:“那说实话呢?”

        “我在广安道的手下,能当大任的也就一个薛千重,我手下缺人,看你挺不错的,所以打算找你帮我。”

        林渊没有说假话,这种情况,他也没必要说假话。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江秋白本来还挺骄傲,但是当他说完,他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现在这样,还能帮你什么?”

        “伤什么的都好说,法则没了更是好事。”林渊看着江秋白,笑着说道,“你有掌控五大战盟的经验,我没有,所以,在管理战盟这里,你比我强。”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你帮我管理广安道,我比较放心。”

        “……”江秋白沉默,他想了很多理由,但是都没想到,林渊竟然会信任自己。

        他们明明是敌人啊,自己之前还差点杀了林渊。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用,不过你先吃一个,总归没什么坏处。”

        看着江秋白这凄惨的样子,林渊掏出药瓶,倒出一粒补神丹扔给江秋白。

        江秋白看着手上的药丸,迟疑道:“这……”

        “爱吃吃,不吃拉倒。”

        林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