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115章 收服江秋白

第115章 收服江秋白

        吃,还是不吃。

        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对江秋白来说,情况已经糟到这种地步了,一切的问题都不算是问题了。

        他看着手上的补神丹,有些自嘲的说道:“我之前再怎么说也是一盟之主,百战盟区有数的几个巅峰武者之一,结果现在……”

        他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将补神丹吞入口中。

        “呼……”

        吃了补神丹之后,江秋白顿时感觉一股极强的生命能量自他腹部向全身蔓延。

        “这感觉是……”

        就像是荒地突然下雨一样,他能感觉到,自己干枯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恢复生命力。

        之前被法则反噬后,他的身体已经处于油尽灯枯的状态,他虽然活着,但是他体内的生命能量已经所剩无几。

        而现在,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失去的生命力正在一点点的恢复回来。

        “说白了,你就是体虚。”林渊看着正在逐渐恢复的江秋白,抱着双臂说道,“就一道法则而已,竟然能把你吸成这幅样子,你可真是够失败的了。”

        “……”江秋白无语的看着林渊,他现在还是趴在地上的状态,不过和刚来林盟驻地时相比,现在的他已经比之前强了很多,“林渊,你说话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夹枪带棒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话很容易被人打死。”

        “被人打死?你打我吗?”林渊看着恢复了大半的江秋白,笑了一下道,“一会你恢复完要是不服,咱们可以再打一场,你就看我能不能把你打成残废吧。”

        “……”江秋白看着蛮横不讲理的林渊,心中虽有些恼怒,但是却也没有计较什么。

        他的命是林渊救回来的,只此一点,便足矣让他折服。

        过了半天,江秋白悻悻的说道:“你等我恢复过来的,你看我揍不揍你就是了。”

        闻言,林渊不由冷笑道:“呵……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

        不知道为什么,江秋白总觉得林渊很幼稚,可是,这种幼稚却给人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比起在天影盟时,下面那些人对他的跪舔,他觉得,还是林渊这种看起来更顺眼一些,尽管对方说话一直冷嘲热讽,但是最起码的,林渊没打算害他。

        而他的那些手下,却把他交给了龙飞区的人。

        人情冷暖,可见一斑。

        补神丹是一种能补充精气神的丹药,对末灵域的人来说,这颗丹药中储存的能量,远超他们修为的上限。

        林渊每次使用唐刀施展紫电开天时都会抽干体内的精气神,以林渊当时的状态来看,其实比之前的江秋白还要惨。

        然而,即使这样,林渊的亏空仍能用一粒补神丹补回来,江秋白的这点亏空自然不是问题。

        过了大概一刻钟,江秋白的气息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的他已经恢复了正常,气息再次涨到巅峰武者。

        “我,好像恢复了?”

        本以为吃下丹药只能让自己不死的江秋白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之前还满是皱纹的手掌,现在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健康光滑。

        不仅如此,吃下丹药后,他以前修炼时留下的暗伤也全都恢复了过来。

        现在的他,已经远超之前的巅峰状态。

        “我都说了,你就是虚,那颗补神丹就是专门补你体虚的。”

        见江秋白已经恢复,林渊心中也稍稍松了口气,实在是之前的江秋白样子太吓人了,那副行将就木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是稍不留神就会挂掉。

        “你这么懂,那你平时一定没有少吃吧!”恢复之后的江秋白言辞变得犀利起来,在生死交界走了一遭的他现在很是洒脱,“说的头头是道的,你这经验……啧啧啧……”

        “……”林渊一时间有点无语,明明现在是他在阴阳江秋白,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江秋白在阴阳他。

        “看的出来,你这是恢复了啊!”看着脸色红润,气息沉稳的江秋白,林渊撸起了袖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又行了,想要和我再较量一下?”

        “……”江秋白看着撸袖子要揍自己的林渊,他顿时感到一阵无语。

        他叹了一口气道:“我就很好奇,为什么什么事到你那里都会变成暴力解决?”

        “因为简单啊。”林渊摊了摊手道,“你看,我和你讲道理,你根本不听,那我就和你玩暴力呗。”

        看到林渊这福无所谓的样子,江秋白无奈的说道:“可是,扪心自问,你什么时候和我讲过道理!”

        “啊?”林渊有些好奇的问道:“没讲过吗?”

        江秋白很坚定的说道:“没讲过!”

        “那我现在和你讲一下道理。”林渊将撸起的袖子放下,若无其事的说道,“就像我刚才说的,我手下缺人,救你,只是因为你能帮我,所以,我打算让你过来帮我,你同意吗?”

        江秋白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这道理讲的,能不能有点诚心啊!你就这么直白的说,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林渊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觉得你会答应。”

        江秋白:“……”

        片刻后,他轻轻叹气:“给我一个理由,我帮你的理由。”

        林渊歪着头,想了一下,他和善的笑道:“我救过你,你不帮我,我就干掉你!”

        “艹!”江秋白暴躁的看着林渊,眼中满是无奈,“这特么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大哥,现在是你求着我帮你,你能不能诚心一点?”

        “我已经很诚心了。”林渊笑着说道,“你自己看,我现在一没给你画饼,二没忽悠你,我要干什么我已经全都告诉你了啊,这还不够诚心吗?”

        “呵……”江秋白深吸了一口气,他气极反笑,“我特么真的是犯贱了!”

        “嗯?”林渊疑惑的看着江秋白,有些不解。

        “我跟你说,放在以前,你要是敢这么和我说话,我多少会给你一刀,让你知道该怎么和我说话。”江秋白释然一笑,“不过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真的蠢还是在装蠢!”

        林渊:“……”

        “如你所说,我的确欠你一条命。”

        “如你所愿,我这条命就将给你了!”

        林渊:“矫情。”

        “……”江秋白无奈的看着林渊,有些气愤的说道,“你大概是真的蠢。”

        江秋白很清楚,林渊并不蠢。

        经历过天影盟的背叛后,他已经不再信任任何人,如果林渊真的给他画大饼,讲未来,他大概会和林渊虚与委蛇一段时间,然后趁机跑路。

        毕竟,他已经被天影盟的那些人骗一次了,他不想再被人骗一次。

        而林渊那看似愚蠢的言语,其实一直在告诉他,对方根本没打算和他耍心眼,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对现在的江秋白来说,真话,远比美好的前景要动人。

        至于林渊是真的蠢还是装出来的。

        江秋白已经不在乎了。

        如果是真的蠢,那他就没看错人,帮这种人做事,一般不会被背刺。

        如果是装的蠢,那他就更高兴了,那说明林渊是个会随机应变的上级,那样的话,他会少很多麻烦。

        “林渊,有件事我得先和你说一下。”确定自己会帮助林渊之后,江秋白便打算分析一下当前的局势,毕竟有些事,如果看不清形式,会变得非常麻烦,“如你所见,我的修为虽然恢复了,但是我的实力,应该不足我之前的十分之一。”

        林渊听了以后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

        “我的法则被抽……”江秋白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他不解的看着林渊,“你知道?”

        “我看着你的法则被抽掉,我当然知道了。”林渊一本正经的说道,他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江秋白,“不然你以为李无双他们会这么轻松的放你出来?”

        “不……我……你……踏马的!”江秋白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渊,言语一时间有些混乱,“你不知道那是法则吗?那可是法则啊!你不知道我法则没了我的实力会下降吗?你既然打算让我帮你办事,那你不知道帮我留下法则吗!”

        江秋白现在很混乱,他完全想不明白,林渊为什么会看着自己的法则被抽取。

        “你的法则……呵……”林渊冷笑道,“你也不看看你之前那个鸟样是谁造成的,你的法则不抽出去,就算我给你吃了补神丹,你过一会还是会恢复之前的样子。”

        “你的法则就是个无底洞,龙飞区的那帮蠢货以为你的法则是宝贝,打算给他们的人炼化。”

        “因为你的法则不完全,现在他只会不断地吸收你的精气神,所以我当时就顺水推舟让他们把你的法则抽出去了。”

        “可是……这……”江秋白听到林渊的解释,他稍微一想,便知道林渊说的没有错,他的法则的确是一个大坑,“唉……也好。”

        江秋白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已经接收了自己法则消失的事情。

        “给你颗补神丹,之后备用。”林渊看着一脸失落的江秋白,扔给对方一颗补神丹。

        而看到林渊扔过来的丹药,江秋白连忙伸手去接,他可是知道这颗丹药到底有多么强的疗效。

        然而,就在他刚接住丹药时,丹药却忽然掉到了地上。

        江秋白没有多想,弯腰捡起了那枚丹药,吹了口气,确认没脏之后便收了起来。

        “所以说,丹药丢了,捡起来就可以。”林渊看着对面的江秋白,和对方说道,“法则没了,重新修回来不就好了。”

        “……”

        想起林渊刚才突然给自己补神丹的行为,江秋白顿时明白了林渊是什么意思。

        “大哥,你有话直说就行,没必要搞这种言传身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