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我闪婚的禁欲老公,竟是财阀大佬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险些穿帮

第二十七章险些穿帮

        跟小虎告辞后,苏心转身回到了病房。

        沈醉此时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见她回来,他忍不住开口,“去哪儿了?到处找不到你。”

        “下楼去看了看奶奶,见她没事,就上来了。”

        苏心撒了个谎,走过去拿了勺子喝粥。

        这粥,一如既往的香甜软糯,完全不像是医院的口味,就连外卖,也做不到这么好吃。

        想到刚才跟小虎说的话,苏心忍不住问道,“沈醉,你奶奶在养老院的几号房啊?我想有时间,过去看看他。”

        沈醉闻言,面色微微一顿。

        随后才道,“我记不太清了,你要是想去,可以提前给她老人家打个电话。”

        他是怕跟老夫人说串了,才谨慎地没有回答。

        但他越是这样,苏心心里的疑惑就越重。

        “你连奶奶在几号院都记不住吗?你这做孙子的也太不上心了吧?”

        沈醉被问得有些尴尬,赶忙找理由解释,“我出车祸后,记性一直不是太好。”

        听他这样说,苏心心中顿时闪过一丝愧疚。

        有些人车祸后,记性的确会跟着衰退,沈醉可能真的是记不住吧,不然也不会这样说。

        是她考虑不周,说了伤人的话。

        “对不起,我不该责怪你的。”

        怕自己刚才的话伤害到沈醉,苏心赶忙道歉。

        “没事,我没那么脆弱。”

        沈醉笑了笑,夹了一些小菜送到她碗里,“快吃吧,我等会儿还要去上班。”

        见状,苏心也不好再问什么,继续低头吃饭。

        吃过早饭,沈醉帮苏心整理好一切,确定没太大问题,这才下楼。

        叶城早已在楼下恭候多时,见他下来了,赶忙迎上去,帮他搬轮椅。

        一边搬,叶城请示道,“沈总,苏小姐的午餐,还要让沈宅继续送吗?”

        如果沈醉同意,他们完全可以以外卖的形式,给苏心把饭送过去。

        不过,这话倒是提醒了沈醉,他愣了一下,随后便掏出手机,给小虎打了个电话。

        小虎此时已经回到了沈宅,正准备去交差。

        见沈醉打了电话,他就先接了。

        “沈总,请问有何吩咐?”

        沈醉沉吟了片刻,这才开口,“我问你,刚才在医院,你有没有见到苏心?”

        小虎不敢瞒沈醉,闻言赶忙点头,“见了,苏小姐还问了我老夫人在养老院的住址,我就随便编了一个,说老夫人住在八号院23床。”

        闻言,沈醉的眸子,瞬间便暗了下去。

        他就说,好端端的,苏心干嘛要打听他奶奶在养老院的住址,原来,是开始怀疑他了。

        “沈总,怎么突然问这些,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了?”

        见沈醉不说话,小虎不禁有些惊恐的问道。

        沈醉的脾气,整个沈宅的佣人,没有不清楚的,如果惹他不高兴,那可不光是自己遭殃,是要连整个沈宅都要跟着倒霉。

        “告诉刘管家,让他把南山养老院八号院23床安排出来,记得不要出纰漏。”

        沈醉没有回复他,只冷冷的吩咐道。

        苏心既然怀疑了,那么,用不了多久,她肯定会找机会去验证。

        所以,他必须赶在她过去之前,把一切都处理好。

        “是,属下这就去办。”

        见状,小虎赶紧答应道。

        吩咐完小虎,沈醉弯腰,坐进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车内。

        关门前,他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住院部,面色有些阴翳。

        ……

        上午输完液,苏心感觉到没什么问题了,就给自己办了出院手续。

        这事,她没有告诉沈醉。

        一方面,她觉得告诉了他,他也不会同意,另一方面,她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悄悄的去一趟南山养老院,看看沈老夫人到底在不在。

        半个小时后,苏心打车来到了南山养老院,见到了沈老夫人。

        此时,沈老夫人正坐在院子里,跟一群老太太聊的嗨起。

        她年轻的时候,那可是社交一枝花,上到天王老子,下到平头百姓,就没她找不到话题的人。

        所以,纵然她是新搬来的老太太,但凭着她那极强的社交能力,不出半个小时,就跟这群老太太混的极熟,俨然像是认识了半辈子似的,别提多亲热了。

        苏心来了之后,看了半天,愣是没看出任何破绽。

        沈老夫人为了让她彻底相信,还特意拉着她的手,在养老院各处参观,甚至见人就给他们介绍,说这是她孙媳妇,过来看她,搞的苏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毕竟她这次来,看望沈老夫人是假,过来探虚实是真。

        陪着沈老夫人在养老院转了一圈后,苏心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回去。

        沈老夫人也住不惯养老院,见她要走,就没多留。

        只是在临走的时候,她把手腕上戴着的一只玉镯摘下来,戴到了苏心的手腕上。

        苏心见状,赶忙摘下来,要还给她,“奶奶,这镯子我不能要。”

        沈老夫人按下她的手,劝道,“人家姑娘结婚,都讲究五金一钻,沈醉破产,一直没机会送你,这镯子,就当是他送给你的聘礼。”

        这个镯子,是沈老夫人十年前在佳士得花了五千万拍回来的一款帝王绿手镯,因为特别喜爱,所以这些年,一直戴在手上,从来没有摘下来过。

        不过,比起这只镯子,她更喜欢苏心这孙媳妇,只要能留住她,别说一只手镯,就是再大的宝贝,只要她能拿的出,也愿意双手奉上。

        “可是这镯子太贵重了,我真不能要。”

        看着腕上那只帝王绿手镯,苏心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

        她虽然不是很懂玉,但这是镯子通体碧绿,水润通透,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镯子没你想的那么贵,也就几千块买的,戴着吧,只当是奶奶一点心意。”

        见她一直推脱,沈老夫人只好骗她。

        闻言,苏心这才放心收了下来。

        太贵重的礼物,她肯定不能要,但如果只是几千块的东西,如果她还一直推脱,会让老人觉得她在嫌弃。

        “那奶奶,我先走了,等有时间,再过来看您。”

        收下镯子,苏心同老夫人告辞。

        沈老夫人直接把她送上车,目送她离开,这才坐上一旁的豪车,回沈宅休息。

        路上,她掏出手机,给沈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圆满完成任务。

        沈醉闻言,略带抱歉的说道,“辛苦您老人家了。”

        沈老夫人倒不怕辛苦,只是觉得一直这样糊弄人,有点良心不安。

        毕竟人家苏心也没做错什么,他们一直这样欺骗对方,于情于理,都有些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