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六界之花中谜在线阅读 - 云中宫 3

云中宫 3

        正当千荀还沉浸在胡思乱想中时,拐角处迎面走来一衣着淡雅却不失华贵之姿的女子,身后头跟着不少侍女,想来这便是云锦宫宫主陆瑄妍了。

        侧眸余光瞥见内园内不和谐的两个人,陆瑄妍转过身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二人。目光触及花无期腰间的玉牌时,眼神又在花无期身上逗留几分。

        “你就是菡香日日念叨的那人?倒还算生得标致。”陆瑄妍又瞅了眼一旁的千荀,道,“不过空有一副模样可不足以做我云锦宫的姑爷,为人处事品性才是本宫看中的。”

        陆瑄妍说了一大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的意思,无非就是陆菡香看上花无期了,送他只有云锦宫少宫主才拥有的玉牌当定情信物,那是认定了他。陆瑄妍刚见花无期时印象是好的,甚至还有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当她看到花无期身边的千荀时,脸色瞬息沉了下去,既然接了陆菡香的玉牌,就不能再与别的女子纠缠不休了。

        千荀双手怀抱胸前,她心里本就有气,陆瑄妍这么一说,她越发气了,脸颊有些泛红,她倒要看看花无期怎么狡辩要当云锦宫姑爷的这件事。

        可花无期的心思可不在这上面,唯一在意的便是方才第一眼见到陆瑄妍,便若有若无地从她身上感受到仙骨的气息。花无期或多或少已经猜到,陆瑄妍借助他的仙骨修炼了,只是花无期怎么也感受不到仙骨的所在之处,想来又是被放在了特制的铁皮盒中了。

        “娘亲!”说巧不巧,陆菡香赶来解围,“孩儿将玉牌交给程少侠是为了方便他进出的,日前孩儿在江湖中游历遇到困难时都是程少侠助我。此番他来云锦宫参观参观,孩儿怎么能不尽地主之谊呢!”

        花无期在上云锦宫之时,给登记姓名的人个假名——程默。这还是程芩大小姐给他起的,刚好用上。

        “油嘴滑舌。娘是不想你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骗了。”

        “知道啦,娘,你最好了。”陆菡香浅浅拥了一下陆瑄妍。

        “好了,去吧。”

        云锦宫上下都知道,宫主最最宠爱她唯一的女儿陆菡香,只要是她想要的,从来都是招招手给她带来,自然是不愿意自己女儿委身嫁给一个江湖籍籍无名,甚至品性也不怎么样还有些水性杨花的登徒子的。

        陆菡香领着两人来到了饭斋,吩咐侍从上好酒好菜,把东城所有有名的菜全上了个遍。

        千荀哪见过这么大阵仗,原本想再和陆菡香切磋切磋比比高低,满足一下她莫名其妙的胜负欲。结果在看到这么满满一大桌酒菜时,这莫名其妙的胜负欲也就烟消云散了。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怎么样,可还合胃口?”

        “嗯嗯嗯,想不到你这刁蛮任性的少宫主还挺大方!”千荀啃了口鸡腿,赞道,也不知是赞陆菡香,还是赞手里的鸡腿。

        花无期听了浅笑,也不知到底是谁刁蛮任性。

        陆菡香一脸骄傲地说道:“你俩老远来云锦宫,我还不得好好招待一番?就当是报答当初在南城客栈你们接济我的十几两银子了……”

        说到这,千荀这才想起来这件事,过去有些久了,千荀有些淡忘了,毕竟不是她掏的腰包。

        “嗨,区区几两银子何足挂齿!不过……不过今日你招待我俩之后,日后都没有鸡腿吃了吧?”

        陆菡香笑着道:“怎么会,你要吃什么尽管提!”

        千荀两眼放光,拼命点点头,忽而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哦对了,你的脚怎么样了?”

        陆菡香低头瞧了眼自己的腿,叹了口气:“老样子呗,怕是以后都要跛着腿儿了。”

        “莫要伤心,肯定会有法子的,而且今日我都没看出来你跛腿。不是,我是说……”

        “哈哈哈,是吗,我可是练了好久才能走路不跛的!”

        千荀本来还怕陆菡香听到跛脚二字心里头难过,不过看她这样的状态便也松了口气。

        于是乎,二人便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前前后后聊了一两个时辰。坐在边上的花无期分外地格格不入,他甚至不明白二人之前明明见了面就剑拔弩张的,怎么现在相处地像一对久违了的姐妹似的?

        两个人聊上头了,纷纷表示相识恨晚,喝了几口小酒,脸刷的红了几个度。两人迷迷糊糊,虽还是大白天,就已经开始在说梦话了。

        “菡香,要我说啊,花无期他压根儿就配不上你!你看你!要姿色有姿色,要身份有身份,在外面玩累了还能回家继承家产,多好啊!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哈哈,千荀小姐妹,你是不是对花无期有意思啊?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俩公平竞争怎么样?虽说是竞争,但也不要伤了咱们的姐妹情谊!”

        “好!说得好!公平竞争!不过男人可以再找,但是姐妹情谊可不能丢!来,敬姐妹!”千荀又给二人的酒杯满上,“但是我还是很羡慕你,有这般好的娘亲疼你爱你。”

        “我娘亲确实是天底下最好的娘亲。千荀,你爹娘呢,好像没听你讲过?”

        “我爹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娘亲从来不管我……”

        千荀忽而嚎啕大哭,陆菡香见状将她揽进怀里,安慰道:“无妨,日后你就当云锦宫是你家。”

        “我也想要他那块玉牌……”

        千荀睁着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陆菡香,陆菡香那受得了,一把把花无期腰间的玉牌扯下来放在千荀手里:“给,拿着。有了这你便可以随意进出云锦宫了!”

        “好姐妹!我都不想离开云锦宫了!”

        “那便住下吧,云锦宫能养活你!”

        花无期听不下去了,感觉自己像是一件货物,一件衣裳,被争来抢去,一时之间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哭泣。看千荀又要继续饮酒,连忙夺过酒杯制止,他不能再让她们发酒疯了,他怕事情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你醉了。”

        “放肆!女子讲话男子莫要插嘴!”千荀呵斥道,看手里的酒杯凭空消失了,举起面前的酒壶吨吨往嘴里灌。

        陆菡香见状,竖起了大拇指:“姐妹好酒量!”

        说着,抛弃了小巧的酒杯,也抄起酒壶灌。

        花无期揉了揉眉,头疼,非常头疼。他这几万年来喝过的酒,都没有这般感触——未曾醉酒,却又像是醉酒了般梦幻。

        等到两人醉得拿不动酒壶,只能趴在桌上喃喃毫无相关的话语时,花无期这才唤来侍女,将她二人带回房去休息。

        花无期正要起身,却被醉醺醺的千荀死死抱住了腰身,怎么拉也拉不开,无奈只能自己送千荀回房了。

        好不容易将千荀安顿好,奈何千荀仍是拽着花无期的衣袖,花无期只好坐在床边照看。

        原本这次去内园,花无期是想确定一下仙骨的下落,奈何被千荀和陆菡香这一处醉酒给打乱了。不过当时见到陆瑄妍时,周身散发着一股仙骨的气息,想必仙骨必然是在内园中。

        云锦宫内园规模庞大,光是宫主陆瑄妍经常出入的房,就有数间,今日花无期与千荀走了一炷香的功夫,也没把内园逛完。

        眼下唯一的方法,就只有等陆瑄妍下一次使用仙骨精进武功时,才能找到仙骨了。

        “爹爹……”

        听到千荀喃喃,花无期没听清,耳朵凑近了些:“什么?”

        “爹爹,丫头好想你……”

        原来是想她父亲了。

        关于神界的过往,花无期倒是有所耳闻。

        相传千年前仙魔大战,神界九州鼎摇摇欲坠,在崩塌之际,是神女的夫君——神主,献祭了自己,这才稳住了九州鼎。

        神主献祭,灰飞烟灭。

        亲人的过世,想必对千荀的打击很大。花无期伸手抚了抚千荀的发迹,被酒催红的脸颊显得千荀更加俏皮可爱,花无期有些略微失神。

        “摇光君……”

        回想起在酒桌上的对话,千荀对他的感情他已了然。只不过她曾说过,他是要找到所有仙骨承上仙之位的,不能因为儿女私情而不顾一切。况且六界天规首条便是禁止两族相恋,这就是为何当初这么多人反对天璇女和南黎川在一起的原因。

        曾经花无期不明白情爱,只觉得天璇女有些冥顽不灵,而今花无期算是理解了天璇女。

        明明相恋,却不能在一起。

        而他与千荀,他甚至不能让她知道他对千荀的感情,他怕千荀如同天璇女的下场一般。无情之人,只他一人来做便可。

        花无期虽看得透彻,但千荀未必,何况是醉了酒的千荀。一个翻身,花无期的手便被千荀死死搂在怀里了。二人凑得有些近,正当花无期要挣脱之际,千荀忽然睁开了眼。

        花无期正要解释什么,千荀猛地起身又凑近了些,双手搂上花无期的脖子,左看看又看看:“……摇光君啊。”

        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鼻而来,千荀的眉眼越来越近,花无期像是被点了穴,动弹不得。

        唇瓣快要相抵,千荀却又闭上了双眼,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眼看千荀熟睡,花无期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捂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勒令自己平息下来。但泛起的浪花哪有这般容易止住,脑海里全是千荀的脸。。

        轻轻为千荀盖好被子,花无期连忙逃离这个地方,眼不见心为净。或许他真的要好好冷静冷静了,为了早日找到仙骨,也为了千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