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六界之花中谜在线阅读 - 云中宫 4

云中宫 4

        云雾缭绕中,在人间看雾是烟火气,在云锦宫上看是人间。

        花无期站在新发嫩芽的桃树前,思索良久。这几日从云锦宮弟子口中得到了不少关于陆瑄妍练功的消息,颇为有用。

        陆瑄妍修习的是洗髓心法,这洗髓心法亦正亦邪,若是心思纯正之人修炼,可延年益寿,功力倍增;但若是心邪之人修炼,便会走火入魔,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所以修炼过程中必须心无杂念。

        而花无期的仙骨正是摒除杂念的最佳介质。

        想来,若是花无期想要拿回自己的仙骨,必须等陆瑄妍练成了洗髓心法才行,不然一旦脱离了仙骨,陆瑄妍必会走火入魔。

        可谁知道陆瑄妍还要多久才能修炼完成呢。

        等待往往最让人焦虑。

        另一边,千荀从酒醉中醒来之后便一直浑浑噩噩,对那日醉酒的事情完全想不起来。后来听侍女说是花无期扶她回来的,这才想起来要去找花无期道谢,顺便帮他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哪知道自己跑去找花无期,还吃了个闭门羹。

        邻舍的人说是一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左思右想,千荀还以为花无期又去内园找线索了,正暗自咒骂他找线索不带自己的时候,看到了点将台上的花无期和千沧雨,偷偷收回刚才咒骂的秽语。

        上前打了声招呼,结果花无期好似不太想要搭理她。千荀开始疑惑了,不会是自己喝醉了酒做了什么又或者说了什么不好的事吧。

        看着二人试炼,千荀便在原地坐等二人结束。

        不一会儿便打起了瞌睡,等醒过来时已是太阳西下之际,二人也刚结束试炼,相互道别。

        千荀跟上花无期问道:“摇光君摇光君,你找到仙骨的下落了吗?”

        花无期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今日有空和千沧雨试炼一天?不打算找了?”

        “不急。”

        花无期说完,头也不回地进了屋子关上了门。千荀觉得莫名其妙,果然男人心海底针,捉摸不透。

        接下来千荀每日都去点将台,要么看花无期跟千沧雨试炼,要么看山下人来找千沧雨问剑,无趣地很。

        就这样碌碌无为地过了几日。

        一帘白瀑,一汪碧潭。东城最东,有一处名叫墨水轩的地方,常年无人问津,而此处有一极为隐蔽的地下溶洞,表面上看上去虽是一泉水,实则底下是一千年不化的冰封溶洞。

        洞中温度极低,呼出的气皆化作了雾。玄袍赫然立在一副寒冰棺前,久久凝视棺中之人。

        近些看,棺中之人面色惨白,却也掩饰不了她姣好的面容。

        竟是仙族的天璇女!

        南黎川将天璇女的尸身封印在人界东城墨水轩,一来可以逃过神族和仙族的追踪,二来这个地方非常安静,天璇女最爱幽静之地了。

        “阿璇……”南黎川喃喃道,这一声呼唤,饱含了这千年来无数的思念与悲愁,似乎想要将面前之人唤醒。

        可惜,无论他唤多少声,眼前之人也无法醒来。

        自从南黎川离开南城,便一直在墨水轩潭底。是因为手下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说是可以复活天璇女。而条件便是需要仙族另一个人的仙骨,置换给天璇女。

        当初是南黎川亲手将摇光君的仙骨剔出来抛去各地的,如今已寻回了四十四块,剩下的五块,玄晋也已经打听清楚了,四块在摇光君身上,还有一块在云锦宫。而摇光君此刻就在云锦宫中。

        “你马上就能醒过来了。”

        南黎川抬头看着被自己封印的仙骨,扬起许久不曾见的笑意,他早已安排玄晋前去云锦宮夺取仙骨,让花无期一命偿一命。

        是夜,好梦的千荀在一声声“走水了”的呼唤声中醒过来的。揉着惺忪睡眼推门而出,却惊觉内园失火,火势之大,着凉了半边天。

        披上厚外套,千荀便火速往内园跑过去了。看着周遭忙忙碌碌端着水桶水盆往内园里头赶的众人,千荀看着自己空空的两手,左顾右盼发现地上有个不知是谁落下的木盆,想也不想地拿起,去到附近的水池接了盆水,便往着火出冲了过去。

        这样的救火无疑是杯水车薪,火势并未减小半分。

        不知不觉,每个救火的人脸上都染上了黑印,周身衣服或多或少变成了灰黑色。

        千荀抹了把脸,这么久了却没看见陆菡香和花无期,也不知道这二人在做什么,着这么大的火居然也不来救火。

        又泼了一盆水,这时候千沧雨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身上也因救火而染上了灰烬,揪住急急忙忙的一弟子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宫主与少宫主呢?!”

        “回护法,宫主和少宫主还在里面呢!据说是宫主练功走火入魔,引得真气外泄,竟让周遭织物都燃了起来!”

        听罢,千荀心头一颤,想来是陆瑄妍练功练得走火入魔,陆菡香原本是陪在身侧,怎料陆瑄妍忽然真气外泄,引燃了屋内织物。

        真气外泄引发的火灾,解决办法只能是压制住此人的真气,不然火势只会越燃越大,直至吞没此人。

        可如今火势这般大,没人可以进得去。

        千荀累得有些气喘吁吁,仔细一看,这着火的地方是陆瑄妍专门练功的屋子,如今里头全被大火席卷,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护法!您不能进去!方才火势小,程默少侠便冲进去了,这下火势较方才更浓,程默少侠怕是凶多吉少啊!”

        “什么?你怎么不拦着他?!”千沧雨责备地吼道。

        那弟子支支吾吾:“拦了……没拦住……。”

        这回千沧雨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千荀两耳嗡嗡的,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生怕花无期出什么事,端起手里的木盆,将水全浇自己身上,打了个寒颤,便冲进了火海里。

        当千沧雨等人发觉时,千荀已然进了火海。

        “这傻姑娘!”没法子,千沧雨只能催促,“快!快打水来!”

        屋内火势之大,使得整个屋子温度陡然上升,千荀身上的水很快被蒸干,黑烟从四处涌来,熏地千荀睁不开眼。

        “咳咳……花无期!你在哪?咳咳咳……”

        寻了半天,未见任何踪迹。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的千荀拼命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才想起自己可以施个法术罩保护自己。可惜这大火,对她这样一个神来说虽是一个稍复杂的术法便可以搞定的事,但若是在人界贸然使用这般的术法,怕是会反噬自己的元神。

        这是自古以来对仙魔神的禁锢,神族虽统领六界,仙与魔辅佐于神,但若是没有这般禁锢的存在,有心存不轨之仙魔神,必然会在人界掀起大风大浪。

        而对于妖和灵,在人界却毫无影响,所以有时候来到人界的仙魔神,或许连妖灵都不如。

        所以千荀只能施了一个相对简单的保护自己的术法。

        这屋内偌大,寻了半天也不见人影。房梁相继崩塌在千荀面前,若是再不找到花无期和陆菡香他们,怕是自己也要被这即将坍塌的房屋掩埋了。

        “……娘!我是菡香啊!”

        千荀隐约听到陆菡香的声音,循声而去,发现一堵破了几个洞的墙面背后,时不时涌出火苗来。细细看去,是一密室。

        索性边上有一较大的可容千荀钻过去的破洞可以进入,千荀翻身而去,原来他们三人都在密室中。

        真没想到陆瑄妍的真气有如此力量,竟能将周遭织物燃成灰烬。

        而此时的陆瑄妍早已失去了理智,正暴躁地冲面前的人投掷手中凭空凝成的火球。

        面对这般走火入魔者,只能靠内力比她更高者来压制,索性花无期在。

        然而明明方才已压制住陆瑄妍的的真气外泄,陆瑄妍忽然又发作起来,这下让花无期犯了难,因为此时,陆瑄妍身上流露出了一股魔族的气息。

        花无期察觉到了,千荀也察觉到了。

        陆瑄妍之前一直靠仙骨修炼,功力内力自然较一般人高许多,再加上这股魔族的气息,除非花无期也动用仙术,不然完全没有胜算。

        而唯一不明白的是,魔族之人为何可以肆意地使用术法而不被反噬?

        刚才为压制陆瑄妍,花无期已消耗了近一半的内力,这回着实有些力不从心。况且还要顾及陆菡香的安危。

        “小心!”

        一火球飞速袭向陆菡香,情急之下千荀只好舍身扑了过去。虽说保住了陆菡香,千荀还是或多或少收到了火球的灼烧,周身的保护罩因为刚才的用力过猛而消失。

        “千荀?你来做什么?!”陆菡香啜泣着,似在责怪,又似在心疼。

        花无期此刻无暇顾及二人,看到千荀那一刻,险些被陆瑄妍伤到,索性只是烧着了衣角。

        千荀看了眼花无期,稳住陆菡香的情绪:“放心,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陆菡香自然不信,平时千荀当着她的面吹吹牛就算了,她那点三脚猫功夫陆菡香是心知肚明的。别说随便一个江湖术士千荀斗不过,此刻可是连花无期都觉着棘手的情况,千荀哪来的自信说这样的话,虽说这是在安慰。

        “千荀,你先出去吧,别白白丢了性命!”

        “不,菡香,我说能救你们救一定能救!”说着,千荀正想施展术法为陆菡香造一个保护罩。而另一边,花无期终于说话了。

        “我护你们先走。”

        此情此景,千荀猜到了花无期要动用仙术了。可他之前便已被反噬过一次,况且仙骨不全,若是再随意施展仙术,怕是这辈子都再也无法回归仙位了。

        “不行!”千荀冲过去抓住花无期的手,一把拉过到身后,不等花无期阻止,千荀便施了个除了神无法解开的束缚术,将二人束缚了起来。此刻千荀已感觉到反噬之痛。

        见状,花无期急了:“停下!”

        术法诀落,顿时花无期和陆菡香眼前一片白光咋现,迫使二人闭上双眼。当睁开眼时,二人已被安全送出火圈,落在无人的空旷高地。

        “千荀她……她不会有事的,对吧。”陆菡香带着哭腔,她以为千荀只是江湖上平平无奇的习武女子,哪知道她竟然真的能救她。多希望她还能再见到她,亲口说一声道谢。

        “……不会。”短短二字,饱含情绪。

        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于无尽的火光之中,花无期内心五味杂陈。

        倏地,巨大的火团被一球形泛红的光亮笼罩住,慢慢火光湮灭,红光消散。而随之而来的,是房屋的坍塌。

        身上的束缚术悄然解开,花无期眼中闪过慌乱,连忙飞身去向废墟:“千荀……”

        云锦宮的弟子在废墟中不断翻找。

        千沧雨看到毫发无损的花无期和跟在后头过来的陆菡香,松了口气。却没见到千荀,再看花无期慌乱的模样,疯一样扒烧成黑炭的残墟,便心知肚明,千荀还在里头。

        不一会儿,云锦宮弟子便找到了陆瑄妍。

        “宫主在这儿!”

        无数人围上去,带陆菡香去疗伤。

        所有人散去,唯独花无期还在寻找。

        千沧雨吩咐人好生安顿陆瑄妍,便跟着一起翻找。陆菡香也跟着一起过来。

        不知过去了多久,在一堆小火苗中,花无期找到了千荀的琉璃珠串。

        双眼酸涩,他不信,凡人的火怎么可能伤得了神?

        神的元神受到了反噬,无法护住肉身,再平凡的火也能将其燃烧殆尽。

        心中有一个答案,但花无期不会承认。可是她为什么不见了?为什么?

        陆菡香望见花无期呆呆地立在那儿,走近了些,正巧发现他低落的那颗泪,落在手里发着红光的琉璃珠上。她却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安慰。

        这琉璃珠似乎与花无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他的手里闪着不平常的红光,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无期,你没事儿吧?”

        逆着光,陆菡香看不见花无期低着的脸上是何表情,只能通过那一滴眼泪证明,他在悲伤。

        身后忽而闪过一丝魔族的气息,花无期敏锐地察觉到了。似风一般追了过去,陆菡香还没反应过来,花无期便已不见了人影。

        “少宫主,千荀姑娘她怕是……”。

        陆菡香望着花无期消失的地方愣神,叹了口气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