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东宫掌娇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九章三皇子推的

第三百三十九章三皇子推的

        一听这话,方玧噌的就站起了身。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就摔伤,那么多人跟着是干什么吃的!”

        “公主,公主她跑的快,奴婢们一时没看护好,就.”

        “娘娘!娘娘您慢些!”

        方玧听不得那小宫女说这些话,拎起裙摆就快步往外跑去。

        后头青容惊呼一声,和雁微一起也是赶紧跟上。

        上首的裴曜见方玧起身了,也是心头一紧,立即站起身来,大步往殿外去。

        她这一走,在场的又有谁还敢坐着呢。

        尤其是谨嫔,她也是个疼爱孩子的,心里担心大皇子,当即也跟在裴曜身后就快步出了大殿,比皇后还快些呢。

        还好,奴才们也领着几位皇子公主匆匆打外头回来,没走多远就遇上了。

        二公主被元和抱着,哭得厉害,左额角磕破了,流了血,将头发和衣裳都弄脏了。

        “娘,呜呜呜娘.咳.咳咳”

        见到方玧,顿时哭的更凶,母妃也不叫了,哭的直咳嗽。

        自己养大的闺女,又是刚从得天花的事儿里捡回一条命来,怎么能不心疼。

        当即就把孩子接了过来,轻声哄着。

        “还不快去请太医!”裴曜赶到,沉声喝道。

        元和忙答话,“已经着人去请曾太医了,马上就到。”

        一行人抱着孩子折返,先去偏殿里等太医。

        杨妃走的慢了一步,赶来时,就见浩浩荡荡一群人正往回走。

        还没上前问话呢,就瞧见三皇子被乳母抱着朝她过来了。

        “母妃,花。”

        三皇子小心的伸出手,白嫩的小手里捧着朵已经被扯烂了的月季。

        杨妃瞥了一眼,嫌弃的皱眉,用帕子将三皇子手心里那朵花拂落。

        “还不快带三皇子去洗手,弄的这一团糟。”

        见花被扔了,三皇子顿时红了眼睛,嘴巴一瘪就要哭。

        但杨妃已经折身跟着人群离开了,只有抱着他的乳母心疼的轻轻拍背哄着。

        另一边。

        原本裴曜是要把二公主接过来的,怕孩子太沉,方玧抱不住,但没想到方玧看着纤弱,此时抱着孩子却是步步稳当,一路快步走回偏殿,磕绊都没有。

        反倒是将孩子稳稳当当的放在了小榻上后,往后踉跄了一下。

        “当心。”裴曜一把将人扶住,“太医很快就到了,你别太担心。”

        方玧应了一声后,才转头看向元和。

        “这究竟怎么回事,你们这么多人跟着公主,都是没长手没长眼睛的吗?!”

        她显少发脾气,今儿这一怒也是真的恼了。

        元和慌忙跪下来,“娘娘恕罪,花园里有蝴蝶,几位小主子闹着要扑蝴蝶,四下里跑,奴才们追不上,后来皇子公主们聚在月季花花圃前头,不知说什么,奴才们过去的时候,就见公主忽然摔倒了。”

        这确实也不能太怪他们。

        虽说小孩子跑得肯定没有大人快,但有一点,小孩子们疯玩起来那是不听喊的,尤其他们几个小的还是身份尊贵些,哪里肯听下人们的话。

        疯跑起来,又是在花园里,下人们也没有狂追狂撵主子的,这跟不上也是有的。

        “许是自己脚下不慎,摔伤了?”何令仪探着头看热闹。

        这时候皇后在旁边蹙了蹙眉,转头看向大皇子。

        “方才妹妹和你在一处玩,大皇子,你可瞧见妹妹是怎么摔倒的吗?”

        谨嫔将儿子牵上前,“皇后娘娘问你话呢,方才可瞧见了?”

        大皇子抬头看看谨嫔,又看看皇后,小脸儿上神色也是严肃,认真的想了想,旋即摇头。

        “没有,儿臣和弟弟妹妹们去摘月季花,二妹妹摘了花,回来的路上,忽然就摔倒了。”

        听儿子这么说,谨嫔便道,“许是二公主自己摔着吧,花坛附近都是鹅卵石铺路,滑脚也是有的。”

        方玧蹙了蹙眉,没说什么。

        毕竟出去玩的孩子都年纪小,也想不到会有哪个使坏之类的。

        不过就在这时,打人群后头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女童声。

        “我看见了,是三皇子推了菀儿妹妹。”

        声音传来,众人纷纷侧身避让出一条路来,并循声望去。

        就见说话的正是被敦王妃牵着的婧宜郡主。

        一听这话,杨妃顿时不干了。

        “这三皇子才两岁半呢,怎么可能会推人呢,那二公主可比三皇子大一岁,别是两个孩子走在一处,郡主瞧错了。”

        “我没有看错!”

        婧宜郡主抿着嘴唇,坚定道。

        这时候,敦王妃蹙起了眉,低头看女儿。

        “婧宜,你当真看见了?可不许胡说。”

        现下牵扯的是宫中两位皇嗣不说,还更是昭妃和杨妃两个嫔妃。

        宫里宫外都晓得,方玧和杨妃不和,这她们之间的事情,掺和进来可不好。

        而敦王妃问这话的时候,方玧的目光也已经落到了婧宜郡主的身上。

        见孩子被问话后,似乎有些犹豫纠结了,便立即缓步朝她过去,并柔声道。

        “郡主瞧见了什么,只管如实说,昭娘娘和你皇伯父,不会责怪你的。”

        说这话时,方玧转头看了眼裴曜。

        后者便也面色尽量放柔和些,点了点头。

        得到了鼓励,婧宜郡主便将她所看到的事情讲了一遍。

        原来是几个孩子跑到月季花花圃附近藏猫猫玩儿,疯跑一阵累了,便说折了花回去,送给各自的母亲。

        三皇子年纪最小,手短胳膊短的,摘不到,二公主也没强多少,所以是六岁的婧宜郡主以及大皇子,分别帮弟弟妹妹摘的。

        这花到手了,二公主便说自己手里的花最好看,自己的母妃也是最漂亮的。

        三皇子便向她讨要,可二公主不给,并且没理他,自顾自的走了。

        而这时候,三皇子跟在后头,便用力推了二公主一把。

        一下子,二公主就摔倒了,并被花坛磕破了头。

        彼时大皇子脚步最快,走在最前头,所以没看见,但二公主和婧宜郡主两姐妹是并排走的,所以婧宜郡主看见了。

        六岁孩子的叙述能力算是比较流畅了,这么一讲,也叫大家知道了全貌。

        杨妃站在一旁,脸色不好看。

        已经想到,刚刚儿子递给她的那朵被扯烂的花,八成就是从二公主手里抢的。

        一时心里就烦躁窝火。

        但人证已有,辩驳不得,杨妃也晓得现在是多说多错,所以赶紧站出来认罪。

        “皇上恕罪,三皇子年纪尚小,不懂轻重危险,一时小孩子心性,伤着了二公主,但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他大约只是想拉住二公主,想要继续交换花朵,这才不慎推到了公主,皇上,三皇子才两岁半呢,他能有什么坏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