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概率操控系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绯玉丸(六)

第一百七十八章:绯玉丸(六)

        就在八重樱懵逼的眼神下,德莉莎抓着犹大,一下又一下的砸着绯狱丸所化的妖狐崩坏兽,场中只剩下了砰砰声和绯狱丸的惨叫声。

        “别打了,可恶,你一个区区的人类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这不可能。”在犹大砸落的空隙中,绯狱丸惊恐的叫到。

        明明德莉莎只是那么普普通通的攻击,但就是让她无法反抗分毫。

        就像有无数星辰叠加在一起,向她砸落一般。

        “怎么样,感受到人类的恐惧了么?”德莉莎惬意的说道。

        只见德莉莎最后一下重击,犹大死死的压迫在绯狱丸的身上,让她深陷在泥土里,动弹不得。

        “嘭!”

        “可恶,区区人类.......”绯狱丸所化的妖狐崩坏兽,伴随着犹大最后的一下砸落,被砸的四分五裂,化作点点星光消散了。

        “德莉莎,你......”八重樱看着德莉莎,满是惊讶。

        “不用惊讶,你应该快想起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吧。”德莉莎走回八重樱的身边,笑着说道。

        于此同时,一个虚幻的身影,从德莉莎的体内冒了出来,正是八重凛。

        “姐姐!”八重凛抱住了八重樱。

        “凛!”八重樱看着扑进自己怀里的八重凛,回忆起了一切,露出释然的表情:“是啊,我们早就已经被拯救了呢。”

        “那么,该开始下一场的表演了。”德莉莎笑着说道。

        “嗯。”八重樱露出微笑,点点头。

        圣痕空间开始崩溃,三人也都消失在了原地。

        .......

        德莉莎的房间中,林宇安静的喝着手里的卡布奇诺,眼睛盯着躺在床上的德莉莎。

        只见德莉莎的头上,已经长出了两对狐狸耳朵。

        其实有林宇在,绯狱丸想要侵占德莉莎的躯体,完全就是在做梦,更不用说在圣痕空间中,她已经被德莉莎狂揍了一顿了。

        此时她能够接管德莉莎的身体,完全是林宇故意为之,想要逗一逗她而已。

        “嘿嘿嘿,这具身体,现在是我的东西了。”德莉莎睁开眼,翻过身来,双手交叉,用四肢着地的姿势,趴在床上,头顶的两只狐狸耳朵微微摆动,就像一只将要捕杀猎物的狐狸一般。

        “终于,终于...时隔五百年,我终于又得到了人类的身体。”

        德莉莎露出诡异的微笑,自言自语的说道,“呵,我能感受到这具躯体里混杂着崩坏兽的身体组织。区区人类,竟然敢染指神的领域!”

        “不过也好,这样正好能够发挥出我全部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圣痕空间中被德莉莎用犹大砸的粉粉碎后,突然就得到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但是没关系,起码能够控制这具身体的感觉是真实的。

        绯狱丸正想嚣张的大笑几声,一转头,就看见一旁端着卡布奇诺看着她的林宇。

        “你,你是......”绯狱丸想起了,在成为德莉莎的圣痕之前,就是见到眼前这个神秘的男子,还有另一个白发少女,在八重樱面前,复活了八重凛,然后把她叫了出来,又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回过神来,她就发现,自己和八重樱,已经成为了现在这个小女孩的圣痕了。

        整个过程都让绯狱丸感觉莫名其妙的。

        不过即使如此,在那短暂的与林宇的接触中,绯狱丸还是能够感受到林宇的强大,虽然无法得知林宇的真正实力,但也知道自己的肯定不是林宇的对手。

        不过此时,她认为自己也有可以与林宇对峙的人质在手,也就是现在她所占据的这具身体。

        “哟,小可爱,还记得我吗?”林宇露出核善的微笑,对着被绯狱丸操控的德莉莎挥挥手。

        “和小八以及德莉莎她们玩过家家玩累了没有,来喝一杯,这个叫卡布奇诺,挺好喝的,你应该会喜欢。”

        同时,林宇拿起一旁床头柜上面的茶壶,给绯狱丸倒了一杯卡布奇诺,示意了一下。

        “原来我和八重樱会变成圣痕是你搞的鬼。”绯狱丸警惕的看着林宇,“现在这幅身体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你想要杀了我,只能连带这个小女孩一起杀死。”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林宇保持着核善的笑容,“不说这个,你先把这杯卡布奇诺喝了吧,凉了就不好喝了。”

        “人类,虽然我知道我可能打不过你,但是你不要太嚣张。”绯狱丸自信的说道:“现在的我拥有了人类的身体,想逃还是能逃得掉的。”

        “你挺有自信的嘛。”林宇放下手中的杯子,对着她竖了竖大拇指,“加油,我看好你哦。”

        “哼,竟然如此掉以轻心。”绯狱丸冷笑一声,就扑向林宇,想要趁机偷袭他一波,然后逃走。

        绯狱丸的想法是好的,只可惜,林宇一个侧身,就躲过了她的攻击,然后她就顺势一头撞在了墙上,扑街在地。

        “这个质感还是挺不错的嘛。”林宇走过去,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她头上的一对狐狸耳朵,发表了感言,“虽然比我家小雪儿差了一些就是了。”

        好吧,林宇撸猫的瘾又犯了。

        现在德莉莎头顶的两个毛茸茸的耳朵,让林宇生起了想摸的冲动。

        “住...住手...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见被绯狱丸控制的德莉莎好似触电一般,浑身微微颤抖,脸上也浮现莫名的红晕。

        “好神奇的反应。”

        林宇顿时觉得很有趣,又摸了几下她的耳朵,只见被绯狱丸控制的德莉莎眯起了双眼,脸上红晕更甚,颤抖得更厉害了。

        嗯...在漫画里看到,和亲身体会,确实不一样啊。

        噫!真好玩~!

        “说起来,狐狸的耳朵确实比较敏感啊。”

        拥有长期撸狐经验的林宇如是的想到。

        “可...可恶!”绯狱丸艰难的出声,“没有办法控制这个小女孩的身体了,看来还是得先解决樱和那个白发小妞的意识才行。”

        说完,她就晕了过去。

        “这么快就晕了。”

        林宇无奈,只能停止动作,将德莉莎抱起,放回了床上。

        .......

        八重神社。

        “喵喵喵?”德莉莎一脸懵逼,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全身白色的小猫猫。

        “林宇——!”她在心中狂吼着某人的名字。

        “我在这呢。”林宇的声音传入她的脑海中,于此同时她感觉身体一紧,被人抱了起来,那人抱着她将她转过身去,德莉莎就看见了林宇那笑嘻嘻的脸。

        “喵喵!”德莉莎想要口吐芬芳,但是只能发出喵喵声。

        “学园长大人不要生气嘛,这次的记忆轮回很快就过去了。”林宇说着,摸了摸白色小猫的小脑袋。

        “喵~”白色小猫无奈的喵了一声。

        “好了,你继续演吧。”林宇将白色小猫放下。

        “学园长大人加油嗷!(=^▽^=)”涂山雪为德莉莎打气道。

        “喵喵。”白色小猫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另一边。

        房间内。

        八重樱跪坐在榻榻米上,一旁是坐在被褥中的八重凛,两人身旁还有一个煎药用的砂锅,和一碗刚刚盛好的汤药。

        “姐姐你怎么突然睡着了,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一定是因为要照顾我...”坐在垫褥上,盖着被子的八重凛看似担心的说道。

        “又...又回到这里来了...”八重樱猛然惊醒,抱着自己的双臂,“这已经是多少次了...几百?几千?还是说...”

        新的记忆轮回,八重樱再次被林宇阻断了记忆。

        “姐姐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喝药这种事情凛自己就能做。不用每次都让姐姐来喂。”八重凛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一边拿起地上的汤药,一边说道。

        对于演戏这种事情,她还是觉得很好玩的。

        “今天的汤药格外的好喝呢!”八重凛慢慢的喝完了汤药,对着八重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有着对美好未来的期许,有着可以和姐姐一起过上美好生活的期望,即使是苦涩的汤药,八重凛也喝出了甜甜的味道。

        “凛...”八重樱眼角渗出了泪水,怔怔的看着八重凛的笑脸,她以为凛是不想让她伤心,想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光给自己留下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才故意露出这么开心的表情。

        “不要放弃啊!”八重樱流着泪,向着门外跑去。

        “姐姐...”八重凛叫了一声,“小心门槛和地板凸起...”

        “我要带着凛逃出去...我要让凛得到幸福...”八重樱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这个房间,向着一旁的走廊跑去,“要和凛一起去看樱花...”

        “不...不...!不能放弃...”

        果不其然,走路不看路的八重樱,被地板的凸起绊倒在了地上。

        “不...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八重樱趴在地上,攥紧了双拳。

        “喵~喵~”

        “喵~喵~”

        伴随着几声猫叫,柔嫩的触感从八重樱的脸上传来。

        八重樱撑起身,就看见了一只白色的小猫,刚才脸上的触感,正是这直小猫用舌头舔了她几下。

        “猫?这只猫从来没见过呢,是从哪里来的?”在八重樱的记忆里,她已经重复经历过许多次的记忆轮回了,但是却没有见过这只白色小猫。

        “算了...从哪里来的都无所谓。”八重樱站起身,缓步向前走去。

        “反正这个世界中也不存在什么希望。”

        “这么小的猫,很快也就会...死去了吧。”

        “喵。”

        “喵。”

        八重樱向前走着,但是身后那只白色的小猫一直喵喵叫着,让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喵。”

        八重樱双手渐渐握拳,终于,下定决心,转身返回了原地。

        “算了...”

        八重樱抱起了白色小猫,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真拿你没办法,我回去烧一些米汤给你吧。”

        “喵!”白色小猫似乎是很高兴的叫了一声。

        有种...好温暖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抱着这只小猫,八重樱心中竞没来由的生出了温暖的感觉。

        ......

        八重樱将小猫带到了厨房,正准备打点米汤。

        “喵~喵~”这时,身后却传来了小猫的叫声。

        “怎么了,小猫...”

        八重樱回头一看,却看见小猫用爪子拨了拨地上一个盛满绿色药末的蓝子。

        “对了,那篮子里装的是...”八重樱蹲下身说道,“凛要吃的药。”

        “喵~”白色小猫对八重樱“喵”了一声。

        “那是晚上要给凛吃的药。”八重樱用一个干净的碗盛了些米汤,将米汤放在白色小猫的身前,摸了摸她的头说道:“饿了吧?先吃了这些米汤,一会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妹妹,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喵。”白色小猫伸出舌头,添了几口米汤。

        .....

        “凛,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八重樱带着白色小猫来到凛的房间,将白色小猫藏在身后,带着微笑,对着凛说道。

        “姐姐给我带了礼物么?”八重凛一脸的期待。

        “喵~”一声猫叫从八重樱身后传来。

        只见一只小猫从八重樱的身后走了出来。

        “哇!好可爱的猫猫。”八重凛开心的说道,“小猫,小猫,快过来。”

        “喵~”白色小猫来到八重凛身边,任由八重凛抱在怀里,无奈的对八重凛喵了一声。

        “嘻嘻,德莉莎大人这个样子好可爱啊。”八重凛抱着小猫,小声的在白色小猫的耳畔说道。

        “喵~”白色小猫很人性化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在对八重凛控诉某人的不是。

        “嘻嘻嘻...”八重凛笑的很开心,抱着白色小猫,露出开心的微笑,对八重樱问道:“姐姐,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八重樱回到。

        “那...就叫她千代吧。”八重凛开心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就突浮现了这个名字。”

        “喵...”白色小猫无语的叫了一声。

        多久...没有看见凛这么开心的样子了?

        “在逗猫玩吗?真是不成体统...”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过来,“算了...反正她也没几天...”

        来人正是八重神主。

        确切的说,是被绯狱丸操控的,八重神主摸样的幻象。

        没能从林宇手上逃掉,绯狱丸很沮丧,不过没关系,只要能够将八重樱和德莉莎的意识消灭,或者将她们永囚禁于此,必定能够让那个家伙投鼠忌器。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八重樱有开始了新的一轮记忆轮回,但是没关系,按照以往的经验忽悠她就是了。

        绯狱丸不知道的是,她本身,才是被忽悠的那个。

        “请不再说下去了,父亲大人。”八重樱冷漠的说道。

        “我只是来提醒你,祭典的时间快到了。”八重神主冷笑道:“做好准备吧,不要忘了,这次的祭品是...”

        “请不要再说下去了!父亲大人!”八重樱恼火说道。

        “按照你的要求,我告诉她祭品的事,不过...你觉得这么做是好的吗?”八重神主依旧冷笑着说道。

        “姐姐,父亲大人说的祭品是...”八重凛好似不解的问道。

        “不!别说下去了!”八重樱抱着头,痛苦的说道。

        “喵!”

        这时,八重凛怀里的喵,见到八重神主到来,好似见到什么仇人一般,弓着身,炸着毛,好似要发起攻击一般。

        “看来你的小朋友不欢迎我呢。”八重神主摆摆手,转身走出房间,在快走出房间的时候却回过头冷冷一笑,“那我就先离开了,但别忘了,樱。”

        “今晚就是祭祀的日子了。”

        “差点以为...以为被救赎了...但是...还是逃脱不了...”八重樱痛苦的抱着头。

        “怎么可以对着父亲大人叫呢,以后不许这样了哦。”八重凛抱起白色小猫,看似无奈的在数落小猫,但是却暗地里对着小猫竖了竖大拇指。

        .....

        某个宇宙中。

        林玄身穿一身白大褂,坐在一间放着各种医疗仪器的房间内,手上拿着一些这些天来看病的病人的病例。

        他闲的无聊,随机穿越到了一个平行宇宙,来到一个历史轨迹与他所在宇宙完全不同的宇宙的地球。

        这里的历史、国家、民族,甚至大陆板块分部,都与他原本所在的宇宙不同。

        现在这个宇宙的地球正处于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末期,有电灯,电话,还有黑白电影,但是还未出现电子计算机。

        他在这个地球上的某个国家的某个小镇里,体验生活,当了一阵子的小镇医生。

        其实也不能算什么随机,虽然林明城写的《随心所欲的我》没有继续更新,但是根据林明城写的《概率操控系统》第一百七十八章中的描述,他会在这个世界,遇见自己所爱的人。

        虽然人生被剧透了,但是林明城只是描写出了他未来的无限多种可能之一而已,这对于林玄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东西,他心情好,可以有选择的照着“剧本”演一演,有选择的按照林明城所描写的“剧情”去经历那些事情。

        而这一段的“剧情”,对于林玄来说很是特别,从小到大,直到现在,一直都只是在玩的他,想试一试,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现在是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林玄刚刚起床,准备简单的吃完早餐,坐一会,就开门营业。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沉稳的敲门声。

        这间房子是林玄用这个世界的钱买下的,是一栋四层小楼,一楼是平时看病的诊所,而楼上则可以住人。

        今天并没有邀请谁来的预定,林玄在这个镇子上也没有能够不打招呼就能前来拜访的熟人。

        当然,林玄自然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因为“故事”,已经要开始了。

        “你好,医生。”

        林玄打开门,就看见一个身穿浅棕色风衣,头戴浅棕色礼帽,形迹可疑的中年男子,双手交叠握在一起,带着一脸奇怪笑容,对着他说道:“你还记得我吗?我曾经被医生你救过一命。”

        “上次在镇子郊外的那个?”林玄淡淡的说道。

        这个中年男子,是林玄在上次无聊去镇子郊外瞎溜达的时候遇见的,当时他身受重伤,看起来要死的样子,林玄就随手给他医治了一下,救下了他的小命。

        “没错没错,上次我倒在这个镇子的郊外,就是医生你帮助的我呢。”中年男子搓着手说道:“原因是由于一些不太好的纠葛,即使您从一旁来看,也能明白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您身为医生的秉性使然......总之非常感谢您救了我的性命。”

        “且不说这个,当时我还未能好好的感谢你就离开了,我感到十分的抱歉。”中年男子说道:“因为偶然路过这附近的城市,所以今天特地来这里向你道谢。”

        “这样啊,进来喝杯茶吧。”林玄点点头说道。

        “不用不用,我没打算在这里就留,不用客气。”中年男子从风衣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林玄,说道:“请您先收下这个...因为那时候身上没有钱,没能付得起医疗。”

        虽然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林玄还是拆开来看了看。

        里面是相对于医疗费来说,很是不少的一笔钱。

        林玄装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多出来的,就当是拖了这么久才支付医疗费用的赔罪。”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请不要客气,收下它吧。”

        林玄点点头,将信封收起。

        “我还带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中年男子又搓了搓手,说道:“之后的谈话内容请您保密,可以吗?”

        林玄点点头。

        “不愧是你,果然善解人意。”中年男子又笑了笑,然后转头对着一旁叫了一声,“喂,过来。”

        中年男子说完,从门的一边走出来一个脸上、手上、脖子上、身上满是灼烧伤痕的消瘦少女,她有着一头银灰色的头发,和一对黑灰色的双瞳,身上则穿着一件破旧的棕色吊带连衣裙。

        她走过来后,只是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林玄,一言不发,一只手抓着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臂,显出她此刻的紧张之情。

        “我是一个商人,最近有一位资产家去世了。但是他并没有什么财产继承人,所以基本上有点关系的都会去分一杯羹,我也有一些关系,于是也分到了一些挑剩下的东西。”

        让少女走过来后,中年男子继续露出微笑,对林玄说道:“当然,作为代价,也被分配了一些不好办的东西。”

        “呃...这个家伙就是其中之一。”中年男子搓着手,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示意了一下,然后继续对林玄说道:“我是一个穷商人,因为‘能用的东西什么都卖’,之前的生意也都挺顺利的...”

        “奴隶之类的,如果是壮劳力还好说,但是像这样的小鬼的话,无法马上找到可以信赖的买家,若是贸然卖出去的话,我也可能会吃亏。”

        “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而投资,所以最后没有贸然行事,我也想过处理掉或者丢弃掉...但就算是我也是有一些良知和怜悯的。”中年男子如此说道:“就在我考虑有没有什么好的交易对象的时候,正好想起了,在我现在经商的城市里,以前医生救过我的事情。”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林玄装作不悦的说道。

        “因为医生您看起来和那个时候一样,还是一个人生活的样子。可能是我多管闲事了,但我想,你的生活应该多多少少会有些寂寞吧...?”中年再次转头看了一旁站着的少女一眼,并伸手示意了一下,对林玄说道,“虽然有些突然,但是您要不要收留这个家伙呢?”

        “...好吧,我接受。”林玄装作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回答道。

        “这样啊,您真是帮了我和她一个大忙了。”中年男子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这家伙是个没有亲人的奴隶,无依无靠,您可以让她做家务,或者医生您有兴趣的话,把她当玩具也不会有人为难你的吧。”

        “关于这个家伙的具体情况,您可以直接问她。再次感谢您那天对我的帮助,十分感谢你。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中年男子将少女留在原地,摘下礼帽对着林玄微施一礼,就告辞离开了。

        “跟我进来吧。”

        林玄对着那少女招招手,带着她走进了家里,关上了门。

        “初次见面,我叫希尔薇,感谢您收留我。”少女怯生生的看着林玄,开始自我介绍起来,“虽然无法干力气活,但是您让我做一些简单轻便的杂活的话,我还是能够做到的,不过,以前的主人说过‘以听我的惨叫作为消遣是最有价值的使用方法’...求你手下留情。”

        “放心吧,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林玄微微一笑,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名为希尔薇的少女的小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