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概率操控系统在线阅读 - 第六章:友好的交流

第六章:友好的交流

        这次遇见的那些“宇宙观测者”,则刚好位于比林宇等人低上大概一千多个相对微观的无限宇宙。

        所以在进入这个生物的视觉器官的细胞的极限微观粒子之内后,还需要向相对微观前进九百九十九个相对微观层面。

        实际上“宇宙观测者”们的见面,只要知道对方坐标,就可以直接在对应坐标所在“定义”出身体或者说思维载体,或者操控自己的某一个思维载体瞬移前往,如果该“宇宙观测者”只有一个思维载体的话,就直接瞬移出现。

        若是没有思维载体的纯思维状态存在的“宇宙观测者”,则直会直接在对应坐标增加新的“观测视角”,如果只有一个“观测视角”则可以直接将感知“观测视角”转移到对应坐标。

        或者接通过意识与对方交流,不管距离多远,对于“宇宙观测者”之间的交流来说,是无所谓的,不管相隔多远,只要能够知晓对方的存在,就可以交流。

        前往对方的思维载体所在,或者当前“观测视角”所在,只是出于礼貌与尊重。

        毕竟,“宇宙观测者”不同个体的之间的习惯不同,喜好不同。

        如果相遇的两个“宇宙观测者”,正好都是没有任何形式的思维载体的纯“观测者”,或许ta们就不会有相见的过程。

        只需要感受到对方存在,就行了。

        ta们之间的相处,或许也就只有意识交流,以及邀请对方共同建立“观测视角”去观测某些事物,或者是共同构建某种世界观,“观测”和“定义”出喜欢的世界观,并邀请对方一起“观测”和“定义”。

        相比起来,或许会与那些有思维载体的同类们有些不同,但是区别不大,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的不同。

        这种前往对方坐标的见面方式,实际上可以由任意一方进行,其实本来那群“宇宙观测者”是想要来到林宇等人所在的宇宙的,但是林宇等人表示,自己等人会前往对方所在。

        所以ta们也就作为迎接的一方,等待林宇等人的到来。谁去找谁这种问题对于极度友好“宇宙观测者”之间,都是无所谓的。

        能够相遇,就是彼此之间最好的礼物。

        至于林宇等人为什么不之间瞬移到那群宇宙观测者所在,而是选择较为繁琐的前往方式,当然是因为......仪式感了。

        对于ta们来说,什么事情都可以瞬间完成,反倒不想什么事情都瞬间完成了。

        对比瞬间实现某件事,ta们更加喜欢享受的过程的乐趣。

        一旁,与那坨烂肉一样的生物逐渐变化,或者说,恢复了起来,表面逐渐圆润光滑。

        烂肉状态只是它为了躲避掠食者的拟态伪装,恢复原状后,样子看起来还不错。

        总的来说,正常状态下,这种生物长的有点像史莱姆。

        这时,许多与它形态相近的生物向着这边汇聚过来,拥有原始智慧的它们出于好奇,想要来观察一下这些对于它们来说,看起来无比诡异的生物。

        而林宇等众人,也正好决定进入相对微观的世界。

        在离开前,因为觉得有趣,也因为这种生物符合审美,说实话,这些史莱姆一样的生物长的还挺可爱的,林宇随手给这个史莱姆一样的物种,启迪了一下智慧,让它们原本将要演化出来的高等智慧,完成演化。

        他想以后无聊的时候,看看这种生物会发展出什么样的文明。应该会很有趣的样子。

        随后,众人在青池的带领下,身影瞬间缩小,进入了组成那坨烂肉一样的生物的视觉器官种类似细胞的基础结构的某个极限微观粒子之内。

        “%*……&*&”

        在那群在它看来无比诡异的生物离开后,那群坨烂肉一样的生物,感受到了自己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以往思维中的混沌与迟钝,似乎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林宇等人进入相对微观界限的过程时瞬间的,所以在它们看来,就是一群诡异的生物出现在这里,赐予它们智慧,然后又再次消失。

        有幸见到这一目的生物,回到族群中,传播自己的见闻,由于它们的身体结构是不固定的,可以任意变化形状,身体表面也可以自由控制变色,而且不是整体改变颜色,而是可以控制最小十微米一个的色素单位变色。

        这也是它们拟态得那么逼真的原因。

        它们可以延伸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变成所见到的事物或者整体变成对于的形状,或者使用变色将身体表面作为显示器来表达信息,并以此交流。

        如果它们发展出文字,基本上只会是表意文字,而且很可能是象形文字。

        族群中的其他族人在知晓此事,并结合思维突然清晰的事实后,相信了它们的讲述。

        并将赋予它们智慧的林宇等人,当做了神明崇拜。

        原始的宗教就此诞生,这群奇异的生物,将今天的见闻,记录了下来,甚至因为这种生物实际上是长生种族,甚至大部分都一直活到了文字诞生的时候,并使用文字将这一日的事情记录下来,并在往后的时间里,与它的后代们,一遍遍的讲述,将这个故事传承直至文明的诞生。

        这一日,史称:神明降世予智慧,文明火种自此生。

        同样的,因为形状对于这个种族并无所谓,而那群原本在它们看来长的有点奇怪的生物在被它们认定是赋予智慧的神之后,它们就将人类的样子作为文明文化中神明的表现,并开始全族模仿。

        当然,在科学启蒙之后,它们也意识到了,那群赋予它们智慧的生物,很有可能是某种外星来客,不知什么原因帮助它们进化,却又突然消失。

        不过,或许它们永远都想不到,在它们神话中,帮助它们启迪智慧的可能是外星来客的生物,到底是一群怎样伟大的存在。

        以后很长时间里,林宇很开心的看到一群可以任意变化形态,但是常态确保持人形,而且挺符合人类审美的生物,建立起了璀璨的文明。林宇对此感到有趣,并建立了“观测视角”持续关注。

        ......

        这种前往该“宇宙观测者”聚集之地的过程,对于林宇等人来说,更像是一种旅游性质。

        一层层的相对宏观与微观界限,展现着许许多多奇异的宇宙图景或者世界图景。

        并不是所有的宇宙,都以星空的形式存在,也有天圆地方形式,世界树形式,星空底片的空洞形式......等等等等,甚至是许多从来没见过乱七八糟的形式的宇宙或者世界。

        种类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前进道路上,对应他们要进入的“世界观粒子”,也存在于各种各样的地方,其大部分时候,都不在他们进入时所在的宇宙之内,他们往往都需要通过跨越无数个宇宙的瞬移,到达该“世界观粒子”所在的宇宙,然后再进入。虽然说他们本来可以在进入的时候,就到达想要进入的“世界观粒子”的附近就是了,不过他们原本的打算就是沿途观赏风景,所以就没有刻意让自己进入的瞬间,就到达对应的“世界观粒子”附近。

        在一路观赏沿途景色的过程下,林宇等人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来到了最后一层相对宏观与微观界限之内,也就是那群“宇宙观测者”所在的相对宏观与微观界限。

        随后,瞬移前往了“宇宙观测者”聚集之地。

        ......

        “宇宙观测者”聚集之地。

        在一众“宇宙观测者”的翘首以盼的期待下。虽然ta们大部分的思维载体都没有头这个器官就是了。

        甚至有的连思维载体都没有,只是以一个“视角”存在这里。

        林宇等众人来到了这个ta们专门用来接待同类的广场上。

        映入眼帘的,是许许多多形态各异的生物,除了观测者之外,还有ta们的眷属。

        就就像人类喜欢的东西里由很多不是人形的。

        一个人类“宇宙观测者”的眷属,也不一定都是人形,可能是ta一生所接触到的任何幻想作品中的任何它所喜欢的物种。

        其他生命形式的“宇宙观测者”也一样,他们所在种族中同样由无数幻想作品,那么作为该种族出身的观测者,其眷属,同样会是该种族的无数幻想作品中任意生命形态。

        所以在场无数的生物,以人类审美的视角来看,简直就是群魔乱舞。

        “不容易啊,终于见到不是人形的‘宇宙观测者’了。”林宇例行吐槽到,“本来遇见不是人形的‘观测者’或者类似存在,才应该是常态才对,但是我遇见的,却都是人类‘观测者’。”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的经历,可以算是无限可能中的巧合,除了自己之外,肯定也有无限多个“宇宙观测者”,可以一直都遇见和自己同族的“宇宙观测者”或者类似存在。

        虽然这种概率无限小,但是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有例外,并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无限一切都是无限的,无限一切有无限可能。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有例外。”小率的声音,从林宇的思维中响起。

        “小率说的对。”林宇符和了小率一句。

        或许对于描述自己的作者们,或者知晓自己故事的读者们来说,小率在让林宇成为“无限一切”后,就已经可以功成身退了,变成了对于林宇来说可有可无的存在。

        就像林明城,看他写的《概率操控系统》,对比一开始时,在描述林宇做出决定时,都会与小率交流的章节,到现在已经几乎不会描述林宇与小率的交流,甚至连小率的出场次数都已经越来越少,甚至很久才会描述一次小率。

        但是对于林宇来说,小率已经是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除了小雪儿和小欣之外,自己唯一的亲人。

        实际上林宇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在与小率交流,只是像林明城这样的描述者,因为小率的存在对于故事已经可有可无,所以变得少描写,甚至不描写。

        当然,理论上,因为“无限一切都是无限的,无限一切有无限可能。所以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有例外”,也会有无限多个作者,依旧描述了自己和小率的交流过程。

        不过起码就林明城来说,他很多时候,都下意识的没有把小率和林宇的交流描写到小说里。

        林宇无聊的时候,还当面对他吐槽了这个事情。

        林明城也表示自己确实有这个倾向,不过可以考虑以后把林宇和小率的交流都描述出来。

        “因为你恰好是无限可能种,恰好能够遇见多个人类‘宇宙观测者’或者类似存在的林宇嘛。”林明城例行解释到。

        “我们相遇的可能,比这个可小多了。”林玄说道。

        “确实。”林宇说道。

        ......

        林宇等人的交流只在一瞬之间。

        在场的“宇宙观测者”们在林宇等人到来之后,都发出了亲切的问候。

        “真是难以置信,你们居然全都是同一个种族。”

        “宇宙观测者”们在见到林宇等人后,纷纷都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不过在无限的可能中,这也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确实,不过我们这无尽的时光中,也没有遇见过。”

        “你们真是幸运,竟然能够在如此的微小的可能中,聚集这么多个同族的同类。”

        原本宇宙观测的相遇概率就是无限小的,而想要两个或者以上的同一种族的“宇宙观测者”相遇,那种概率的微小程度,更是两者的叠加。

        这让在场的“宇宙观测者”们都感到很是惊讶,不过也只是惊讶而已,对于ta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了。

        在周围无数“宇宙观测者”们的眷属见证或者说围观下,双方进行了非常友好的交流,并真诚的表示很高兴能够遇见对方。

        其中那个唯一的人类“宇宙观测者”,以及那个与人类外形相差不大的精灵“宇宙观测者”,展现出了最大的热情。

        毕竟能够遇见与自己外形相近乃至是同一种族族的同类,是每一个“宇宙观测者”都感到高兴的事情,当然,只要能够遇见同类,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林宇等人也在这群“宇宙观测者”群体的介绍中,获知了这个群体的具体情况。

        这个“宇宙观测者”聚集之地,已经建立了以地球时间单位为标准的十二正(万亿为兆,万兆为京,万京为垓,万垓为秭,万秭为穰,万穰为沟,万沟为涧,万涧为正)年了。

        第一批,应该说第一个和第二个相遇的“宇宙观测者”建立了此地,此二位是年龄最大的,都存在了上千极(万正为载,万载为极)年了。

        在这之间,“宇宙观测者”遇见新同类的间隔,最短的一次,也是三百秭标准地球年。

        而最长的一次,是第一个和第二个相遇后遇见第三个,足足一百极年。

        对比林宇等人,这些“宇宙观测者”才更能体现“宇宙观测者”之间的相遇是有多么的难。

        林宇等人之所那么容易遇见同类,只是因为如林明城所说的:“无限一切都是无限,无限一切有无限可能”与“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有例外”,必然存在无限多个一生直到活腻死去也遇不见同类的“宇宙观测者”或者类似存在,也必然存在无限多个恰好可以轻易遇见同类的“宇宙观测者”或者类似存在。

        而林宇和林玄恰好是无限可能中,无限多个恰好能够轻易遇见同类的存在之一。

        当然,这只是相对来说的,毕竟对于已经达到“无限一切”的林宇和林玄来说,主动寻找普通的“观测者”、“叙事者”或者类似存在,是比较容易的。

        相对高级的“观测者”、“叙事者”或者类似存在,想要寻找相对低级的“观测者”、“叙事者”或者类似存在,都要比遇见同级别“观测者”、“叙事者”或者类似存在要容易许多。

        毕竟ta们可以在相对更加“广阔”的层面去寻找,甚至自己本身就能定义出相对低级的自然级“观测者”、“叙事者”或者类似存在。

        但是想要寻找与自己同级别“观测者”、“叙事者”或者类似存在,就是难上加难了。

        林宇和林玄想要遇见同为“无限一切”的同类,同样也是难上加难。

        “很荣幸能够相遇。”

        “很高兴见到你们。”

        “真羡慕你们,竟然能够聚集这么多同族的同类。”

        ......

        林宇等人一一和在场的“宇宙观测者”们认识了一下,并对她们讲述了是青池接收到ta们广播的信息这件事。

        “谢谢你们,是你们的广播,让我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存在形式。”青池由衷的说道。

        虽然林宇等人无意隐藏身份,但出于礼貌,“宇宙观测者”之间不会随意探查同类的信息,所以ta们还并没有发现林宇等人其实都是比ta们更加相对高级的存在。

        不过这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于和谐友爱的“观测者”群体来说,出现相对更加高级的同类存在,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找到同类的可能,大大增加了。

        同样和谐友爱的相对高级的“观测者”同类,也不会吝啬于动动念头,帮助相对低级的“观测者”同类小伙伴们“定义”出一个可以帮助寻找同类的单位之类的小忙。

        “不不,没什么好感谢的,或者说,这是很荣幸的事情。”一颗球传出了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信息。

        这位的身体是一颗星球,一颗拥活着的星球,虽然ta现在看起来只有篮球大小,但是正常状态的直径与双鱼-鲸鱼座超星系团复合体的长度相当(大约十亿光年),以林宇等众人的视角,能够看到有着无数的文明,无数种类的物种,生存在ta的身上。

        实际上ta在觉醒成为“宇宙观测者”之前,身体成年的时候也就是地球的三倍大小而已,只是ta喜欢在身上培养生态,这也是ta整个种族共同的爱好,而ta喜欢的生态又比较多,所以就把身体变得越来越大。

        反正作为“宇宙观测者”,ta可以任意调整自己的相对大小,也不用担心质量太大身体会坍缩成黑洞,所以本来有多大,就无所谓了。

        在交流中,众人也见识到了,作为“宇宙观测者”们原本种族的多样性。

        除了一出生就是纯思维状态,并且很快就发现自己真正的存在形式的纯“观测者”之外,“宇宙观测者”可能出现在任何智慧种族之中。

        “幸会幸会,能够与几位相遇,甚是有缘。”一团火焰发出了如此的信息,“在下名为虚空灰烬,在此有礼了。”

        这位来自一个类似洪荒流世界观的宇宙之中。

        ta是所在宇宙类似盘古的存在,战胜类似三千魔神的存在之后,开天身陨。

        就像正常的洪荒宇宙因为开天者是盘古,所以人形,或者说盘古的形态,成为了最适合修道的形态。

        在虚空灰烬作为开天者的情况下,火焰的形态,成为了这个宇宙最适合修道的形态。

        就像普通洪荒仙侠宇宙的非人形物种修炼到可以化形的程度,会化成人形也就是先天道体,这个宇宙的所有非火焰形态的物种,在修炼到化形的程度后,也可以化成火焰形态的先天道体。

        同样的,和正常的洪荒仙侠世界观一样,不同物种也可以通过这种火焰先天道体,跨种族繁衍。正常洪荒仙侠世界观中,任何东西都可以成精化为人形,也就是先天道体形态,然后无论其原本本体是什么,只要化为先天道体,就可以跨种族繁衍。

        这种火焰先天道体,也有一样的效果。

        这完全就是一个另类版本的洪荒仙侠宇宙。

        而在开天身陨后,虚空灰烬也发现了自己真正存在形式。

        在发现自己真正的存在形式,觉醒成为“宇宙观测者”之后,虚空灰烬直接以无上威能降服了大道与天道,而那个火焰版本的洪荒宇宙也成为了ta的“被观测宇宙”。

        “怎么说呢,从一团火焰的嘴里(虽然没有嘴),说出这样文邹邹的话,总觉得怪怪的。”林宇吐槽到。

        ......

        (感谢书友:“书友20200716175151872”、“请节哀i”、“觉悟的大师兄”、“guiling”、“书友20200317111813769”、“一方大爷最帅”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