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章 叠翠峰的男弟子

第1章 叠翠峰的男弟子

        道天大陆。

        玄灵域,大夏国,九霄仙宗。

        此时,宗门里的大道玄钟,鸣响出阵阵玄妙钟声,使得宗内弟子对各自大道的领悟齐齐拔升。

        他们知道,这是欢迎新晋弟子才有的仪式。

        又是一年招新时。

        “各位师弟师妹,欢迎来到九霄仙宗。”

        一位俊俏的年轻弟子,带着数百人,缓缓步入宗派山门。

        “各位得我宗门长辈点化,始闻大道,天资自是不凡。

        今日入得此山门,都是九霄仙宗弟子,希望大家日后勤勉悟道,守望相助,共创宗门辉煌!”

        “我等明白,多谢师兄提点!”

        那数百新弟子纷纷拱手作揖,一脸认真。

        能拜入大夏排名前五的九霄仙宗,对这批新弟子来说,自是无边的福缘。

        “各位请看,前面便是咱宗门的十峰了。”

        跨过山门,十座气势恢宏的崇岭峻峰,便横亘在众人眼前。

        如枪似剑,直入云霄。

        “其中主峰擎天峰乃是宗主及各位长老,还有宗门真传道子的悟道之地。

        而另外九峰……”

        说到此,该接引弟子抬手遥指,颇有一番指点江山的意味。

        “则分别对应九源大道,由宗内的修道强者担任峰主,众弟子分别根据自身所悟大道,在不同的峰里悟道修行。

        这九峰,可谓各有特色。

        锵鸣峰道源为金,论及锋锐,在宗里无出其右。

        霸下峰道源为土,御挡之能,当属门内第一。

        而叠翠峰道源为木,妙手回春,美女如云,其峰内几乎都是女弟子……”

        “几乎?”

        新弟子里,一道清脆悦耳的嗓音响起,让人不由地抬眼望来。

        却是一位十五、六岁,娇俏可爱的女孩。

        那接引弟子闻言笑了笑,表情颇有些古怪地解释道:

        “呃,木源大道多被女子感悟,故该峰原则上只招女弟子,不过十年前……却破例招了一位男弟子。”

        “诶?师兄,为什么呢?”

        听那接引弟子如此说,大家的八卦之火都被拱起来了。

        “具体我也不甚明了,当年叠翠峰之主可是力排众议,带了一位天资平平的男弟子入了峰里。”

        接引弟子望着远处的叠翠峰,颇为感慨地说道。

        众新弟子们也是暗暗惊诧。

        能让一峰之主打破原则,这位师兄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师兄,那位叠翠峰的师兄长得一定很帅吧?”

        刚才发声女弟子,再度问道。

        众人听她关注点竟在相貌上,都不由莞尔。

        “我辈修道之士,当以感悟大道为重,皮囊相貌实乃过眼云烟,希望师妹你能明白。”

        “师兄教训的是。”

        该女弟子乖巧地答道。

        那接引弟子甚是满意,微一点头,接着她的话题道:

        “我入宗比那师兄晚,自其入了叠翠峰后,就没看他露面了,是以我也没看过他的样子。不过……”说到这,他的脸色变得有点忿忿,“从那时起,叠翠峰就不时出现道力漩涡,常常将门内的道力抽得一空。”

        大家闻言,尽皆面面相觑。

        道力漩涡的出现,至少是灵级中品道技现世的结果,一旦出现,周围的道力将被抽干。

        这会对那些正在悟道之人带来影响。

        道技等级分凡,灵,玄,仙,圣五个层级,每级分下,中,上,超四等品阶。

        在大夏国,灵级道技可是相当罕见,也就像九霄仙宗这等底蕴深厚的大宗门,才有资格拥有。

        那位师兄随手就能捣鼓出这等道技来?

        “好了,大家随我来,接下来……”

        接引弟子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思索,他继续带着大家参观宗门,一路欢声笑语,热闹非常。

        此刻,叠翠峰内。

        两位女弟子携手而来,正嘀嘀咕咕地说着她们外出任务的所见所闻。

        “今天宗门招新呢,一会洗完澡,一起去看看测影仪式?”

        一位身穿叠翠峰制式青衣的女弟子,向同伴邀请道。

        “好啊,不知这次我们叠翠峰会招来怎样的弟子?”

        她的同伴答道。

        “反正都是女弟子。”

        “你还别说,我们不是有方师兄这个特例么?”

        “他那种怪胎,有一个就够了。”

        “嘘,他耳朵灵着呢。”

        突然,一声轻喝传来:

        “两位师妹,请留步!”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站在她们身前。

        却是一位颜值颇高的青衣男子。

        两女身形一滞,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

        真是白天不要说人,晚上不要说鬼啊。

        “两位师妹是出任务回来了?有受伤吗?”

        这男子一脸急切。

        “我们没有受伤!

        你不要过来啊!

        谢谢!”

        两女异口同声,一脸慌张。

        “可你们的样子看起来很累啊!

        疲劳过度会猝死的,正好我悟了几式恢复元气的道技,你们就不要客气了!”

        说完,这男子麻利地伸出双手……

        结印。

        “方师兄,不要啊!”

        两女脸色发白,转身就逃。

        但她们的方师兄,更快!

        “道技,生息盎然!”

        “道技,翠染千山!”

        “道技,万木长生!”

        峰顶的天空,赫然出现一个硕大的漩涡,四周的道力被其急速吸纳。

        几道充满着生命气息的青芒,从方师兄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出,转瞬间就没入那两位女弟子体内。

        “呃~~啊,啊,啊……”

        磅礴浩瀚的补给之力,带来无与伦比的舒适之感,让两位女弟子轻扬螓首,纵声长吟。

        “扑通!”

        “扑通!”

        两人筋麻骨软,连站都站不稳,倒在地上颤抖不止。

        看着两位瘫倒在地,却已经神完气足的师妹,那方师兄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嗬…嗬…嗬…”

        二女盯着这方师兄,眼里羞愤莫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一场同门,谢就不必说了。”

        男子摆摆手,潇洒地转身离开。

        又挽救了两条可能消逝的生命,等于多造了两座浮屠塔啊。

        这方师兄越想心情越是舒畅,找了个凉亭,从储物法宝里拿出一把二胡,悠悠地拉起一曲二泉映月。

        “这满血时拉出的二胡,就是动听。”

        虽然那飘出的声音,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方浩!!!”

        震耳欲聋的娇叱,将这曲悲歌,彻底打散。

        一抹亮眼的倩影,从天而降。

        貌美如花,天香国色。

        却是叠翠峰峰主,柳翩跹。

        不过,此刻这张好看的俏脸,却因愤怒而有些狰狞。

        “老娘和你说了多少遍了!

        不要在峰里施展灵级道技!

        你还让不让别人悟道了?

        为了这破事,你知道老娘给宗主训了多少回吗?啊?”

        柳翩跹咆哮着,那姣好的身段更因此起起伏伏。

        方浩淡定地收起二胡,对柳翩跹端端正正地作了一个道揖:

        “师尊!弟子看不得同门师姐师妹们掉血啊!”

        美女峰主扶着额头,要不是这家伙和那人来自同一个地方,早就把他赶下峰去了。

        自己招回来一个什么弟子啊?

        天天嘀咕着要满血、不掉血等奇怪的话,对受伤、危险有着偏执的厌恶。

        还有就是经常拿同门的师姐师妹们练招。

        也不知他怎么悟的,那些疗伤恢复的道技,他一用出来,效果就是那么……

        羞人!

        唉!

        柳翩跹心里想着,自己这大弟子,怕是要废了。

        好在这次招新带回了一个不错的悟道苗子,希望能真正传承自己的衣钵吧。

        “方浩!这次宗门招新,我给你招了位师妹,一会你领着她去测道影吧。”

        柳翩跹吩咐道。

        “师尊!”

        方浩一脸苦相。

        “又怎么了?”

        “峰里那么多师伯师叔,你能不能把这小师妹,放她们那啊?”

        方浩小心翼翼地说道。

        “咳!你还不让老娘招弟子了啊?

        你争气的话,老娘至于这样吗?

        门内的切磋你不去,宗里的任务你不接。

        天天就在峰里搁着,四肢都快整退化了!”

        一听方浩说这话,柳翩跹就来气。

        方浩闻言,颇有些委屈:

        “我这不是感悟了很多道技吗?

        我也经常找师姐师妹们,切磋恢复疗伤的心得体会啊!”

        “你还说!”柳翩跹更火了,“有你这样感悟道技的吗?每回切磋,都把人补得瘫倒在地,你想让她们都嫁不出去吗?”

        方浩不语。

        有些东西,他没法说。

        他,不是这方世界的原住民。

        而是来自一个叫蓝星的星球。

        穿越之前的他,曾因为一个小伤口,得了破伤风,因未重视,致重病垂死。

        弥留之际,一缕残魂从蓝星穿越而来,在这道天大陆开启了新的人生。

        有了这段经历,重生的方浩,对血量的充盈有着无与伦比的执着追求。

        满血,无伤,活着。

        他没有老爷爷,没有系统,没有气运,唯有在蓝星的认知和记忆跟随而来。

        在对这方世界的险恶有了通透的认知后,他变得更加兢兢业业,如履薄冰。

        如海绵吸水般,努力去学习、感悟任何一个补血之技、保命之法、苟活之道。

        他发现,那些来自现代社会的认知,对悟道的帮助出奇的好。

        方浩没有声张,将这些都藏进了心底。

        怀璧其罪。

        平庸但活着,不香吗?

        再后来,因为某个原因,这叠翠峰峰主,打破峰里只收女弟子的传统,将他带进了九霄仙宗。

        这时的方浩,就如掉入大道的汪洋,他兴奋、激动,于是……

        变成更大的海绵,更努力去学习、感悟任何一个补血之技、保命之法、苟活之道。

        至于那些道技的羞人效果……

        纯属他乐意。

        他就爱看别人被他补得嗷嗷乱叫的样子。

        心里憋了这么多秘密,总得来个宣泄的渠道吧?

        这点特殊癖好,不算过分嘛。

        “师……师尊?”

        一道怯生生的悦耳嗓音,打破了这对师徒之间沉闷的氛围。

        “是墨漓呀,过来吧!”

        柳翩跹收起了她那摄人的气势,和颜悦色地对一旁招了招手。

        一位身着雪白流云仙裙的少女,俏生生地走上前来。

        赫然就是方才在山门处,询问引领弟子的那位少女。

        近看才发现,这少女身段还没完全长开,但那容貌却是明眸皓齿,楚楚动人,妥妥一个祸水级别的美人胚子。

        只见她敛祍低头,作了一个标准的道揖。

        “弟子姜墨漓,拜见师尊、师兄。”

        “唔?”方浩眼中精芒一闪而过,沉声低喝,“师尊小心!保持距离!”

        “什么?”

        两女顿时懵了。

        “你刚才领弟子玉牌时,可是被洗凡殿的弟子,拿刀扎手指了?”

        方浩盯着少女,俊脸上满满都是警惕。

        “是……是,他们说要滴血认证,怎么了师兄?”

        少女伸出那还留着细小伤口的纤纤玉指。

        看方浩这如临大敌的样子,她也慌了起来。

        “站在那别动!”

        方浩轻咤,双手迅速结印。

        柳翩跹却是脸色微变:“喂,你……”

        然而,晚了。

        “道技,花浓玉露!”

        “道技,涤垢灵泉!”

        “道技,万木长生!”

        峰顶漩涡再现。

        浓郁的解毒、补给、疗伤气息喷薄而出。

        受此洗礼的姜墨漓,首次感受到庞大生命气息涌进体内的那种爽利之感。

        而这人生第一回汹涌澎湃的爽感,竟是自家这位素未谋面的大师兄给的。

        “嗯~~哼~~”

        她美眸微眯,轻轻抬起白净的脸庞,从紧致流畅的下颌到修长白皙的脖颈,一道曼妙无比的曲线悄然而现。

        迷离的双眼,倒映出方浩那认真专注、棱角分明的帅气脸庞。

        和自己幻想中,那英武不凡大师兄的样子,很像!

        “师兄……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