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4章 斗道

第4章 斗道

        竟敢当众对自己的小师妹出手,此时方浩再怎么苟,也压不住心里那股怒火。

        连峰主的亲传弟子都敢动,你李诗凌不脱层皮,就别想离开。

        当然,方浩不会那么蛮横地动手动脚。

        攻身为下,攻心为上。

        杀不了人,就诛心。

        他十年的苦修,可不是闹着玩的。

        稍稍动动鼻子,就分辨出李诗凌身上那几种味道。

        事实也如方浩所说的,这李诗凌天生就有狐臭。

        还是重度的。

        可谓香飘十里。

        这让她很是烦恼。

        每回出门,都要往身上抹一堆香熏,以求掩盖掉那腌骚之味。

        哪知方浩一句话就把她抹的香熏,一个不漏地说了出来。

        这下好了。

        大家都知道她真有狐臭了。

        毕竟,正经人谁往身上抹那么多香熏?

        补给一脉的弟子里,阵阵压抑不住的笑声传来。

        李诗凌这边的那些同脉师姐妹们,虽然没有这么明目张胆,但不少人都悄悄挪动步子。

        和她保持距离。

        “方浩!!!”

        李诗凌咬牙切齿。

        “住手!”

        王执事赶忙过来,挡在方浩和姜墨漓身前。

        难得自己负责的道影检测出了个悟道奇才,若有什么磕着碰着,别说柳翩跹了,宗主都不会放过她。

        眼看动手是不成了,李诗凌嘴角拼命地抽搐着,怨毒地说道:

        “我没说错吧,补给一脉就是怂货、软蛋,除了会耍耍嘴皮子,就只会躲在别人身后!

        尤其是这方浩,身为男子,却混在全是女子的叠翠峰中,没有半点羞耻之心,也不知和多少同门师姐师妹有那道不清、说不明的……”

        “李诗凌!够了!”

        听得这狐臭女越说越过分,王执事忍不住出声打断。

        你有狐臭是事实,可你造谣别人就是罪过了。

        方浩倒是当没听到,还变戏法般地拿出一大堆团扇,给补给一脉的弟子们挨个发。

        “师妹拿着,小心别熏着了。”

        那些补给一脉的弟子,也有心气一气这李诗凌,都很配合地接过,还甜甜地应道:

        “谢谢方师兄!”

        随后,都掩起鼻子,大力地扑扇起来。

        “嗨,那边攻伐一脉的师妹们,你们要么?”

        方浩灿烂地笑着,挥动着手中的团扇。

        李诗凌身边的女弟子们,个个都脸色古怪。

        她们此时鼻中,正飘来阵阵难以言喻的混合香薰味道。

        以前不知道还好,现在一想到这香薰里混着一股狐臭之味,她们都不由地感到恶心。

        连胃都抽搐起来。

        但方浩那些团扇,她们哪敢接?

        “方浩!”

        李诗凌快要气疯了。

        被他这么一折腾,自己这名声,怕是要毁了。

        她越想越气,一脸狰狞地瞪着方浩,把话语从嘴里一字一字地挤了出来:

        “你可敢与我‘斗道’?”

        大家一听,全都默不作声,纷纷拿眼看向方浩。

        所谓斗道,就是门内弟子之间的比斗切磋。

        宗门严禁私斗,但不反对合理的斗道。

        毕竟良性的竞争,有助于提升弟子的实力。

        而这斗道,也不是打过一场了事。

        一方提出,另一方可选择接受与否。

        然后双方约定好比斗方式,以及各自拿出彩头来。

        胜者赢得所有。

        “李诗凌,你还要脸不?”

        有补给一脉的女弟子不忿地说道。

        一般来说,斗道挑选的对手都和自己不相伯仲。

        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可是会被看不起的。

        这李诗凌作为攻伐一脉的弟子,公然挑战战力低下的补给一脉弟子,这合理吗?

        “方师兄,别答应她!”

        “对!这不要脸的女人,别搭理她!”

        “我就没看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补给一脉的女弟子们,纷纷替方浩开声。

        打是打不过的,讨点嘴皮上的便宜,见好就收吧。

        李诗凌嘴角噙着冷笑。

        这一幕倒不出她的意料。

        “接受与否,自然是方师兄你的权利。

        不过呢,明天整个九霄仙宗都会知道,叠翠峰的补给一脉,都是一群连斗道都不敢接的怂货!”

        李诗凌得意地说道。

        她可想好了,你方浩既然揭了我狐臭的伤疤,那我就把你们整脉的名声搞臭!

        斗道一事,不仅关乎个人脸面,还关系到背后师门一脉的名声。

        因此即便真有不公平的地方,一方提出斗道,另一方往往都会毫不犹豫地接下来。

        可以输,可以败,但不能怂!

        不然连自家师门都会被拖累。

        眼看这李诗凌将两人的恩怨,上升到两脉的名声层次,补给一脉的各位女弟子们,都被气得不行。

        你李诗凌够狠!

        “不过区区一场斗道,李师妹放马过来就是。”

        就在众人彷徨无计时,方浩淡淡地声音响起。

        “方师兄,你怎么……”

        各位同脉师妹们,都傻了。

        这方师兄今天,怎么这么头铁?

        李诗凌一听,却是大喜过望。

        能亲手折辱这方浩一顿,再好不过。

        “方师兄果然好胆!

        若你输了,给我十颗悟道丹,再给我跪下赔礼道歉,告诉大家那狐臭之说是无稽之谈,我就不与你计较。”

        李诗凌怕方浩反悔,急急把话接上。

        大家一听,都齐齐吸了口冷气。

        这彩头,也太大了吧?

        那悟道丹,可是好东西。

        清心明意,祛除心魔。

        一颗入腹,在药效内对大道的感悟能力,可足足提升几个档次。

        就算是她们这些老弟子,宗门也是每三个月才给配发一颗。

        还想要?

        那就接宗门任务去。

        还得是那些难度不低的任务。

        这李诗凌,未免太贪了吧?

        哪知方浩,想也不想,立马应道:

        “没问题。

        不过方才李师妹吓着我这姜师妹了,你若输了,也给我十颗悟道丹,并同样给我姜师妹下跪道歉。”

        “师……师兄!”

        姜墨漓一听,眼眶都红了。

        有人替自己出头,真好。

        “哈哈哈哈……”

        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李诗凌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废话少说!方师兄,别说我欺负你,这斗道的方式,就由你来指定。”

        方浩剑眉一挑,他一听就知道李诗凌耍小心眼了。

        但他没有戳破。

        想赖账?

        他有的是让她哭的办法。

        “李师妹,我们份属同宗同峰,虽说悟道理念有所不同,但好歹是师兄妹,这你扎我一剑,我捅你一枪,动辄见血的方式,可不合适。

        我们客客气气地斗道,不受伤,不掉血,可好?”

        方浩一脸悲天悯人的样子。

        李诗凌冷笑不语。

        这怯懦的男人,就是不敢和她正面对放。

        不就想说个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嘛!

        还整那么多说辞,听着就恶心。

        不过,李诗凌有信心,不管方浩提出什么方式,她都能碾压。

        实力的差距,不是投机取巧可以弥补的。

        方浩游目四顾,忽然抬手指了指不远的一株大树,笑道:

        “这样好了。

        李师妹看到那棵树么?

        一会我在树下,你在二十步外。

        我们都不可触碰叶子,但不限手段。

        十息后,看看是树上的叶子多,还是地上的叶子多。

        地上多,你胜。

        树上多,我胜!”

        话音落下,全场寂然。

        就连李诗凌,都呆了片刻。

        但很快,她回过神来,讥诮地说道:

        “方浩,你傻了么?

        别说我没给机会你!”

        “就这么斗,不伤和气,挺好!

        王执事,可以帮托您计时吗?”

        方浩咧嘴笑道。

        王执事有些疑惑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斗道方式,你方浩不知道李诗凌的道影么?

        这就是自取其辱啊!

        “方师兄!!!”

        补给一脉众女弟子,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