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7章 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

第7章 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

        攻伐一脉的众位女弟子们,脸红耳赤。

        她们没想到,那个平时气势凌人、冷若冰霜的李师姐,会叫得这么……

        骚。

        此刻,李诗凌已经如烂泥般瘫倒在地,只会用声声不堪入耳的腻音嘶喊着:

        “方浩……停……你给我停……下来……你们……快阻止他……”

        但她的那些同脉师姐妹们,哪敢上前?

        若方浩给她们来一下,是不是也会和李诗凌一样?

        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这副样子,让她们以后怎么见人?

        想到这,她们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通通如木鸡般呆着原地。

        “方浩,你搞什么?”

        王执事忍不住开口了。

        方浩一脸天真地回答:“我在帮李师妹补充道力啊。”

        “谁被补充道力时是她这样子的啊?”

        王执事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以她的修为,却是明明白白地感受得到,方浩那是纯正的恢复道技,并就没掺杂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李诗凌的身体状态,也是好得不得了。

        若是没有发出那羞人的叫唤的话。

        “可能是李师妹刚才用道技用岔了,现在虚不受补。

        补多几次,就会适应的了。”

        方浩一本正经地说着,话音刚落,又是一道青芒丢了出去。

        我信你个鬼!

        听见李诗凌再度腻叫,王执事在心里嘀咕着。

        不过,她不好阻止。

        方才她的沉默,就表明立场了。

        置身事外。

        她再怎么馋攻伐一脉手里的那后天道,也不能把吃相搞得太难看。

        况且,方浩是在帮李诗凌“恢复补给”,可不是私下斗殴。

        她没有阻止的理由。

        于是,大家就这么傻愣愣地看着,直到李诗凌的眼泪、鼻涕、口水都哗哗地流。

        “我……我磕头……我认错……放过我……放过我……”

        她终于醒悟过来了。

        “唔,正好我有些累了。”

        方浩微笑着住手了。

        李诗凌咬着牙,狼狈地撑起身子,狠狠地瞪了方浩一眼。

        “李师妹,道歉要有诚意,正主在那头呢。”

        方浩指了指站在后头,发着呆的姜墨漓。

        并做了一个丢青芒的手势。

        李诗凌立时被吓得脸色发白,但双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

        在方浩目光的注视下,她只能咬咬牙,匍匐着朝姜墨漓的方向爬行几步,然后重重将额头磕在地上:

        “姜师妹,刚才师姐我……我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对你做出那等傻事!

        你大人有大量,原……原谅我……这次……”

        “啊!狐……呃,李师姐,你……你别这样……”

        姜墨漓这才清醒过来,看到李诗凌这副“惨状”,她倒也不生气了,还想上前将她扶起。

        方浩拦住了她。

        “你们的李师姐用道技整得有些走火入魔了,你们还不来人把她搀扶回去?”

        方浩大声喊道。

        今天就先到这吧。

        这个下马威也够了。

        攻伐一脉这才过来两人,将全身骨头仿佛被抽走的李诗凌扶了起来。

        接着一众人眨眼间就走得干干净净。

        这回丢人丢大发了!

        王执事看了看方浩,没说什么,也转身离开了。

        “哗!方师兄!你太厉害了!”

        补给一脉这时,才轰然欢呼起来!

        近些年来,她们和攻伐一脉摩擦不断,但都是吃亏的多。

        毕竟真动起手来,她们可是被吊打的那种。

        但今天,那个只会窝在峰里修炼的“怪胎”,却帮她们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爽!

        方浩却没有和师姐师妹们多聊,拉起姜墨漓就走。

        要不是李诗凌太嚣张,对自己这新鲜出炉的小师妹动手,他也不太想出这个头。

        如今对面教训也吃了,自己也该偃旗息鼓了。

        低调,才是王道。

        “知道刚才自己错在哪里吗?”

        回去的路上,方浩淡淡地说道。

        姜墨漓本来是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师兄伟岸的背影,被方浩这么一说,小嘴不由地撇了一撇,有些委屈地开口:

        “知道,我不该说那番话,去刺激那位狐臭师姐,然后暴露了师兄你的底牌……”

        方浩不由莞尔。

        他转过身,看着姜墨漓,认真地说道:

        “不,你说的那番话,并没有错。

        你错在站位及说话的方式。”

        姜墨漓有些懵:“站位?方式?”

        “对。”方浩微笑地引导着姜墨漓的思路,“你想想,当时你做了什么?”

        “呃,我是走出了五步,然后……”

        姜墨漓回忆着方才自己所做的动作。

        “就是这里了。”

        方浩轻轻点头,接着说道。

        “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话会刺激到李诗凌,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这么突出?”

        “呃?那……那我应该怎么站?”

        “你应该往后退,站在众位同脉师姐们的身后。

        而且不要直接出声,得用移位音,让对方分辨不出你的具体位置,这种道技我晚些教给你。

        记住,让别人不痛快的同时,更要学会隐藏自己。

        你藏得越深,就可以骂得越爽,明白吗?”

        方浩循循善诱。

        姜墨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师兄的思路,还真是清奇。

        不过,好像说得也很有道理。

        “呃,那个,我害师兄你出手了,是不是暴露了你的底牌?”

        想到这,姜墨漓颇有些惴惴不安。

        “这没有啥,我一直都在给同脉的师姐师妹们施展恢复道技,这并不是我要隐瞒的事。

        而且补给一脉近些年受欺压也蛮厉害的,我正想着怎么帮她们,你这一闹其实也给了我名正言顺的出手机会。

        所以,这点你不必介意。”

        方浩风轻云淡地开口。

        “真的吗?那太好了!”

        听说自己并未拖累方浩,姜墨漓打心底地高兴。

        “还有呀,师兄,既然恢复补给这么重要,为什么我听师姐她们说,现在和其他峰的同门组队任务不容易呀?”

        姜墨漓又提出一个疑问。

        “唉,这和近数十年来,整个修道界的风气导向有关。”

        方浩有些无奈地说道。

        原来,最近这数十年,一些境界高绝的修道强者,提出修道者的三大心诀。

        狠,勇,拼。

        狠,既是对敌人狠,也要对自己狠。

        勇,一往无前,敢于直面一切艰难险阻。

        拼,则是拼尽全力,将自己的潜力压榨到极限。

        一些修道者贯彻此三大心诀的英勇事迹,开始广为流传。

        渐渐地,大家开始以做到这三点为荣。

        很多的战法战术,也因此发生了改变。

        转修杀伐之法的思想,开始在原本以回复补给为主的木源修道者中扩散开来。

        杀伐一脉,逐渐繁荣兴盛起来。

        而以保全队友生命为主的补给一脉,开始渐渐和这等风气格格不入了。

        “怎么能这样?”

        听方浩解释一番后,姜墨漓气得鼓起小腮帮。

        “好勇斗狠,确实能取得一些成绩,但和背后的损失一比,却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不过墨漓,这事以后你心知就好,切勿说出来。”

        方浩一脸严肃地叮嘱道。

        姜墨漓自然拼命地点头。

        不一会,他们就回到方浩居住的小竹屋前。

        门口,师尊那婀娜的身影正立在门前,背过身等着他们。

        “师尊!”

        两人走近,恭敬地行礼。

        清风吹过,掀起柳翩跹翠绿的仙裙裙裾,呈现一种别样的柔美。

        “我说,今天叠翠峰的风儿甚是喧嚣啊。”

        柳翩跹依旧没有回头,淡淡地说道。

        两人一愣。

        “不过这风,似乎在哭泣的样子。”

        方浩脑子一抽,接道。

        姜墨漓歪着头,冒出许多小问号。

        “呼!”

        疾风掠过,柳翩跹的身影已在方浩身前。

        后者的左耳被一把揪住。

        “风哭不哭我不知道,但你哭定了!”

        这美女师尊,怒容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