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9章 方浩:这关我叉事啊?

第19章 方浩:这关我叉事啊?

        看到师尊的举动,方浩心头一暖。

        嘴上骂个不停,心里却还是担心自己的嘛。

        “你咋回事?其他人都触发了宗门救援令,就你无声无息?

        要不是萧沁长老告诉我,我还不知你们这出事了。”

        柳翩跹将方浩拉到一旁,仔细打量着,像是怕他丢了什么零件。

        其他人也将各自的弟子喊过来,了解状况。

        “这个嘛……”

        方浩轻轻一笑,将这几天发生的一切缓缓道来。

        包括他遇上那五个行道境杀手的事。

        当然他没说自己把五人都干翻了,只说自己被他们追着跑进黯谷深处,遇上了强悍的凶兽,这才侥幸逃脱。

        并有意无意地说出自己的猜测,这五人许是靖疆王府的。

        “靖疆王府吗?”

        柳翩跹眼中寒芒一闪,转身就想去找夏泽轩对质。

        “师尊!别!别!这只是猜测啦。”

        方浩赶忙将柳翩跹拦住,低声轻笑。

        “另外,弟子也不是那种吃暗亏的人。”

        他自然不急着现在就戳穿夏泽轩真面目,毕竟自己刚在其身上下了“料”,就等着后面慢慢炮制呢。

        而告诉师尊这事,只是想靠一靠师门这棵大树,帮自己挡一挡后续靖疆王府可能射过来的暗箭罢了。

        “哼!臭小子,我叠翠峰再怎么落魄,也是九霄仙宗十峰之一,真有那么不长眼的家伙欺负你,你尽管开口。

        你师尊我,可不是只会疗伤补给的。”

        说到这里,柳翩跹身上煞气升腾。

        看到自家师尊的霸气许诺,方浩没由来地觉得心安。

        有人罩的感觉,就是好啊!

        “我说,你们叠翠峰怎么搞的?

        学艺未精,就胡乱出手!”

        一阵铿锵清越的语调突然响起。

        众人闻言,都纷纷抬眼看过来。

        却是一位身着金袍的中年男子,一脸不满地对柳翩跹发难。

        男子身后,则是满脸委屈的夏泽轩。

        锵鸣峰峰主,金卓。

        “金卓,给老娘闭嘴!”

        柳翩跹凤目一瞪,直接就怼了回去。

        得,我们没去惹你,你倒自己先凑上来。

        方浩一脸无辜地耸耸肩,做好看戏的准备。

        被怼的金卓双眼微眯,言语间毫不掩盖其怒意:

        “柳翩跹!你别仗着那人和宗主熟络,就在这狐假虎威!

        我问你,叠翠峰中何来这等阴损的治疗道技?

        到底是不是你那弟子,刻意算计我徒弟?”

        “你欠抽是吧!”

        就像是一头被踩到尾巴的母豹,柳翩跹顿时就炸了!

        驭道境的气息全开,阵阵可怕的威压如尖枪利刃,劈头盖脸地朝金卓砸去。

        楚清影等人,尽皆脸色苍白。

        驭道境强者之威,强悍如斯!

        “哼!”

        面对柳翩跹如此的威压,金卓却是好整以暇。

        凝眉瞠目,一道剑鸣之音破空响起,和柳翩跹的威压对撞起来。

        霎时间,两者皆烟消云散。

        “柳翩跹,我金源大道专克你的木源大道,你就别这么自讨没趣了。”

        冷笑声传来。

        闻言,柳翩跹却是倔强地咬牙:

        “是吗?我不信!”

        身上气势再涨,眼看一场驭道强者的对碰就要开始。

        “好了好了,柳师姐,息怒息怒。”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紫色身影带着离离电芒,猝然又自然地,插入两人对峙的局面里。

        双方那一触即发的形势,被其消融于无形。

        却是一位身着淡紫仙裙,英姿飒爽的女修。

        她挽着柳翩跹的手臂,往后轻轻一扯:

        “大家的弟子都没事,我们这做师傅的,却在这喊打喊杀的,成何体统啊?”

        方浩心中一动,知道这是紫霆峰长老,楚清影的师尊,萧沁。

        她与自家师尊交好,过去自己也偶有见她来叠翠峰找柳翩跹聊天论道。

        从刚才她举重若轻地抹消争执,可以看出这萧沁的境界修为,完全不输金卓柳翩跹这两位一峰之主。

        柳翩跹依旧秀眉倒竖,嘴上丝毫不让:

        “谁让他嘴巴不干净?

        阴损的治疗道技?

        好呀,我的弟子拼着性命不要,救下了整支队伍,最后还拼着道力大损,将受重伤的同门师弟救了回来,得到的就是你金峰主刻意算计这样的评价?”

        其实柳翩跹心中,也猜到方浩下了黑手。

        哪有什么副作用的说法呀,要么就能救,要么就不行。

        不过,既然这个小王爷胆敢让手下追杀方浩,就得做好应对后果的准备。

        叠翠峰的弟子,可不能任人拿捏。

        所以,她不点破方浩的所作所为,反而一力扛了下来。

        “金师兄,我听思雨说,当时小王爷危在旦夕,急需救治。

        而且思雨也说事前知晓可能会出现副作用,但救兄心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么看来,这位方师侄倒是没做错,金师兄你的说法,也多少有些过了。”

        场中,一位身着水蓝仙裙的女修士,袅袅婷婷地走上前来。

        人美声柔,却是在替方浩说话。

        漪澜峰长老,夏思雨的师尊。

        从自己宝贝弟子口中知道了事情经过,也觉得金卓这话说得令人寒心。

        “呵呵,这几个小家伙这回倒是干得不错,金师兄,你就别咄咄逼人了,小王爷这副作用,回宗后请宗主出手,想必解决掉也不是什么难事。”

        石奔的师尊,霸下峰的长老,也在劝金卓收手。

        “哼!还是老样子,你们叠翠峰中人,就只会这么缩在后面,等着队友替你们出头。”

        看到舆论不在自己这边,金卓也是忿忿,忍不住再度出言挑衅。

        “金卓!看来今天不打过一场,你是不会服气的了?”

        听这锵鸣峰主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柳翩跹忍无可忍。

        金卓冷笑:“打就打,反正你又打不过我!”

        “我特么……”

        要不是萧沁死死拉着,这场峰主大战怕是无可避免了。

        “好了好了,你们都是一峰之主,就别在后辈弟子们眼前丢脸了!

        真想要分个高下的,半年后的新弟子道源祭采用了新的规则,在那里解决这恩怨可好?”

        看到他们两人不干一场不罢休的样子,萧沁干脆给他们出了个主意。

        “哼哼,柳峰主,萧师妹这提议不错,你觉得呢?”

        金卓冷笑。

        正面斗道,正是他锵鸣峰所擅长的,真不知这萧沁在帮谁。

        柳翩跹瞥了萧沁一眼,转头道:

        “来啊!谁怕谁啊!

        半年后看我叠翠峰弟子怎么把你们锵鸣峰凑扁!”

        话音一落,众人尽皆愕然。

        论正面对战,叠翠峰可以说排十峰之末。

        谁给你柳翩跹这个勇气的?

        “哈哈哈哈!”

        金卓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柳峰主你别说话不经大脑,这可会笑掉人大牙的!”

        “哼!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金卓,你敢和我赌一把么?”

        “有何不敢?”

        “好!就赌来年宗门供给峰里的三分之一修炼资源,半年后的道源祭,谁输了谁就拿出来!”

        这下,全场死寂。

        连萧沁都扯了扯她衣袖,悄声道:

        “你疯了?

        比斗就比斗,赌修炼资源干什么?

        你这……这不是白给吗?”

        “你说谁白给?”

        柳翩跹凤眼斜乜,一脸嫌弃:

        “滚滚滚!胡说八道什么呢?”

        金卓则是一脸贪婪,嘿嘿笑道:

        “柳峰主,你说真的?”

        “当着这么多门内长老,我还会说假话么?”

        “好!那叠翠峰这三分之一的修炼资源,我就笑纳了。”

        “金卓!你别得意,最后谁哭谁笑还不知道呢!”

        三言两语间,一场豪赌就这么定下了。

        半晌后,柳翩跹将方浩拉到一旁,恶狠狠地说道:

        “臭小子!回去后,你给我好好操训那帮小丫头们!

        半年后的道源祭,如果我们输了,资源就从你身上扣回来!”

        卧槽!

        方浩懵了。

        这特么又关自己叉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