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37章 让后辈们玩玩

第37章 让后辈们玩玩

        擎天峰里,计天机通过给方浩的证明他身份的玉牌,完完整整地看到其整个谈判过程。

        “后生可畏啊!”

        在方浩轻易地说服楚清影与其合作后,这位傀儡大师击节赞叹。

        确实,只要能找到足够的人手制造傀儡,以及足量的源核,他计天机就有门路将这些傀儡销售出去。

        傀儡,可是能在短时间内极大提升实力的好东西。

        否则也不会与炼丹、阵法、符箓等神通一起被称作“非道之道”。

        只要有优质的傀儡,就不愁没有买家。

        现在,按方浩的说法,只要楚清影同意帮忙,源核的事就算解决了。

        就差在道源祭上一鸣惊人,然后吸引大家到方浩所说的流水线制作傀儡了。

        计天机耳边仿佛听见那美妙的金属敲击声,眼前像是看到一具具线条完美的傀儡扭转头颅,动起了手脚。

        让傀儡术开花结果,传遍天下,指日可待!

        就在计天机开心地畅想时,雷岳的声音不合时宜地传来了:

        “……还想让楚仙子宣扬傀儡术这等下九流玩意?做梦!”

        仿佛一把锤子,瞬间将计天机的美梦敲碎。

        “哪个王八蛋在放屁?”

        听雷岳这样辱骂自己最钟爱的傀儡术,这小老儿脸色气得通红,驭道境的气息全开,直接就从擎天峰飞往紫霆峰。

        威压横扫而过,不知情的门人弟子还以为外敌打上宗门来了,尽皆吓得瑟瑟发抖。

        驭道境强者的速度,可不是常人能理解的,就在雷岳还在震惊自己惹上哪一号大佬时,就被恐怖的威压摁在地上摩擦。

        “就是你这小崽子说傀儡术是下九流的玩意?”

        只见一个须发皆张的小老头,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瞪着身前呈狗啃泥状的雷岳,开声怒骂。

        “计长老,好了好了,悠着点,这里可是紫霆峰。”

        方浩装着拉住计天机的样子,好生规劝。

        “紫霆峰又如何?大得过擎天峰?老夫可是擎天峰直属非道殿长老,纵使紫霆峰主在这里,也要喊我一声计老!

        这小崽子竟敢辱骂你和傀儡术,我这就替他的师长给他一点教训!”

        计天机一甩胳膊,方浩趁势放开,一脸无辜地看着地上的雷岳。

        行吧,自作孽,没得说。

        “计老头,你竟然敢来紫霆峰撒野?”

        就在计天机想要伸脚碾踩雷岳的后脑勺时,一声雄浑的怒吼,宛如霹雳,轰然炸响。

        场内各弟子都被这声吼叫震得脸色发白,纷纷以手捂耳,表情痛苦。

        紧接着,一道深紫身影如同雷霆降世般,径直砸落!

        “轰!”

        罡风四溢,尘土满天。

        “啧!”

        方才还张狂不已的计天机,顿时变得眉头紧皱,顾不上教训脚下的雷岳,两眼盯着这突如其来的身影,凝神戒备。

        “是龚震师叔祖!”

        楚清影秀眉微蹙。

        这龚震乃当今紫霆峰之主的师叔,是紫霆峰辈分最高的长老。

        在峰内的影响力不在峰主之下。

        而雷岳,是其座下钟爱的徒孙。

        “师……师祖……”

        总算可以抬头的雷岳,仰起那张满是尘土的脸,弱弱地呼救着。

        见状,龚震脸黑如墨,怒目圆睁,电芒占满了整个眼眶,恐怖异常。

        “计老头!你身为非道殿长老,驭道境强者,竟敢上我紫霆峰欺我晚辈弟子,你的老脸想往哪搁?”

        说完,龚震的威压如潮水般涌至,抵消掉计天机加在雷岳身上的压力,让他总算可以站起身来。

        “龚老儿,你胡说八道什么?

        老夫只是悟道偶有所得,路过紫霆峰,散了点威压,你这徒孙不知怎么就趴下了。

        吾悟道散威压,你徒孙自己趴,这事能叫欺负吗?”

        眼看龚震问罪了,计天机索性来个一推六二五,不认!

        一旁的方浩闻言,倒是微微有些怔愣。

        计长老这话说的,完全不像一个技术宅啊!

        “嗞嗞!”

        龚震身周电蛇萦绕,杀意喷薄,他一双电目盯着计天机,冷冷地开口:

        “计老头,你该不会是觉得,我之前拆你的破烂傀儡不够多是吧?”

        计天机不甘示弱,随手召出两具人形傀儡,同样散出杀意:

        “龚老儿,是你被我的傀儡揍得不过瘾才对。”

        两人针锋相对,大战一触即发。

        “住手!”

        一声嘹亮的清啸由远及近,眨眼间,三道身影凌空而至。

        “师尊把峰主师伯和崔奉师伯都请来了,那雷岳正是崔师伯的弟子。”

        楚清影在方浩身旁说道。

        方浩抬眼看去,跟随萧沁同来的两人皆身穿紫霆峰标志性的紫衫,居中那人一身浩然之气,却是紫霆峰之主徐乘松。

        而另一人则仪表堂堂,不怒自威,虽然方浩未曾见过,但从楚清影的介绍中可知那就是雷岳的师尊崔奉。

        “龚师叔、计老,区区紫霆峰,可经不起你们这般折腾啊!”

        徐乘松对两位宗门长辈拱手苦笑,一脸无奈。

        他自然知晓这两人是冤家对头,之前大大小小的斗道就不下百场,每回都打得天昏地暗,四周支离破碎。

        这要是在紫霆峰打起来,怕不是要平掉这座山峰。

        “徐师侄你来得正好!

        这家伙不知廉耻,以大欺小,竟然对我峰行道境弟子下手,师侄速来助我拿下这老头!”

        看到峰里的话事人来了,龚震底气也足了。

        计天机却是冷笑连连:

        “徐小子!你们这紫霆峰弟子目无尊长,竟敢辱我傀儡术,老夫不过小惩大诫罢了。

        你若真要和龚老儿一起上,老夫也不惧!”

        说完,又是唤出两具傀儡,森森杀意,沁人筋骨。

        徐乘松却是苦笑连连,做声不得。

        那雷岳说傀儡术是下九流玩意这话,他早已知晓,对于嗜傀儡如命的计天机来说,这确实是一等一的辱人话语。

        但雷岳怎么说也是本峰弟子,因为一句话就惩罚他,定然会寒了本峰弟子的心。

        但若是和计天机作对嘛,徐乘松也是不愿。

        别忘了,计天机号“计三绝”,除了傀儡术外,阵法和符箓也是其精擅的神通正法。

        而紫霆峰恰巧有不少人对这两正法都有研究,也制了不少阵盘,绘了许多符箓,将之变卖后的灵石收入,已成了紫霆峰如今不可缺少的收入来源之一。

        而计天机正是掐着这条对外销售的路子,今天你把他得罪了,明天他就能把你紫霆峰所有待销的阵盘符箓,通通打回。

        所以徐乘松被两人问话,权衡了半天,确实不知该如何回答。

        “师兄!”萧沁笑语吟吟地开口,“我倒是有个法子。”

        “师妹请说!”

        “其实,龚师叔和计老这番争斗,皆源起于本峰弟子雷岳和叠翠峰弟子方浩。

        我觉得不妨让老一辈歇歇,看这些后辈玩玩,让那叠翠峰弟子用傀儡术和雷岳斗上一斗,倒是个不伤两边和气的办法。”

        徐乘松闻言,眼神一亮:

        “师妹这提议不错!”

        但一直在看热闹的方浩,心里头却是咯噔一下。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是那傻叉雷岳自己发神经,怼天怼地怼空气惹到计天机的,怎么又成了我和他的纠纷了?

        萧沁!

        你不愧是我师尊的好闺蜜,这坑人的做法不说毫无关系,简直就一模一样啊!

        我特么谢谢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