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38章 你可以永远相信方浩

第38章 你可以永远相信方浩

        原本,萧沁还想替方浩说点好话的。

        但一看自家弟子楚清影瞅方浩那个模样,不由地就心头火起。

        像是自己种了好久的白菜,突然就被猪拱掉的一般。

        而且,这头“猪”只是披着猪皮而已,內里是狼是虎还不得而知。

        萧沁自然看出方浩的不寻常,但凭她驭道境的修为,竟然也看不透这家伙的真实修为。

        上回在黯谷敲打过他了,这小子却装不知道。

        这回有机会,自然少不了试探一番。

        不亮出点真本事,就想让我徒儿白给啊?

        “让岳儿和那叠翠峰弟子一战?崔奉,你怎么说?”

        龚震听到萧沁和徐乘松的对话,偏过头来问雷岳的师尊崔奉的意见。

        “师尊,弟子没意见,只是怕会被旁人说岳儿恃强凌弱。”

        一直没有开声的崔奉,对龚震恭敬地作揖答道。

        “哼!你这弟子不过靠着一大批资源堆出个行道境而已,虚着呢!

        这样的废物来三个都不怕,我那方浩小徒尽得我真传,对上了还不是砍瓜切菜,轻轻松松?”

        计天机一听,满脸不屑地应道。

        弄得方浩头上的黑线,都快满得掉出来了。

        我特么怎么就成你小徒了?

        被我那暴躁师尊知道了,不把我剁了啊?

        就在他想开口拒绝时,那计天机一把搂着他脖颈,传音道:

        “那龚震是老夫的死对头,这回一定要削他面子!

        你上,战斗傀儡老夫借你!”

        方浩闻言,心念一动,立马传音回道:

        “加个条件,道源祭时叠翠峰补给一脉新弟子所需的傀儡,你出!”

        计天机双眼瞪得老圆:

        “你狮子大开口啊?几十具傀儡呢,不行!”

        “得,那这边你搞定,我先撤了!”

        方浩一听,就想甩手走人。

        计天机却把他搂得更紧:

        “等等……老夫考虑考虑……”

        龚震看这两人凑一起嘀咕,顿时大喝道:

        “计老头!你想打什么鬼主意?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古怪的性子哪能有徒弟,这小子是被你忽悠来的吧?

        我告诉你,别想着耍什么借他傀儡什么的小伎俩!”

        计天机脸色顿时阴沉起来。

        “计老,您是堂堂非道殿长老,欺辱我徒儿不说,如今堂堂正正地斗道,还打算用这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

        您与师尊的恩怨,我无权过问,但计老您这样做,已是辱我整个紫霆峰了,若闹到宗主那里,这理也还在我们这边。

        峰主,您说是吧?”

        还没等计天机说话,崔奉就已顺着龚震的话将计天机定性成欺辱后辈,作弊耍小手段。

        更把峰主搬了出来。

        方浩心头暗凛。

        这崔奉看着不声不响的,一开口就把计天机往坑里带,是个十足的阴人。

        而事关整个紫霆峰声誉,身为峰主的徐乘松也不得不开声了:

        “计老,后辈的纠纷让他们自己处理嘛,这也是他们学习成长的一环。

        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旁看着就好。”

        “咳,你们……”

        这可把计天机气得老脸通红。

        他可啥都没说,怎么就作弊耍手段了?

        “计长老,你看,现在你连傀儡都借不了给我,那雷岳的境界虽说有点水,但好歹也是行道境,我一个三星筑道境独自面对,你不给点激励怎么行?”

        看到计天机被挤兑,方浩倒是乐了。

        让自己替你保面子?

        那得拿出足够的代价了。

        计天机内心纠结了好半晌,传声问道:

        “小子,你自己的傀儡能对付那雷岳么?”

        方浩眯眼看了看雷岳,笃定地传声:

        “你永远可以相信我。”

        “那行!你那些小女娃的傀儡,老夫包了!

        给我往死里揍!”

        “那就谢谢计长老了。”

        价码谈妥后,方浩心里就有底了。

        计天机搓了搓牙花子,几十具傀儡啊,可是他这些年的积攒了。

        但是,在龚震那老儿面前,可不能低头。

        就当是投资给方浩这小子了。

        “怎么?老夫就不能有传人么?

        方小子,你来亲口说说,是不是老夫的传人?”

        得到方浩承诺,计天机底气也足了。

        只见方浩理了理被计天机弄乱的衣衫,踏上两步,淡定地开口:

        “各位师祖、师伯、师叔,弟子叠翠峰方浩,承蒙计长老厚爱,授予傀儡之术,在这方面确有师徒之谊,说我得了计长老真传,却也没错。”

        龚震双眼微眯,凝视方浩,言语冷冽,威压渐显:

        “小子,别为了一些绳头小利,就头脑发热,小心有命拿,没命使。”

        “那你别逼逼,直接开价啊!”

        清脆悦耳但又饱含霸气的嗓音响彻全场,众人怔愣间,却发现是柳翩跹气势汹汹地闯入。

        凤目斜乜,怒意彰显,丝毫没有因龚震是长辈就唯唯诺诺。

        只见她来到方浩身前,替他挡下这紫霆峰长老的威压:

        “想让我弟子歇手,那就出个值当的价码,说什么狠话,吓唬谁呐?”

        似乎没想到一个后辈敢如此怼自己,龚震先是一愣,而后满脸阴霾,原本沉寂的雷光电芒再度在身周显现:

        “好啊,看来是老夫我闭关久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能耐了?

        区区叠翠峰竟敢触犯我紫霆天威?”

        “你们有个毛天威,放个屁都比你们响!”

        方浩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

        师尊今天干嘛了?

        那几天来了?

        同样被吓着的,就是好闺蜜萧沁了,她脸色苍白地不断对柳翩跹做表情、打眼色,后者就是不理。

        “行啊行啊……”

        被柳翩跹一句狠话哽住,龚震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浑身瑟瑟发抖。

        “柳峰主,你这是代表着叠翠峰和我们紫霆峰说话吗?”

        本峰长辈被怼,徐乘松自然不能沉默,他脸色阴沉地质问起柳翩跹来。

        “当然!我不代表叠翠峰,还能有谁?”徐乘松这话像是点了火药桶,让柳翩跹的怒火更盛,“但有人却没把我当成峰主!徐峰主,你说呢?”

        闻言,徐乘松一脸不自然,沉默不语。

        柳翩跹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众人都愣了愣,她美目流转,发现没人吭声,继续开口道:

        “不开价,那就打!方浩,上!别特么给我留手!”

        方浩含糊地应了一声。

        看这架势,铁定是紫霆峰惹师尊了。

        “计老,实话实说,这么斋打,不过瘾啊!”

        柳翩跹转头,却是对看热闹看得乐呵呵的计天机说道。

        看见自己的死对头被一个后辈女娃怼得浑身发抖,他脸都快笑得像朵菊花了。

        一听柳翩跹说这样打不过瘾,他就随口应道:

        “好像也是,那柳丫头你说怎么办?”

        “自然要玩点彩头。”

        说完,柳翩跹看向龚震,有些玩味地轻笑道:

        “听说龚长老有一块‘雷击木’,藏在手里好些年了,不知可否在这场后辈的斗道中,拿出来做个彩头?”

        龚震眼眸骤缩,随即沉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

        柳翩跹笑而不语。

        龚震却是摇了摇头,冷哼道:

        “那不过是一块漆黑的木头而已,可没有什么玄妙的之处,拿来做彩头不合适。”

        柳翩跹偏了偏头,却是对计天机说道:

        “计老,我看还是别斗了,龚长老玩不起呢!”

        “你!!!”

        龚震被气得额头直冒青筋。

        “哈哈哈!柳丫头说得对!

        龚老儿就是越老越怂,换我的话,即便是‘金瑛石’我也会二话不说就拿出来!”

        计天机看到又有损龚震的机会,自然毫不留情。

        “计老头!这是你说的啊,你若敢拿出‘金瑛石’,我就敢拿出‘雷击木’!”

        被计天机再三羞辱,龚震再也忍不住了。

        “来啊!怕你不成!”

        “行啊!敢不敢立大道契约?”

        “不敢的是孙子!”

        ……

        看到两位前辈热血上脑,各自掏出异宝做彩头,方浩悄悄地给柳翩跹竖起大拇指!

        师尊牛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