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40章 押注

第40章 押注

        为了鼓励门内弟子良性竞争,激发大家悟道变强的积极性,对一些门内人尽皆知的斗道,宗门里都会为之开启“斗道庄”。

        由宗门坐庄,根据双方的实力,设定不同的赔率,接受众人的押注。

        官方担保,安全稳健。

        “现在离斗道还有十天,消息一定会传遍门内,等到斗道庄开启后,师尊和萧师叔只要重本押弟子嬴就好。”

        方浩一脸笃定。

        柳翩跹却是眯起美眸,盯着他好半晌:

        “傀儡术你都这么有把握?你小子这些年掖着藏着多少秘密?”

        方浩笑笑不语。

        “行!我就把这些年的积攒都买你赢,如果输了,哼哼,听说夏国皇宫招太监,福利还挺好的……”

        柳翩跹嘴角噙笑,看得方浩通体生寒。

        师尊这可是说得出做得到!

        比起柳翩跹的兴致勃勃,萧沁就脸色阴沉了不少。

        她还在纠结峰里对叠翠峰的态度。

        瞒着她,越过柳翩跹,直接搭上攻伐一脉的杨婉柔。

        这不是啪啪打她这个长老的脸么?

        “方小子,你到我那制傀儡吧,这峰里的情况,似乎不太对。”

        得,你们不把我当长老,我也不必给你们面子。

        我就好好护着这年轻人,等着他掉你们的面皮。

        “我峰里事多,这小子就拜托你照看了。”

        由萧沁亲自看管,柳翩跹还是放心的。

        萧沁点点头,三人又商量了几句,柳翩跹就先行离开了。

        “师尊,方师兄。”

        在远处等了许久的楚清影,俏生生地站立一旁。

        ‘方师兄真是命途多舛啊。’

        这小仙子在心里轻轻叹着气。

        心忧同门悟道,一心为大家谋算新的路子,刚和自己谈妥合作,就被人无端打断。

        这对方师兄何其不公啊!

        “方师兄,不管这场斗道结果如何,你我约定之事,我一定会做到!”

        楚清影坚定地说道。

        她要拿出实际行动,来支持方师兄。

        萧沁看得脸色一僵。

        这小憨货!

        被人拐走了还帮人数钱呐!

        “清影,这段时间你都不要外出,好好闭关悟道。”

        她没好气地提醒楚清影,同时急急一扯方浩:

        “走!别在这祸害人了!”

        道力涌出,将两人包裹,疾如流星,当空划过。

        瞬息后两人就到了一处道力充盈,鸟语花香之处。

        正是萧沁平时的悟道之处。

        “方浩,你对制傀场所,有何要求?”

        “安静空旷即可,就是宝材要跟得上。”

        “你放心,龚长老能答应你,峰里自然不会扣下这些资源,你写下来就是。”

        方浩也不客气,拿出纸笔唰唰唰写了满满数页,递给萧沁。

        后者接过,一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你……你这是制作一具傀儡吗?

        这个份量,一百具都够了吧?

        你别想着讹宝材,峰里会有人监督着,你可是一颗钉子都带不出去!”

        “自然不会,这里的每一份宝材,都是制作傀儡所必须的。”

        萧沁一脸狐疑,但还是将那几张纸收好,随后腾出一处空旷的棚屋作为其制傀之所。

        很快,那几张宝材明细就辗转到了龚震手里。

        这紫霆峰长老扫了几眼,轻轻一笑,随即交给对应的弟子去搜罗相关宝材。

        “师祖!这方浩当我们是傻子么?他这明摆着想讹我们的宝材啊!”

        一旁的雷岳看了看那几张纸,勃然大怒。

        “由得他,他嬴了也就罢了,输了?大道契约在此,他吐不出来,我就找计老头,计老头吐不了,我就找叠翠峰!”

        龚震阴恻恻地说道,随后眯了眯眼,对雷岳问道:

        “关键在于,你绝不能输!”

        闻言,雷岳一脸肃然,恭敬地低头弯腰:

        “师祖放心,我一定会干脆利落地将方浩的傀儡摧毁殆尽。”

        龚震这才微微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开口道:

        “这小子既然被计老头选为代表,虽说声名不显,但还是得提防一番,你过来,我告诉你傀儡的最大弱点……”

        雷岳心头狂喜,忙附耳过去,听得连连点头。

        而方浩那边,各种宝材倒也没有拖延,很快就送到他跟前,他也没有客气,拎起工具,乒乒乓乓地,立马开始了傀儡的炼制。

        叠翠峰男弟子以傀儡挑战紫霆峰“雷公子”雷岳,这条消息很快就传遍宗门里。

        “听说了吗?那个叠翠峰的男弟子方浩,要凭傀儡术,与紫霆峰的雷岳斗道!”

        “嗯嗯,那方浩也真够胆,雷岳号‘雷公子’,一身雷源道技炉火纯青,听说最近更是刚突破至行道境,这场斗道明显没有悬念啊!”

        “我听说非道殿的计天机长老,承认这方浩是他的传人,没准会借他几个厉害的傀儡,这斗道还是胜负难料啊!”

        “你这就不知道了,那计长老的对头龚震长老,和计长老订下大道契约,明确写明计长老不得提供傀儡给方浩,而且还规定方浩只能在紫霆峰炼制傀儡。”

        “竟有此事?那就彻底完了,抱不了计长老的大腿,凭他一个筑道境,怎么也翻不起浪来。”

        “这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宗门的斗道庄很快就开启,一起去赚点灵石?”

        “那是当然!”

        ……

        “你们搞什么脊薄?押方浩赢,最少得押一千灵石?”

        在擎天峰斗道庄押注点处,柳翩跹对着那登记的执事咆哮着。

        “柳峰主,息怒息怒。”那执事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一脸无奈,好言好语地劝着柳翩跹,“实在是这押注人数太过悬殊了点,不得不做一些调整。”

        斗道庄开出了三个押注选项。

        雷岳胜,赔率一赔一。

        平局,赔率一赔五。

        方浩胜,赔率一赔十。

        另还有附加条件,押雷岳赢的,不得押超过一百灵石。

        而押注方浩赢的,不得低于一千灵石,上不封顶。

        “这是什么鬼限制?我以前押了这么多回,头一次见这样设限的!”

        “没办法啊,大家几乎都押雷岳赢,远远超出上头的预计,就只能这么办了。”那执事苦笑,随后悄声道,“柳峰主,能透个底不?你的弟子到底有没把握赢啊?有的话,我也押点试试……”

        “哗啦!”

        柳翩跹将一个储物袋甩在那执事跟前,大声道:

        “废话!我的弟子会输么?五万灵石,全押方浩赢!”

        说这话时,柳翩跹心里直打鼓。

        这可是她能拿出来的全部积蓄,连嫁妆都在里面了,万一方浩那小崽子输了……

        ‘老娘铁定阉了他,送他进宫!’

        那执事双眼放光,乐呵呵地收下,随口道:

        “哎呀呀,柳峰主对你的弟子还真有信心,在押方浩的人里,这可是第二多的……”

        “什么?还有人押的比我多?是谁?”

        闻言,柳翩跹一愣。

        那执事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忙打个哈哈,不管柳翩跹怎么问就是不说。

        柳翩跹只能带着满满的好奇离开。

        宗门里因这次斗道,讨论得沸沸扬扬,而在紫霆峰里,方浩却是一心一意地炼制着傀儡。

        在萧沁的看护下,闲杂人等都无法靠近那棚屋,一切安好。

        直到第九天,有位翠衫少女袅袅来到紫霆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