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60章 倒打一耙

第60章 倒打一耙

        “轰!”

        “轰!”

        “轰!”

        兽潮不断地冲击着幽影之渊出入口的结界。

        这最后一道防线遇急,才让围观的众人如梦惊醒。

        “天呐!真的有兽潮!”

        “到底怎么啦?”

        “快!快去请人镇压!”

        “别慌!这结界可牢固呢,区区闻道境的兽潮根本打破不了!”

        “可里面有筑道境的腐尸兽……”

        ……

        平和了百年的修炼宝地,突遇危机,让大家都有些猝不及防。

        尖叫着奔逃的,高声安抚的,趁火打劫的……各种丑态,应有尽有。

        倒是给方浩言说百年前真相的那算命先生,此刻却是安静麻木地坐在桌前,似乎在等着命运审判的降临。

        纷乱中,姜墨漓左顾右盼,找寻方浩的踪影。

        而易容了的方浩,正准备出声招呼,却发现有几位从幽影之渊逃出悟道者,拉着长辈把姜墨漓包围起来。

        “陈宗老,就是她引来的兽潮,而且还出手害死了许师兄!”

        “对!林执事!郝师兄本想抓拿这妖女的,却反被她偷袭,丧命兽潮,您要替他做主啊!”

        “请赵长老擒下这妖女,替死去的钱师兄报仇!”

        ……

        这些人方才在幽影之渊里想对姜墨漓出手,但看她将几位同门扔进兽潮后,都吓得不敢冒头,此时逃出来了,却不是想着逃命,反而立马带上长辈来找姜墨漓麻烦。

        那几位长辈倒也有些见识,他们见姜墨漓一身九霄仙宗着装,且不过区区五星闻道境的修为,都是心下狐疑。

        “我……”

        姜墨漓一急,正想开口解释,耳边却传来细细的传音。

        “师妹!别乱说话,按我教的说!”

        是师兄!

        她心下当即宁定了不少。

        只见不远处方浩眉头微皱,口唇轻动。

        姜墨漓很快就心领神会。

        “你们可别血口喷人!

        明明是你们趁乱抢了我的宝材,我还没找你们算账,你们反倒恶人先告状了?”

        她瞪着那几位悟道者,笃定地说道。

        “妖女你才血口喷人!”

        “长老别听她废话,赶紧替师兄报仇!”

        姜墨漓却是伸手,逐个指了开去:

        “你的怀里,藏着从我这抢去的水阴草;你呢,把天葵花藏在袖子里;而你,呵呵,在右小腿那里绑了一些墨玉枝……”

        她说的,都是幽影之渊特有的宝材。

        “呵呵,你胡说也要看对象,好好看着,我这哪有……”

        那被她指着的悟道者,冷笑着拉开胸襟的衣衫,登时就愣了。

        一株水阴草,静静地贴在那里。

        “咦?怎么……”

        而那被他拉过来的长老,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

        他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刺客门派,和大夏五大宗门之一的九霄仙宗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要不是听那货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什么九霄仙宗的弟子招来兽潮,更害死门下弟子,上升到了门人性命这等大事,这长老还真不敢惹九霄仙宗这庞然大物。

        结果,是你抢了人家的宝材?

        你抢就抢,私下悄悄做就好嘛,却还想着反咬人家一口,更大摇大摆地把赃物抖出来……

        脑子瓦特了?

        “长老!不是这样的……”

        “宗老,我真没抢她的东西啊!”

        “这东西怎么在我身上?林执事,我是被陷害了,您明鉴啊!”

        其他几个悟道者也是脸色发白,急急解释着。

        他们身上无一不藏着各种宝材。

        这下子事情就明白了。

        分明是几个小宗门弟子,合伙欺负九霄仙宗弟子。

        在幽影之渊里抢人宝材,出来了还喊长辈倒打一耙?

        真当人家五大宗门之一是摆设啊?

        动动手指,你这小宗小派怕是就此玩完。

        “这位小道友,我们御下不严,给您造成困扰了,请您见谅!”

        那长老一巴掌将那弟子扇倒在地,抢过那水阴草,双手奉上,还赔上几块上好灵石。

        其他小宗门的长辈纷纷效仿,不但将宝材奉还,还贴上不少灵石。

        姜墨漓都有点愣了。

        师兄是怎么把那些宝材,逐个塞进他们身上的?

        “收。”

        方浩再度传音,姜墨漓则冷着脸,将那些东西一一收起。

        众人见姜墨漓收下赔礼,心里都是舒了一口气。

        这行为,就表示事情到此为止,她不会喊长辈出面。

        九霄仙宗的怒火,他们可承受不起。

        那些长辈随后带着各自的弟子,道谢后急急离开。

        幽影之渊的结界摇摇欲坠了,逃命要紧。

        “来这边。”

        在方浩的指引下,姜墨漓七转八拐地,身影在一处角落一闪而没。

        眼前豁然开朗,似乎进入一处秘境。

        在她身前却站着一位陌生的年轻人。

        “你是……”

        那人伸手在脸上一揭,姜墨漓欣喜欢呼:

        “师兄!”

        乳燕投林般,身影一晃,就要扑进方浩怀里。

        后者本能地想要躲开,却看到姜墨漓肩上的伤势,微微一愣。

        “咚!”

        “唔?”

        以为师兄会躲开,没想被自己扑个正着的姜墨漓,立时整不会了。

        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有些眩晕。

        在这巨大的幸福感侵袭下,小丫头有如木头般呆着,一动不动。

        ‘傻瓜!赶紧蹭一蹭!’

        意识深处的黑化版自己,笑的像菊花一样。

        姜墨漓这才回过神来,正想来几个亲密动作时,却被方浩扶着轻轻推开。

        “肩膀的伤怎么回事?”

        方浩一脸严肃,治疗气息缓缓自手掌涌出,袅袅地裹上姜墨漓。

        虽说这回计算有误,但按说他配给姜墨漓的辣么多护身宝物,即便试炼失败,也不该出现伤势。

        如同春风拂过,暖和的感觉盈满全身,姜墨漓舒服地眯起双眼,享受着师兄的治愈之法。

        “有几个别宗弟子偷袭我……”

        姜墨漓简单地讲述了经过。

        方浩双眼一寒,冷哼道:

        “早知如此,刚才就不该让他们离开。”

        “算啦师兄,那几个动手的,姐姐都把他们扔进兽潮里了。”

        “姐姐?”

        “嗯,就是另一个我啊!”

        方浩无语,这称谓也是没谁了。

        “对了师兄,你是怎么把那些宝材放到他们身上的?”

        方浩笑笑,拿出一块灵石,手指捏着,轻轻往前一推,整块灵石就诡异地消失了。

        “咦?这到底……唔?”

        姜墨漓正惊叹,突然就觉得袖里有些异样。

        她伸手一摸,刚才消失的灵石赫然就在她的袖里!

        “你是怎么做到的?”

        姜墨漓将灵石捏在手里,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在这布了空间阵法。”方浩淡淡地说道,“挪移几个物事,小问题罢了。”

        姜墨漓看向他的眼神里,除了崇拜就是崇拜。

        “好了,先说说外面的事,你是怎么惹到那兽潮的?”

        姜墨漓愧疚地低下头,简要地说出将地图拿反一事。

        “果然如此!”

        方浩心里暗叹。

        你别叫姜墨漓,改叫姜墨菲好了。

        怕什么就来什么。

        九成七都不保险。

        “师兄……”见方浩沉默不语,姜墨漓有些怯怯地开口,“我是不是又搞砸了什么?”

        方浩摇摇头,伸指,轻点在她的眉心之上。

        神念进入,还是那片广袤的草原。

        “呵,臭师兄,来了?”

        不远处,浑身散发着妖媚气息的姜墨漓,似笑非笑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