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68章 对付推衍的正确做法

第68章 对付推衍的正确做法

        大战结束,刚才逃得远远的众人,都围拢过来看热闹。

        “听说出现兽潮,还有缔道境的鬼兽!你看到没?”

        “真的吗?这幽影之渊不说是最安全的修炼之地么?”

        “谁知道,不过好在有九霄仙宗的强者力挽狂澜,将那兽潮和缔道鬼兽给通通解决了。”

        “是啊是啊,当时我都快给兽潮追上了,幸好姬宗主用大法力将它们挪移走,这才救了我一条命!”

        “那缔道境鬼兽老可怕了,足有百丈高,那张口啊,比这附近的凌碧湖还要大……”

        各种各样的说法、传闻满天飞,而不少逃得性命的悟道者自发组织起来,想要叩谢各位九霄仙宗的大佬。

        但都被挡在门外。

        这帮大佬,烦着呢。

        “确定了吗?”

        因为法则之力被那巨人吸了不少,此时姬安在的脸色还有些苍白。

        但现在他顾不上恢复,直接把几位峰主拉起来商讨对策。

        “宗主,我们派人去细细查看了,幽影之渊现在还能自由进出,排斥力量消失了,但也失去了孕育各种暗源宝材及鬼兽的能力。”

        一位通体黑衣,带着兜帽,看不清面孔的的男子,沉声开口。

        却是聆黯峰峰主,本在宗门外处理事务,一听幽影之渊出事了,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

        这里可是试炼新弟子的宝地,出了这事可大大影响了峰内弟子的悟道速度。

        可把他给急得哦。

        “换而言之,幽影之渊由原本取之不尽的,变为如今的资源耗竭。”

        听完,姬安在轻轻一叹。

        自己当初答应接下护卫幽影之渊这活计,也不是白接的,其中产出的大量宝材,九霄仙宗可是得了大头。

        现在整个幽影之渊废掉了,损失最大的就是九霄仙宗啊。

        “能查出原因吗?”

        “回宗主,是因为‘定子’被人取走了。”

        “定子?你是说……”

        “对,就是那藏于腐尸兽之王身上的怨灵核。”

        “知道是谁做的吗?”

        “目前没有线索,但我知晓衍术,通溯踪之法,可以推衍出灵核方位……”

        在离这些大佬的临时聚集点数里外,某个被隐匿符文层层包裹的洞窟里。

        “师兄,这样做不好吧……”

        姜墨漓盯着眼前一块闪烁的灵石,心虚地开口。

        那灵石传出嘶嘶声响,赫然就是姬安在与各峰主的对话。

        他们居然在监听这些大佬!

        方浩不语。

        “而且,师兄你还骗了师尊,说给她恢复宝药,结果把导音石藏在里头……”

        “咚!”

        方浩狠狠地敲了一下姜墨漓的小脑袋,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呜呜……”小丫头委屈地捂着脑袋,幽怨地看着自家师兄,“撒谎是不好滴……”

        “是谁看错地图,整出这么多幺蛾子的事来的呢?

        又是谁帮你擦屁股,收尾的啊?

        那这人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这粗俗的话,把姜墨漓说得俏脸通红、哑口无言。

        “可……可是……”

        姜墨漓还想再说,导音石就传来聆黯峰主有溯踪术追踪怨灵核的话语。

        两人面面相觑。

        “啧!”

        方浩立马将那储物袋取出,噼里啪啦地往上贴了几十道潜藏踪迹、遮掩因果的符箓。

        再拿出几个阵盘,光芒闪烁下,将那储物袋牢牢封印。

        这一连串娴熟的操作看得姜墨漓目瞪口呆。

        “稳妥起见,这里不能呆了!”

        方浩眼中精芒乍闪。

        姜墨漓怯怯地问道:“师……师兄,这怨灵核我们不要了,不成吗?”

        “别天真了!那聆黯峰主既然说通晓衍术,定不是泛泛,即便扔了,想必他还是有办法算出是谁拿走了灵核的。

        别把人想得太简单,这世界险恶得很。”

        方浩脸色严肃,竟比他面对那巨人鬼兽时还要小心。

        这氛围瞬间就把姜墨漓感染了,她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那我们接下来……”

        “带上这怨灵核,去往一处扰乱衍道之处。”方浩轻吁一口气,盯着那导音石,“别再听了,慎防被反算出来。”

        “师兄,我也……也一起去吗?”

        姜墨漓有些期待。

        “自然,你也接触了怨灵核,有它的气息。”

        “嗯。”少女心如鹿撞,“对了,师尊那边怎么说。”

        “我会留言给她说明。”

        说完,方浩毁了导音石,清除了所有痕迹。

        将那被阵盘封印的储物袋,连着地面抠起,再装入另一个大号储物袋中。

        不忘再贴上十数道各类匿迹敛踪符。

        “走!”

        ……

        九霄仙宗大佬聚集处。

        “伍峰主,你确定能推衍出怨灵核所在?”

        有峰主将信将疑。

        毕竟衍术太玄乎了。

        聆黯峰主的脸庞藏在兜帽里,难窥其貌,但语气却是无比坚定:

        “论衍术,非道殿能胜我一筹的,不过二三人而已。”

        此言一出,大家都不吭声了。

        作为收纳各项非道神通的非道殿,自然有衍术高手。

        既然聆黯峰主说能在衍术上压他们一头,造诣应当不凡。

        “那我开始了。”

        这伍峰主对姬安在行礼后,端坐桌上,郑重地从怀中掏出数枚铜钱及一具龟甲。

        “大道天衍,万物法藏。”

        他将铜钱放入龟甲,轻揺数遍,再将之一一倒在桌上。

        “哦!哦!”

        围观的几位峰主,皆发出声声惊叹。

        唯独伍峰主默然无语。

        那几枚铜钱,竟全部立了起来。

        “伍峰主,这是……”

        姬安在问道,神情颇有些古怪。

        他虽不通此术,但也见过不少衍术高手推衍,这种铜钱立桌的场面……

        闻所未闻。

        难道是新的推衍手法?

        “咳……”伍峰主脸现尴尬,将铜钱一把收起,再度扔入龟壳中,“没事,这种状况,也是时常发生的……”

        “当啷……当啷……”

        伍峰主再度揺晃起龟甲,动作缓慢稳定了不少。

        “哚……哚……哚……”

        当他再度把铜钱从龟甲里倒在桌面时,大家纷纷伸长脖子……

        “嘶~~”

        倒抽凉气,温度骤降。

        所有铜钱,再度立起!

        伍峰主:……

        他一言不发,再次将铜钱收起。

        手都有些颤抖了。

        又一回,入甲,摇晃,倒出。

        铜钱依旧屹立不倒!

        如此反复了五回。

        “咳!我就不信了!”

        只见聆黯峰主愤怒地低喝一声,再度将铜钱入甲,猛地摇动起来。

        “当啷……当啷……”

        “砰!哗啦!”

        龟甲突然就……

        炸了!

        四溢的气流更将他的兜帽掀飞,露出一张苍白而又无比错愕的脸……

        全场寂静。

        在角落,对此兴致缺缺的柳翩跹,眉头一皱,摸出一块传讯玉符。

        “去玄磁山?那寸草不生的地方,能锤炼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