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75章 疯了的天衍堂主

第75章 疯了的天衍堂主

        “咳,你小子,舍得回来了?”

        计天机先是一愣,随后大笑着揽起方浩肩膀,将他拉进自己房里。

        熟悉的阵法光芒闪过,场景转换,两人又来到那个工作间。

        “这段时间,辛苦计老了。”

        方浩由衷地说道。

        回来九霄仙宗,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那些新弟子们对傀儡操控的掌握程度。

        情况还不错。

        那些弟子都反映,计长老是一位好老师。

        非常细心,各要点也是详细讲解。

        就是有些害羞,除了傀儡操控,其他啥也不说。

        “唉,别提,我现在都后悔接你这活了,那些女娃呀,唉……不说了不说了。”

        一提这事,计天机就满脸苦闷。

        让他一个老头面对一帮叽叽喳喳的少女,确实也难为了他。

        “说点别的,你小子走得急,你把雷岳干翻这事,我还没有好好谢你。”

        说到之前他和龚震赌斗之事,这小老儿就来精神了。

        “你是没看到,我去找龚老头讨彩头时,他那脸色哟。

        嗨,现在我想起了,就想来浮一大白,过瘾过瘾!哈哈哈!”

        计天机眯起眼睛,满脸的笑纹都出来了。

        “来!拿着,这是你应得的。”

        说着,计天机取出一块漆黑如炭的木头,塞进方浩手里。

        “这是……雷击木?”

        入手一阵麻麻的感觉,方浩立时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正是那龚震珍藏了许久的雷击木。

        据传里面蕴含关于某雷源大道的至高法则,若是悟透,就能一步登天,直入缔道境界。

        只是看这样子,那龚震并没参透奥妙,如今连东西都保不住了。

        “计老,这可太珍贵了,弟子不敢要。”

        “咳,你就放心好了,其实呀,这就是一块被雷劈成炭的烂木头而已,至多就是蕴含一点天雷之力,哪有什么秘密?

        龚老头那家伙虽然和我不对头,但却也有几分本事,若这木头真有什么奥妙,我就不信他参了二十年都整不出来!

        拿去拿去,老头子我送出去的东西,可不能收回来。”

        “这……好吧……”

        见计天机态度坚决,方浩只好先把这雷击木收起。

        想到当初是柳翩跹怂恿着将这东西纳入彩头,没准去问问她就会有线索。

        两人正想继续聊时,却突然被一阵急促的蜂鸣声打断。

        “有急事!你稍等!”

        计天机皱眉,掏出一个小盒子般的金属部件,按了按其上的按钮,声音马上就传了出来。

        这可把方浩整不会了。

        好家伙!对讲机都出来了!

        “计老!您快来,曲堂主又发作了!我们拉不住啊!”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有些烦躁地将小盒子收起,计天机恼道:

        “你说哪个挨千刀的,将幽影之渊的怨灵核给弄走了。

        你弄走了就弄走呗,结果还缺德地整了什么手段,将那怨灵核给藏得死死的,愣是让曲钟裘,一个已入人衍的衍术大师,束手无策。

        这不,在你走后没多久,他硬是要强行推衍出那怨灵核的方位,结果给天雷给劈了!”

        方浩一听,浑身登时就麻了。

        不会吧?

        那天打雷劈符竟然是劈了这天衍堂堂主?

        这回,芭比q了!

        如果只是天衍堂的普通弟子,那还好说,怎么直接就劈上了这天衍堂的首脑了?

        那伍千翔这么大面子吗?

        “我听说天衍堂的曲堂主,精擅衍术,轻易不出手推衍,怎么这回会对那怨灵核感兴趣了?”

        方浩小心翼翼地问道。

        “还不是他那关门弟子伍千翔呗。

        那小子想把怨灵核捞回来,重塑幽影之渊,但本事不够,推衍不出下落,就来拜托教他衍术的曲钟裘呗。”

        擦,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失算失算!

        方浩心下懊恼不已。

        “非道殿的长老、堂主都修为精深,想必一道天雷,也奈何不了他吧?”

        “身体倒没大碍,老曲这回主要是心态崩了,听说他连着推衍十来回,一点线索都没,最后把龟甲都给炸了。

        逼得他拿出不知哪里弄来的法宝,硬是用本源道力催动,结果引来天雷,直接就把他的道心给震翻了,人也傻了……”

        方浩无语。

        老爷子啊老爷子,你试了十多回都没法推衍出来,这就是命中注定啊!

        你还强求个锤子啊?

        现在好啦,给劈傻了是吧?

        别人傻不傻,方浩倒也不放心上,但这推衍之物现在被自己改头换面后,就藏在自己的影子里,而且这曲钟裘也算因为自己的一番动作,才会给雷劈,算是和自己结下了因果。

        这关系得想法子斩断才行。

        不然,就是一个埋下的隐患。

        以方浩那谨慎的性格,绝对无法容忍。

        “计老,衍术弟子平时也颇有兴趣,略略知晓,不知可否一起去看望曲堂主?”

        “你还通衍术?那当然好啊!走走走,现在就去!”

        计天机说完,拉起方浩就跑。

        天衍堂废墟。

        “师尊,您清醒一点,我是林松,你的七弟子……哇……”

        “堂主!别再这样了,天衍堂刚搭的架构要被你拆散啦!”

        “计长老来了没啊?堂主这样我们制不住他呀!”

        只见在一片废墟旁,十数道人影面面相觑,彷徨无计。

        废墟正中,坐着披头散发的曲钟裘,正嘿嘿地傻笑着。

        时不时往地上一按,一道石柱就毫无征兆地自地面冲天而起。

        好几个想要近身的弟子,都被这石柱怼上半空,哇哇直叫。

        “老曲!你清醒一些!天衍堂因你拆了一次,你别拆第二回啊!”

        却是计天机到了,他伸手一招,两具傀儡现身,直奔曲钟裘!

        “嘿嘿……嘿嘿嘿……”

        曲钟裘一边笑着,一边令周身道韵升腾。

        一只古老的黑色玄龟的虚影,赫然浮现。

        “曲堂主的大道尽是土源大道?”

        方浩算是开了眼界。

        不过,这在非道殿倒是稀疏平常,这里的人都身怀绝学,除了自身大道。

        他们靠的就是各种玄奇诡异的神通!

        道影出现后,曲钟裘战力大涨。

        手掌在地上一按,两具石人缓缓从地面“长”出,眦着黑洞洞的大嘴,迎上计天机的两具傀儡!

        打得热火朝天。

        那石人身手灵活,防御高绝,纵使计天机的傀儡不断在它们身上制造伤痕,但却收效甚微。

        “别阻我!我马上就推衍出来了!别阻我!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阻挠我?”

        争斗一起,曲钟裘的情绪立刻大变。

        一股偏执的疯狂,四溢而出!

        “没有衍术算不出的东西!我一定可以找到怨灵核!一定可以!”

        他双眼充满血丝,仰天怒吼。

        这急切间,计天机的傀儡一时半会也是奈何不了曲钟裘。

        “非也非也!须知世间万物,终有缺憾。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声音不大,但对曲钟裘来说,却比当初那道天雷还要炸裂!